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18章 流离不平只要锄头挥得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张辽没什么坏心思, 他只是想看赵云『露』出别的表情,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样子, 总是老气横秋的多没思。


        

说实话,他觉得他们家主公是天底下最好的主公,什么袁绍袁术公孙瓒,加起来都比不他们家主公的一根头丝儿,还好这小子运气好中途遇到他们家主公,不然他们就是在战场认识了。


        

幽州牧刘虞为政宽仁,安抚百姓,深得人心,公孙瓒作战勇猛,威震边疆, 对待北异族的手段非常强硬, 和主张怀柔的刘虞矛盾越来越多,幽州百姓拥戴刘虞,可见公孙瓒在幽州当地并不怎么得人心。


        

子龙年纪小, 没见大风大浪, 认为公孙瓒是英雄人物想要投奔, 殊不知英雄人物不一定是好的,反正他觉得没他们家主公好。


        

赵云听着耳边的碎碎念,姿挺拔站在原地, 双眼放空神游天外。


        

他知道主公哪哪儿都好, 如果主公不好,他也不会留在冀州,家乡父老期待他率领本郡义从前往幽州抵御外族入侵,冀州牧袁绍外宽内忌用人疑之,并不是合乎他们心的明主。


        

关东联盟纠集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 最后却还是主公设计策反吕布将人除掉,和那徒有虚名的十八路诸侯相比,他们家主公这样干实事的才是真正能救民于水火的明主。


        

公孙将军为人虽然有些小瑕疵,但是和袁绍相比,明显还是公孙将军更胜一筹。


        

赵云不说话,高顺看不惯张文远欺负老实人,小声和他争辩公孙瓒和袁绍的优劣,在张辽的胡搅蛮缠下,剩下两个稳重的也不稳重了,屋里很快充满嘀嘀咕咕的声音。


        

吕布不乐被排挤在外,听了两句立刻加入讨论,他吕奉先不管什么时候都得是最厉害的,公孙瓒算什么,如果他在幽州,同样能把那些外族打得屁滚『尿』流。


        

论天底下谁是最能打的武将,还要看他吕奉先,赵子龙不如换个人尊崇,他觉他自个儿就不错。


        

赵云:……


        

他觉并不怎么好。


        

荀攸分神听了一耳朵,看仅有的几个将领讨论的热火朝天,侧委婉的提醒他们家主公,“主公,以后若有战事,开战之前务必将事情交代清楚,不然恐有外生。”


        

将领之间见不同相互讨论不是坏事,像这样和正经战事没有任何关系的讨论也不错,私下里怎么吵吵都可以,这场合就不要出现了。


        

原焕倒不觉得他们这样有什么不妥,这里不是议事厅,虽说谈的是战事,但也没有多么正式,他这个当主公的尚且靠在床头没有起,其他人放松些很正常。


        

吕布张辽皆出寒门,『摸』爬滚打走到这一步不容易,让他们像家子一样谨言慎行实在难为人,张辽还好,只是年轻跳脱,几年就会稳重下来,吕布……


        

他们将来会越来越好,前来投奔的谋士英才也会越来越多,不缺他一个脑子。


        

武将能打最重要,谋略只是锦添花,只要肯听话能服从命令,计谋权术略有逊『色』不是大问题。


        

原焕敲敲床板,让几个武将安静下来,“如今情况不明,我们先按兵不,奉先继续带兵剿匪,等了农忙季,文远和子龙以太守的名义征集青壮募兵,府的部曲护卫继续由你二人训练。”


        

四个武将,三个人都有了任务,高顺挺直腰杆,笃定自己不可能闲着,主公边能用的人不多,他不『插』手府部曲护卫的训练,必然有别的事情需要他来做。


        

中山郡一共只有那么大,山贼劫匪加起来不够吕奉先一个人打,以也不会是剿匪任务,他手下千余兵马能征善战,和吕布手下的并州铁骑相比也毫不逊『色』,主公难道要派他到磐河防御公孙瓒?


