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2章 风起微澜金屋藏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原焕听到高顺真情实感的安慰,半晌没回过神,是他的问题还是这人的问题,这年头对长相的要求已经那么高了吗?


        

高顺自知嘴笨,看铜镜后面的人面上震惊之『色』不减,暗骂自己不会说话以致雪上加霜,借口安排军务退到外间,然后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这张臭嘴啊!


        

外间没有炭盆,冷风迎面吹来让人不自觉打了个哆嗦,高顺四下打量着院子,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董卓忙于战事鲜少来郿坞,此处僻静,董氏家眷也不会来这里,凉州兵大部分跟在董卓身边,只有少部分驻扎在郿坞,以他的身份,悄无声息布置几间舒适的屋子并不算难。


        

大人养伤养病时不可过于忧心,小公子尚在襁褓之中同样离不开人,院子可以看上去偏僻冷清,内里必须捯饬捯饬让大人和小公子住得舒适。


        

原焕任高顺离开,恍恍惚惚放下镜子,愣了一会儿没忍住又拿起来,再看一眼,就亿眼。


        

老天,这是他配拥有的美貌吗?


        

忽然,被子里传来婴儿微弱的哭声,原焕脸『色』一变如临大敌,慌忙扔下镜子,生疏地抱起襁褓轻轻拍打,待小家伙委委屈屈的停下哭声,才小心翼翼将襁褓放回远处。


        

他们父子俩都是尸体堆里爬出来的,这里缺吃少喝,小孩子才几个月大,全靠侍女熬的米汤续命,也是他们命大,郿坞里住着的董氏族人不会往僻静之处来,不然哪里有机会等到他醒过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高顺敢冒着生命危险把他和孩子藏在郿坞,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对他们不利,他不觉得世家大族之间的姻亲关系有多可靠,只是高顺这个名字暂且可以让他放下戒心。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那两个不省心的弟弟如今闹得正凶,董卓分身乏术,在关东联军未散之前没有精力来郿坞享受,至少在董卓过来之前,他和小家伙都是安全的。


        

原焕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襁褓,分心思忖如今的形势。


        

郿坞不是久留之地,目前在天下人眼里,他和袁氏那些族人一样都是已死之人,如此既好也不好,好的是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死人身上,坏的是离开郿坞后不能回汝南。


        

董卓废少帝立新君时曾将事情与太傅袁隗商议,袁隗同意后才真正推小皇帝坐上皇位,袁绍自幼和叔父袁隗关系亲密,他离开京城逃至渤海,袁隗不可能不知道。


        

之后给袁绍渤海太守的官职,估计也是董卓和袁隗妥协的结果。


        

汝南袁氏树大根深,在朝堂之上势力颇大,即便是董卓也不好直接撕破脸面,袁绍、袁术在外面肆无忌惮的打着袁氏的旗号招兵买马,未尝没有笃定董卓不敢对留在京城的袁氏族人做什么的打算。


        

没想到董卓不按常理出牌,不光敢对旧主下手,还直接屠了他们全家。


        

事情实在出人意料,放在董卓身上却是另一种感觉,世人听到董卓如此行径,震惊之后反而觉得这的确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情。


        

如果不是顾及那点不知道有没有的兄弟情,他甚至怀疑董卓灭袁氏满门背后有袁绍、袁术这两个弟弟的推动。


        

左右他们俩已经逃了出去,京城除了太傅叔父就是原主这个嫡长兄,只要原主在,他们俩就一直是弟弟,只有原主死了,他们才能正大光明的争。


        

他没有见过袁绍、袁术,原主记忆中和这两个弟弟也不甚亲近,见到真人之前他不会把人想的太坏,当然,也不可能把他们想的太好。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话放在什么时候都很合适。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能拿小家伙的『性』命做尝试。


        

关东反董之势如野火燎原,酸枣联军为兖州、豫州两路人马,河内联军为冀州人马,鲁阳联军为荆州人马,三方汇集在一处,推袁绍为盟主讨伐董卓。


        

东郡太守桥瑁为对抗董卓,伪造三公文书散发到各州郡,试图恢复弘农王的帝位,没成想董卓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弘农王毒杀,彻底断了联军的念想。


        

是个狠人。


        

如今离董卓丧命至少还有两年,他不能一直带着孩子躲躲藏藏,原主和那些族人死得不明不白,袁绍、袁术不思为族人报仇,他却不能袖手旁观。


        

既然借由原主的躯体重获新生,为原主报仇就是他的责任,他自己吃点苦头不打紧,不能让孩子跟着他受苦。


        

