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19章 流离不平没有墙角挖不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清晨凉风习习, 荀彧看着那整整齐齐的任命书,整人都懵了。


        

他安顿好族人后留意了一番袁府的人员, 这人身边的人不多,除了他家大侄子荀公达,其他都不像处理政务的样子,中山郡治所在卢奴不在安国,他以为袁府只有亲信,处理内政的僚属都在卢奴官署。


        

可现在,看着这么多任命书,他不得不怀疑卢奴官署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原焕笑起来的模样非常好看,盈盈笑意比春日的暖阳更令人舒心。


        

温润和煦的人间谪仙将占据了整木盘的任命书往前推推,似乎知道此举有些过分, 面『色』微红带了些不好意思, “卢奴官署废置已久,张纯纠结辽西乌丸叛『乱』,中山郡久无长官, 在下一副残躯, 又要照看幼子, 对郡中人事一无所知,无力重置官署,好在现在有文若在, 方解燃眉之急。”


        

荀彧:……


        

言辞恳切, 态度极佳,如不从荀攸口中听过几句这人的『性』,他都要被这“陷入困境急需帮助”的可怜人给骗过去了。


        

不过现在也没好哪里去,毕竟他不什么铁石心肠的人,难得遇如此合乎心意的主公, 主公又对他委以重任,不管给他多难的活儿他都会接下。


        

只没这人会如此不合常理。


        

荀彧略带『迷』茫的眨眨眼睛,淡定从容如他一时间也跟不上他这主公的思路,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承蒙主公厚爱,彧深感惭愧,只诸多职位加于彧一人之身,不有些不妥?”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如今可用之人不多,只文若公达劳累些,等奉扫平中山境内贼寇,伏义清点郡中可用兵马,时再从郡中挑选可用之人。”原焕猜他会这么说,然已好怎么回。


        

中山郡在冀州境内,冀州牧袁绍袁本初,他和袁本初兄弟不假,但过之前那么多事,顶头上司兄弟甚至不如陌人。


        

袁绍刚得冀州不久,他不确定那人对冀州的掌控了怎样的程度,中山境内又有多少他的亲信,稳妥起见,索『性』一都不用。


        

荀彧看看荀攸,确定这人没有再和他开玩笑,只无奈接下那些任命书,“多谢主公看重。”


        

原焕眸中笑意更深,吩咐府上下人将吕布从卢奴官署搬来的陈年竹简送这里,又和荀彧说了几句,这才轻咳两声回去服『药』歇息。


        

叔侄搭配,干活不累,如累惨了,就会法子解决问题。


        

他可真小机灵鬼儿。


        

荀彧荀攸抚衣站定,直那似扶风弱柳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这才相继在房间里坐下。


        

“主公遭逢大变,轻易不肯信人,初见叔父便将如此多的职位交给叔父,可见对叔父的喜爱。”荀攸端坐于案前,将他那孤零零的任命书放上面。


        

和旁边那一摞任命书相比,怎么看怎么磕碜。


        

荀彧无奈笑笑,抬手拿起手边的茶壶,动作行云流水倒满两杯,将其中一杯往荀攸那边推推,然后温声问道,“公达以为,主公为人如何?”


        

荀攸端起水杯慢慢饮下,待杯子放下,不答反问,“叔父昨日与主公长谈,又如何以为?”


        

荀彧眸中无奈更甚,“袁士纪颇有美名,初时觉得此人如天边月不可接近,昨日初见,方觉此人不似其他以忠君为名行谋逆之举,如公达所说,主公家中遭难,大难不方得融入世间,出京为官为的护一方百姓安宁,正彧寻找已久的主。”


        

荀攸点点头,听出他们家叔父还有别的评价,正跽而坐等待后文。


        

荀彧抿了口热茶,哭笑不得继续说道,“昨日见时只觉主公淡然疏离,偶尔甚至不像世间人,今日亲送任命书,倒感觉鲜活不少。”


        

荀攸低叹一声,“攸深有同感。”


        

何止鲜活,简直被吕布张辽同化了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其不意打他们一措手不及。


        

荀彧刚刚听任命的时候震惊不已,接下任命书之后,中山郡的况,感觉他们叔侄二人一起打理郡县内政并不算太难。


        

