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受假死之后 > 第3章 贺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五的时候,外面难得出了一次大太阳。


        

贺炀带着许承宴,回了一趟贺家主宅。


        

六年前,贺父出了车祸,一直都没能好起来,只能一直坐在轮椅上,意识也不太清醒。


        

贺炀接管贺家后,便将贺父安置在老宅里休养,两个月回来看一次。


        

贺家主宅位置稍微有些偏僻,是在郊区那边。


        

许承宴进到主宅院子里时,便看到一只黑白毛色的大狗正趴在草坪上晒太阳。


        

许承宴喊了声:“奇奇!”


        

原本还在晒太阳的大狗听到声音,立马竖起了耳朵,瞬间直起身子望过来,紧接着便紧紧扑向许承宴。


        

许承宴稍稍蹲下来,抱住大狗。


        

可因为大狗的体型实在是太大,许承宴还是被大狗冲击得一下子倒在了草坪上。


        

而大狗扑在许承宴身上,一个劲的朝许承宴怀里钻去。


        

许承宴好不容易才坐直身子,摸了摸大狗的脑袋,“是不是又长胖了啊?”


        

大狗傻乎乎的,就只是朝许承宴汪汪叫了几声,然后继续黏在许承宴怀里。


        

这只大狗是贺炀养的阿拉斯加雪橇犬,一直放在主宅养着。


        

只不过奇怪的是,奇奇对贺炀这个主人不亲近,对主宅里的仆人管家也不亲近,反倒是和许承宴最亲近。


        

就比如现在,奇奇已经完全黏在了许承宴身上,完全不肯松开。


        

贺炀则是先进到屋子里,朝管家道:“他呢?”


        

管家连忙道:“老爷在休养室里。”


        

贺炀点了点头,先上楼了。


        

*


        

院子里的草坪上,许承宴陪奇奇玩了一会接飞盘,就稍微有些累了。


        

阿拉斯加犬的精力实在是太好,就好像永远不会累一样,充满干劲。


        

可许承宴却是没了力气,实在是陪不动了。


        

许承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先休息,而奇奇叼着飞盘跑过来,将飞盘主动放到许承宴手边,又朝对方晃了晃尾巴。


        

许承宴伸手揉了揉奇奇脑袋,低声道:“我真的没力气了,等下再陪你玩。”


        

奇奇似乎是听懂了一点,也没再缠着许承宴玩游戏,就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地上,又将脑袋搭在了许承宴腿上。


        

许承宴帮奇奇揉脑袋顺毛,又因为在大太阳底下待了这么久,还陪了奇奇玩游戏,现在身上有些出汗了。


        

于是许承宴起身,朝老宅里走去,准备休息。


        

不过当许承宴上楼的时候,听到楼下厨房那边传来的声音——


        

“贺少在三楼的房间里,你们都别上去打扰。”


        

“有什么事情,等贺少从三楼下来了再说。”


        

许承宴朝厨房那边看了一眼,就看到管家正在叮嘱佣人们。


        

许承宴收回视线,和奇奇一起回了房间。


        

他休息的房间是在二楼,而先生的房间是在三楼主卧。


        

先生的房间很神秘,除了必要的清洁打扫,平时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每次先生回主宅,都会在那个主卧里单独待一下午,然后才会来二楼找他。


        

刚开始的时候,许承宴也好奇过三楼的主卧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要待一下午。


        

后来接触得多了,偶尔也听到宅子里的佣人提起一些,就知道那间主卧里的东西是跟一个人有关。


        

关于那个人的事情,许承宴也是知道一点的。


        

那人是隔壁家的小少爷,也是先生以前喜欢的人。


        

小少爷和先生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是门当户对的两家。


        

只是后来小少爷家里出了点事,事情也闹得有点大,小少爷不得不出国投奔亲戚,避避风头。


        

而先生和小少爷,也从此分开了。


        

许承宴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想着小少爷和贺先生的事情,一时有些走神。


        

突然,许承宴便感觉到手臂上一阵毛绒绒触感,低头一看,发现是奇奇正扒拉着自己的手臂,还钻进了自己怀里。


        

动物对人类情绪很敏感,奇奇察觉到了一点,便用自己毛绒绒的大脑袋在许承宴怀里拱来拱去。


        

许承宴看到奇奇这副傻样,心情缓解了一点,伸手在奇奇脑袋上揉着,轻声道:“我没事。”


        

不就是有个初恋吗?很正常啊。


        

他们都是成年人了,不管是初恋还是前任什么的都很正常,你情我愿的谈恋爱又没什么,更何况当时贺先生和小少爷都没在一起。


        

这些事情都是贺先生过去的回忆,而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没办法改变,重要的是把握好现在和以后。


        

他不介意贺先生的过去,只要现在的贺先生是在他身边就好。


        

回忆永远都是回忆,只能活在记忆里。


        

他不介意的。


        

就只是,稍微有一点点难过。


        

一点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