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兰言之约 > 第324章 良辰吉日(第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兰亭暄听到这个消息,惊得差点从座椅上站起来。


        

那个碧玺锦鲤托日盆景,她可是印象非常深刻的!


        

而且这件事,她在沈安承的日记上都没有看见过,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说是他买的?!


        

兰亭暄赶紧问:“许总监,您怎么知道的?我的意思是,您怎么知道那东西是我生父的?您以前跟我生父很熟吗?”


        

许总监听得出来兰亭暄紧张又忐忑的心情,心里也很感慨,他低声说:“兰亭暄,我跟你生父,其实并不是熟悉,但是我知道,他是个无辜的人。这些年,我试过要提起大家对你生父那件事的注意,但是效果并不好。”


        

兰亭暄福至心灵,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立即问道:“许总监,以前乔娅加入过的那个匿名聊天群,你是不是在里面?有个叫‘匿名航母’的匿名群友,是不是就是你?”


        

那是兰亭暄知道的极少数为沈安承说话的人。


        

许总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我言尽于此,你快去梅里特风投的原大楼拿东西吧,公司搬家的时候忘了把这玩意儿带走,梅瑾欢正拼命想办法要把这东西要回去。”


        

兰亭暄回过神,脑子里飞快转着,马上问:“我记得以前段副总说过,那个锦鲤盆景是梅里特风投藏在银行保险柜里的珍品,这么珍贵的东西,梅里特风投搬家的时候,怎么会没带走呢?”


        

许总监淡淡笑道:“……不是我们公司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带走?”


        

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把他录下来的那通电话也发给了兰亭暄。


        

兰亭暄只觉得激动异常。


        

她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发现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坚守正确的节操。


        

兰亭暄听了那通电话录音之后,立刻打电话给卫东言:“卫总,我要去一趟梅里特风投大楼,有人给我报信说,那个碧玺锦鲤盆景,是我生父买的!并不属于梅里特风投!”


        

卫东言也很意外:“居然是你生父买的?谁给你报信?”


        

“梅里特风投的财务部总监。你可别说出去啊,免得梅瑾欢对他打击报复,把人家的工作弄没了可就不好了。”


        

兰亭暄不想许总监做了好事,却得到一个坏的结果。


        

她要为他保密,她是不会用这通录音电话作为证据的。


        

许总监并没有跟兰亭暄说他辞职的事,兰亭暄也根本没有往这方面许总监是财务部总监,搬家的时候,搬家公司是专门向他确认过公司需要搬走的固定资产。


        

他是有意漏掉了那个看上去就很昂贵的碧玺锦鲤盆景。


        

因为搬家公司特意还问过他那个东西要不要打包带走。


        

他以“不在公司账上”为由含糊过去了。


        

梅瑾欢竟然这么看重这个东西,也是出乎许总监意料之外。


        

此时卫东言看了看自己对面坐着的那个穿着道袍的彪形大汉,缓缓说:“正好,我请的风水大师来了,我让他也去梅里特风投大楼,你跟他一起看看,哪里需要重新布置。”


        

梅里特风投的员工搬走之后,这栋大楼正在清理,然后还要重新装修。


        

做金融行业的人其实都很迷信,这一行请人看风水都是常规操作了。


        

因此卫东言一说兰亭暄的公司兰言资本要搬迁,他的合伙人谢邀立刻给他请了据说是中南五省最出名的风水大天师张风起。


        

而且把钱都付了,说是送给“嫂子”的一份暖房礼。


        

兰亭暄现在已经是谢邀的“嫂子”了。


        

而这个张风起据说是挑了“良辰吉日”来海市的。


        

他刚到卫东言的办公室,卫东言就接到兰亭暄的电话,说马上要去梅里特风投一趟。


        

这纯粹是兰亭暄的心血来潮。


        

卫东言确信不是兰亭暄跟张风起串好的。


        

他眯了眯眼,看着张风起,心想,难道这家伙还真有几分本事?


        

张风起听见卫东言的话,忙站起来说:“那我就先过去了。”


        

他一边把那柄桃木剑背在身后,一边继续说:“我一年半前去那个大楼做法,那里死过不止一个人,你知道吧?”


        

他说的是上一次胡大志在那里被杀,他被梅里特风投请过去做法,其实就是给员工一个安慰心理而已。


        

卫东言淡淡地说:“不知道。”


        

张风起碰了个钉子,却并不生气,笑呵呵地说:“没关系,那位兰总知道就好,说起来,那位兰总跟那栋大楼确实有缘分。我敢打保票,那栋大楼会特别旺兰总!”


        

卫东言看也不看他,视线转向自己的电脑显示屏,不再说话。


        

……


        

兰亭暄这边跟卫东言通完电话,马上开车来到高新技术园区的梅里特风投大楼前。


        

现在这栋大楼确实是她和卫东言的公司兰言资本的新地点。


        

她刚在停车场停好车,就看见一辆大切诺基也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停下来。


        

从车里下来一个穿着道袍的高大男人,朝着她的方向咧嘴一笑:“兰总,我们又见面了。”


        

兰亭暄看着他,觉得有些眼熟,然后很快想起来,下意识看向他身后,说:“是张天师啊,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小道童呢?”


        

张风起咧嘴一笑,非常骄傲地说:“她是我外甥女,最近要参加数学奥赛,不能跟我做生意了。”


        

兰亭暄扯了扯嘴角。


        

明明是个风水先生的徒弟,怎么会去参加数学奥赛?