        

原焕安排好吕布张辽赵云,最后才看向赤胆忠心的高顺高伏义,“中山郡两三年没有太守,郡县不知剩有多少兵,伏义去卢奴查看兵丁名册,看看中山如今究竟有多少可用之人。”


        

高顺有些诧异的抬起头,倒不是对这个安排有见,只是没想到会被安排到这样的事情。


        

他们四人都留在中山境内,也就是说不管袁绍和公孙瓒开不开战他们都不『插』手,主公这是想暂时不准备问外界纷争,专心治理中山郡?


        

高顺不是蠢人,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人的用,以他们如今的实,的确不好『插』手袁绍和公孙瓒之间的恩怨。


        

原焕将四个人全部安排好,看荀攸没有需要补充的地,便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安国袁府不比汝南袁府,没法豢养私兵,府只有不到百人的部曲护院,这点人马打起仗来还不够塞牙缝。


        

他手下现在满打满算不万余兵马,还都是这几个武将带来的亲兵,准确来说甚至算不得他的兵。


        

公孙瓒手下十几万兵丁,袁绍手中大军二十万,割据一的诸侯有一个算一个,手底下的兵马都号称几十万,除了占据“带甲百万,谷支十年”的冀州富庶之地的袁本初,其他群雄的兵马都要打个折,但是即便他们打骨折,兵马也比他手里的多。


        

中山的位置很重要,如果不和人打仗,以目前这万余兵马足以守住中山,可是处『乱』,他们不可能不和别人打仗。


        

周围不就是十几万几十万的大军,他们哪怕有吕布这个三国第一猛将也不一定有胜算,八百精兵打退十万人的特例下五千年也就出那么一次,不能将希望放到虚无缥缈的特例。


        

他要在『乱』中站稳脚跟,基础必须打好。


        

汉室倾颓,群雄逐鹿,天下人却依旧看重正统,他的太守一职乃天子亲赐下,比袁绍的冀州牧名正言顺了不知多少倍,如果将来他和袁绍起冲突,至少在舆论不会落下风。


        

如果不是为了“名正言顺”四字,他也不会费心思向小皇帝讨要官职。


        

别人招兵买马要头疼粮饷供给,他们不一样,董卓在郿坞屯了足够西凉兵马三十年嚼用的物资,中山如今兵不多,本又是能产粮的地,有从郿坞收缴的粮草金银在,他们却什么都不缺粮食。


        

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养兵的花销是个无底洞,现在能直接将无底洞给填满,游戏难度瞬间从地狱变普通困难,着实让他松了气。


        

前任中山相张纯被杀之后,中山郡留下的郡兵不会太多,官署没有太守,朝廷无暇顾及此处,兵丁名册户籍税收等内政疏于管理,都要从头梳理才行。


        

谢厚道的老天在这个时候给他送来了顶尖的内政大才荀文若,让他不至于沦落到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地步。


        

曹老板常年征战在外,荀彧坐镇大后,居中持重达十数年,处理军国事务不曾出差错,如今只是一个中山郡,在他手中不是小菜一碟。


        

原焕摩挲着指尖,想着想着忍不住叹了气。


        

他这副弱不禁风的子骨肯定不能像曹『操』一样四处征战,莫说打仗,对他来说连出远门都是天大的难题,战事面帮不忙,也只有留在大后一条路能走。


        

荀攸看到原焕脸『露』出疲惫之『色』,收起舆图起告退。


        

他收到消息后立刻来,忘了这人体虚弱受不得累,袁绍和公孙瓒能不能打起来不重要,这小事他去和叔父商量着拿出对策,再来让主公定夺即可,无需主公劳心费。


        

“公达且慢。”原焕将人喊住,披了件外衣下床走到书案前摊开几张绢布,“中山为郡,郡有郡守,如今郡中官署废弃,在下愿聘公达为长史,公达可嫌官职低微?”


        

太守兼领武事,太守之下设有郡丞,郡当边戍者,丞为长史,俸六百石,掌兵马。


        

为太守之下的二把手,长史之职本该由朝廷认命,只是如今情况特殊,特殊情况下有特殊的办法,州牧执掌一州军政大权,同理到郡中,太守也有权任免郡中一切职务。


        

原焕刚到袁府时只顾得养病,这些天体好转,伤也不再隐隐作痛,精神好的时候还可以在院中看袁璟小家伙练习走路,现在荀彧也到了,他们两个昨相谈甚欢,彼此都觉对值得信赖,正好趁此机会将边几人的官职俸禄定下。


