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受假死之后 > 第43章 宴宴,跟我回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楼宴厅,秦舟和苏棠坐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随意闲聊着。


        

江临找了过来,坐在秦舟旁边,夸道:“舟哥今天真帅!”


        

苏棠握着酒杯晃了晃,问道:“那我呢?”


        

江临连忙点头:“苏苏姐也好看!”


        

不过刚说完,江临又补充道:“最好看的还是舟哥!”


        

苏棠被逗笑了,忍不住道:“弟弟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刚好宴厅的背景音乐声换了一首柔和的曲子,苏棠朝宴厅中间望去,看到那边的舞池里,已经有公子哥和名媛在跳舞。


        

苏棠放下酒杯,朝江临道:“弟弟会跳舞吗?姐姐带你上去玩。”


        

“不了不了。”江临摆手,又好奇道:“苏苏姐会跳舞啊?”


        

“会啊,以前就是学跳舞的,后来才开始演戏。”苏棠点头,又望向一旁的秦舟,说道:“去年我还教过舟舟,一起去比赛。”


        

江临眼睛一亮,对秦舟以前的事情很好奇,问道:“然后呢?拿奖了吗!”


        

“没然后了。”苏棠有些遗憾,“可惜没撑几轮就淘汰了。”


        

秦舟:“苏苏跳得很好,是我拖后腿了。”


        

江临一听,连忙道:“舟哥也会跳舞?”


        

“会一点华尔兹,苏棠教的。”秦舟笑着。


        

“我要看!”江临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江临手机震动起来。


        

江临看了一眼手机,朝秦舟道:“舟哥,我朋友喊我了!”


        

“我先过去了,等下再来找玩!”江临招了招手,就先上楼去了。


        

江临来到宴厅的贵宾区,找到了袁烈。


        

“袁医生。”江临打了声招呼,还是习惯性称呼对方为袁医生。


        

袁烈顺手从旁边小餐桌上拿了一份甜点递给江临,问道:“要不要过去陪陪你哥?”


        

“啊?我哥?”江临一脸懵,下意识接过甜点,又朝贵宾区里面望了望,果然就看到了贺炀。


        

江临一惊,连忙将袁烈拉到一旁,焦急道:“我哥怎么也来了啊!之前不是说他不来的吗!”


        

袁烈有些意外江临是这个反应,不过还是解释道:“之前我去邀请的时候,贺少确实不想来,可能是后来改主意了吧。”


        

袁烈注意到江临脸上的神情似乎不太对,于是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江临摇头。


        

“对了,你的偶像呢?要不要把他带到这边来?”袁烈问。


        

“不用了不用了!”江临连忙摇头,本能般的不想让秦舟和贺炀见面。


        

江临望了望贺炀那边,还是朝贺炀走过去,坐在贺炀旁边。


        

“哥。”江临喊了一声,偷偷盯着贺炀一举一动。


        

贺炀看到江临来了,也没什么反应,就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喝酒。


        

贵宾区这边除了贺炀,沈修竹和几个公子哥也在,都是熟人。


        

有人注意到江临,便过来打招呼。


        

只是江临一直想着秦舟的事情,有些心不在焉的。


        

贵宾区的视野很好,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底下的宴厅,也能看到一楼那个舞池。


        

舞池里,已经有客人带着同伴进去跳舞。


        

江临在人群里不断搜寻着秦舟和苏棠的身影,就怕两人上去的时候,会被贺炀看到。


        

很快的,江临就找到了秦舟,正朝着舞池走去。


        

趁着秦舟还没被发现,江临也连忙朝贺炀道:“哥,你喝得有点多了,要不要先上去休息?”