        

这也太扯了吧……


        

但是她礼貌地没有继续追问,而是点点头说:“学习要紧,小孩子还是要念书才能有出息。”


        

“对啊!”张风起一拍大腿,连声说:“我也是这么说的!可这孩子贪玩!总喜欢跟我四处走动!现在大一些了,懂事了,才开始用心念书。”


        

“我跟你说啊兰总,我那外甥女不知道多聪明!她虽然很少去学校上课,平时都靠自学,可不管多难的数学题,她只要看一遍教材,就能知道解法。她是真聪明啊!”


        

从停车场到大楼前不过三分钟的路程,张风起滔滔不绝地夸他外甥女夸了一路。


        

兰亭暄不仅没觉得烦,而且还对张风起的印象好很多,不再觉得他是神棍骗子了。


        

一个对外甥女有拳拳爱心的风水天师,应该是个好人。


        

两人一路说着,来到梅里特风投大楼前的那栋临时房屋门口。


        

这里围着看热闹的人已经不多了。


        

但是屋外既有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也有穿着警服的警察。


        

兰亭暄微怔,继而不动声色带着张风起走了进去。


        

里面的负责人见兰亭暄来了,马上说:“兰总您幸好来了!不然我真是要马上打电话给您了!”


        

“嗯,出了什么事?”


        

兰亭暄其实已经看见梅瑾欢沉着脸站在一旁,但她当没看见,径直越过她,走到那个负责人身边。


        

而且她还看见楚鸿飞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她也没理会。


        

那个负责人面前就是碧玺锦鲤托日盆景。


        

他用手护得牢牢的,不许别人碰一下。


        

兰亭暄去了,他才说:“兰总,就是这盆碧玺锦鲤盆景。梅总说是他们公司的,但是他们却拿不出凭证。现在梅总要下手抢,我们只好报警叫警察。”


        

兰亭暄这才朝楚鸿飞点了点头:“麻烦楚队了。”


        

然后她的手,就摸了摸那盆碧玺锦鲤盆景。


        

碧玺的触感冰冷,雕工很精细,摸在手里很舒服,明显不仅是摆件,也可以当手玩。


        

兰亭暄激动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


        

她不动声色松开手,对那负责人说:“拿个盒子来,把这盆景收好,放到银行保险柜去。”


        

“喂!兰亭暄,你什么意思?!这是我梅里特风投的财产,你是想昧下吗?”梅瑾欢的脸色很不好看,扭头还问楚鸿飞:“楚队,这种公开侵占别人资产的事,你们也不管吗?”


        

楚鸿飞打着哈哈:“梅总,这东西也不能算你们的吧?毕竟你们拿不出购买凭证啊!”


        

“可她也拿不出来啊!”梅瑾欢指着兰亭暄,脱口而出,“你就能让他们拿走?”


        

兰亭暄眸光清泠地说:“梅总,有人跟我说,这个碧玺锦鲤托日盆景,是我生父沈安承在拍卖行私人购买的,属于他的遗物,并不是你们梅里特风投所有。相反,你们公司侵占我生父的私人财产这么多年,我还没跟你们算账呢!——你还敢倒打一耙?!”


        

梅瑾欢瞳孔再次紧缩,立刻说:“你胡说什么?!这明明是用我们公司的钱买的!怎么就变成你父亲的私人物品了?!”


        

兰亭暄啧了一声,“梅总,如果是你们公司买的,你们的会计部门早就拿出凭证了,可你到现在都拿不出凭证,已经证明跟你公司无关了,你还想干嘛呢?”


        

梅瑾欢忡然变色,说:“是不是财务部的许总监告诉你的?!——他都……他都离职了,他的话,你也信?!”


        

梅瑾欢本来想说许总监是被她开除的,可一想到许总监那里还有她的录音电话,只好换了说法。


        

兰亭暄一开始是不想拿出那通录音电话的,担心会让许总监在梅里特风投待不下去,所以当梅瑾欢猜到是谁给她报信的时候,她还在懊恼自己不该提会计两个字。


        

没想到接着就听梅瑾欢说许总监已经辞职了……


        

兰亭暄心里无限感慨,这时立即说:“嗯,不仅是他告诉我的,还有梅总跟他打电话呢。”


        

梅瑾欢正盘算等下找人去对付许总监,把那通电话一定得删了,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做掉许总监,结果许总监转身就把所有消息告诉兰亭暄了,甚至把那通录音电话也发给了兰亭暄!


        

这样一来,她还真不敢再动许总监了。


        

只要许总监出事,兰亭暄立刻会联想到她身上。


        

梅瑾欢脸色阴晴不定,终于哼了一声,恼道:“行吧,你愿意要就要!不过是个碧玺盆景,也不值什么钱……”


        

话音刚落,她突然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冲了过去,手掌闪电般a出,抓向兰亭暄面前那个碧玺盆景。


        

兰亭暄从来没有见过梅瑾欢这么快的速度,也是反差实在太大了。


        

上一秒还是趾高气昂的贵妇形象,下一秒已经动若脱兔,行动敏捷,身手不是一般的好!


        

兰亭暄立即出手,往前欠身,打算架住梅瑾欢的胳膊。


        

可梅瑾欢却临时变招,单腿抬起,一脚扫向半人高长桌上的碧玺锦鲤盆景!


        

兰亭暄下意识往后让了一步,躲开梅瑾欢踹过来的长腿,她面前那个碧玺锦鲤盆景就被梅瑾欢一脚踹飞,很快就要砸到地上,摔个粉碎。


        

这时那个看上去又高又壮的天师张风起,却迅捷无比地甩出一个网兜,像是兜鸟一样,一下子把那盆景给圈住兜回来了!


        

------题外话------


        

提醒一下月票哦!


        

晚上七点第二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