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15章 流离不平原焕:凤栖梧桐,我便是梧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车队在主宅前停下,原焕缓缓下了牛车,双脚刚踩到地上,张辽就匆忙过来搀扶,接人时他的马比不过赤兔没赶上第一波,下车扶人他必须得是第一个。


        

吕布慢了一步没抢到活儿,朝张辽挥了挥拳头,然后才黑着脸去安顿士兵。


        

高顺早就习惯这俩人时不时的傻气,想着张辽提前几天到这里,肯定把庄子内外的情况都『摸』清楚了,于是追上吕布去商量怎么安排他们带来的这些兵。


        

主公上次刚下马车就昏『迷』的状况实在吓人,这次虽然没有上次赶得急,一路上也有疾医不断的诊脉熬『药』,但是看主公的脸『色』并没有比上次好多少,小心点总没坏处。


        

吕布和张辽刚才的动静不小,袁府门前已经聚了不少仆役,佃农没离开过庄子,几个管事却是从汝南过来的,都知道主家长什么样,看到熟悉的人从车上下来立刻乌泱泱跪了一片。


        

家主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管事对袁氏忠心耿耿,但是他们不傻,袁家年轻一代都不是等闲之辈,没了家主在上头压着,底下的嫡公子庶公子肯定要争家产。


        

主子们争家产不要紧,弄不好他们的命就没了,不管是哪位公子得到这边的食邑,等打完仗腾出手来,他们这些旧仆都不会被重用,甚至有可能丢掉『性』命,还好家主没事,他们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原焕将身上的重量大半压在张辽身上,长出了一口气温声道,“一路车马劳顿,我这身子实在撑不住,委屈公达先在庄子里等候一二,歇足精神,才好谋划以后。”


        

“无妨,庄上风光正好,主公颠簸一路,需尽早静养才是。”荀攸骑马赶路只是有些疲累,睡一觉就能歇过来,一路上看着这人汤『药』不断,现在终于到了袁府,他只想这人尽快把身体养好。


        

原焕精神不好,勉强又看了看被『奶』娘抱在怀里的袁璟小家伙,叮嘱张辽将他带来的这些人安排好,刚刚放松心神就睡了过去。


        

许是袁府能让他安心,这一觉睡得极沉,等他醒来,外面依旧是艳阳高照,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安国袁府比不过汝南袁府处处玉宇琼楼屋阙憧憧,却也是周边郡县数得着的富贵,床榻帷幔桌案香炉皆是精心准备,比在郿坞时住的那间小院还要精致。


        

郿坞危机四伏,房间布置的再好也是绷着精神,袁府是自己的地盘,和郿坞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窗前沉香袅袅,留了条缝儿通风,日光透过窗棂照进房间,微风轻轻拂过,为屋子里增添了几分柔和安宁。


        

陶姬邵姬在外间忙碌,听到动静后推门进来,面上都带了些欢喜之『色』,扶人的扶人,开窗的开窗,不过片刻,房间就亮堂了起来。


        

原焕睡得久,感觉身上起了汗,吩咐陶姬准备热水沐浴,提心吊胆了那么多天,又是伤又是病,他还没怎么打理过自己,是该好好洗洗才是。


        

陶姬转身下去安排,邵姬也不似最开始那样紧张,把香炉移远了些然后小声说道,“大人,袁府好大啊。”


        

原焕笑容温和,“接下来不忙,让陶姬带你出去走走,我们应该要在这里住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连自己家都不认识。”


        

高顺挑人的时候查过背景,两个小姑娘都是郿县人,家里男丁被征去修建郿坞都没能回去,在被抢到郿坞之前,她们只是普通的农家姑娘,并没有见过高门大户的样子。


        

陶姬『性』子利落,邵姬和她相比胆小许多,两人跟在他身边,大多数都是陶姬回话,难得小姑娘主动开口,袁府也不缺她们两个干活,趁着春日天好,出门看看也好。


        

