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关系 > 第41章 新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临拿到邀请函后,就又跑到剧组那边探班去了。


        

“生宴?”秦舟接过邀请函一看,发现是他们公司老板明年三月的生宴。


        

“我看名单了,好多大导演也会去!”江临很是兴奋,凑过来说道:“说不定去了之后,就能被哪个大导演看上了呢!”


        

“在南城啊……”秦舟看了看宴会地点,笑道:“就算去了,也不一定有机会能和大导演说上话啊。”


        

“舟哥,一起去啊!去一下又没关系的。”江临怂恿着。


        

“那我到时候跟经纪人说一声。”秦舟还是应下来。


        

“好!”


        

秦舟摩挲着邀请函,又说道:“江临,其实不用帮我弄这么多的。”


        

“没事!”江临傻笑着。


        

秦舟忍不住又在江临脑袋上揉了揉,就先去拍戏了。


        

剧组一直拍到晚上才收工,秦舟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


        

秦舟拿出房卡来到房间,就看到自己房间里还坐着一道身影。


        

三四十岁模样的男人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一边抽烟,一边玩手机。


        

秦舟走过去:“郑哥怎么来了?”


        

经纪人望过来,将烟头灭在烟灰缸里,随意道:“过来看下你和苏苏。”


        

“嗯。”秦舟应了一声,来到桌子前,开始卸妆。


        

房间里陷入沉默,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秦舟和经纪人的关系很一般,经纪人手里的艺人又多,管不到每个人,因此一些底层小演员都是放养模式。


        

就比如秦舟和苏棠两人,就都是被放养的。经纪人很少关心,只有偶尔想起来了才会问几句。


        

过了许久,经纪人说道:“上次我跟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秦舟没有出声,继续卸妆。


        

经纪人漫不经心道:“金老板身边缺个人,就喜欢你这个类型。”


        

秦舟卸完眼妆了,这才望过来,回道:“郑哥,我现在这样挺好的。”


        

“你不是缺钱吗?”经纪人眯了眯眼,指尖搭在桌面上敲了敲。


        

秦舟淡淡道:“现在还过得去。”


        

经纪人也没逼迫,就只是说道:“我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一个两个都不愿意。”


        

“最后想通了,最后还不是一个个又跑回来求我。”经纪人的语气有些嘲讽。


        

秦舟没有理会,就当做没听到。


        

“当然,这是你自己的事,我也不会逼你。”经纪人起身,随意道:“我把你从那个破烂的农村里带出来,还有个老人要养,你也肯定不想回到以前那种日子吧?”


        

说完,经纪人便转身离开。


        

经纪人走后,待在房间角落里的小助理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凑到秦舟旁边,小声道:“舟哥……”


        

秦舟:“没事,你先去休息吧。”


        

小助理帮忙收拾了下桌子,这才离开。


        

秦舟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休息,隔天早上来到剧组的时候,见到了苏棠。


        

苏棠上午的戏比较迟,不过今天却来得很早,一个人躲在休息室里抽烟。


        

秦舟看到了,出声:“少抽一点。”


        

苏棠叹气一声,问道:“昨天郑哥找你了没?”


        

“嗯。”秦舟应了一声。


        

“我还没答应。”苏棠歪了歪脑袋,“不过我是真的有点心动了。”


        

“我不年轻了,也不知道还能拍几年,你也有奶奶要养。”苏棠靠在窗边,有些疲惫道:“说来说去,还是没钱啊。”


        

秦舟坐在一旁,倒是应下来:“确实。”


        

他确实很需要钱。


        

奶奶身体不是很好,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几年,养病也是一笔很大的花费。


        

不过他还是想在这最后几年,让老人过得好一些。


        

可再缺钱,有些东西是底线,他不能碰。


        

也不能毁掉“秦舟”这个名字。


        

*


        

剧组拍完的时候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了。


        

经纪人又给秦舟和苏棠接了一个民国题材的低制作网剧,为了方便营销,两人在剧里依旧是固定演情侣。


        

秦舟拿到剧本后翻了翻,又朝苏棠笑道:“我也算是熬出头了,总算是男一号了。”


        

苏棠也看到了剧本,调侃道:“完了,你初吻要没了。”


        

虽然说两人之前一直演情侣,不过在戏里最多就只是拥抱或者亲额头。而这次的新剧本里面,男女主之间有好几场吻戏,算是秦舟的荧幕初吻。


        

不远处的江临听到了,凑过来问道:“初吻?什么初吻?!”


        

苏棠收拾着行李,故意朝江临道:“就是你偶像,要和我拍吻戏了!”


        

“吻戏?!”江临顿时一惊,连忙道:“我不同意!”


        

江临完全没办法接受,看了看苏棠,又看了看秦舟,皱眉道:“演情侣就算了,怎么还要吻戏!”


