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31章 流离不平沮授来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在个代, 很小的病症都能要人命,医术高超的疾医可遇不可求。


        

原焕很幸运, 在良医难求的年代,他府上位疾医竟是位家学渊源且深藏不漏的好大夫。


        

疾医姓郭,乃和帝太医丞郭玉之后,郭玉是和帝的名医,医道高,兼重医德,针灸之术更是为朝野叹服,府上位深得家学真传,医术之高超鲜有能及。


        

能不能遇到华佗、张仲景全靠缘分,而且经过段间的处, 他觉得府上位的医术足以应对各种场, 医术甚至可能不比华佗、张仲景差。


        

郭疾医本是宫中太医,归属少府,专为宫中贵人治病, 宦官十常侍和大将军何进争权夺势之, 宫中已有『乱』象显出, 后来袁术率兵攻入皇宫,宫死伤惨重,他便趁『乱』躲了出来。


        

古宫廷设有医师, 掌医『药』政令, 并统食医、疾医、殇医、兽医而隶于天官冢宰。


        

太医令、丞主管宫廷医『药』问疾,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各种机构继完善,汉承秦制,在少府和太常下俱设太医令丞属官。


        

少府属下疾医留驻宫廷, 太常属下疾医医治百官。


        

在什么都讲家世的年代,太医也是世代传,为有确俸禄的另类官员,太医令更是和刺史一样的六百石官。


        

郭大夫能果断放弃太医的身份出宫隐姓埋名当个不起眼的疾医,可见魄力非凡。


        

原焕不知道高顺是从哪儿将人挖出来的,他意识到位疾医本事非凡后才起来询问他的来历。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真是什么地方都能卧虎藏龙。


        

郭疾医给新来的位病号诊完脉,摇头晃脑『摸』着胡子,简单说了一下人的情况,对府上病号之多发出叹。


        

原焕:……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疾医看到上座之人满眼无奈的表情,拱了拱手下去开『药』方煎『药』,二位的情况和大人不太一样,府上的『药』材不够用,得列个单子让管事去采买。


        

戏志才对己的身心有数,在路上颠簸了那么多天,稳下来总要病上一场才能缓过气儿来,他已经习惯三天头生病问医的日子了。


        

旁边,不愿意接受己也要汤『药』不离身的郭嘉蔫儿了吧唧的坐在原地,不白为什么他也要跟着受罪。


        

分病歪歪的只有志才己,让志才吃『药』养病就行,像他样身强壮的大好男儿,舟车劳顿伤不到他,他现在就能豪饮三百杯。


        

荀彧荀攸坐在旁边看戏,假装看不到郭奉孝那幽怨的小眼神儿,人素来狂放不羁,不拿己的身当回事儿,现在到了他们眼皮子底下,然要盯着他养身。


        

天『色』已晚,侍女搬来灯座点燃烛火,原焕缓缓起身,让荀彧荀攸带位脆皮谋士去休息,磨刀不误砍柴工,睡饱了养足精神再谈正事也不迟。


        

郭嘉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耸拉着脑袋就要跟荀彧走,还是戏志才及将人拉住,咳了一声低声提醒,“你又把奕儿给忘了。”


        

荀彧:???


        

荀攸:???


        

家伙到底有多不靠谱?


        

郭嘉脚步一顿,顶着旁边人质疑的目光,意识到己的确忘了点重要的事情,干笑声,转回身来,“主公,犬子年幼,不知……”


        

“先前不知奉孝携子前来,府上未曾准备太多,若奉孝放心,将孩子留在主院即可。”原焕的声音略带无奈,顺便将府上的人员给位新人解释一下。


        

如果不是府上刚好有个同样年幼的袁璟小家伙儿,一半会儿还真不好找照顾孩子的人。


        

人从进府到现在的举动已经足以说他不适合单独带孩子,放心的话就留在主院让他照看,不放心的话,先让孩子去荀氏女眷那边住天也行,总之都好过让孩子和他个不靠谱的亲爹住在一起。


        

郭嘉有些脸红,得知府上有个和那小祖宗差不多大的小公子着实松了口气,“有劳主公费心,嘉激不尽。”


        

不是他对孩子不上心,只是他潇洒惯了,陡一接手哪儿哪儿都生疏,他己焦头烂额哪边都顾不过来,最后也没能把孩子照顾好。


        

