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关系 > 第21章 馄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承宴已经不记得自己在那个书房待了多久,直到天快亮了,才浑浑噩噩的走出了书房。


        

眼睛稍微有些肿,许承宴去洗了个冷水脸,抬头望向镜子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十分狼狈,眼睛都肿得不像话,能看出哭过的痕迹。


        

身体也已经累得不行,许承宴回到卧室,躺在床上闭着眼,可却怎么都睡不着。


        

只要自己闭上眼,脑海里就会自动浮现出先生和小少爷的那些合照。


        

等到许承宴好不容易睡过去,可又总是会断断续续的惊醒过来,怎么也都睡不安。


        

而先生也一直没回来,应该是还在医院里陪着小少爷。


        

许承宴在床上,一个人想了很久。


        

最终,还是拿过手机的给先生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许承宴喊了一声:“先生。”


        

“嗯。”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是有些冷淡。


        

许承宴控制着情绪,缓缓道:“先生,我想过了,我们——”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许承宴还么说完,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轻微声音。


        

“贺炀,有点烫……”


        

“先放桌上,等下再喝。”


        

贺炀的声音很轻,语气温柔的和另一个人说着话。


        

许承宴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动静,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贺炀这才朝电话说道:“还有事?”


        

许承宴低着头,有些艰难的发出几个音节:“没有了。”


        

贺炀又说道:“等下周叔会回去,帮我拿点东西。”


        

“好。”许承宴应下来。


        

而就在电话要挂断前,许承宴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出声道:“先生,我最后再做一次馄饨,让周叔带过去吧。”


        

电话那头的贺炀也没在意,就只是随意道:“嗯。”


        

通话结束,许承宴缓缓起身,来到了厨房那边,在冰箱里翻了翻。


        

冰箱里刚好还剩最后一份馄饨,许承宴煮好馄饨,用保温盒装好。


        

没多久,周叔回来了。


        

周叔:“贺少让我把笔记本带过去。”


        

许承宴去卧室,将笔记本装进电脑包里收拾好,将电脑包递给周叔的时候,顺口问道:“周叔是要去医院吗?”


        

“嗯。”周叔说着,“贺少好像是在医院看朋友吧……走不开,说是要在医院里办公。”


        

许承宴垂下眼眸,没再说什么,就只是将保温盒也一起给了周叔。


        

这可能是他给先生做的,最后一碗馄饨了。


        

*


        

周叔来到医院时,贺炀正在病床边陪着沈修竹吃饭。


        

床边放着一个小餐桌,上面都是一些清淡的菜,不过沈修竹就只吃了一点点,就放下筷子,没再吃了。


        

贺炀看了一眼餐桌,发现大部分菜都没怎么动过筷,便问道:“不喜欢?”


        

“不是。”沈修竹有些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可能是因为感冒了,没什么胃口……”


        

“多穿点衣服,下次别感冒了。”


        

“会注意的。”沈修竹笑了起来,露出脸上小小的酒窝。


        

贺炀:“先睡一会?”


        

“嗯。”沈修竹顺从的应下来,躺在床上盖好被子。


        

护工将桌上的餐盘收走,一旁的周叔也将电脑包递过来。


        

“贺少。”周叔又将保温盒放到桌上,打开盖子,说道:“是许先生让我带的馄饨。”


        

贺炀看了一眼,刚拿过勺子,就突然听到病床上传来一阵剧烈咳嗽声。


        

沈修竹神情痛苦的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看起来有些难受,又因为咳嗽,眼角都有些红了。


        

贺炀连忙靠过去,在沈修竹身上轻轻拍了拍,又问道:“怎么了?”


        

沈修竹红着眼,过了好一会才缓和过来,稍稍撑起身子,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馄饨,虚弱道:“可能是馄饨味道有点油,闻着不太舒服……”


        

贺炀看了一眼桌上的保温盒,淡淡道:“周叔,东西拿走吧。”


        

“诶?”周叔一愣,不过还是应下来,“好的。”


        

周叔将保温盒收起来,准备带回去。


        

沈修竹拉住贺炀的手臂,说道:“其实也还好,味道忍一忍就行了,也不用拿走。”


        

贺炀望过来,帮沈修竹盖好被子,轻声道:“要是觉得难受,就不要忍。”


        

反正也只是一碗馄饨。


        

贺炀在医院里一直待到傍晚,直到确认沈修竹的状态好点了,这才离开。


        

回到公寓时,公寓里一片漆黑。


        

打开灯,贺炀刚准备回卧室,突然注意到睡在沙发上的一道身影。


        

黑发青年正闭着眼靠在沙发上,睡得很熟,身上就只松松垮垮的套了一件睡袍,领口还是敞开着的。


        

而旁边桌上,还放着那个装着馄饨的保温盒。


        

贺炀朝沙发那边走过去,轻声喊道:“宴宴。”


        

许承宴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意识还有些没清醒,“先生?”


        

贺炀问:“怎么睡沙发上?”


        

“等先生回来。”许承宴说着,撑起身子,又看了一眼桌上的保温盒,问道:“先生晚上要不要吃点东西?”


        

贺炀:“吃过了。”


        

两人的对话语气还是和平常差不多,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贺炀伸手,揉了揉青年的脑袋,又注意到对方的眼睛似乎有些红肿,便问道:“眼睛怎么了?”


        

许承宴握住脸边的那只手,低声道:“白天睡太久,就有点肿了。”


        

贺炀看着眼前温顺模样的青年,又因为青年身上的睡袍没有穿好,从他的角度,能完整看到睡袍里面的风光。


        

贺炀没说话,就只是稍稍靠过来,压在了青年身上,一只手也从睡袍底下伸了进去。


        

许承宴也明白男人想做什么,顺从的躺在沙发上,配合着男人动作。


        

西装外套被扔在地板上,贺炀伏在青年身上,低头在青年白皙的锁骨上留下吻痕。


        

许承宴仰着头,喉咙里发出轻哼声,一只手抱住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则是摸到男人身前。


        

“先生。”许承宴勾住领带,抬头望过来,主动问道:“要用领带吗?”


        

“嗯。”贺炀解下领带,遮住了青年的桃花眼。


        

身体温度越来越高,许承宴抱着男人的肩膀,异常的配合。


        

沉浸在欢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