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受假死之后 > 破镜37 不要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一章结尾有1000字的新增后续剧情,要是没看过的话可以返回上一章刷新内容,重新看一下结尾~不然上章结尾和本章开头连不上】


        

许承宴将那把钥匙放入男人手中。


        

贺炀看着手心里的钥匙,不知不觉收紧,望向眼前的人。贺炀俯身下来,将青年身上的被子捂紧,“我尽量早点回来。”


        

许承宴嗯了一声,缩在被子里,微微闭上眼,似乎是又困了。


        

贺炀也不再打扰,转身离开。


        

贺炀去了一趟公司,处理工作。


        

只不过在办公室里的时候,贺炀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手里握着一把钥匙,来回把玩着。


        

直到下午的时候,贺炀离开公司,回到了许承宴的公寓。


        

贺炀拿着备用钥匙打开门,下意识朝客厅望去时,就看到了沙发上的身影。


        

青年穿着睡衣,安静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而青年也听到了门口的动静,抬头望了过来。


        

贺炀换上拖鞋,朝青年走去,伸手抱住,“宴宴。”


        

贺炀枕着青年肩膀,感受到怀里温暖的触感,变得安心下来。


        

这种下班回来看到有人在等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


        

贺炀安安静静的,抱着青年不松手了。


        

许承宴拍了拍男人肩膀,不经意抬头时,注意到门口还有一个人——


        

秘书还站在玄关处,提着一个行李箱。


        

秘书脸上神情十分镇定,也没有到处乱看,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将行李箱放到墙边。


        

直到贺炀那边终于松手了,秘书这才提醒:“贺总,行李我放这了。”


        

“嗯。”贺炀随意应道。


        

秘书将也转身离开。


        

许承宴望着那个放在墙边的行李箱,出声道:“你这是……”


        

“房间里的床太舒服了,多住几天。”贺炀面不改色。


        

说完,贺炀便起身,拿着行李箱来到衣帽间,将衣服都放了进去。


        

不过贺炀就只带了衣服,一些生活用品什么的还是要重新买。


        

于是等到晚上饭后散步的时候,两人顺便去了一趟超市。


        

许承宴在超市里逛着,而贺炀则是推着车子就在旁边。


        

除了一些生活用品,许承宴还挑了一些零食。


        

不过就在两人准备结账的时候,贺炀突然注意到了什么,出声道:“等下。”


        

说完,贺炀便朝着某一处货架走去。


        

许承宴跟在后面,直到走近了,发现这是一排情趣用品货架。


        

货架上,摆满了各种情趣香薰、润滑工具、安全套……


        

许承宴稍稍有些不自在,移开了视线。


        

而贺炀则是打量着货架上的各种安全套,又朝青年问道:“要买吗?”


        

许承宴微微低着头,一时没有开口。


        

他现在都邀请贺炀住进家里了,上床什么的也都是正常的。


        

最终,许承宴还是应道:“买吧。”


        

于是贺炀在架子上拿了好几盒安全套,放进推车里。


        

许承宴忍不住问道:“你买这么多?”


        

贺炀:“我没戴过,不知道哪个好,都试一遍。”


        

许承宴不说话了。


        

而贺炀顺手又拿了一瓶润滑液,这才去结账。


        

买完东西后,两人便回了公寓。


        

许承宴将零食什么的都放好,而贺炀也拿着安全套和润滑液回了卧室,将东西放到床头柜的抽屉里。


        

不过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贺炀并没有用上抽屉里的东西,就只是规规矩矩的躺在床上,搂着怀里的人。


        

怀里的青年刚洗完澡,身上是好闻的沐浴露香味,抱起来也很舒服。


        

贺炀还没有睡意,睁着眼望着天花板,一只手搭在青年后背拍着。


        

贺炀轻抚着青年的后背,又不知不觉摸到了青年的后脑勺,轻轻揉了揉。


        

就像是哄小猫一样,先给小猫摸摸后背,又给小猫摸摸脑袋,哄着小猫睡觉。


        

许承宴也安安静静的枕在贺炀胸口,像是把贺炀当成了枕头一样,闭着眼,呼吸平稳。


        

一夜好眠。


        

不过隔天早上的时候,许承宴又是被电话声吵醒的。


        

“又出问题了?负责人是谁?”


        

“分部怎么回事?!”