        

贺炀对宴会没什么兴趣,随意应了一声,便起身。


        

江临瞬间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而贺炀将酒杯放到桌上,不经意朝舞池随意一瞥,便看到了一道熟悉身影进到了舞池里。


        

贺炀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望着那个青年看了好一会,不知不觉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最终,贺炀停在了贵宾台的栏杆边缘,视线也一直停留在青年身上。


        

随着宴厅里柔和的音乐声,青年搂着女伴的腰进入到舞池里。


        

女伴穿的是一身红色长裙,鲜艳的红色大裙摆在空中高高扬起,又重重落下,撞在黑色西装上。


        

两人脸上的神情是那样柔和专注,视线不断交缠在一起,就好像眼里只能看到对方一样。


        

每一个动作又是那样默契,宛如热恋中的情侣,密不可分。


        

贺炀望着那两人,漫不经心的晃了晃酒杯。


        

尽管知道这道身影是幻觉,不过贺炀还是安安静静的注视着青年。


        

青年跳舞的时候很认真,温柔的搂着怀里的人,眼里也还带着笑意。


        

贺炀握着酒杯,慢条斯理的喝着酒,视线锁定着青年。


        

一旁的江临注意到贺炀的视线,心惊胆战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小心翼翼道:“哥,不上去吗?”


        

“等下再去。”贺炀的反应很平静。


        

舞池里,温柔的黑发青年和艳丽的红裙女人搂在一起旋转。


        

贵宾台上也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舞池里的画面,低声议论起来。


        

“那两人是谁啊?”


        

“没见过啊,估计是圈里的新人吧……”


        

逐渐的,有人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那个男舞者的脸长得很像一个人,小声惊呼起来。


        

沈修竹也看到了秦舟的脸,顿时皱了皱眉,望向贺炀。


        

不过贺炀脸上的神情还是和平常一样,看不出异常,就只是一直望着舞池方向。


        

沈修竹走过去,轻声道:“贺炀,要休息吗?”


        

江临也连忙道:“是啊!哥,你先上去休息,别喝酒了!”


        

“嗯。”贺炀应下来,转身准备离开。


        

贵宾台上其他人也一直在偷偷关注贺炀,看到贺炀反应这么冷淡,以为贺炀是不在意那个男舞者的事情,于是低声讨论了起来。


        

“那个男的怎么有点像宴宴……”


        

“是挺像的,不过宴宴都已经死了三年啊……”


        

“那就是长得像吧,或者是整容过的……”


        

贺炀听到四周的声音,突然停下脚步。


        

贺炀抬头,朝说话的那几个公子哥问道:“你们能看到他?”


        

旁边的一个公子哥顿时愣住,“啊?”


        

贺炀微微眯起眼,换了个说法,缓缓道:“刚刚你们说,那个人长得像宴宴?”


        

那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是有点像啊……”


        

贺炀脸上的神情瞬间冷了下来,回到栏杆边,紧紧盯着舞池里的那个青年。


        

四周的公子哥有些搞不懂贺炀这个反应,试探着说道:“贺少,这人长得有点像宴宴……”


        

“明星都是化了妆的,可能近看就不像了……”


        

“是啊是啊,刚好长得有点像……”


        

贺炀没出声,就只是转身回到了贵宾椅上,从桌上拿过一杯酒,喝了起来。


        

江临一直偷偷观察着贺炀,不确定贺炀这个态度是什么意思,又连忙望向舞池方向。


        

紧接着,江临突然听到身后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还伴随着人群惊呼声。


        

江临回过头,就看到贵宾椅上已经空荡荡的了。


        

而贵宾椅旁边,桌子被掀翻在地,酒杯碎了一地,


        

*


        

舞池里,秦舟结束一舞。


        

苏棠依旧是挽着秦舟,两人一起去花园里透透气。


        

宴厅里开了暖气,两人又是刚跳完舞,身上还有些热,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就稍微冷静下来了。


        

苏棠撩了下耳边的头发,又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朝秦舟道:“舟舟,你帮我看看项链是不是把我头发勾住了?”


        

“我看下。”秦舟停下脚步,顺手将酒杯放到旁边桌上,一手伸向苏棠颈后,将长发稍稍掀起来一点。


        

秦舟低下头,就看到苏棠的头发确实被勾住了一点,于是伸手帮忙解开。


        

也因为解头发的动作,两人之间的距离靠得有些近,看起来像是要亲上去一样。


        

苏棠仰着头,又因为被风吹得有点冷,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花园里已经多了一道身影。


        

秦舟还在解头发,好不容易解开后,这才起身。


        

苏棠松了一口气,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突然察觉到什么,朝秦舟身后望去,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男人脸上的神情冷冰冰的,身上的气势极具侵略性,让人难以忽视。


