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关系 > 第37章 玩玩而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临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手,“对不起……”


        

“可能是第一次抱到偶像,我就有点激动了……”江临抬手抹了下眼角,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着头不知所措。


        

“没事。”秦舟温和笑着,转身先出去。


        

江临凑到门边,看到秦舟去棚子那边拍戏了。


        

江临望着秦舟的身影,突然就感觉心里很踏实。


        

真好啊。


        

这个世界上还有和嫂嫂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还过得很好。


        

江临在剧组待了很久,直到秦舟的戏拍完了,这才离开。


        

晚上,江临住在影视城旁边的酒店里。


        

可能是因为白天他见到了和嫂嫂长得一模一样的秦舟,于是晚上的时候,他又梦到了嫂嫂。


        

嫂嫂依旧是浑身是血的被困在车里,朝他伸出手求救。


        

江临冲上前,拼命朝车子方向跑去。


        

只是梦里这条路格外漫长,就好像永远都跑不到车子前一样,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这个梦他已经梦到过无数次,可每一次他都会错过求救,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里的人一点点被大火烧死。


        

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这个梦,一次又一次的梦到嫂嫂在他面前死亡。


        

可江临还是继续奔跑着,想要改变梦里的结局。


        

车子还在燃烧,江临冲进火中,看着从车窗里伸出来的那只手,连忙伸手过去。


        

而这一次,江临终于握住了那只手,连忙将嫂嫂从车子里救了出来,然后紧紧拥抱——


        

也就在这时,江临突然醒了过来。


        

四周一片漆黑,江临还有些没从梦中缓和过来,沉浸在梦里的情绪之中。


        

又察觉脸上有些凉凉的,江临抬手碰了碰,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脸上全是眼泪。


        

江临擦了擦眼泪,只不过眼泪却是越擦越多,止都止不住。


        

可江临一点都不觉得难过,脸上也还是笑着。


        

他好开心,他在梦里终于救到嫂嫂了。


        

嫂嫂原谅他了。


        

*


        

从影视城回来之后,江临又去见了袁医生。


        

袁医生问:“心情很好?”


        

“嗯。”江临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是遇见了什么高兴的事?”


        

江临:“我没做噩梦了!”


        

袁医生还记得江临的噩梦,笑着点头道:“那就好。”


        

袁医生:“噩梦影响睡眠,以后你也能好好休息了。”


        

“其实准确来说,我还是会梦到车祸……”江临想了想,说道:“只不过现在,我能把车里的人救出来了。”


        

自从嫂嫂离开之后,他经常能梦到那场车祸。


        

每一次他都被困在梦里醒不过来,只能亲眼看着车里的人被火焰吞噬。


        

不过幸好,他现在终于能改变梦的结局了。


        

袁医生:“放下了?”


        

“放下了。”江临应下来。


        

可能是秦舟的那个拥抱给了他勇气,他终于想开,可以放下那件事了。


        

当初那场事故,他确实有一部分责任。


        

可事情已经发生,他也该走出来了。


        

江临释怀了,又说道:“我要追星。”


        

“追星?”袁医生有些意外。


        

“我有个喜欢的明星。”江临回忆起秦舟的模样,脸上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他现在不是很火,不过我保证,他以后肯定能火!”


        

江临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秦舟,可能是秦舟身上的感觉和嫂嫂一样,很温暖也很安心,就像家人一样。


        

袁医生挑眉,缓缓道:“所以你从公司里请假,就是为了去追星?”


        

“对不起……”江临心虚地低下头,只好道:“工作我可能没办法继续了。”


        

他要追星。


        

袁医生又问:“是我们公司里的艺人吗?”