好吧,在方,他认错。


        

原焕亲将他们送到门外,叮嘱侍女好生安排客人的食宿,在台阶上迎风站了一会儿,然后才转身回去。


        

郭嘉家的崽崽赶路睡着了,不知现在醒了没有,他家的崽崽到了晚饭的间,不去陪着用饭小祖宗又要不高兴,一个崽崽是养,个崽崽也是养,小崽崽有了玩伴,或许就不会一直折腾他了。


        

主院灯火通,个小娃娃在一间房歪着脑袋看着对方,眼睛眨啊眨,谁都不说话。


        

郭奕『迷』『迷』糊糊醒来,发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爹不知道跑去了哪儿,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认识,还有个比他小了一圈的小娃娃坐在厚厚的毯子上玩耍。


        

小家伙己也没多大,委委屈屈的缩成一团,眼噙着眼泪,连哭都不敢哭出声。


        

袁璟听到动静,放下手的木制九连环爬到床边儿,扶着床沿儿摇摇晃晃站起来,满眼好奇的看着床上从来没见过的小哥哥。


        

郭奕瑟瑟发抖抱紧己,眼泪在眼眶打转,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袁璟:!!!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小孩子的哭声会传染,袁璟愣愣的站了一会儿,眼的泪水迅速凝聚,不到片刻也跟着哭了起来。


        

个小孩儿对大哭的杀伤力极大,在外间做针线活的『奶』娘们慌忙进来,一人抱起一人开始哄,小家伙们平都不怎么哭,会儿有了一起哭的小伙伴,怎么哄都不肯停。


        

原焕还没进屋就听到了小家伙们的哭声,随后,刚才已经离开的郭嘉也急匆匆返回,“主公,奕儿胆小,离了我怕是要哭……好吧……已经哭了……”


        

是他昏了头,刚起来那小子被抱进府的候还在睡觉,醒来见不到熟悉的人肯要闹,私底下怎么闹都没问题,可不能在美人主公身边闹。


        

“别急,先看看孩子怎么样。”原焕推门进去,示意『奶』娘将个小家伙放下来,看看哭的鼻子都红了的小家伙无奈叹了口气,“怎么了?”


        

袁璟抱着父亲的小腿,抽抽噎噎不说话。


        

郭奕看到郭嘉过来,也是死死抱着他不松手,显刚才吓得不轻。


        

“是我疏忽了。”原焕给小家伙擦擦眼泪,让『奶』娘端来水盆给个小家伙洗漱,“奉孝先留下一起用饭,若实在不行,便让『奶』娘随你一起去东院。”


        

璟儿年幼,家又没有女主人,只照顾他的『奶』娘就有个,临分出去一个去照顾另一个小家伙不成问题。


        

“主公不怪罪就好。”郭嘉捏捏儿子肉嘟嘟的脸蛋,也舍不得对他说重话,耐着子将小家伙哄好,费了番口舌让他知道是安全的地方,顶天立地的男儿汉不能动不动就哭鼻子。


        

奈何等到食案搬过来,磨人的小祖宗还是不肯松开他。


        

原焕已经在食案前坐好,举手投足一如既往的清俊优雅,袁璟围着样式奇特的布兜,乖乖的坐在旁边等待『奶』娘的投喂,父子俩端端正正如出一辙,和旁边的郭嘉父子形成鲜的对比。


        

郭嘉:唉。


        

他觉己的形象是彻底救不回来了。


        

郭奉孝破罐子破摔,索和儿子共用一张食案,赶路的候吃饭只是填饱肚子,他们已经好些天没有正儿八经的吃一顿饭。


        

或许正是为样,顿饭才显得格外美味。


        

郭嘉前放着的是和原焕一般无二的汤,只是分量多了些,厨房不确位郎君的饭量有多大,直接盛了满满一碗送来,配上一碟爽口的小菜,直让人停不下筷子。


        

美人在侧,佳肴在口,只缺美酒一盅呐。


        

郭嘉放下碗叹道,旁边的儿子开始吃东西就松开了他的袖子,小家伙认认真真的吃着蛋羹,看样子是不怕了,也是,他就在旁边,还有什么好怕的。


        

原焕擦擦嘴角,等个小家伙都吃饱了才让侍女将食案撤下去,“今日天『色』已晚,招待不周,还请奉孝见谅。”