若战『乱』之地,让他一人身兼数职打理内政的确头疼,和豫州兖州相比,冀州的百姓尚安稳度日,税收农耕等事不用催促,百姓便做得井井有条。


        

主公身边有勇冠天下的吕布吕奉,还有忠实可靠的高顺高伏义,兵马数量不多,却各都以一当十的勇猛之士,只要不惹得几十万大军围攻,保住中山不成问题。


        

没有外敌来犯的忧患,再有他和公达打理郡内事务,中山郡足以成为周边最太平安宁的地方,只他一人身兼数职实在不妥,这些任命书得分出去几张才行。


        

荀彧对如今这位主公非常满意,眼神亮干劲十足,“彧有三两好友赋闲在野,与其躲在家中蹉跎岁月,不如来中山一试。”


        

主公身边文武分配不太平衡,一郡虽小,却五脏俱全,文武相差过于悬殊不利于长久发展,正好他那些好友、同窗还有交好的世家子都有不少都无所事事,若心中还有济世救民之心,都来和他一起匡扶天下才好。


        

合乎心意的主公不好找,正好主公这里有许多空闲的职位,天时地利人和俱在,正前来投奔的最好时机。


        

“叔父邀请友人前来,怕正中主公下怀。”荀攸理了理衣袖,听他们家叔父的后灵光一闪,很快反应过来为何他们二人的任命书数量会差那么多。


        

世人皆道:汝颍多奇士。


        

汝南颍川一带人才荟萃、文风炽盛,私学及游学之风盛行,戴凭、许慎、张兴、丁鸿等学大家皆汝南颍川出身,党锢之祸中惨遭迫害的名士陈蕃、李膺等亦汝颍士人,大儒名士传道受业、相互交通,系更错综复杂。


        

汝南袁氏和颍川荀氏在世族中皆有盛名,如今袁绍袁术各占据一方,许多人奔着袁氏前去投奔他们,主公不欲大张旗鼓打出袁氏的名号,直接将任命书交给他们家叔父,无外乎借他们家叔父之手招揽名士。


        

他大意了,方才竟未看出主公的真实用意。


        

荀彧找来笔墨竹简,一边信一边说道,“既为主公分忧,又将公务分出去,何乐而不为?”


        

荀攸默不作声继续喝茶,看他们家叔父一口了十几封信,一声不吭的打消说的念头。


        

他原本着同样出身颍川荀氏,甚至比叔父年长几岁,主公若招揽颍川士人,直接和他说他又不会拒绝,何必非要等叔父过来。


        

现在看叔父这一份接一份的邀请信,不得不承认这种事还他们家叔父出面比较好。


        

荀彧有条不紊的将竹简封好,然后拿出布袋将信一一放进去,“彧初来乍,对府上不甚熟悉,劳烦公达派人将这些送至颍川。”


        

荀攸麻木的接过布袋和布袋上面的竹片,看上面那长长长长的一串地址,继续沉默。


        

“公达为何如此反应?”荀彧将见了底的茶杯满上,大概猜大侄子心里在什么,神神在在抿了口热茶,然后才慢悠悠解释道,“昔董卓作『乱』,朝野不宁,不少好友弃官归乡,所以信才稍微多了些。”


        

荀攸抬眸看了他一眼,心道难怪这人和原焕会一见如故,十几封信只稍微多了些,恍然间以为又听搬空郿坞只“离开时将郿坞的屯粮带了少许出来”。


        

荀彧敛衽起身,走窗前将窗子推开透,“不说这些,主公将郡府僚属之职交给你我,不可在此虚度光阴,不知公达平时在何处处理公务?”


        

“主公令人在府中收拾出院落用来处理公务,只那里也吕奉等人处理公务之处,若无必要,叔父还不去为妙。”荀攸起那只要有人就不曾停过的唧唧喳喳,连忙正『色』提醒他们家叔父不要去讨苦吃。


        

荀彧对吕布了解不多,除了来袁府时见了一面,其他都道听途说,而且大多都负面说辞,什么凶残暴戾、助纣为虐、反复无常,各种不好的词几乎没重复过。


        

主公说身边没有可用之人的确不虚,武将们亲处理公务,而不令谋士幕僚从中协助,可见真的缺人。


        

昨日见了吕奉一面,只觉得那直爽的『性』子,凶残暴戾暂时没看,兴许接触的少,倒没什么恶感,荀攸不说他倒没注意,这一提起,他反而好奇的紧,“前信中说不清楚,公达可知晓主公如何收服吕奉这等猛将的?”


