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受假死之后 > 第10章 喜欢一个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到许承宴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身边空荡荡的没有人,先生已经去公司了。


        

许承宴起身,一瞬间,感觉脑袋有些晕沉沉的。


        

估计是昨晚在游轮上的时候,吹风着凉,感冒了。


        

许承宴只好下床,在抽屉里翻出感冒药,吃完药后,又继续躺床上。


        

又因为感冒,身体稍微有些难受。


        

许承宴闭上眼,窝在被子里,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一直睡到了傍晚才醒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吃了药,可睡醒之后却变得更头晕了。


        

不过许承宴还是强行打起精神,先去洗漱。


        

晚上还有课,许承宴换好衣服,在厨房随便弄了点东西吃,便出门了。


        

外面的风很大,许承宴走在路上,本来还有些头晕,现在被风一吹,稍微清醒了一点。


        

钢琴课是七点半开始,许承宴提前了半小时来到补习班,倒了杯热水,坐在办公室休息。


        

没一会,办公室有人进来了。


        

进来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老师,看到许承宴在办公室里,出声道:“小许来这么早啊。”


        

“李老师。”许承宴打了声招呼。


        

李老师来到许承宴后面的座位,打开旁边的窗户通通风,又看了一眼天空,忍不住道:“好像会下雨啊……”


        

“明明昨天还出了太阳,今天就冷得不行了。”李老师叹气一声,随意朝窗外望了一圈,突然注意到了某一处,突然笑了起来,“有人在表白。”


        

许承宴听了,也有些好奇的来到窗户边望去,就看到不远处的小广场上,一群年轻人围在那边,十分热闹。


        

而人群正中间的,是一个捧着大束玫瑰花的男生。


        

周围的人还在不断起哄着:“在一起!在一起!”


        

李老师笑了笑,忍不住感叹着:“年轻真好啊。”


        

许承宴看着广场上那群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脸上的神情也不知不觉柔和下来,“是啊。”


        

年轻真好。


        

“小许还年轻啊。”李老师拍了拍许承宴的肩膀,“不像我,都三十多岁了。”


        

许承宴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他也不年轻了。


        

至少他现在,没办法回到十八岁时的那种心情。


        

许承宴望着那个捧着玫瑰花的男生,突然就有些羡慕起来。


        

十八岁的年纪,真好啊。


        

敢爱敢恨,不顾一切。


        

年少的喜欢,单纯又炽烈。


        

认准了一个人就不肯放手,宁愿撞得头破血流。


        

他就是在十八岁的时候,遇见了贺先生。


        

然后一头栽进去——


        

再也出不来。


        

*


        

晚课结束时,已经是九点半。


        

许承宴收拾好琴谱,下楼的时候,刚好碰到了李老师。


        

李老师从办公室里出来,朝许承宴招了招手,“等下要不要一起吃个宵夜?”


        

许承宴还有点头晕,便回道:“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李老师看了一眼,发现许承宴脸色是有些苍白,便说道:“那你好好休息。”


        

许承宴笑着点了点头,先下楼离开了。


        

而就在许承宴回到公寓时,手机突然传来消息提醒声。


        

许承宴拿过手机一看,发现是贺先生的消息。


        

许承宴点开对话框,看到是先生发来了一个定位,是在酒吧。


        

除了一个定位,就再也没有别的内容。


        

许承宴拿过车钥匙,只好再次出门。


        

来到酒吧的时候,许承宴闻到室内的酒味,胃里有些难受起来。


        

室内开了暖气,稍微比较闷热,加上灯光晃来晃去的,许承宴顿时更难受了,头晕得不行。


        

许承宴揉了揉眉心,穿过人群的来到二楼,找到了包厢。


        

推门进去的时候,许承宴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的男人。


        

桌上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瓶,贺炀有些慵懒的半靠在沙发上,眯着眼,似乎是喝醉了。


        

而包厢里除了贺炀,还有另外三个人。


        

池逸也在包厢里,看到许承宴来了,笑眯眯道:“宴宴喝酒吗?”


        

“开车来的,不喝了。”许承宴礼貌性的回道。


        

“不喝酒多扫兴啊!”池逸似笑非笑的望着许承宴。


        

许承宴没有理会,就只是来到贺炀身边,轻声问道:“先生,回去吗?”


        

贺炀望过来,应了一声,将手里的酒杯放到桌上,朝另外几人说道:“先走了。”


        

“贺少慢走,下次再约啊。”池逸笑眯眯的,“到时候我把修竹也喊来,大家一起聚聚。”


        

“对对对,可以喊修竹出来喝酒。”


        

“修竹也好几年没回来了吧?到时候带他玩玩。”


        

贺炀听到几人的对话声,皱了皱眉,出声打断道:“他身体还没好,别带他喝酒。”


        

“别带他去乱七八糟的地方乱玩。”贺炀缓缓道。


        

“是是是!都听贺少的!”


        

一旁的许承宴听了,垂下眼眸。


        

原来贺先生也会这样关心一个人。


        

许承宴低着头,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转身离开了包厢。


        

车子就停在外面,许承宴坐上车,沉默不语。


        

贺炀从酒吧里出来,上车之后也没说话,靠在椅背上,闭着眼休息。


        

直到回到公寓后,贺炀这才出声问道:“有馄饨吗?”


        

许承宴稍微有些累了,不过还是朝着餐厅走去,一边回道:“应该还有。”


        

许承宴来到冰箱看了看,拿出一份包好的馄饨,进到厨房。


        

馄饨煮好后,许承宴朝客厅那边喊了一声:“先生。”


        

贺炀起身,来到餐厅这边。


        

许承宴还有点头晕,便准备回卧室先休息。


        

而就在许承宴经过男人身边时,突然就闻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许承宴收回视线,装作什么都没发现一样,也不打算去问。


        

他已经,累了。


        

回到卧室,许承宴洗了澡,吃完药的躺在床上,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许承宴睡得很沉,还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他十八岁那一年,和先生告白的场景。


        

“贺先生!”十八岁的许承宴鼓起勇气,伸手抱住眼前的人,又很快松开,“我喜欢你!”


        

年少时的感情是那样浓烈。


        

不顾后路,也不怕受伤。


        

十八岁,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