        

“主公说笑,安国境内一片丰收的盛景,不似别处匪患丛生,府上更是祥和稳,令人心生安宁,如果样还叫不周,那天底下就没什么能称得上周到了。”郭嘉难得坐正了身子,长袖盖在腿上似流云般清逸,言谈举止颇有世家子风范。


        

已经反常到如果荀彧在会怀疑他是不是被脏东西附身的程度。


        

世人重颜『色』,只要容貌气度足够出众,声名地位都不是问题。


        

郭嘉爱美酒、爱美人,第一眼看到姿容甚美、如月皎然的青年,心中的印象就已经下,如此风姿卓然的美人,是当今诸侯中的佼佼者。


        

他信荀彧的眼光,荀彧能把他推荐给人,说人在他心中的评价极高,不然荀氏叔侄俩也不会同留下。


        

荀文若那么小心谨慎的子都能留下,他郭奉孝还有什么不能留的。


        

如果日日都能见到等清雅如仙的美人,他能日日痛饮三百杯。


        

可惜现在没有酒。


        

郭嘉肚子的馋虫蠢蠢欲动,只是初来乍到不好开口讨要,于是决待会儿去荀彧那搜刮一番,荀文若谦谦君子,肯不会眼睁睁看着好友无酒可喝。


        

郭奕吃饱肚子,听到要留在主院也不害怕了,只是怯怯的躲在他爹身后不说话。


        

原焕让『奶』娘将袁璟先抱回他的小床上,然后亲带郭嘉去隔壁房间,那是之前给袁璟小家伙准备的房间,只是夏天一到,小家伙缠着他不肯走,于是房间便空了下来,正好给郭奕暂住天。


        

郭嘉晃晃儿子的小爪爪,等他洗漱好上床盖好被子,等小家伙闭上眼睛睡着,才放心的离开。


        

要不是确留下为人效力,他也不好意思刚来到就给主家添那么多麻烦,外伸手不见五指,志才应该已经歇下,不知道文若有没有离开?


        

郭嘉搓搓胳膊,在凉凉的夜风下打了个寒颤,他现在开始柔弱还来得及吗?


        

原焕将接待客人的事情交给陶姬来安排,他身边个从郿坞带出来的侍女都很能干,邵姬子软了些,行事却从来不出差错,陶姬更加利落爽快,刚来没天就和府上的管事厨娘混熟了,交际能力非同一般。


        

郭嘉戏志才那有荀彧荀攸在,个小家伙天黑了也不折腾人,原焕今天的各种事情,确认没有疏漏,才『揉』『揉』眉心,喝完『药』洗漱休息。


        

一夜无梦,月落日升。


        

晨雾散去,天边泛起鱼肚白,红日即将越出地平线,炎热尚未来袭,后院的池塘边传来鸟儿清脆婉转的鸣声,微风徐徐,天光正好。


        

身虚弱之人大多浅眠,原焕起来之,戏志才也已经穿着整齐和荀彧一起过来拜见,而那昨夜一回去就借口身虚弱急需睡觉的郭嘉郭奉孝,则是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中山郡暂没有太多公务,荀攸己能处理过来,有大侄子处理公务,荀彧便请命带戏志才处转转。


        

趁现在有间,等过段间忙碌起来,他们转也没转。


        

公孙瓒屯兵磐河,袁绍在界桥应战,是关东联盟解散以来,诸侯之间为了争夺地盘而掀起的第一场大战,不过双方目前依旧处在对峙阶段,并没有大肆开战。


        

鹬蚌争,渔翁得利,双方并非只有彼此一个对手,周边虎视眈眈的敌人不在少数,轻易不敢开战。


        

袁绍为了安抚公孙瓒,特意上表公孙瓒的堂弟公孙越为渤海太守,公孙瓒着急回幽州,虽然没有和袁绍重归于好,但也带走了大部分骑兵,让冀州边的压力小了许多。


        

去年北方胡地闹雪灾,牛羊牲畜损失惨重,甚至饿死了不少人,从冬天到开春,胡人扰边一直没消停过。


        

都说胡人脑子一根筋,其实人家精的很,幽州百姓春耕他们消停了个月,眼看着就要秋收,那群强盗又开始不老实了。


        

公孙瓒对常南下劫掠的异族从来只有一个,死了的胡人才是人,活着的全是畜生。


        