原主承袭父亲爵位受封安国亭侯,有董卓在京师,官职一时半会儿拿不回来,爵位却能筹划筹划给小家伙留下,亭侯乃是列侯,位同五品官阶,原主还有食邑在安国,足以让他们站稳脚跟。


        

只要能离开郿坞,身份暴『露』与否并不重要。


        

烟气袅袅升起,侍女离开之前特意在窗前留了条缝散烟气,原焕拢紧外衣,看小家伙躺在襁褓里睁着眼睛吐泡泡,感觉他可能要饿了,于是撑着身子下床让侍女熬米汤来喂孩子。


        

不是不乐意照顾小家伙,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侥幸留得『性』命,到底还是伤了底子,董卓的亲信闯进太傅府和太仆府抓人的时候下的是死手,他身上那个血刺呼啦的大窟窿不是假的,伤得那么严重,就是养好了也会有碍寿数。


        

能活下来已经不容易,活不活得长到时候再说。


        

原焕头晕目眩地扶着床喘息,额上已经冒出冷汗,躺着的时候显不出来,站起来才发现走路是真的不容易,腹部的伤口还没长好,稍微一动弹就是撕心裂肺的疼。


        

院子里的脚步声逐渐多了起来,高顺听到屋里的动静赶紧进来,一边安排人将床榻上的小家伙抱起来,把被褥什么的全部换新,一边小心扶着苍白无力的孱弱青年在炭盆旁的软椅上坐下。


        

跟着他过来的不只一队带着各种物件的侍女,还有背着『药』箱的疾医,原焕半靠在椅子上缓过那股子疼劲儿,还没来得及询问这是怎么回事,疾医便丝毫不敢马虎的开始诊脉。


        

训练有素的侍女们轻手轻脚布置房间,眨眼的功夫冷清的房间就变了模样,待她们秩序井然的退出内室,房间只剩原焕高顺疾医,以及拿着小勺喂小娃娃喝米汤的十几岁小姑娘。


        

原焕对她有些印象,他和小家伙在郿坞属于黑户,经常出入这里的人不多,每日给他换『药』喂『药』的便是这一位。


        

疾医诊完脉后亲自下去煎『药』,侍女将小家伙喂饱哄睡放回柔软的床榻也悄然退下,高顺将门关上,转过身来低声道,“大人伤重未愈,需卧床静养,不可见风。”


        

原焕掩唇轻咳,抿了几口热水压下喉中痒意,然后顺着这人的搀扶回到床上。


        

粗糙的被褥换成柔软舒适的金贵料子,烟气熏人的炭盆换成三个精致的暖炉,床边的桌子上摆着烟雾袅袅的鎏金铜炉,淡淡的香气从其中传来,凝神静气很是好闻。


        

就是感觉有点怪怪的。


        

原焕靠在床头上,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来哪里有古怪,只好暂且将问题压在心里,“屋里暂时没有外人,将军有话不妨直说。”


        

留在屋里不出去,总不能是想在这里当门神,


        

高顺迟疑片刻,还是将心中困『惑』问了出来,“恕某无礼,大人方才提到若您遭遇不测便送小公子去颍川,等大人无恙,离开郿坞后将去往何方?”


        

他原本想找机会将人送至汝南,可听大人之前的意思,似乎不愿意回汝南老家。


        

原焕小腹伤口隐隐作痛,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是似笑非笑的看向那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的高大武将,“将军觉得,汝南是安身之地?”


        

中原乃兵家必争之地,董卓进京、关东联盟讨董,这才拉开『乱』世的帷幕,不说那两个不省心的弟弟,只看汝南的地理位置就知道,那地方以后绝对太平不到哪里去。


        

高顺眉头微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抿了抿唇,继续问道,“大人欲前往何方?”


        

“冀州、安国县。”原焕唇角微扬,声音与咳嗽时的沉闷压抑截然不同,语气轻柔如春风般和煦,让听话的人跟着心下安定,脑海中甚至浮现出草长莺飞的美好景象。


        

原主的食邑在安国县,世道大『乱』的情况下去哪儿都不安全,袁氏的部曲在汝南护卫族人,袁绍、袁术又都不是愿意屈居人下之人,他想守住原主留下的东西,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远离正面战场。


        

至少在除去董卓之前,他不能把自己暴『露』出去。


        

高顺点点头,不管去什么地方,只要有目的地他就有办法安排,去冀州虽然路途遥远,但是不用想办法和袁氏联络,对他们来说反而更加安全。


        

原焕扯了扯被子,看高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眸光微闪旋即开口,“将军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不知……”


        

“大人不必言此,天下人皆知袁氏此番乃无妄之灾,某得知消息时为时已晚,望大人切勿再言。”高顺脸『色』一变,握紧拳头义正言辞的将这人未说完的话堵回去。


        

原焕:……


        

好吧,这还是个刚正不阿的正义小伙儿。


        

听他这意思,要是知道的早了,难不成还能带兵将人全部救下?