        

荀攸摇头,“主公未曾提起,不过看吕布在主公身边的模样,并没有表现出别的意思,反而鞍前马后忠心耿耿,至于缘由,攸也不知。”


        

他此前尚在狱中,得知消息的时候董卓已,主公以原焕之名拿中山太守之职,府上那么多人,除了一中途遇的赵子龙,其他人都比他来得早。


        

“主公虽然改换姓名,却并没有掩人耳目之意,袁绍袁术至今不曾找来,可见对京城之事丝毫不心。”荀彧垂了垂眼,语略带嘲讽。


        

焕,光也。


        

董卓入京之前,主公在朝堂上不显山不『露』水,虽袁氏家主,风头却被两弟弟尽数抢走,他却并不介意,没有打压兄弟,也没有试图干涉皇命,天下只知太傅袁隗,不知袁氏还有袁士纪。


        

董贼以袁绍袁术起兵为由灭袁氏满门,主公此刺激,心态发变化也理之中。


        

天下大『乱』,朝廷式微,愿以一之力,只求拨云见日,盛世再临,百姓不会和他一样遭受战火兵燹之灾。


        

原、袁二字同音,焕为光之意,安亭二字更直接的不再直接,取安国亭侯之中两字而来,王司徒如此轻易给出中山太守,定然知晓顶着这名字的人究竟谁。


        

原焕不知道荀彧荀攸在背后如此分析他的姓名,如知道,大概也只感叹一声:聪人就容易多。


        

他姓原名焕没有那么多原因,单纯就爹妈起名起得好。


        

房间里,荀彧叔侄俩还在心痛他们家主公的凄惨遭遇。


        

在袁氏惨遭灭门之前,没人知道他们家主公谋略如何,吕布此人两杀旧主,按理来说不会再有人放心用他,不过看主公和几位将领的相处,似乎没有任何隔阂。


        

——防祸于而不致于后伤。知而慎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以主公的心智,他既然敢用吕布,肯定已考虑过可发的况,如实在不放心,过些天找机会和主公谈谈,私下里『乱』猜容易导致系不好,不如直接开门见山问清楚。


        

府上的仆从知道荀攸不喜欢在议事院中处理公务,以为荀彧和他一样,抬着那些落了好些灰尘的郡中旧务直接来了这里。


        

荀彧向来喜洁,皱着眉头看着抬过来的竹简,吩咐仆从把东西送议事院,“奉将军及其他将军平日带兵在外,无暇处理军务,稍后可以和主公提一下,军务送去院中由彧接手,几位将军也好安心带兵。”


        

言下之意,军务他包了,吕奉等人可以不用再霍霍那院子,将地方让给他和大侄子就行。


        

说回来,公达之前为何没有用这法子解决问题?


        

荀彧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待搬着竹简的仆从走远,一边走一边把疑『惑』问出来。


        

荀攸嘴角微抽,他倒大包大揽,但也得有空才行,“叔父有所不知,奉将军在郿坞除掉董卓之后,率兵将郿坞的金银粮草带了少许来袁府,攸近日一直在整理账册,无暇顾及其他。”


        

主公说少许那就少许吧,等叔父见那数量庞大的竹简,然就白主公口中的“少许”和他口中的“稍微多了些”一样不靠谱。


        

原焕将任命书送出去后无事一身轻,回主院干掉一碗苦『药』,然后就日常的诊脉,疾医被他之前的脉象吓了,又有吕奉时不时阴恻恻的盯着他,好像在威胁他“治不好就陪葬”一般,就为了的身家『性』命,疾医也不敢不上心。


        

诊脉还没结束,府上的管事就匆匆求见,“家主,有信件从东郡而来。”


        

“东郡?”原焕坐正身子,吩咐陶姬将装信的布袋放在桌上,等疾医诊脉结束方打开布袋,略过内容直接看最后,看上面的落款一没稳住,竹简直接掉了下去。


        

曹『操』?


        

曹孟德主动和他信?


        

原焕懵了一下,不由开始胡思『乱』,总不他刚开始拐带小白菜,曹板就知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