        

江临点了点头。


        

袁医生没问那个艺人是谁,就只是说道:“既然是公司里的艺人,那不如继续留下来工作,我给你留个挂名职位。”


        

“可是我追星的话,可能没时间。”江临有些犹豫。


        

秦舟拍戏是在外地,他要过去给秦舟探班,就没时间上班了。


        

“没事,挂个名就行。”袁医生笑了笑,“这样你追星也方便一点,在公司就能查到行程。”


        

*


        

江临从袁医生那边离开后,先回家收拾了东西,就又跑去影视城探班去了。


        

江临像个小跟班一样,每天就凑到片场外围那边等秦舟。


        

而江临穿着打扮比较好,又是开的豪车,一看就是富二代小公子,还经常请全剧组的人喝奶茶。


        

一来二去的,剧组里的工作人员也都眼熟了江临。


        

秦舟看到江临天天来这么早,还是过去找到江临,说道:“有时候我早上没戏,不用过来这么早。”


        

“没事!”江临看到秦舟主动和自己说话,很是兴奋。


        

秦舟:“过几天我的戏份就要拍完了,不用来了。”


        

江临一愣,脸上有些失落,“这样啊……”


        

江临又问:“那之后还要去拍戏吗?”


        

秦舟:“嗯,要去西城小山庄那边赶剧组。”


        

“那我也去!”江临激动起来。


        

“很远,不用过去。”秦舟说着,“就只是一个小配角,也没什么戏份,拍完了又要换剧组,要到处跑。”


        

“没关系!”江临不怕麻烦。


        

秦舟问:“你不用工作吗?”


        

“工作不重要!”江临摇头。


        

“还是先好好上班。”秦舟笑着。


        

江临也只好道:“那我也回去……”


        

江临想了想,慢吞吞道:“刚好清明节也要到了,我要回去扫墓了。”


        

秦舟听到后,突然有些恍惚起来,轻声道:“是啊,清明节要到了……”


        

时间过得好快。


        

四月,要到了。


        

秦舟很快清醒过来,又朝江临道:“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路上小心。”


        

江临连忙点头,看着眼前的人,鼓起勇气道:“秦舟!我能喊你一声舟哥吗?”


        

“嗯。”秦舟应下来。


        

江临脸上露出笑容,十分欢快地喊了一声:“舟哥!”


        

秦舟看到江临这副模样,也被这个情绪感染到,笑了起来。


        

江临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孩一样,永远都那么有活力。


        

秦舟习惯性地抬手,想去揉揉江临脑袋。


        

可在快要碰到江临脑袋时,秦舟突然反应过来,指尖缩了缩,克制着没有去摸江临的头,就只是拍了拍江临衣服上肩膀位置沾到的灰。


        

江临没察觉到异常,一脸傻乎乎的,又从包里拿出一张写真照片出来,兴奋道:“舟哥可以帮我签个名吗?”


        

“好。”秦舟接过照片,在上面签了名。


        

江临心满意足的收好明信片。


        

*


        

愚人节那天,江临去墓园看了嫂嫂,之后又去了一趟心理诊所。


        

来到心理咨询室时,江临迫不及待地将秦舟签名照拿了出来。


        

“就是他!我喜欢的那个明星!”江临语气很是兴奋。


        

袁医生接过照片看了看,只不过他没见过许承宴,因此看到照片上的秦舟后,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艺人照片都是精修过的,袁医生也已经看习惯了高颜值的艺人,就算是见到秦舟的照片了,也只是觉得这个青年看起来比较温柔。


        

袁医生问:“他是歌手还是演员?”


        

“演员!”江临又想到什么,皱眉道:“不过他演的是男二。”


        

“我觉得他演的比男主好多了!不知道为什么不让他演男主!”江临有些生气。


        

“男主的话,有时候并不是单纯看演技。”袁医生微笑着,“导演选角还会考虑其他原因,比如演员和角色的契合度。”


        

江临想了想,也确实是这样。


        

他这段时间去剧组看了很多次,也大概知道一些剧情,就是一个狗血玛丽苏的偶像剧,男主是个霸道总裁,男二是温柔的富二代。


        

而秦舟的外形和性格,和男二更契合一些。


        

江临点了点头,又忍不住抱怨着:“他们剧组好穷。”


        

秦舟的剧组实在是太穷了,更衣室都特别窄,演员换衣服都要排队,一些配角的话都没有更衣室,只能找个地方用帘子挡一挡。


        

而且剧组的那些服装道具又很寒酸,明明男二是富二代,可剧组给秦舟租来的衣服都特别廉价,西装皱巴巴的,连手表都是假得不行的山寨货。


        