        

原焕叹了口气,心道无疑是异想天开。


        

董卓在京城权势滔天,洛阳长安的兵马尽数在他手中,即便这人手中有几千兵马也不是那老贼的对手。


        

如果真让他提前知道消息,最大的可能不是得救逃亡,而是共赴黄泉。


        

话说回来,这人对董卓心怀不满,正巧他到安国境内要重新招募部曲,有个相较别人而言知根知底的武将跟在身边岂不美哉。


        

安国远在冀州,从郿坞过去一路上少不得遇上『乱』军匪寇,没有足够的护卫他还真不敢轻易启程。


        

原焕抬眼看向低眉顺眼站在跟前的英挺将军,目光柔和似是能包容世上所有不平,“将军如此费心,可是要亲自送我父子二人去安国?”


        

高顺愣了一下,对上那双带着盈盈笑意的眼眸,心中最后一丝踌躇也消失不见。


        

英武不凡的武将单膝跪地,声音低沉却掷地有声,“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他如今在董卓麾下任职,率领的不是董卓的凉州兵,也不是原归丁原现归吕布的并州兵,而是从陈留带出来的部曲私兵。


        

董卓当政,民怨沸腾,天下大『乱』,诸侯并起,朝廷非久留之地,他拼着掉脑袋也要将这人救下,说没有自己的打算那是假的。


        

陈留高氏和汝南袁氏世代姻亲,嫡长一脉本就是他的最初选择,如今虽然略有风波,好在殊途同归,不至茫无头绪。


        

原焕『摸』了『摸』脸,没想到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想到这人刚来时对他的态度便极好,于是将功劳归在原主的个人魅力之上,“将军快快请起,能得将军护卫,在下不胜欣喜。”


        

原主那么给力,他这个后来者不能坏了原主名声,没本事像原主一样当个真正的风雅名士,装也得继续装下去。


        

青年漆黑温润的眼眸好似『揉』了月光的清辉,墨发柔顺的披在身后,眉眼弯弯看过来的模样显得愈发清贵卓然。


        

高顺呼吸一顿,手脚僵硬的站起身来,不敢将视线放在眼前之人身上,简单说了几句便生硬的将话题转到朝堂那边。


        

大人在郿坞消息闭塞,朝堂上的消息比家长里短更重要。


        

原焕失笑摇头,调整姿势让自己舒服些,然后听着耳朵尖都红了的武将讲朝廷现状。


        

董卓将袁氏灭族后,下诏令幽州牧刘虞为太傅,平原相陈纪为太仆,只是不知道是道路不通、诏书不至还是怎的,两人都不曾应命。


        

平原相陈纪,其子陈群,正是那个提出九品中正制的曹魏重臣。


        

对于董卓的征召,刘虞和陈纪不应才合理,他们就算来了长安也只能成为董卓手中的傀儡,留在原职掌握实权岂不更好。


        

刘虞和陈纪皆不应诏,董卓又派人兵分两路劝袁绍、袁术退兵,只是两个人都在满门被杀的愤怒之中,非但没有退兵,反而大军压境『逼』得更紧。


        

正是因为如此,高顺才能如此轻易的在郿坞搞小动作。


        

天『色』不早,原焕的身体撑不住长时间的交谈,只说了几句面上就显出倦意,高顺识趣儿的告退,在旁边随便找了间屋子休息。


        

侍女手脚轻轻进屋来盖灭烛火,房间很快寂静一片,一夜无梦,等原焕再睁开眼睛,外面天『色』已经大亮。


        

外间脚步杂『乱』,虽然他们已经刻意收敛,但是依旧能听出比昨日多了不少人,还有个陌生的年轻声音在调笑些什么,“难怪你连夜让我去找美人送到郿坞,原来打的是这般注意,高伏义啊高伏义,以前倒是小瞧你了,金屋藏娇啊你。”


        

“别胡说,小声点,大人和小公子还在休息。”这是高顺的声音。


        

原焕刚刚醒来,脑海尚未清明,隐隐约约听到外面的谈话,懵了许久蓦地睁大眼睛,总算意识到昨天的那丝古怪究竟从何而来。


        

这房间、这房间是按照女子闺房来布置的!


        

他就是那人口中的“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