陶姬准备好澡豆新衣,进来听到这话笑得更加灿烂,“多谢公子,来时看到庄子外面有许多良田,我们或许能采些野菜回来。”


        

公子日日汤『药』不断,口中皆是苦味,若有清甜爽口的菜『色』或许能多用几口。


        

热水浴桶已经准备好,两面屏风立在旁边挡住蒸腾而出的水雾,原焕不习惯有人守在浴桶旁边,让陶姬邵姬出门晒太阳,然后才褪下里衣踏进浴桶。


        

放松下来舒舒服服泡个澡,仿佛身上的病痛都暂时消失了。


        

春风和煦,温润如玉的青年面上带笑斜倚在塌上,让侍女给他把头发擦干,脸上被热气熏出晕红,指尖抬起放到阳光下,泛着羊脂玉一般的莹润光泽。


        

原焕醒来还没见着袁璟,得知小家伙中午吃饱了刚刚睡下,只能放下让『奶』娘将小家伙抱过来的心思,懒洋洋的靠在榻上不想起身,想起外面还有一堆事情等着他『操』心,无奈捏捏眉心叹了口气,“伏义和文远在何处?”


        

“伏义将军在庄子外面,文远将军和新来的那位将军正在切磋,想来很快就能结束。”陶姬对军中的安排不甚清楚,只知道高顺吕布等人一大早出门,其他的只能找别人来问。


        

“切磋?”原焕挑了挑眉,等头发干的差不多了,穿好衣服出门看着两个年轻小伙儿是怎么切磋的,“不要惊动别人,我们悄悄过去。”


        

庄子里空地方多,随便找出来一片就能当演武场,张辽和赵云年纪相仿,都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俩人都不觉得自己会输,划出场地后不用武器直接赤手空拳开始肉搏。


        

张辽身后有他招募来的兵摇旗助阵,赵云身后有跟他一起出来的白袍义从呐喊助威,两方人马喊得热火朝天,看样子都恨不得亲自上场打他个八百回合。


        

原焕饶有兴趣的站在台阶上,一个是阵斩蹋顿、大破乌桓、威震逍遥津的张辽张文远,一个是两扶幼主、扫『荡』西川长坂坡前七进七出的赵云赵子龙,照这在地上打滚儿的打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分出输赢。


        

张辽自小在边郡『摸』爬滚打,并州那种胡人肆虐的地方打仗可不讲道义,真到生死关头什么打法都能出现,赵云一丝不苟惯了,带领义从离开常山是第一次出远门,从来没见过张辽这种流氓打法,懵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还手,要不是他基本功扎实,现在已经狼狈不堪的认输了。


        

两个人像小孩子打架一样在地上滚,你一拳我一脚打得难解难分,早就忘了他们划出来的圈,周边围着的啦啦队随着他们的滚动随时变换队形,看热闹看得不亦乐乎。


        

可惜这里没有相机,不然这一帧帧一幕幕全是黑历史。


        

张辽单手按住赵云的手臂将人按在地上,刚想宣布这次的较量他是赢家,眼角余光看到台阶上笑『吟』『吟』往这儿看的原焕,手上力道一松,瞬间被赵云反压了过去。


        

“停停停,快停下,主公醒了。”张辽顾不得谁输谁赢,连忙让赵云松手,主公在那儿看多久了,他那英武神俊的形象还能保住吗?


        

完了完了完了,这群家伙都是干什么吃的,看到主公来了就不知道说一声吗,天天就知道起哄,关键时候一个能派上用场的都没有。


        

刚才呐喊叫好的士兵们仿佛换了个人,速度极快的排好队形正,挺胸收腹目视前方,好像刚才看热闹的不是他们,只留下中间两个躲不掉的直面他们家主公含笑的目光。


        

张辽慌里慌张努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像逃荒,赵云顶着凌『乱』的头发和衣服站在那里,灰头土脸满眼无措,他刚刚投奔到主公名下,还没来得及让主公了解他的本领,就先让主公看到这样的场面,主公会不会觉得他不稳重?