他一看到秦舟穿那些廉价衣服什么的,就有些难受,特地把自己的手表借给了秦舟,还把自己的跑车也借给剧组拍。


        

当时有段剧情是女主要暂住男二家里,导演不知道从哪找了个室内拍摄地,只不过他实在是受不了那个室内装修,像个暴发户一样,土得不行。


        

偏偏他在这边没有房产,就干脆自己掏钱,在本地重新租了个高档一点的别墅让导演过去拍。


        

不过他在花钱的时候,也是有点小私心——


        

他只把东西借给秦舟拍,就连租别墅,也是因为要拍的剧情是男二家里,才自己掏钱租场地。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看到秦舟受委屈,想给秦舟最好的。


        

*


        

江临在诊所待了很久,和袁医生聊了很多他在剧组追星的事情。


        

一直到傍晚,江临才离开。


        

已经是下班时间,袁医生收拾好东西,不过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在办公室里坐着。


        

直到晚上时,贺炀过来了。


        

袁医生主动开口道:“贺先生,今天是愚人节。”


        

“嗯。”贺炀坐在椅子上,指尖搭在扶手上轻轻敲着。


        

袁医生问:“有什么想说的吗?都可以和我说说。”


        

“没有。”贺炀还是和原来一样。


        

“贺先生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那这次换我来说说吧。”袁医生笑着,“今天江先生也过来找我了。”


        

“江先生很开心,已经找到了新的兴趣爱好。”袁医生推了推眼镜,问道:“追星也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方法,贺先生要不要也考虑追星?”


        

贺炀淡淡道:“无聊。”


        

袁医生继续说道:“江先生已经走了出来,他现在的生活也过得很好。”


        

“可是贺先生,您呢?”


        

“人不可能总是活在过去,您守着回忆也没有意义。”


        

贺炀听到后,脸上的神情还是不冷不淡的。


        

过了许久,贺炀才出声道:“他没死。”


        

袁医生叹息一声,只好道:“贺先生,您最近还是能看到他吗?”


        

“嗯。”贺炀应了一声。


        

走在路上能看到许承宴的身影,回到家里也能听到许承宴的声音。


        

就好像,许承宴从来都没离开过一样。


        

“贺先生。”袁医生劝着,“两年了,您该放下了。”


        

贺炀没说话,就只是低头,望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袁医生注意到贺炀的视线,残忍道:“就算您戴上了那枚戒指,他也不会回来。”


        

贺炀依旧没开口,安安静静的坐着。


        

袁医生习惯了贺炀这个冷淡性子,于是不再打扰。


        

贺炀在诊所里坐了一会,便起身离开。


        

贺炀坐上车,靠在椅背上闭着眼,朝周叔道:“去酒吧。”


        

周叔开车,将贺炀送到酒吧。


        

贺炀来到包厢,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


        

沙发上的富二代主动让出位置,让贺炀坐在中间。


        

旁边也有人过来讨好贺炀,主动开酒。


        

包厢里的气氛很热闹,富二代依旧是讨论着各种男人女人,还有一些桃色八卦什么的。


        

贺炀神情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喝着酒,喝得半醉时,朝身旁的人问道:“宴宴来了没?”


        

而那人已经十分熟练的回应道:“宴宴有点事,说让周叔过来接!”


        

贺炀应了一声,继续喝酒。


        

而其他人也都很默契的不去提许承宴的事情,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直到贺炀离开后,包厢里其他人这才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都两年了,贺少怎么还喊着那个名字……”


        

“不是说小情人吗……可是人都已经没了啊……”


        

一群富二代心里满是疑惑,可却不敢问,更不敢当着贺炀的面提这个名字。


        

毕竟上一个敢当面提这个名字的人,还是池逸。


        

可池逸现在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在国内都找不到这个人,不知道去了哪,没了任何踪影。


        

就连池家的生意也受到了不少影响,其他人就更是不敢主动提了。


        

许承宴三个字,已经成了某种禁忌。


        

“是小情人啊……”另一人回忆着,“当时贺少自己说的,玩玩而已……”


        

玩玩而已。


        

只不过有人却一头栽进去,出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