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关系 > 第40章 邀请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月底,贺炀回了老宅。


        

奇奇还是在院子里乱跑疯玩,看到贺炀的车子后,依旧是习惯性地跑过来绕一圈。


        

贺炀绕过奇奇,来到休养室。


        

贺父坐在轮椅上,一个人下着围棋,问道:“阿阮呢?”


        

不等贺炀回答,贺父就突然想了起来,呢喃道:“想起来了,她都走了。”


        

贺炀走过来,坐在对面,左手拿起一枚黑色棋子,落在棋盘上。


        

贺父注意到贺炀手上的戒指,有些好奇道:“什么时候结婚了?”


        

贺炀淡淡道:“还没。”


        

“那就是订婚了?”贺父的记忆还有些混乱,回忆了一会,问道:“是你上次带回来的那个钢琴老师吗?”


        

贺炀没有回答,就只是又落了一枚棋子,算是默认。


        

“真好。”贺父笑了起来,“你要结婚了,阿阮也肯定很高兴。”


        

“下次再把他带回来,我好好看看他。”贺父眯起眼笑着,已经完全不记得许承宴去世的事情。


        

而贺炀也应了下来:“嗯。”


        

贺炀在休养室陪贺父下棋,直到傍晚的时候才起身离开。


        

管家还在外面等候着,“贺少。”


        

贺炀来到走廊上,突然出声道:“我住的房间重新换一下。”


        

管家稍稍有些惊讶。


        

贺炀:“二楼那个房间不住了。”


        

管家连忙反应过来,点头应下来:“好。”


        

管家让女佣重新在五楼整理了一间房,将贺炀的一些生活用品从二楼转移到楼上。


        

最后二楼的那个房间里,就只剩下了许承宴的东西。


        

东西搬完后,管家又按照贺炀的吩咐,将二楼房间锁上。


        

以后这个房间,也是贺家不能碰的禁忌了。


        

管家将贺炀的东西全都送到五楼,整理好房间后,不经意抬头时,看到贺炀站在窗边,地面上已经落了几个烟头。


        

自从许先生离开之后,贺少也变得和老爷一样,总是喜欢在窗边看风景,有时候甚至是看一整天。


        

管家收回视线,没有去打扰。


        

而院子里,树上的深绿叶子逐渐变得枯黄,直到整个院子都染成了金红色——


        

秋天,到了。


        

*


        

时间也许真的能治愈一切。


        

贺炀已经很少会去心理诊所,偶尔在酒吧醉酒的时候,也不会再提起“宴宴”。


        

就算有人不小心多嘴提起许承宴三个字时,贺炀也没什么特殊反应。


        

一切都在慢慢好转。


        

就只是贺炀手上还一直戴着那枚戒指,从来都没摘下来过。


        

倒是袁烈注意到了,趁着贺炀来诊所进行咨询时,问道:“贺先生,戒指还要一直戴着吗?”


        

“嗯。”


        

袁医生问:“要戴到多久?”


        

贺炀身子朝后的靠在椅背上,指腹贴在戒指上轻轻磨蹭着,缓缓道:“不知道。”


        

袁医生重新换了个话题,问道:“最近还会出现幻觉吗?”


        

“偶尔会。”贺炀的态度已经很平静,能够很正常的和袁医生提起许承宴相关的事情。


        

袁医生提议道:“贺先生,如果幻觉还存在的话,要不要去做个检查?”


        

贺炀:“不用了。”


        

幻觉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习惯了。


        

当所有的负面情绪慢慢平缓下来之后,最后就只剩下想念。


        

漫长的,想念。


        

“袁烈。”贺炀抬起头,突然说道:“以后我不会过来了。”


        

贺炀:“今天是最后一次。”


        

“那恭喜您,贺先生。”袁烈明白了贺炀的意思,已经放下了。


        

袁烈笑着说道:“祝您以后生活愉快。”


        

贺炀结算完治疗费用,便起身离开。


        

回到公寓,贺炀来到阳台上给盆栽浇了水。


        

而公寓里属于另一个人的气息已经消失不见,生活用品全都收了起来。


        

不过就算是这样,有时候贺炀还是会觉得,只要自己一回头,就能看到许承宴的身影。


        

贺炀独自坐在躺椅上,安安静静的望着窗外江景。


        

时间还很长,痛苦和悔恨也许会消失——


        

可是想念却不会。


        

*


        

两年半的时间,可以抚平很多事情。


        

贺炀又回到了原来那个高高在上的贺家大少爷,而江临也依旧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模样,两人看起来似乎是都已经彻底走出阴影。


        

江临又跑到剧组那边去探班。


        

“舟哥舟哥!”江临凑到秦舟面前,将手机递过去,“上热搜了!”