        

他平时不是这样的!


        

真的不是这样的!


        

赵云欲哭无泪,垂头丧气的站在原地,为自己逝去的稳重形象感到十二分的悲痛。


        

原焕欣赏着俩人窘迫的表情,掩唇咳了两声,让他们俩换身衣服再出来,来得及的话就涂点伤『药』,都是仪表堂堂的英俊小伙儿,怎么打起架来专往脸上招呼。


        

张辽和赵云对视一眼,看到对方脸上的鼻青脸肿都不禁有些脸红,好长时间没这么打过,一不小心力道没收住。


        

“年轻人,就是有精力。”原焕笑着看着他们跑开,仰头感受了一会儿阳光的温度,这才转身回床上躺着,身体撑不住,他也头疼得紧。


        

张辽匆忙换了衣服,龇牙咧嘴的涂上跌打损伤的『药』,安慰自己好男儿不怕有伤,对着水盆整理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才昂首挺胸出门,只要他自己不在乎,他就还是那个英俊勇武的张文远。


        

然后,出门就看到了沮丧的赵云。


        

那什么,这好像是个老实孩子诶。


        

张辽心虚的挠挠头,『摸』『摸』嘴角的伤口笑眯眯迎上去,努力让新认识的小伙伴变得和他一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主公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咱们这才哪儿到哪儿,快别伤心了,主公还等着我们过去呢。”


        

趁现在高伏义和吕奉先都不在,正是他们『露』脸的时候,再耽搁一会儿那俩人就回来了。


        

赵云无精打采的跟上去,根本笑不出来,他觉得他们刚才已经很『露』脸了,主公不嫌他们俩丢人已经是万幸,不需要更有脸面了。


        

张辽:哈、哈哈。


        

两个人勾肩搭背来到主院,看到院子里多了不少人有些疑『惑』,“主公还唤了别人过来?”


        

门口的侍卫赶紧回道,“方才几位管事求见家主,家主刚让他们进去。”


        

“糟糕,坏事儿了。”张辽一拍脑门,忽然想起来自己忘了点什么,他之前怀疑庄子里的人和袁绍有勾结,嘴上说着等主公到了让主公评断,结果主公到了他却把事情给忘了。


        

赵云『揉』着胳膊,看着旁边这人从神采飞扬变成垂头丧气唇角上扬,很艰难的忍住没有笑出声。


        

*


        

房间里,原焕听几个管事汇报庄子里的事情,时不时朝他们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走神依旧在听。


        

袁氏家大业大,安国袁府离汝南距离不近,几个管事都是踏实能干的『性』子,不然主家也不会放心将他们派到这里管理各种杂务。


        

这年头外面『乱』成一团,好在冀州没被战『乱』波及,庄子里有佃户有匠户什么都不缺,只要没有外敌来犯,他们自给自足完全不成问题。


        

管事们分工明确,内务外务分的清楚,各种账簿名册一目了然,整整齐齐全都拿过来让主家查看,显然心里不虚。


        

几位管事各自汇报完,迟疑了一下又提到前些天袁绍派人来袁府的事情,他们都以为主家在京城被董卓暗害,那边来人也没拒绝,现在主家过来,他们是不是要和那边打个招呼?


        

原焕摇摇头,面上笑容浅淡,“不必管他,府里和以前一样过自己的日子就行。”


        

管事俯身应下,如今主家在这里,他们有了主心骨,听主家吩咐总不会有错。


        

几位管事刚说完,门外便有人通禀说荀攸来了,原焕抿了口水,让管事们下去忙,然后示意门外的侍卫让荀攸进来。


        

“家主,老朽还有一事禀报。”资历最长的管事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又转了回来,脸『色』有些为难的说道,“那位文远将军以为老朽等人和外面有勾结,现在还在对我等严加看管,家主您看……”


        

“此事我已知晓,稍后便告知文远,这些天委屈诸位了。”原焕放下水杯,没想到张辽看上去大大咧咧,竟然还是个谨慎的『性』子。


        

管事们连道不委屈,不敢耽误主家的正事赶紧退下,荀攸看着管事们走远,挥挥衣袖进屋,一丝不苟的行礼,“见过主公。”


        

“公达不必多礼。”相处多日,原焕已经习惯了这人板正的『性』子,干什么都慢慢吞吞不骄不躁,仿佛初见时的戏谑只是他的错觉,“府上人不算多,公达感觉如何?”