他能在短短十年经营起名声,靠的就是杀伐果断,能保幽州百姓一方安宁,白马义从在胡人部落中能止小儿夜啼,那是从一场又一场血与火的战斗中杀出来的名声。


        

如果幽州还是那个他说了算的幽州,即便他人不在,那些被他打的不敢动弹的胡人也不敢轻易进犯,但是今不同往日,从刘虞成为幽州牧,说什么要彰显大汉天威,对胡人一昧的怀柔,如今那些狼子野心的家伙又开始打幽州的主意,他实在放心不下。


        

公孙瓒刚走,原焕边就得到了消息,幽州不安稳,即便依旧有幽州兵马屯兵磐石,场仗一半会儿也打不起来。


        

胡人寇边,百姓遭难,公孙瓒身为幽州土生土长的人,非常厌烦汉室宗亲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辞。


        

边郡的百姓和中原不一样,乎人人都经历过辛苦一年种出来庄稼,还没来得及开心,收成就被呼啸而来的胡人强盗抢走的事情,运气好的能留条命,运气不好的连命都保不住。


        

中原人不会被胡人劫掠,说什么要以宽容之心令胡人主动臣服,上嘴皮碰下嘴皮说的容易,那些年年被劫掠的边郡百姓活该遭个罪?


        

刘虞身为汉室宗亲,又为一方州牧,本身的能力非常优秀,幽州在他的治理之下蒸蒸日上,以怀柔的手段安抚边境各族,在鲜卑、乌桓、夫余等族中声望颇高。


        

幽州本为穷州,穷到官府的日常开支都不够,还需要与之邻的青、冀州支援,黄巾之『乱』后,各州之间交通断绝,联系日益减少,幽州官府拿不到青州、冀州的援助,险些连官吏的俸禄都发不起,直到刘虞到了幽州情况才好些。


        

从对胡人实行怀柔政策就可以看出来,刘虞是个追求仁政的人,在任期间劝民农桑,开放上谷的榷场和胡人交易,为幽州钱财不够用,又在渔阳开采盐铁矿来维持官府收支。


        

短短五年的间,就将幽州治理成流民背井离乡也要去投奔的富裕之州。


        

如果幽州只有公孙瓒,接下来可能是白马义从杀的胡人不敢入侵。


        

如果幽州只有刘虞,接下来可能是怀柔政策渐渐生效,鲜卑、乌桓等各族主动归附。


        

偏偏个人同在幽州,刘虞身为州牧,名义上掌握军政大权,但是幽州的兵马并不归他掌控,公孙瓒手中只有兵马,对内政的治理不说一窍不通,但也没好到哪儿去。


        

一个过于怀柔,只以德服人,忽视了北地胡人的狡诈残忍,以为胡人都是听话的家犬,给他们吃的就不会造反。


        

一个过于强硬,胡人的确被威慑的不敢进犯,但是在治理内政方捉襟见肘,幽州百姓穷困潦倒,官府连吏卒都养不起。


        

个人理念不和,矛盾一日多过一日,个父母官互看不顺眼乎要打起来,边郡的胡人然不可能老实。


        

公孙瓒对胆敢劫掠幽州村镇的胡人只有一个态度,杀无赦,刘虞觉得公孙瓒过于穷兵黩武,态度也十分确,胆敢擅出兵者,杀无赦。


        

个“杀无赦”撞到一起,可而知情况有多么混『乱』。


        

书房,原焕正在将记忆中的地图画出来,候的地图大多是局部地图,范围只有个郡县的那种,很少有大范围的地图,斥候临做出来的地图更是简陋。


        

他已经身处『乱』局,不可能独善其身,冀州、幽州、青州、徐州……大汉十三州、北方草原、周边海外,趁现在还能记住,能画出来多少是多少。


        

窗子底下的香炉青烟袅袅,气氛一片祥和,忽然,略带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荀攸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书房外。


        

原焕放下笔,『揉』『揉』手腕抬眼看去,“公达?”


        

荀攸放慢脚步,先是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然后将府上今天收到的信件递过去,“主公,是沮授沮公与的信。”


        

原焕顿了一下,听到个名字后心竟然松了一口气。


        

沮授沮公与,位在袁绍入主冀州之后,监统内外、威震三军冀州二把手,终于有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