        

吕布高顺张辽有官职品级,他们三人愿离开京城跟随他来到中山,只看官职品级可以说是往下走,拿吕布来说,他因剿灭董贼有功封温侯仪同三司,在朝中经是顶尖的那一拨,再给他们加郡县的武职反倒不美。


        

几个武将之中,真正需要他来盖印册命的只有赵云一人。


        

郡内设有专掌军事的都尉,像赵云这样尚未立功的年轻小将,本不该直接给他那么高的品级,但是郡府官员由太守自行聘用,原焕对那做事一丝不苟、模样又俊俏非凡的小将军心存偏爱,赵云自己也足够争气,直接升为都尉没有人会有见。


        

本来是没人有见,只是他边的几个武将脑回路于清奇,最终还是经一番波折才算结束。


        

他以为吕布几人有朝廷的官职在看不郡中的职位,人家堂堂温侯、堂堂中郎将、堂堂骑都尉,他要是随随便便再给他们加什么官职,传出去保不准有人觉得他在羞辱他们。


        

可是他这么想,吕布张辽却不这么想。


        

大家都在主公边做事,甚至他们还是先来的,凭什么赵子龙能被主公亲自盖印任命书,他们却什么都没有,官职大小不重要,他们要的是公平、是一视同仁。


        

两个能闹腾的提见还不算,连高顺那个浓眉大眼的都和他们同流合污,含蓄的表示他也想要主公亲自任命。


        

四个人三个有见,仅剩下的那个正抱着任命书傻笑,根本没有识到同僚正在抗议,原焕无法,只能再三分任命书盖大印,每郡都尉人数不定,为一至五千人不等,别说四个,只要士兵足够多,他同时任命四千个都尉都不是事儿。


        

原太守心累的解决掉武将们的任命,缓了好一会儿才提笔继续字,一鼓作气势如虎,把文臣幕僚的任命一起解决掉,省得以后再烦心。


        

荀攸看着桌案盖好大印的任命书,脸难得有些新奇。


        

他不介俸禄多少,左右人在府住着,吃穿花销用的都是府的银钱,有没有俸禄其实都一样,只是他以前想找个民风淳朴的地外放做太守,没想到太守没当,反先当了太守的副手,觉还挺不错,“承蒙主公看重,攸定不负望。”


        

原焕将第一张绢布交给他,看着下面的几张,唇角微扬笑的温柔,“公达在郡中任职,自然也少不了文若的,有公达文若齐心协,定能使中山政通人和。”


        

“主公谬赞,不若叔父闻之,当会欣然受命。”荀攸接任命书,想着待会儿要去找他们家叔父,正好可以顺便将任命书带到,郡府的僚属不多,叔父不是看重品级之人,既然愿留在这里,就不会在官职大小。


        

原焕抿唇笑笑,“不妥,公达稍等片刻,在下梳洗一番,你我二人一同去见文若。”


        

话至此,荀攸只得应下,他这主公很不像家子的一点就是,有时对规矩视若无物,能作出亲自为属下送任命书这事情也不奇怪。


        

原焕唤来陶姬是梳洗打理换衣服,将书案那几张绢布全部拿到手中,这才笑『吟』『吟』和荀攸一起去找荀彧。


        

然后,荀攸就知道这人为什么非要自己来送任命书了。


        

郡府的僚属:功曹,主簿,督邮,掾、史。


        

功曹,掌管郡内一切人事;主簿,掌管文书;督邮,主管纠察属县、监管本郡官民;掾、史,分曹办理郡政,掾为正职,史为副职,每曹有办理文书的书佐。除此之外,还设有三老帮助推行政施和教化。【1】


        

现如今,除了三老,功曹,主簿,督邮,掾、史等各职位,竟然全着他们家叔父的名字。


        

荀攸:……


        

荀彧:……


        

叔侄两人面面相觑,震惊地看向左脸着“纯良”右脸着“无辜”的温柔主公,很想撬开他的脑壳看看他是怎么好思一下子拿出那么多任命书的。


        

这合理吗?


        

原焕觉得很合理,一个荀文若约等于一个谋士天团,现在是手只有这么多职位可以任命,如果还有别的,他能继续这人的名字。


        

如果觉得公务繁杂,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请别的小伙伴来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