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关系 > 第15章 落荒而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午的时候,许承宴在家里接到了先生的电话。


        

贺炀:“书房桌上有份文件,我让张叔回去拿了,等下你把文件给张叔。”


        

“好。”许承宴来到书房,就看到了桌上的文件。


        

许承宴拿起文件,又想到已经是中午了,便问道:“先生中午吃了吗?要是没吃的话,我做馄饨?”


        

“嗯。”电话那头应下来。


        

电话挂断后,许承宴去煮了馄饨,用饭盒装好。


        

没多久,门铃声响起。


        

许承宴过去开门,看到门外是张叔。


        

张叔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跟在贺炀身边当司机。


        

许承宴把文件给了张叔,又将饭盒递过去,“麻烦张叔把这个也带过去吧。”


        

张叔点了点头,接过文件和饭盒,便离开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张叔开车去了公司,来到了贺炀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是紧闭着的,张叔刚准备敲门,被旁边的秘书拦住了。


        

秘书说道:“贺总在里面有事。”


        

于是张叔将文件和饭盒给了秘书,说道:“饭盒是许先生让我带过来的。”


        

秘书知道许承宴的存在,点了点头,将东西放到一旁,继续工作。


        

直到办公室那边传来动静,秘书连忙起身,便看到男人出来了。


        

而跟在男人身旁的,还有一个陌生青年。


        

秘书忍不住多看了那个青年几眼,又收回视线。


        

就在半小时前,贺总接了个电话后就匆忙离开,再回来的时候,身边就多了这个人。


        

秘书说道:“贺总,文件已经送过来了。”


        

贺炀:“文件放到我桌上。”


        

“还有许先生的东西。”秘书又将那个保温饭盒拿出来。


        

贺炀看了看那个饭盒,没有说话。


        

倒是一旁的青年走过来,有些好奇道:“许先生?”


        

沈修竹拿起那个饭盒打量着,轻声道:“就是那个跟在你身边的人吧?”


        

“说起来,看到他的时候,我还有些意外。”沈修竹不紧不慢的说着,“还以为是看到我自己了。”


        

沈修竹打开饭盒,就看到里面是一碗馄饨。


        

“是馄饨啊……”沈修竹笑了笑,“你不是对东西一向都很挑吗?我还以为你不会吃这种东西。”


        

贺炀淡淡道:“习惯了。”


        

“午餐都已经送过来了。”沈修竹将饭盒放回桌上,又望向身旁的男人,笑着:“那你还要和我出去吃吗?”


        

“嗯。”贺炀应了一声。


        

两人一起朝着电梯口走去。


        

秘书看到了,又看了看桌上的馄饨,有些犹豫道:“贺总,那这碗馄饨——”


        

贺炀停下脚步,随意道:“倒了吧。”


        

*


        

最后秘书还是没有倒掉馄饨,就只是将馄饨转交给张叔。


        

而张叔晚上把车子开回公寓的时候,又顺路去了楼上,将饭盒给了许承宴。


        

许承宴一接过饭盒,就感觉到重量不对,打开一看,里面是已经冷掉的馄饨。


        

张叔说着:“先生中午有事出去了,就没吃。”


        

“嗯。”许承宴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先生有时候忙起来,是会忘记吃东西。


        

许承宴将饭盒放回厨房里,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


        

晚上有钢琴课,许承宴去了培训班,准备给学生上课。


        

这次他带的学生是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小女生,正坐在钢琴椅上,手里还拿着一份蛋糕吃。


        

许承宴提醒:“快上课了。”


        

“还有三分钟!我能吃完!”


        

许承宴拿着琴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忍不住问道:“这么喜欢?每次都看你带蛋糕过来。”


        

“好吃啊!”学生点了点头,“只要是甜的,怎么吃都吃不腻。”


        

许承宴看着学生吃蛋糕的模样,不知不觉就想起了先生,经常买蛋糕给他。


        

甜食……有那么好吃吗?


        

许承宴还是不太理解,毕竟奶油什么的,很容易吃腻。


        

不过等到下课后,许承宴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商业街那边。


        

先生经常去的那家甜点店就在那边,许承宴朝甜点店走去,准备再试一试奶油蛋糕。


        

而就在许承宴拐过街角,已经看到了甜点店的招牌,快要走到时,突然看到了从店里走出来的两道身影——


        

高大的男人和稍微矮一点的青年走在一起,而青年手里还拿着一份甜点包装袋。


        

又因为外面起了风,青年低头咳了起来


        

男人便稍稍俯身,低声安抚着,又在青年后背上轻轻拍了拍,几乎快要将青年拥在怀里。


        

没一会,青年逐渐缓和过来,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男人笑了笑。


        

“这家店居然还开着,好怀念啊——”


        

“店里的经典款还在卖,我都以为再也吃不到了。”


        

“以前爸妈他们都不准我吃太多甜的,每次都还是让你帮我买回来……”


        

青年碎碎念着,回忆着以前的事情,而男人就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青年说话。


        

不过就在男人准备带着青年离开时,不经意侧过头,看到了不远处的一道身影。


        

许承宴拿着一份琴谱,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许承宴忍不住又望向男人身旁的青年,看到了青年身上穿的那件大衣,和自己身上穿的大衣一模一样——


        

他和沈修竹,撞衫了。


        

明明衣柜里那么多衣服,偏偏今天撞上了同一件。


        

琴谱被捏得皱巴巴的了,许承宴望着眼前的男人,有些想逃离这里。


        

只是双腿像是扎根在地上了一样,完全没办法移动。


        

贺炀看到许承宴,便走过来,问道:“下课了?”


        

“嗯。”许承宴低下头,慢慢抚平琴谱上的折痕,“过来买蛋糕。”


        

只是没想到,他在这里碰上了先生和小少爷。


        

而沈修竹也走过来,笑着和许承宴打了声招呼:“晚上好。”


        

沈修竹看到许承宴身上的衣服,笑了笑:“衣服很合身。”


        

沈修竹脸上是温柔的笑容,温文尔雅的模样,就好像是丝毫不介意撞衫一样。


        

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大大方方的站在许承宴面前。


        

许承宴有些撑不下去了,“我先进去了。”


        

说完,许承宴便匆忙进到店里。


        

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