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39章 举世皆浊曹洪!你个乌鸦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兖州, 昌邑。


        

马车晃晃悠悠走在新修缮好的官道上,钟繇坐在马车里, 着外面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场面,攥紧手里的诏书生叹息。


        

如今天子远在长安,被三府征召,担任廷尉正、黄门侍郎,给事于宫门之内,成可传达诏令的天子近臣,在长安城几个月,可谓是透了人间冷暖。


        

董卓于郿坞伏诛,王允自持诛杀国贼的最大功劳开始居功自傲。


        

据所知,天子落难之时, 王司徒遇事会和大家推置腹, 共商讨破敌之策,如今董贼已死,执掌朝堂, 却好似走上董贼的路。


        

蔡邕蔡伯喈之前听命于董卓, 得知董卓被杀时有感叹, 王司徒不有分说直接让人将押到廷尉处问罪,殊不知,自己之前也是董贼的信任的大臣。


        

朝堂上许多人想法子救蔡邕, 甚至太尉马日磾亲自前往王允府上求, 最后也没有任何回应,可怜蔡伯喈一代旷奇才,却有口难辩冤死狱中。


        

关中被董卓肆虐已久,百姓日子过的艰难,像这等到处都在开荒劳作的场面, 在关中几乎是不存在的场面。


        

来曹孟德和孙文台的确比其人更适合治理兖州。


        

带着符节来任命兖州牧和兖州刺史,来之前兖州久经战『乱』,又刚被黑山贼劫掠肆虐,所到之处必定哀殍遍野,现在到这些开荒劳作的百姓,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马车不紧不慢的朝着城池而去,身后只跟了十几个护卫,在『乱』之中,只这几个人就出远门无疑非常危险,官道上会出现贼寇,山里的贼匪更加嚣张,甚至路上遇到流民,都可能被快饿死走投无路的流民堵住讨粮食。


        

快饿死的百姓到粮食,不管前面是刀剑还是毒『药』,们都会不命的冲上去。


        

钟繇一路上被流民拦住了好几次,每次都是当地官署来解围才得继续前行,拦路的况在兖州会更加严重,本想着让郡县官署派兵马将送至兖州治所昌邑,谁料那位太守知道去什地后就拒绝了,还说去兖州根本不用担流民。


        

曹孟德和孙文台占据兖州后禁止流民进入兖州,所境内没有流民,没想到却是接纳流民开荒垦田,上一季的收成已经完全被耽搁,现在开始种,等到麦子成熟至少大半年,这大半年的时间所有的粮食都官署来出,兖州已经富庶到这种地步了吗?


        

钟繇不太相信,如兖州有粮,曹孟德带兵进入兖州时也不会艰难到自己都吃不上饭,可如兖州没有粮,曹孟德又哪儿来的底气接纳那多流民?


        

窗外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景象,官道上车马往来,几乎所有的百姓都不像别处那样惶惶不可终日,即便是太平盛,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昌邑城外护城河已经修好,从桥上走过,远远不到河水改道的地,走过木板桥,又走了一会儿才到城墙下。


        

城门外有士兵在检查进城出城之人的身份,钟繇走下马车,抬头着这足有三丈高的城墙,比之前到的护城河还震惊。


        

建造城墙征调的民夫数万计,曹孟德来兖州还不到半年,如何建得起这样高的城墙?


        

这城墙上去就是新建的,一路上走过那多郡县,别的郡县城墙顶多有这一半高,如有昌邑这种高耸入云的城墙,哪里还需担盗贼肆虐。


        

强悍的贼匪,厉害的云梯,只城门一关,也攻不进这足有三丈高的城墙护着的城池。


        

马车慢慢向前,城门处检查身份的士兵到的身份证明吓了一跳,连忙派人去官署通知曹『操』,然后毕恭毕敬将人请到旁边,亲自安排人带去官署。


        

虽然朝廷天高皇帝远,但是对们这些普通的小兵来说,朝廷大员依旧是可望不可即的大人物。


        

钟繇回到车厢里坐好,掀开车帘着宽敞整齐的街道,恍惚间甚至这是几十年前的东都洛阳,州府,州之治所也,兖州地处中原,太平的时候的确富饶繁华,但是一旦战『乱』起,就和司隶、豫州一样最先被波及。


        

昌邑能在短短时间内恢复成这样,曹孟德功不可没。


        

官署中,忙到脚不沾地的曹『操』『揉』着脑袋,听到下人说廷尉、黄门侍郎钟繇来了兖州,赶紧起来换衣服出去迎接,“快快快,不可失礼。”


        

钟繇,颍川钟氏的大才,莫不是跟着朝廷没前途特意来投奔的?


