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受假死之后 > 第29章 车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赌桌上,贺炀随便玩了几轮,就没再继续了。


        

池逸眯着眼靠在椅背上,懒洋洋道:“贺少不玩了?”


        

“嗯。”贺炀起身,“我先去看看修竹。”


        

贺炀回到沙发那边,就看到沈修竹还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的吃着蛋糕。


        

池逸几人一边玩牌一边抽烟,贺炀闻到房间里的烟味,微微皱了皱眉,走过去朝沈修竹道:“要不要先到后面休息?”


        

沈修竹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温和道:“没事。”


        

“去休息。”贺炀的态度稍稍有些强硬起来。


        

沈修竹只好起身,被贺炀送到了后面的休息室。


        

贺炀安置好沈修竹,这才回到了游戏室。


        

手机还遗落在沙发上,贺炀看到手机了,便过去拿起来,解锁屏幕。


        

屏幕上有不少未读消息,贺炀点开消息列表随意翻了下,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也就没再看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


        

安市。


        

面包车里还困着两道身影,可车子已经严重被挤压变形,里面的两人都没办法出来。


        

副驾驶座上的青年有些痛苦的闭着眼,呼吸也越来越微弱,鲜血顺着额头滴落下来,左手上的腕表表盘已经破碎。


        

而在旁边的山道上,一辆油罐车缓缓驶过。


        

车道上才发生过一起车祸,可就在油罐车经过一模一样的弯道时,轮胎打滑,从车道上同样的位置摔落下来。


        

货车不断翻滚,从山崖跌落。


        

可山崖底下,已经有了一辆变形的面包车。


        

直到油罐车重重摔在面包车不远处,突然一声巨响——


        

车子爆炸。


        

地面一阵颤动,火光瞬间席卷开来,明亮的火焰照亮山间。


        

连带着旁边那辆黑色面包车也被卷入火光之中,瞬间被火焰吞噬。


        

大火燃烧着,货车附近已经是一片火海,浓烟将天空染成墨色,就连山林外围的路人也都感受到了这声巨响。


        

有人停下脚步,拿出手机对着远处山林方向拍摄。


        

“爆炸了爆炸了!”


        

“快快快!来看爆炸啊!”


        

“起火了——”


        

路人远远的就在站山林外面围观,高举着手机对准着山林燃烧的画面。


        

可那些人却只顾着拿手机拍摄,无人报警。


        

*


        

船屋。


        

游戏房里热热闹闹,笑声和起哄声就没停下来过。


        

一群人玩到下午,这才停下来去外面吃东西。


        

餐厅是在外面的甲板上准备的,贺炀先去里面的休息室里将沈修竹带了出来。


        

沈修竹找了个休息椅坐着,贺炀递了杯热水过来,“等下记得吃药。”


        

“好。”沈修竹笑了笑,接过杯子的喝了一口。


        

甲板上有不少休息桌什么的,不过其他人都十分自觉的去了另外一边吃自助餐,没过来打扰贺炀和沈修竹两人。


        

沈修竹慢条斯理的用餐,贺炀倒是没吃东西,就在一旁陪着沈修竹。


        

没一会,江临就打电话过来了。


        

江临连忙问道:“哥,你在家里吗?我爸有个文件,让我转交给你。”


        

“还在船屋上。”贺炀不紧不慢道:“明天来公司给我。”


        

“哦好。”江临应下来,又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道:“对了,哥。”


        

“嫂嫂电话今天一直打不通。”江临有些不放心。


        

之前嫂嫂跟他说今天会去寨子里玩,只不过寨子那边稍微有些偏远,他就跟嫂嫂叮嘱了一下,要嫂嫂到寨子里了就跟他打电话报个平安。


        

可他今天一直没收到嫂嫂的电话,之后还给嫂嫂打了两个电话过去,可也都没打通。


        

江临跟贺炀解释了一下,担忧道:“嫂嫂没接电话,会不会是出什么事啊?”


        

贺炀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是语气冷淡道:“他都是成年人了,能出什么事?”


        

“可是嫂嫂他——”


        

不过江临的话还没说完,贺炀突然听到身旁的人传来一阵剧烈咳嗽声。


        

“我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贺炀匆忙挂了电话,连忙靠过去,一手搭在沈修竹后背轻轻拍了拍,帮忙顺气。


        

过了好一会,沈修竹终于缓和过来,轻声道:“没事了……”


        

沈修竹的声音还有些虚弱,又因为刚刚咳嗽,眼眶都有些红红的,一副病恹恹的柔弱模样。


        

甲板上起了风,沈修竹缩了缩身子,低头又咳了几声,似乎是有点冷。


        

贺炀脱下外套披在沈修竹身上,说道:“先回里面。”


        

沈修竹点了点头,穿上外套,先回了船屋里面休息。


        

而在外面的甲板上,那群富二代还在疯玩着,没多久就又回游戏房玩牌去了。


        

一直到晚上,船屋里的热闹声也没停下来。


        

贺炀在赌桌上待了很久,赢回来的筹码都已经多到桌子都堆不下了。


        

“贺少怎么手气这么好!我今天都要输光了!”


        

“再来再来!我不信贺少一直能赢!”


        

赌桌上,几人随意闲聊着,不知不觉话题又回到了许承宴身上。


        

“贺少,都快过十二点了,宴宴不会还没回来吧?”


        

“不是还有最后半小时吗?贺少都说了是五天,今天肯定会回来!”


        

贺炀有些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也没在意四周的声音,就只是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可能是因为他最近过安市的天气预报,因此手机自动推送了一条关于安市的新闻。


        

【今日上午,安市同一路段连续发生两起车祸,疑似路面——】


        

贺炀瞥了一眼,连标题都没看完,便划掉了这条新闻。


        

贺炀将筹码堆到了赌桌中间,缓缓道:“继续跟。”


        

而就在发牌的时候,贺炀突然察觉到手机震动的声音。


        

贺炀拿起手机,看到电话是许承宴打来的。


        

旁边有人好奇的凑过来,看到电话备注显示的是“许承宴”,顿时惊喜道:“是宴宴的电话!来了来了!”


        

不远处的池逸听到了,起哄道:“快接快接!贺少神了!今天刚好第五天!”


        

贺炀有些慵懒的半靠在沙发上,按下了接通键。


        

只不过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道陌生男声——


        

“您好,请问您是许承宴先生的家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