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关系 > 第23章 最后一次通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承宴看着手机,还有些出神。


        

先生又是在陪小少爷。


        

许承宴一个人在露台上待了很久,久到外面都起了风,下起了小雨,这才起身回到了房间里。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可先生还是没回来,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许承宴坐在床边拿着手机,翻着明天的航班时刻表,买了一张明天中午去外省的机票。


        

买完机票后,许承宴点开了先生的聊天对话框,想了想,还是发了消息过去——


        

【先生,馄饨放在冰箱里了,这几天会让阿姨过来做饭。】


        

【阳台上的盆栽最好三天浇一次水,要是天气好的话可以搬到外面晒晒太阳。要是先生忘记了的话也没关系,阿姨也会帮忙照顾的。】


        

【最近几天会降温,先生注意身体。】


        

消息发过去,许承宴等了一会,还是没等到回复,便将手机放到一旁,没再看了。


        

等到隔天早上,许承宴醒来的时候,身旁的位置依旧是空的。


        

先生一整晚都没回来。


        

许承宴洗漱完,换好衣服后,再次给先生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许承宴便问道:“先生晚上回来吗?”


        

“不好意思啊,贺炀有点事,稍等一下。”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男声,“贺炀,电话——”


        

许承宴握着手机,听出来那是小少爷的声音。


        

而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声,过了好一会,才传来贺炀的声音。


        

“什么事?”


        

许承宴问:“先生晚上回来吗?”


        

贺炀淡淡道:“不回来。”


        

许承宴紧紧握住手机,忍不住问道:“先生是要陪沈修竹吗?”


        

贺炀:“嗯,陪他去医院做个检查。”


        

“我知道了。”许承宴应了一声,又说道:“先生,我下午会出门一趟,不确定什么时候回来。”


        

“随你。”贺炀没放在心上。


        

许承宴还想再说些什么,只不过电话已经被挂断。


        

*


        

另一边,贺炀挂了电话后,将手机放到一旁,拿过水杯的倒了杯热水。


        

沈修竹看到了,走过来,轻声问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沈修竹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贺炀淡淡道,就只是将感冒药和水杯递过去,“先吃药,等下再去一趟医院。”


        

沈修竹顺从的接过杯子,准备吃药。


        

水杯还冒着热气,而沈修竹又戴着眼镜,镜片上瞬间起了一层雾。


        

贺炀伸手,动作熟练的帮沈修竹摘下眼镜,从旁边抽出一张纸,在镜片上擦了擦。


        

沈修竹喝完热水,靠在桌边,安安静静的看着贺炀擦拭镜片的动作。


        

擦完眼镜后,沈修竹便十分自然的靠过去,让贺炀帮自己戴上眼镜。


        

两人之间的动作十分熟稔,就像是做过无数次一样。


        

之后贺炀又陪沈修竹去了一趟医院做复查,一直陪在沈修竹身边。


        

等到贺炀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客厅窗帘是紧紧拉着的,屋子里也没开灯,一片漆黑。


        

来到卧室,贺炀打开灯,没在卧室里看到熟悉的身影,许承宴不在家里。


        

公寓里少了一个人,瞬间变得有些冷清起来。


        

不过贺炀也只以为许承宴是下午有课才没回来,没怎么在意。


        

直到外面都天黑了,许承宴还没回来,也没发来任何消息。


        

贺炀坐在床上,还是拿过手机,给许承宴打了电话。


        

“宴宴。”贺炀问,“还在外面?”


        

“嗯。”电话那头应了一声。


        

贺炀问:“在哪?我让司机去接你。”


        

“不用了。”许承宴说着,“先生,我在安市。”


        

安市是在隔壁省,贺炀顿时问道:“怎么突然跑到那边了?”


        

许承宴解释道:“上次跟先生说过的,最近想休息一段时间,就出去走一走。”


        

贺炀也这才想起之前的时候,许承宴是跟他说过要休息。


        

贺炀问:“什么时候回来?”


        

而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回道:“不知道。”


        

直到这时,贺炀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不对劲,问道:“宴宴,到底怎么了?”


        

电话那头没出声,一片安静。


        

贺炀问:“怎么突然一声不吭的跑出去了?”


        

“抱歉,先生。”许承宴握着手机,一个人待在酒店房间里,望着窗外的夜景,缓缓道:“我还是没办法接受先生对另外一个人那么好。”


        

贺炀微微皱眉,“宴宴,别闹。”


        

“先生,我没闹。”许承宴低着头,轻声说道:“为什么先生每次都觉得我在闹?”


        

他已经受够了这句话。


        

“先生,可能我们都需要一点时间来冷静一下。”许承宴强忍着情绪,一双眼睛微微泛红,“最好是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贺炀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脸上的神情冷了下去,“我说过了,他是我的朋友。”


        

“先生,朋友之间也分很多种……”许承宴的声音有些哽咽起来。


        

“他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贺炀揉了揉眉心,“要有人照顾他。”


        

“那先生要照顾他多久?”许承宴的语气有些激动起来,“一年?两年?还是二十年、三十年?”


        

“许承宴!”


        

许承宴闭上眼,深深呼出一口气,放缓了一点语气,最终还是说道:“先生,我不想再讨论关于他的事情。”


        

“许承宴,五年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贺炀的语气稍稍加重了一点,“现在后悔了,闹什么脾气?!”


        

许承宴垂下眼眸。


        

五年前的时候,他是答应过先生可以不要名分。


        

他也答应过先生,他会很乖很听话,什么都听先生的。


        

“可是五年前的时候,先生也没说是要我当替身。”许承宴缓缓出声道,“是先生骗了我。”


        

“我没办法接受他的存在,也不想当他的替身。”


        

“先生,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冷静。”


        

说完后,电话里便沉默下来,谁也没再开口。


        

过了许久,贺炀才冷冷道:“那就别回来了。”


        

贺炀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