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关系 > 第42章 一场无聊的宴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管家走过来,看到那份邀请函,问道:“贺少要去吗?”


        

贺炀:“不去。”


        

管家拿起邀请函,只好暂时先收了起来。


        

贺炀独自在沙发上喝着酒,直到酒杯里空了之后,这才将杯子放到一旁,身子朝后的靠在抱枕上,习惯性的摸到左手,摩挲着那枚戒指。


        

别墅里很冷清。


        

尽管已经要到过年,可别墅里完全没有过年的气氛,就还是和平常差不多。


        

贺炀起身,一个人回到五楼房间。


        

屋外在下雪,贺炀坐在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的院子。


        

奇奇跑到雪地上去玩,叼着一个飞盘玩具,到处跑来跑去。


        

奇奇很有活力,哪怕没有人陪他,也能自娱自乐玩得很开心。


        

贺炀摸着左手的戒指,在椅子上坐了很久。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窗外,白天和黑夜不断变换。


        

电视里还放着春晚,伴随着主持人激动的倒数声,阵阵烟花声从电视里传来——


        

新的一年,到了。


        

*


        

新年过后,贺炀被朋友约了出去。


        

这次聚会没约在酒吧,而是约在了私人会所。


        

沈修竹也来了这次的聚会,来得早一些,捧着一杯热牛奶安安静静的坐着。


        

贺炀还没来,包厢里的人聊天也比较随意,肆无忌惮的聊着。


        

其中一个公子哥还在刷微博,突然惊呼一声:“诶诶诶?”


        

公子哥紧紧盯着屏幕上的照片,将手机递给身旁的人,惊奇道:“你看这个人,长得像不像宴宴?”


        

旁边那人凑过来一看,也惊讶起来。


        

不过娱乐圈的明星都是经过包装的,整容化妆修图什么的都很平常,于是那人说道:“估计是长得像吧。”


        

“可是也太像了!”公子哥又去搜了一下,说道:“这人是个演戏的,要不要把他约过来?”


        

“别了吧,之前池逸就找过一个长得像的,你想跟他一样进医院?”


        

“可是这人长得真的和宴宴像!跟双胞胎一样!”


        

不远处的沈修竹听到了,眯了眯眼,出声问道:“什么双胞胎?”


        

那人连忙将手机递过来,说道:“就是这人,和宴宴一模一样!”


        

沈修竹接过来,看到屏幕上的照片后,顿时皱了皱眉。


        

照片上是一个小明星的写真照片,小明星化妆后和许承宴有七八分像,只不过五官更具有攻击性一些,和许承宴那种温吞性格不一样。


        

那人又说道:“就是太像了,要不要把他约出来看看?就只是给贺少看看。”


        

沈修竹没说话,就只是盯着照片看了许久,最终还是笑了笑:“还是不要提他吧。”


        

“都过去三年了,贺炀现在也已经走出来了。”沈修竹将手机还回去,轻声道:“就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


        

也别提死人。


        

“也是。”那人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包厢门从外面打开,贺炀走了进来。


        

包厢里的其他人纷纷打招呼,都默契的没有提那个小明星的事情。


        

贺炀坐在沙发上,


        

有人问道:“江临呢?好久都没看到江临了。”


        

贺炀:“跑出去玩了。”


        

“对哦,江临好像最近半年一直跑外地……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贺炀喝了一口酒,随意道:“他跑外面追星。”


        

那人一听,顿时笑了起来,“江临追星?!”


        

另一人也有些惊讶,感叹道:“要是看上谁了,江临怎么不直接把人带回来玩玩?”


        

贺炀:“不知道。”


        

贺炀对江临追星的事情不是很关心,照片也没看过,连名字都忘记了——


        

就只记得那人是个演戏的。


        

*


        

聚会结束后,贺炀回了公寓。


        

不过公寓里很冷清,比老宅还冷清。


        

贺炀没在公寓住几天,就又回了老宅。


        

“贺少最近回来得比较勤啊。”老管家感叹着,从贺炀手里接过外套。


        

而贺炀回来后,就回了五楼房间一个人待着。


        

老管家看了看楼上,最终还是没有跟过去,就只是叹气一声。


        

之后的时间,贺炀也都住在老宅里。


        

每天都很平淡,就和老爷一样,要么是对着窗外发呆,要么就是一个人下棋,整个人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生气,就像个冷冰冰的机器人一样。


        

老管家站在书房外面,看着房间里的那道身影,最终还是敲了敲门。


        

站在窗边的男人也终于回头望过来,只不过脸上很平静,没有情绪。


        

“贺少。”管家走上前,问道:“袁家的生宴要准备吗?”