        

“外面天灾连绵,又有兵匪之祸,此处能不误农时,实属难得。”荀攸轻叹一声,想起处于四战之地的颍川,只庆幸他们家叔父料事如神,如若不然,荀氏一族怕是已经尽数成为各方角逐的刀下亡魂,“攸昨日收到家中来信,叔父已带领族人离开高邑,此处安适,主公可愿收留些许时日,待中原安稳,族人自会归乡。”


        

原焕眸中笑意更深,“凤栖梧桐,袁府能得公达文若赞许,在下高兴还来不及,怎会不答应。”


        

那可是荀彧,谁会把荀文若往外赶,除非脑子被驴踢了。


        

英雄造时势,时势造英雄,这个时代人才辈出,然而人才不瞎,他们一个个眼睛亮晶晶的可会挑人了,如果不能让他们诚心来投,就是耍小手段将人弄到身边也没用。


        

君不见那徐庶徐元直,虽然被曹『操』设计入曹营,愣是不献一策混了个病终,身在曹营心在汉,偏偏曹『操』还拿他没办法。


        

越有能耐的人才越有脾气,能让他们主动来投是最好不过,如果不能,那就只能眼馋了。


        

曹『操』这会儿屯兵河内,董卓身死,京城危机解除,应该很快就会被袁绍喊回去,他那两个弟弟在豫州打得起兴,曹孟德手下几人都挺能打,袁绍不会放任他在外面另起炉灶。


        

当然,袁绍的意见不重要,曹『操』如果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关东联盟各路诸侯都在场的时候也不会当场给他甩脸子。


        

荀彧带领荀氏一族到冀州避难是冲着袁绍的名气来投,不久便弃袁绍而投曹『操』,如今中间多了他这个意外,只能委屈曹老板继续过『操』心劳力的苦日子了。


        

想想曹『操』那令人眼馋的谋士天团,如今可一个都没有在他身边,平时什么事情都得他亲力亲为,曹家和夏侯家的兄弟们武力值的确够高,但是武将多不仅是好处,冲动起来容易坏事,必须他时刻盯着才行。


        

现在他把荀彧劫到自己身边,拔出萝卜带出泥,那些小萝卜头会有几个主动跑去曹『操』那边还尚未可知。


        

原焕心情颇好,好到在荀攸眼中有些莫名其妙的程度,虽然主公看重他们家叔父他与有荣焉,可是也不用这么高兴吧。


        

荀攸摇摇头,他刚从外面新搭起来的军营回来,在大营里转了一圈,他觉得有些事情必须得尽早说清楚,“如今群雄并起,冀州已有袁本初,主公若想在此处站稳脚跟,军中规矩需得早早立下。”


        

“公达有何想法?”原焕坐正身子,示意他继续说。


        

荀攸板着脸,眉头一皱很是严肃,“昔日董卓军中军纪散漫,将领纵容士兵烧杀抢掠,温侯『性』情桀骜不驯,乃似璞玉,若要用之,当好生打磨。”


        

吕布先前连杀两主,『性』情反复又刚愎自用,如今有高伏义这等忠厚勇武之人,也有赵子龙那样少年老成的小将,再不济,张文远年轻锐气也能用……


        

正想着,门外又传来禀报声,是张辽和赵云到了。


        

荀攸看着两个鼻青脸肿的小将,默默地划掉“少年老成”四个字。


        

年轻人,火气大,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