        

许承宴睡得半梦半醒的,就听到了贺炀的呵斥声。


        

男人的声音有些严厉,正在训斥电话那头的人。


        

许承宴被吵醒,正在被子里睁开眼,朝贺炀望去。


        

贺炀脸上的神情看起来不是很好,训斥了几句之后,这才挂了电话。


        

贺炀随意将手机放到一旁,不经意转身时,这才注意到身旁的青年是睁着眼的。


        

“抱歉。”贺炀靠过去,解释道:“分部出了事。”


        

许承宴靠在男人怀里,迷糊应了一声。


        

“我今天要去分部。”贺炀微微皱眉,“可能要出差几天才回来。”


        

“出差?”许承宴睁开眼,抬头望过来。


        

贺炀:“嗯。”


        

现在公司分部出了问题,必须亲自去一趟。


        

而且分部是在外地,加上视察什么的,一去一回起码要好几天。


        

明明他们现在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同居,都还没住几天,就要出差了。


        

贺炀忍不住低下头,在青年额头上亲吻着,解释:“最近公司里的事情比较多。”


        

许承宴点头,倒是可以理解,说于是道:“那你去忙吧。”


        

贺炀又抱了一会,这才松开手,起身先去洗漱。


        

贺炀来到衣帽间换好衣服,对着镜子整理袖口。


        

许承宴穿着睡衣走过来,拿过旁边的领带,替贺炀系上。


        

系好领带,许承宴抚平西装外套上的细小褶皱,不经意抬起头时,对上了贺炀的视线,这才发现贺炀正一直望着自己。


        

许承宴笑着,问道:“怎么了?”


        

贺炀抬手摸到青年脸边,“想到以前了。”


        

以前的时候,他们也是像现在这样,他出门上班,青年就帮他系好领带。


        

贺炀忍不住低下头,捧着青年的脸,交换了一个深吻。


        

一吻结束,贺炀有些不舍的贴在青年脸边蹭了一会,这才收回手。


        

贺炀转身离开。


        

许承宴也回到了卧室,继续躺回被窝里。


        

床上还残留着贺炀身上的气息,许承宴朝贺炀睡过的位置挪了挪,闭上眼。


        

只是身边少了一个人,公寓里突然变得有些冷清起来了。


        

*


        

贺炀出差,而许承宴就还是和平常一样,天天待在公寓里。


        

最近他跟经纪人那边请了假,没有通告,可以好好休息。


        

刚好苏棠和林迟霄最近也有时间,于是许承宴干脆约了这两人,一起出来约火锅。


        

许承宴赶到火锅店包间的时候,苏棠和林迟霄已经在里面了。


        

“舟舟!”苏棠看到许承宴了,有些小激动,“好几个月都没看到你了!”


        

许承宴笑了笑,坐在苏棠对面。


        

苏棠问:“最近怎么样了?”


        

“挺好。”许承宴点了点头,又问:“你们两个呢?”


        

苏棠朝林迟霄望去,两人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苏棠:“我们也准备结婚了。”


        

许承宴有些惊讶,顿时望过来,连忙问:“什么时候?”


        

“估计明年吧。”苏棠笑着,“我的债差不多还清了,明年就转幕后吧。”


        

最近一年苏棠的人气越来越高,演了一部爆火的电视剧,家里的欠债也快还清,打算安定下来了。


        

许承宴连忙道:“那我给你们包个大红包。”


        

“行!”苏棠十分豪爽,给许承宴倒了一杯饮料,“我看江临弟弟也快结婚了,你呢?什么时候结婚啊?”


        

许承宴一时愣住,微微垂下眼帘,下意识道:“不知道。”


        

苏棠没察觉到异常,又问:“那你和前任怎么样了?”


        

“还好。”许承宴握着饮料杯,喝了一口。


        

苏棠抬头观察着许承宴脸上的神情,问:“和前任复合了?”


        

“嗯。”许承宴应下来。


        

“进展不错啊。”苏棠眯着眼,“什么时候带出来给我们看看?”


        

“到时候再看看吧。”许承宴解释,“他最近有点忙,出差。”


        

苏棠点了点头,感叹道:“出差啊……”


        

许承宴慢悠悠的喝着饮料。


        

苏棠随口一问:“他出差了,你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许承宴望过来。


        

“就是担心男朋友会不会被别人勾搭走啊……”苏棠回忆着许承宴的那位男朋友。


        

苏棠跟贺炀还是见过几次面,对那张脸有印象。


        

虽然苏棠不知道贺炀就是贺家家主,不过她还是能看出贺炀的身份地位不一般,身上的气势很强,像是那种久居高位的上位者。


        

于是苏棠趁机道:“抓紧时间好好把握,别错过了……万一他被别的小妖精勾搭上了怎么办?”


        

许承宴:“要是被勾上了,那就不要了。”


        

许承宴也没太放在心上,继续吃火锅。


        

聚餐结束后,许承宴回了公寓。


        

身上到处都是火锅味,许承宴洗了澡,早早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许承宴看了一眼消息列表,消息记录还停留在昨天晚上,是贺炀发的一个定位。


        

贺炀出差的这几天,他们晚上都会互发一条定位过去。


        

许承宴习惯性的发了定位,然后点开微博,刷了起来。


        

微博上到处都是明星八卦和豪门秘闻,各种小道消息都有。


        

许承宴逛了一圈,刚准备退出界面时,突然瞥到一条最新的爆料——


        

【贺家家主现身拍卖会!身边女子疑似女朋友!】


        

许承宴看到这条爆料,微微眯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