        

苏棠感觉有些不对劲,忍不住扯了扯秦舟手臂,小声道:“舟舟……”


        

秦舟顺着苏棠视线,回过头望去时,就看到了男人的身影。


        

视线在空中交汇,不过很快的,秦舟收回视线,低声道:“先回宴厅吧。”


        

“嗯。”苏棠点头,准备往回走。


        

只不过两人还没走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贺炀快步走上前,紧紧握住青年手腕。


        

“许承宴。”


        

贺炀感受到手里传来的温热触感,手上不知不觉越来越用力。


        

青年回过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又抬头望向男人,脸上的神情还微微有些疑惑,喊了一声:“先生?”


        

青年还是和原来一样,依旧是喊着先生。


        

只不过这一次,青年的语气却是十分陌生。


        

“跟我回去。”贺炀的声音还有些沙哑,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一双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眼前的青年,眼里的情绪快要失控。


        

可青年脸上依旧是很疑惑,不过还是露出礼貌性的笑容,将自己手腕上的那只手移开。


        

“抱歉先生,您认错人了。”


        

青年拿过桌上的酒杯,转身离开。


        

贺炀望着青年离开的背影,还想再上前。


        

只不过江临已经赶来,一看到贺炀的身影后,连忙拦住:“哥!你冷静点!别认错人啊!”


        

贺炀就只是盯着青年的背影,情绪快要压抑不住。


        

“他是许承宴。”贺炀的语气很肯定。


        

“他不是啊!不是!”江临死死抱着贺炀手臂,不让贺炀过去。


        

沈修竹也过来,扶着贺炀,劝着:“贺炀,你喝醉了,先去休息。”


        

沈修竹抬起头来,打量着青年的背影,眉头微微皱起。


        

而青年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回过头,朝江临望去。


        

江临也连忙道:“不好意思啊……他是我表哥,不小心喝醉了。”


        

“没事。”青年笑着,和女伴一起离开。


        

苏棠还有些心有余悸,挽着秦舟手臂,小声问道:“舟舟,你认识吗?”


        

“不认识。”秦舟的声音很轻,“应该是喝醉,不小心认错人了。”


        

贺炀听到青年的那道声音,突然挣脱开江临。


        

“许承宴!”


        

贺炀再次上前,握住青年的手臂,手上用力,将青年抱在怀里。


        

青年都来不及反应,手里的酒杯滑落下来,酒液也洒落在两人的西装上。


        

礼服已经被弄脏,只不过贺炀已经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去关注其他,就只是紧紧搂着怀里的人。


        

怀里的温度是温暖。


        

不是梦,也不是幻觉。


        

“跟我回去。”贺炀的眼眶微微泛红,埋在青年颈窝处,放低了姿态,低声道:“跟我回去,好吗?”


        

秦舟睁着眼,闻着男人身上重重的酒味,感受到落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越来越用力,几乎被抱得有些喘不过气。


        

秦舟皱眉,伸手推了推身前的男人。


        

可贺炀依旧是抱着怀里的人不肯松开,几乎是有些贪婪般的贴在青年颈处,嗅着青年身上的熟悉气息。


        

“宴宴。”贺炀枕在青年肩膀上,一遍遍喊着:“宴宴……宴宴……”


        

秦舟试着推开身前的男人,只不过自己越是挣扎,眼前的男人反而会抱得更紧。


        

“哥!”江临也已经冲过来,想将贺炀拉开。


        

贺炀的力气很大,不管江临怎么弄,也没办法把人拉开。


        

“跟我回去……”贺炀贴在青年侧颈处,继续挽留着。


        

只不过青年没有了反应,就只是安静下来,任由男人抱着。


        

直到男人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后,青年这才稍稍抬手,贴在男人的手背上,缓缓将那只手移开。


        

这次贺炀手上没有再用力,顺从的松开手上的力度,稍稍低下头,望着青年的那双桃花眼,低声问道:“跟我回去?”


        

“先生。”青年微笑着,从男人怀里挣脱开,温和道:“您喝醉了,认错人了。”


        

贺炀看着眼前的青年,一时怔住。


        

青年脸上依旧是挂着笑容,只不过那双桃花眼里却没有任何情意——


        

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