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替身关系 > 破镜72 (6号中午更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亲了指尖还不够,贺炀干脆按在青年后脑勺上,把人拉下来,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贺炀在唇上碰了碰,又去亲脸、亲额头、亲耳朵尖……


        

许承宴被亲得脸上发烫,埋在贺炀颈间。


        

贺炀换了个姿势抱着怀里的人,继续看着笔记本屏幕,一边问道:“这个喜欢吗?”


        

“嗯?”许承宴望过去,就看到了屏幕上的婚礼方案。


        

贺炀滑动页面,给许承宴看了三种婚礼方案,说道:“这几个都还不错。”


        

屏幕上是三种不同风格的婚礼,有欧洲复古风、现代风……


        

贺炀问:“喜欢哪一个?”


        

许承宴看了看,一时难以抉择,感觉都可以,于是说道:“都行,你决定吧。”


        

贺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都办吧,办三次。”


        

许承宴忍不住看了一眼贺炀,问:“哪有婚礼办三次的?”


        

“现在有了。”贺炀低头靠在青年肩上,还有些懒洋洋的。


        

“那也太多了。”许承宴摸了摸贺炀的脑袋。


        

“不多。”


        

“办一次就够了。”许承宴有些无聊的揪着贺炀的头发玩,“慢慢挑吧。”


        

贺炀应了一声,又说:“那婚礼定九月底。”


        

“行。”许承宴顺势翻了下日历,发现愚人节快到了,于是问道:“月底有时间吗?想去看下秦舟和奶奶。”


        

“好。”


        

*


        

愚人节前一天,许承宴请了假,跟贺炀一起去了秦舟的老家。


        

村子里比去年更冷清了一些,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只剩老人还在这边。


        

许承宴回了一趟旧屋,又去了墓园。


        

许承宴将花束放到墓碑前,看着上面的黑白照片。


        

他跟秦舟的相处时间其实不多,其实也算不上有多熟悉。


        

只是阴差阳错的,他顶替秦舟的身份活了下来。


        

许承宴微微垂下眼,有些出神。


        

又因为最近降温,外面的风还有些大,许承宴被风吹得有些冷,低头咳了几声。


        

贺炀抬头看了看天空,出声道:“下雨了。”


        

许承宴一愣,感受到落在脸上的丝丝凉意。


        

车子是停在墓园外面的,两人也没带伞下来,于是许承宴说道:“先去车上吧。”


        

两人转身,朝墓园外走去。


        

来到车上后,外面的雨势变得更大了。


        

雨点不断落在车窗上,天空也阴沉沉的。


        

车子停在远处,还没有开动。


        

许承宴靠着车窗,望着墓园的方向。


        

距离那场车祸,已经过去五年了。


        

他没办法回到过去改变一切。


        

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


        

许久,许承宴朝司机道:“回去吧。”


        

车子启动,朝酒店方向驶去。


        

两人在酒店休息了一夜,隔天便返程了。


        

贺炀回了南城,许承宴则是回到剧组,还要继续拍戏。


        

剧组这边还是会有不少狗仔偷拍,只不过贺家主已经不在剧组,狗仔们蹲了很久,已经拍不到同框照了。


        

许承宴也变得忙碌起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剧组里,休息时间比较少。


        

一转眼,新剧终于杀青。


        

许承宴回了南城,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


        

飞机落地,许承宴直接回了老宅。


        

管家在看到许承宴回来时,还稍稍有些意外,问:“许先生不是明天回来吗?”


        

“提前一天了。”许承宴进到客厅。


        

奇奇本来还趴在沙发上睡觉,听到主人的声音后,连忙跳起来,朝主人扑去。


        

许承宴蹲下身抱住大狗,揉了揉脑袋。


        

小温听到动静,也跑了过来。


        

不过小温性子没有奇奇那么主动,看到主人的怀抱已经被奇奇占据了,便安静坐在一旁,晃着尾巴。


        

许承宴抱完了奇奇,又去抱小温。


        

几个月没见,小温好像变胖了一点,抱起来肉乎乎的,毛发也十分顺滑光亮,一看就知道是天天待在家里吃好喝好睡好。


        

许承宴抱着小温,朝四周看了看,问:“贺炀呢?”


        

“还在公司,估计晚上才回来。”


        

许承宴点了点头,说道:“文叔,我回来的事先别告诉他。”


        

许承宴先回了楼上房间休息。


        

管家便留在客厅,继续处理杂事。


        

晚上七点,贺炀终于回来了。


        

贺炀还不知道许承宴已经提前回来的事情,一进到客厅,就闻到了餐厅那边飘来的香味。


        

贺炀朝餐厅走去,一眼就看到满桌的大餐,随口问道:“怎么做这么多?”


        

管家笑眯眯的:“今天不一样。”


        

贺炀朝厨房看了一眼,发现厨房那边还在炖汤。


        

只不过他平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很少喝汤,微微皱眉,问:“鱼汤?”


