夜间
落秋中文 > 兰言之约 > 第6章 把天聊死的两种方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依依带着他来到海市衡山路上的一家酒吧。


        

酒吧里灯光昏暗,红男绿女三三两两,轻柔的爵士乐如同山泉叮咚,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进去之后王依依才拍着脑袋说:“哎呀,忘了叫你女朋友了。不如叫她出来一起喝酒庆祝吧!”


        

赵嘉翼一脸的无奈:“……依依,别开玩笑了,我刚刚被分手……”


        

“被分手?!”王依依杏核眼都瞪成了鱼泡眼,“为什么啊?!你这么好的条件,你女朋友居然还看不上你?!”


        

“依依,你说话真好听。不过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是我做得不够好。我刚拿到国外沃顿商学院的录取通知,她没拿到,让她心里不平衡了。——她太要强了,我也觉得很头疼……”


        

“这样啊……那真是难为你了。学长,你这么优秀,那个女生不要你,是她没福气。”


        

“叫我嘉翼就好,叫学长太生疏了。”赵嘉翼恢复了彬彬有礼的神采,矜持地点了一杯龙舌兰鸡尾酒,状若无意地问:“依依,你前几周不是说最近要去东南亚旅游吗?”


        

“刚回来……”王依依不以为意地探头过去,几乎凑到赵嘉翼怀里:“对了,我看你的手好像受伤了,没事吧?”


        

赵嘉翼让她看自己的手心在停车场里的擦伤:“还好,不小心摔倒了,在地上刮了一下。”


        

“这么深!这可怎么行!还庆祝什么!你怎么不早说!我带你去医院!”王依依说着,立即买单,然后拉着赵嘉翼去医院。


        

赵嘉翼觉得今天一天的闷气,在这一刻得到缓解。


        

他会让兰亭暄后悔的。


        

……


        

兰亭暄周一到公司比较晚。


        

当然并没有迟到,不过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提前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来办公室,而是踩着点打卡进了办公室。


        

他们金融分析部的办公室,在大楼最顶层,和投资部共享一个大厅,中间有一道爬满绿植的矮墙隔开。


        

大厅里是一个个格子间的工位。


        

她的位置,就在靠南面的玻璃墙边上。


        

玻璃墙外面是走廊,走廊另一边则是一整排的独立办公室,也是她的近期奋斗目标。


        

兰亭暄刚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坐她隔壁的投资部同事兼好友乔娅神经兮兮从矮墙那边探头过来,朝她招招手。


        

“……有事?”兰亭暄滑着自己的座椅凑过去。


        

“暄姐,你今天怎么来晚了?”


        

“不晚啊。”兰亭暄看了看手表,“按时打卡刚刚好。”


        

“嘿嘿,以前你都是提前一个小时半个小时来的,每次我掐着点儿进来,看见你工作都做完一半了!”乔娅夸张地做了个晕过去的动作。


        

兰亭暄微笑着把座椅滑回去,心想,平时做得太好,被大家当成常态了。


        

稍微正常一点,连同事都来质疑你的积极性。


        

乔娅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开个玩笑而已。


        

她打了个哈欠,拿起自己的咖啡杯,嘟哝说:“昨天熬夜看小说,今天差点起不来。我不喝咖啡是没法工作了。”


        

“又看小说了?”兰亭暄把电脑打开登录进去,又收拾了办公桌的桌面,也拿起自己的咖啡杯。


        

她和乔娅每天早上来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喝咖啡,然后八卦十五分钟,才能精神奕奕投入工作。


        

两人照例一起去茶水间。


        

一路走过去,一边跟来上班的同事打招呼。


        

兰亭暄话不多,只是微笑点头。


        

乔娅却活泼得多,跟谁都能聊两句。


        

“李主管,你今天的羊毛裙真好看!是进口的吧?这版型,国内的品牌还是差点火候。配中靴太合适了!”


        

“小乔眼光真好!这是美国BR的牌子,我以前在那边留学的时候最喜欢这个牌子,现在还是喜欢它,都是托那边的朋友给我寄回来的。”


        

“是吧?我也溜一眼,看看能不能找人海淘一下。”


        

“你喜欢?我可以让我在那边的同学再帮你留意一下……”


        

乔娅却已经像花蝴蝶一样转头跟别人说话:“小赵早上好!哎呀,你上周给我推荐的那个《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的霸道总裁文可真好看!我看了整整一个周末,眼睛都要看瞎了!”


        

“好看伐!我也很喜欢呢!”


        

“好看好看!不过小赵,圣诞节有计划吗?咱们公司要不要这次包个酒吧搞活动啊?


        

“酒吧搞活动?这个可以有!可今年执行大总裁说效益不好,要节省开支,不知道会不会批经费。”


        

“切!这些高管都这样……动不动就效益不好,让我们节省,他们可没少给他们自己涨工资配股权发福利!我听说高管们刚刚去东南亚集体旅游了,还能带家属呢!”


        

“小乔你消息真灵通……哈哈哈哈……”


        

等兰亭暄和乔娅走到茶水间,一段一两分钟就能走过去的路程,足足用了十五分钟。


        

兰亭暄含笑听着,不动声色问:“……小乔,你怎么知道高管去东南亚旅游还能带家属的?”


        

乔娅张了张嘴,刚要脱口而出,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眼神闪烁起来。


        

“……呵,她怎么知道的?当然是跟着王依依那帮人鞍前马后做丫鬟打听来的……人家手指缝里漏出点儿甜头,她就能跪舔!”