        

秦舟放下剧本,接过手机,一眼就看到了剧粉的评论。


        

【#为什么不和男二在一起#男配比男主还帅还有钱,且脑子正常,不懂为什么女主不选温柔男配,非要和神经病男主在一起】


        

【#为什么不和男二在一起#我直说了,男配手上那个表起码七位数以上,车子是限量版,傻子才会选男主,温柔又帅的富二代谁不喜欢呢】


        

【#为什么不和男二在一起#严重怀疑编剧是不是偏心男二,男二明明比男主还像霸总!】


        

【#为什么不和男二在一起#求求了,女主甩了男主,和男二在一起好不好!】


        

秦舟翻了翻评论,笑着:“好像是火了。”


        

他和苏棠之前演的玛丽苏网剧已经播出一大半,不过他演的男配人气高一些,观众缘很好。


        

而且当时江临还把名表名车都借给他,导致一个贫穷的剧组里,就他一个人打扮得最好,身上穿的全都是奢侈品。


        

刚好这次热搜是有网友扒出他手上的名表和跑车价格,一下子就突然火了。


        

虽然热搜位置不是很高,不过也至少是上了热搜。


        

“舟哥!我回去之后就去剪你的视频!”江临满脸兴奋。


        

他现在已经熟练掌握剪视频功能,也是秦舟的最大粉头!


        

一旁的苏棠凑过来,故意调侃道:“小弟弟啊,你不是和舟舟一样大吗?你怎么还一直喊他舟哥,我们舟舟有那么显老吗?”


        

“不是不是!”江临连忙摆手,怕秦舟生气,有些笨拙的朝秦舟解释道:“不显老,就是喊习惯……”


        

江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和秦舟都是同一年的,可秦舟给他的感觉很温暖,就像是兄长一样,他也就忍不住想喊一声“舟哥”,算是一点自己的小私心。


        

秦舟倒不是介意,在江临脑袋上揉了揉,安抚道:“没关系。”


        

江临看到秦舟主动亲近自己,乖乖靠过来,偷偷伸手抱了一下秦舟。


        

不过江临也不敢抱太久,又很快松开手。


        

江临有些赌气的朝苏棠道:“苏苏姐,我今天不剪你的镜头了,只剪舟哥的。”


        

“行行行。”苏棠被江临逗笑了,“谁不知道你是舟舟的毒唯粉。”


        

“对!”江临大方点头承认,“我毒唯!”


        

他是秦舟毒唯粉!


        

*


        

江临从片场追星回来后,连忙去诊所找医生。


        

“袁医生,我回来了!”江临语气很激动,“我还买了好多纪念品!”


        

江临从包里拿出一个礼盒递过去,“给袁医生带的!”


        

袁医生接过礼物,只不过脸上依旧是沉重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是心情不好。


        

江临注意到了,连忙问道:“袁医生,怎么了吗?”


        

“江先生,很不幸的告诉您一个消息。”袁医生叹息一声,“我要提前退休了,不能当医生了。”


        

“啊?”江临愣住。


        

“诊所开不下去了,要倒闭了。”袁医生脸上的神情很是沉重,“最近生意越来越差,贺先生也不来我的诊所了。”


        

以前贺炀经常来诊所,一坐就是一整天,给咨询费也很大方,晚上更是咨询费加倍。


        

可现在贺炀已经不来诊所了,诊所收入顿时直线下滑。


        

袁医生有些苦恼道:“我都付不起租金,连员工工资也快发不下去了。”


        

“那怎么办啊……”江临皱眉,试探着道:“要不我投资一点?我还有点零花钱……”


        

“不用了。”袁医生摇头,“私人医生不好当,以后我都不会当医生了。”


        

江临刚想安慰几句,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袁医生的下一句话——


        

“我准备回去继承家业了。”


        

江临又愣住了,那些安慰的话也堵在喉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我爸生日快到了,这是生宴邀请函。”袁医生拿出一份精致的邀请函递过去,“到时候他也会在宴会上正式宣布这件事,将公司交给我。”


        

“哦……”江临还有些傻呆呆的,接过邀请函,就看到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


        

江临打开邀请函,看到生宴时间是三月。


        

江临又问:“还有哪些人会来啊?”


        

“很多人。”袁医生说着,“毕竟是娱乐公司,到时候也会有不少明星和大导演过来。”


        

袁医生说着:“要是你想看哪个明星可以跟我说一声,我去邀请。”


        

江临听到有导演也会过来,突然就想到了秦舟。


        

秦舟的演技不差,就是资源太差了,接到的剧本永远都是低成本的玛丽苏偶像剧。


        

如果能有机会和大导演搭上话的话,对秦舟以后的发展也会好一些。


        

于是江临问道:“那可以让秦舟也过来吗?”


        

“好。”袁医生点了点头,又拿出了另一份邀请函,“知道你喜欢他,特地给他留了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