        

管家:“许先生想喝鱼汤了,阿姨就连忙去炖鱼了”


        

贺炀瞬间反应过来,“他回来了?”


        

“下午刚回来,在二楼休息。”


        

管家刚说完,贺炀便直接朝楼梯走去。


        

贺炀来到二楼主卧,一眼就看到了睡在床上的身影。


        

贺炀放轻了动作,来到床边,注视着眼前的青年。


        

青年睡得很沉,像是睡美人一样。


        

贺炀忍不住俯身,吻在嘴唇上。


        

紧接着,睡美人醒了过来。


        

许承宴睁开眼,睡得还有些迷糊,看到贺炀后,本能般的伸出手,环住脖子。


        

贺炀也俯身下来,额头抵着额头,问:“回来休息几天?”


        

许承宴也慢慢清醒过来,回道:“有一周。”


        

又因为刚睡醒,许承宴的声音带着一丝懒意。


        

贺炀侧头,在青年脸边亲了亲,说道:“婚礼方案已经准备好了,要不要看下?”


        

许承宴懒得动,回道:“明天再看吧。”


        

“嗯。”贺炀摩挲着青年右眼的泪痣,说道:“那这几天试下婚礼的西装?”


        

许承宴闭着眼,很轻的应了一声。


        

*


        

婚礼西装是交给V牌定制的。


        

V牌本来就是贺夫人那边的产业,现在贺炀要结婚了,V牌对婚礼的事情也看得很重,特地调了好几个设计师负责婚礼的各种服装。


        

很快,V牌将样衣都送到了贺家。


        

更衣室里,许承宴换了一套白西装,对着镜子看了一圈,点头道:“不错。”


        

一旁的贺炀却是皱眉,说道:“太单调了。”


        

许承宴低头看了看,“还好吧。”


        

贺炀从衣架上拿了一套新的西装过来,“试试这套。”


        

许承宴换上新外套,感觉和之前那套没什么区别,便说道:“好像差不多的吧?”


        

贺炀从背后靠近,摸了摸青年腰间,说道:“这套显身材,就是长度有点短。”


        

许承宴又一连试了好几套,不过贺炀每次都不满意。


        

许承宴试得累了,朝卧室走去,摇头道:“不试了。”


        

贺炀手里还拿着一套西装,跟在后面,说道:“最后试一套。”


        

许承宴没说话,来到书桌边,熟练的拿出日记本,写了起来。


        

贺炀走过去一看,发现自己又被扣分了。


        

【衣服试太多了,-500】


        

“又扣这么多?”贺炀皱眉,语气略微有些不满。


        

“今天不试了。”许承宴趴在了桌上,已经不想试衣服了。


        

“嗯。”贺炀将衣服放在一旁,“那就明天再试。”


        

“明天再说吧。”许承宴摸到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说道:“我去喂饲料。”


        

说完,许承宴便起身离开了卧室,准备去池塘喂金鱼去了。


        

贺炀也转身,将衣服放回更衣室里。


        

从更衣室出来时,贺炀注意到卧室的窗户还是敞开着的。


        

贺炀走了过去,刚打算将窗户关上,突然注意到院子里的身影。


        

屋外,青年手里拿着一盒饲料朝池塘走去,奇奇和小温也还乖乖跟在一旁。


        

一人一猫一狗来到池塘边,许承宴蹲在台阶边喂饲料,小温就在旁边趁机伸爪子,扒拉水里的小金鱼。


        

贺炀注视着那道身影,视线不知不觉变得柔和起来。


        

突然,一阵风吹了过来,身后传来哗哗响声。


        

贺炀回头,就注意到书桌上的日记本还是摊开着的,纸张已经被风吹了起来。


        

贺炀走过去,拿起日记本。


        

从这个日记本买来到现在,许承宴写日记的时候从来都没避过他,大部分时候都是当着他的面写,而且也没有拦着他说不让看。


        

于是贺炀翻了翻日记,看到上面满满的都是扣分内容后,还有些无奈。


        

刚开始的时候,日记本的扣分理由还有理有据,可到了后来,扣分理由奇奇怪怪。


        

有时候是因为他早上起床没来及刮胡子,或者是接吻的时候不小心咬到舌头了,都要扣好几千分。


        

贺炀往前翻了几页,就没看到过加分内容,一整页一整页的全是扣分。


        

可以说,除了日记本第一页加的十一分,就再也没有加分了。


        

贺炀轻叹一声,刚打算放下日记本,不经意时突然瞥到什么,突然一愣。


        

贺炀连忙翻到日记本的最后一页,看到最后一页上也写了日记。


        

只不过日记内容,却是加分。


        

【哄睡服务,+10000】


        

【晚安吻,+10000】


        

【新领带很配西装,+20000】


        

【新换的沐浴露味道很喜欢,+20000】


        

【今天接吻五次,亲眼睛七次,亲脸十次,+50000】


        

……


        

贺炀从最后一页慢慢往前翻,心跳越来越快。


        

是加分。


        

一页一页的,全都是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