        

一个高瘦的男子穿着板正的格子衬衫,握着一个黑色大马克杯从茶水间门内转出来。


        

乔娅推了推自己的黑色圆框眼镜,瞪了那人一眼:“郝进群!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什么丫鬟小姐的,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我对人当然说人话。如果不是人……”郝进群打鼻子里哼了一声,高昂着头,衬得身高一米五八又微胖的乔娅像是俄罗斯大套娃。


        

“郝进群你是想死吗?!”乔娅怒吼一声,整个人跟小炮弹一样就要往前冲。


        

兰亭暄眼疾手快,一把攥住她的胳膊,飞快瞥了郝进群一眼。


        

郝进群也是投资部的,但跟乔娅不是一个组,平时说话总喜欢阴阳怪气冷嘲热讽。


        

这种人,说得好听点是毒舌,不好听那就是没教养。


        

兰亭暄不太喜欢跟这种人打交道。


        

郝进群本来还想再讥讽两句,但是被兰亭暄那双藏在黑框大眼镜下的眸子一扫,他就卡壳了。


        

从兰亭暄身边走过,他脚步顿了顿,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埋头走向自己的工位。


        

乔娅朝郝进群的背影做了个大大的鬼脸,仰着笑脸跟兰亭暄走进茶水间。


        

茶水间里挤着金融分析部和隔壁投资部的同事。


        

这两个部门里的女人并不多,甚至是绝对少数。


        

但三个女人一台戏,但凡有几个女同事围在一起叽叽喳喳,那声效一个顶十个,不时笑得花枝乱颤。


        

你夸我的包包,我夸你的首饰,寒暄之后,就在谈公司里的八卦。


        

转眼见兰亭暄和乔娅走进来,忙跟她们打招呼。


        

“小兰,听说这一次的升职名单有你啊!”


        

“小乔你可要加油哦!你跟小兰一起进公司的……”


        

乔娅毫不犹豫翻了个白眼:“我说刘大妈,你都在公司里十几年了吧?不也跟我一个级别吗?你都不急,我急什么?”


        

那个姓刘的同事没想到乔娅反击得这么快,顿时脸红了,瞪了她几眼,也哼了一声,扭着二尺八的腰出去了。


        

“切!想挑拨我和暄姐的革命友谊,你还嫩点儿!”乔娅胜利地朝刘同事穿着豹纹羊毛衫的背影比了个V字。


        

兰亭暄看了一眼那个同事的背影,若有所思问乔娅:“……这位也是你们投资部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她。”


        

“某高管亲戚,就在这里占个位置白拿钱而已。听说好几年都没来过公司,不知道怎么今天居然来了。”


        

“她好几年没来公司你也认识她?”


        

“……呃……这个嘛……山人自有地儿见她!”乔娅笑嘻嘻转了个圈儿,去咖啡机边做咖啡,然后才小声对兰亭暄说:“我前几周的周末都跟着王依依那群人去马场玩,在那里见到过这个刘大妈……”


        

兰亭暄想起刚才郝进群说乔娅在王依依面前“鞍前马后做丫鬟”,看来是有的放矢。


        

乔娅像是也想到这一点,红着脸对兰亭暄解释:“……我可没给王依依做丫鬟。不过人家跟高层关系好,我只是个小职员,父母也是普通人,好不容易托关系进了好公司的好部门,人家邀请我去,我能说不嘛?”


        

兰亭暄笑了笑,“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是啊,就是这个理儿!郝进群那个贱人根本就是故意找茬!”


        

乔娅的咖啡做好了,轮到兰亭暄。


        

这时剩下的几个女同事也围过来恭喜兰亭暄。


        

“小兰你太厉害了!进公司三年就能升高级金融分析师,是最快的吧!”


        

“……如果不算王小姐,那就是最快……”


        

“我们怎么能跟王小姐比,那可是高层的亲戚啊……”


        

几个人说起王依依,居然开始挤眉弄眼,还不时瞥一眼兰亭暄。


        

兰亭暄觉得她们的语气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只是看她们一眼,什么都没说,专心接咖啡机里的咖啡。


        

“……肯定有你啊……”平时部门里跟她最不对付的一个女同事翻了个白眼,“谁有你厉害,为了升职,连自己的男朋友……”


        

兰亭暄挑了挑眉,闲闲地说:“……我没男友。”


        

“你没男友?!上次公司聚会,你不还带着他一起来过嘛?”


        

“那是前男友,已经分手了。”兰亭暄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就像在说别人的八卦。


        

“分手了?怎么就突然分手了?什么时候分的手?是主动分手还是被分手啊?”女同事的八卦心是无穷无尽的,堪比最会掏人心窝子的电台情感类节目主播。


        

兰亭暄脸色淡然,瞥那女同事一眼,“关你什么事?”


        

众人:“……”


        

把天聊死的两种方式:关你屁事,关我屁事。


        

旁边一个同事忙拉拉那个女同事,笑着转移话题,问兰亭暄:“亭暄,这个周末过得怎么样?跟男朋友出去约会了吗?”


        

兰亭暄往咖啡杯里加着淡奶油,冷静地说:“……金融分析师从不打诳语。都说了分手了。我周末两天都在公司加班。”


        

“……周日还来公司加班?!”几个女同事齐声叫起来,“要不要这么拼啊!”


        

“我又没有后台,不靠自己拼,还能怎么样呢?”兰亭暄耸了耸肩,捧着画着梵高星空的咖啡杯,和乔娅碰了碰杯。


        

乔娅眉开眼笑,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围成一个小圈,朝那些女同事比了个手势:“就是这个理儿!你们这些没追求的人格局太小。”


        

这个可以让韩国男人瞬间抓狂的手势,顿时让几个女同事笑疯了,跟乔娅闹成一团,差点把她手里的咖啡都给挤兑出来。


        

兰亭暄一个人走回自己的工位。


        

她的人缘没有乔娅好,但是她一点也不在乎。


        

她来这里有自己的特殊目的,又不是来当万人迷让人人都喜欢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