        

秦舟摸了摸江临脑袋,安抚道:“拍吻戏很正常。”


        

“不行!”江临还是摇头,完全没办法接受秦舟要和别人拍吻戏的事实。


        

苏棠笑着,说道:“小弟弟,我之前和别人拍吻戏的时候,也没看你有什么反应啊。”


        

“这不一样啊!”江临有些生气了,“舟哥不能拍吻戏!”


        

秦舟耐心解释道:“演员都这样,就只是拍个吻戏,就算是床戏也正常。”


        

江临满脸不情愿,可没办法,还是要接受现实。


        

江临跟着秦舟去了新剧组,又因为拍吻戏的事情,每天在剧组里闷闷不乐的。


        

不过好在剧组是把吻戏是安排到年后再拍,江临还有足够时间给自己做心理准备。


        

而秦舟在新剧组也还没待多久,就到了春节假期。


        

剧组一月放假,秦舟收拾好东西,回去过年了。


        

秦舟戴上帽子口罩,来到医院,见到了奶奶。


        

奶奶是住在单人病房里,靠在病床上,手边还放着一个收音机。


        

奶奶听着戏曲,不经意抬头时,就看到一个戴着黑帽子的年轻人进来了。


        

秦舟走进来:“奶奶。”


        

奶奶连忙放下收音机,喊了一声:“小舟……”


        

秦舟坐在病床边,将奶奶身上的被子盖紧了一点。


        

不过奶奶却是突然起身凑到桌子边,打开抽屉,小心翼翼从里面拿出一包姜糖,塞进秦舟手里,“都给小舟……”


        

秦舟看着手里的姜糖,应该是奶奶让护士帮忙买的。


        

秦舟问:“奶奶不吃吗?”


        

“奶奶不饿。”奶奶摇了摇头,握着秦舟的手,又说了一遍:“都给小舟……”


        

秦舟低头,眼眶微微有些泛红,伸手抱住眼前年迈的老人,低声道:“对不起……”


        

奶奶有些笨拙的回抱住青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伸手在青年后背上拍了拍,像哄小孩一样哄着。


        

“对不起……”秦舟低着头,情绪有些失控起来。


        

他是个小偷……


        

“对不起……对不起……”秦舟一遍遍的重复着,过了好一会,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秦舟擦了下眼泪,整理好情绪后,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陪着老人。


        

“不哭……”奶奶帮秦舟擦着眼泪,又继续在旁边抽屉里翻了翻,找出一包饼干零食给秦舟,“小舟吃。”


        

秦舟握着手里的饼干,感觉手心里沉甸甸的。


        

他每个月会给奶奶留一笔生活费,不过奶奶每次都很少花钱,都攒了起来。


        

就算是要买东西,奶奶也只会买一些小零食什么的,要留给小孙子。


        

奶奶年纪大了,又得了老年痴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却唯独记得自己有个小孙子,叫秦舟。


        

*


        

与此同时,南城贺家。


        

袁烈提着礼品,被老管家带进来。


        

客厅里,贺炀靠在沙发上喝着酒,脚边还趴着一只黑白毛发的大狗。


        

大狗听到有脚步声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个陌生人后,就收回视线的继续趴在地毯上,继续无聊的发呆。


        

袁烈走过来,打了声招呼:“贺少,好久不见。”


        

“今天我是代表袁家过来,提前拜年了。”袁烈笑着,坐在了贺炀对面。


        

“嗯。”贺炀随意应了一声,继续喝酒,反应还很冷淡。


        

袁烈坐在沙发上,注意到贺炀左手上还戴着戒指,有些感慨道:“贺少还是戴着这枚戒指啊……”


        

袁烈趁机说道:“如果贺少需要心理咨询的话,我现在可以接私活,”


        

贺炀淡淡道:“不用了。”


        

袁烈看到贺炀拒绝,稍微有些遗憾,又换了个话题说道:“贺少,我快要继承家业了。”


        

贺炀点了点头,对这些事情不是很感兴趣。


        

“这是宴会邀请函。”袁烈拿出一份邀请函,“之前有给您发过邀请,不过不确定您会不会来,今天还是把邀请函送过来了。”


        

袁烈:“要是贺少有时间的话可以来看看,算是透透气。”


        

贺炀随意道:“没兴趣。”


        

袁烈已经习惯了贺炀的冷淡,不过还是将邀请函放到了桌上,说道:“邀请函先放在这,贺少来的话,我们随时欢迎。”


        

袁烈:“贺少不来的话也没关系,不过我还是建议贺少多出去走走,接触一下外界。”


        

不过贺炀反应还是很平淡,完全没兴趣。


        

袁烈在贺家待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


        

而那份生宴邀请函,留在了客厅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