        

贺炀收回视线,没有应声,继续望着窗外。


        

管家劝着:“贺少也还是该出去走走了。”


        

过了许久,贺炀这才出声应了下来:“嗯。”


        

贺炀:“准备一下。”


        

管家这才松了一口气,放松下来,连忙去准备礼服的事情。


        

衣柜里都有备用的礼服,仓库里也都有礼品。


        

管家备好礼物,安排好出行的事情。


        

到了三月生宴的那一天,贺炀坐上车,来到了会场。


        

车子停在外面,贺炀下车,来到宴厅里。


        

宴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一些人认出贺炀的身份,都围过来打招呼。


        

在宴厅接待客人的袁烈也看到贺炀了,笑着迎上来,感叹道:“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袁烈将贺炀带到三楼的休息室,“我也知道你不喜欢太吵,楼上这边清净一些。”


        

宴会还没开始,贺炀来到休息室的露台上,望着外面的花园。


        

袁烈拿了珍藏的红酒过来,说道:“对了,江临也会来,要不要我把他喊过来?”


        

“不用了。”贺炀坐在椅子上,右手指尖摩挲着左手上的那枚戒指。


        

袁烈看到贺炀又在碰那枚戒指,于是说道:“贺少,如果您需要心理咨询的话,我随时可以接私活。”


        

贺炀没有回话,就只是坐在椅子上,看着花园里那些来来往往的客人。


        

袁烈也不再打扰,转身离开了休息室。


        

就只剩贺炀一个人待在这里,指尖搭在扶手上漫不经心的敲着。


        

一场无聊的宴会。


        

*


        

会场外,一辆黑色迈巴赫停了下来。


        

车里,苏棠举着一个镜子,还在整理发型。


        

“江临弟弟本事不小啊……”苏棠感叹着,“居然能搞到邀请函。”


        

秦舟坐在一旁,低头整理了下袖扣。


        

苏棠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高定礼服,忍不住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穿这么贵的衣服,坐这么好的车,还有高级酒店可以住……”


        

这一趟他们从剧组来南城参加宴会,全都是江临一手包办的。


        

从礼服再到酒店,包括造型师也都是提前约好了。


        

苏棠:“江临弟弟真好,来一趟南城,居然费用全包了。”


        

秦舟想到江临,脸上不知不觉露出笑容,笑道:“他是很好。”


        

秦舟整理好礼服,又看到苏棠那边也差不多了,便出声道:“走了。”


        

“好。”


        

秦舟先下车,朝车里的人伸出手。


        

车里,苏棠伸手搭在秦舟手上,缓缓走下车。


        

会场外面有一条长长的红毯,四周也有一些媒体记者围在红毯边,扛着摄像机,闪光灯闪个不停。


        

苏棠挽着秦舟手臂,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


        

三月的温度还有些冷,苏棠伸手就只穿了一条单薄的红色长裙礼服,肩膀和手臂都露了出来,冷得不行。


        

不过苏棠还是微笑着,一步一步走上红毯,进入到宴厅。


        

*


        

而在三楼的休息室里,贺炀还坐在露台上,吹着冷风。


        

袁烈已经在一楼接待了不少客人,就又来三楼找贺炀了。


        

袁烈笑着:“就闷在里面,不出去看看吗?”


        

贺炀没反应,像是没听到一样。


        

而桌上的酒杯已经空了,袁烈给贺炀倒了酒,又说道:“我听说你和沈家的小公子关系好,他今天也来了,要不要过去看看?”


        

“还有江临也到了,贺少要不要和熟人一起聚聚?”


        

贺炀没说话,拿过酒杯喝着,最终还是起身,离开了休息室。


        

穿过走廊,贺炀来到栏杆边,看着底下的宴厅,没有下去。


        

袁烈陪在旁边,温和道:“贺少不下去吗?一楼很热闹。”


        

贺炀:“很无聊。”


        

袁烈忍不住笑了一声,“我倒是很好奇,在贺少眼里,什么事情是不无聊的?”


        

贺炀没有理会,继续喝酒。


        

袁烈见到了,趁机推销道:“贺少,我说过了,如果您需要心理咨询,可以随时找我。”


        

“不需要。”贺炀的声音很冷,看了看宴厅。


        

宴厅里很温暖,客人都笑着聚在一起聊天。


        

贺炀的视线随意在宴厅里扫过一圈,不经意瞥到宴厅入口处时,突然停了下来。


        

宴厅入口,穿着一身黑色礼服的青年走了进来,身旁是一个艳丽的年轻女人。


        

年轻女人挽着青年手臂,侧过头,笑着和青年说了什么。


        

青年也耐心的微微低下头,倾听女伴的对话。


        

那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姿态也很亲昵。


        

贺炀盯着青年的身影,紧紧皱眉。


        

一旁的袁烈察觉到贺炀的不对劲,顺着贺炀的视线望过去,只不过并没有发现异常,宴厅里都是客人。


        

袁烈喊了声:“贺炀?”


        

贺炀清醒了一些,收回视线,不再去看那个青年。


        

只不过是幻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