        

旁边,好好一个武将被压着当文臣来用的曹洪头晕眼花站起来,“兄长,人家是来替朝廷传旨的,你想多了。”


        

如是前来投奔,递过来的名帖上会着“颍川钟氏”,而不是现在这样自报官职。


        

兄长是不是忙糊涂了?


        

曹『操』停下脚步,拍拍忙的眼冒金星的脑袋好好把衣服穿好,“唉,什时候才能有贤才来投啊?偌大一个兖州,竟然找不出几个能用之人,哀哉痛哉。”


        

曹洪嘴角抽搐,随手扒拉过水壶。咕嘟咕嘟喝了半壶,然后擦擦嘴起来,准备朝廷派人到这儿来是干什的,“兄长,你说会不会朝廷没粮食吃了,们最近忙的热火朝天,们拿东养朝廷?”


        

仔细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现在天下就各处都『乱』,朝廷早就收不上税了,司隶一带被董卓霍霍的不轻,就算加上关中,也不一定能养活朝廷那些数量不小的官员。


        

百姓手中无粮,或许还朝廷来救济,郿坞里的粮食大部分被运到冀州,留给天子的虽然不少,但是是想霍霍,也根本不够霍霍的。


        

据所知,从董卓伏诛到现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朝廷已经开了两次仓放了两次粮,算算们放出去的粮食,剩下的还真不一定能过冬。


        

曹『操』脸『色』一沉,穿戴整齐走到曹洪面前,跳起来给一个脑瓜崩,“别瞎说,朝廷坐拥四海,哪里需们的接济,胡说八道,就出去修城墙冷静冷静。”


        

曹洪龇牙咧嘴捂着脑袋,撇撇嘴不说话了。


        

朝廷坐拥四海,这话说出来你的良不痛吗?


        

百年前的朝廷可说是坐拥四海,现在的朝廷,给四个山头都不一定能降住,在面前嘴硬有什用,有本事在那人来粮的时候嘴硬不给啊。


        

就知道打就知道,把打傻了,最后一个能帮处理公文的也没有了。


        

曹『操』刚过几天不担饿死的日子,还能养活那多百姓,着兖州在的治理下恢复生机,着昌邑新建的城墙、新垦出来的荒地、新挖出来的沟渠……那多东,都是在的手底下完成的,每天想想城里的百姓干完活不用饿肚子,睡觉都能笑醒。


        

好日子还没过几天,谁也不能从手里面抢粮食,就算是朝廷……诶,朝廷实在缺粮,也不能坐视不管啊。


        

曹『操』磨了磨牙,祈祷这位来传旨的钟繇钟元常不提粮食的事,朝廷有粮那就更好了,们各过个的,等将来兖州熬过这一段光吃不入的时候,肯定把收上来的粮食送去一部分给朝廷。


        

城门距离官署不算太远,钟繇有人带路,走了两刻钟就到了官署外面,掀开帘子下车,大门处站着的那位身量不高的东郡太守立刻迎了出来。


        

前东郡太守,等宣完旨,这位就是兖州牧了。


        

钟繇之前在朝中当过官,后来病离职回了颍川家,曹『操』和打过交道,们两个也没有什仇怨,加上曹孟德的热,这会儿气氛好的不得了。


        

“元常来到昌邑,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孟德有礼。”钟繇挥挥衣袖拱手行礼,“在下一路来到昌邑,只觉得此处百姓安居乐业,忙而不『乱』,比别处好了不知道多少,孟德大才足救,实乃吾辈楷模。”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曹『操』也一样,但是在曹洪说过这人可能来这儿“借粮”之后,现在感觉这人说好话说的不坏好,越好听里就越憷。


        

干笑了两声之后,也没有接话,赶紧将人迎到会客室准备给接风洗尘。


        

钟繇有点不喜欢的热,毕竟这一路上路过的州郡不少,哪一个都是冷冷淡淡,把送出去跟送出去什烫手山芋一样,朝廷式微,天下到处各自政,况知道,但是真的切身体会到朝廷管不住治下郡县,感觉依旧很不好受,经历了那多冷冷淡淡的郡县,这热的迎接还真是头一次。


        

“孟德且慢,在下前来昌邑乃是有正事办,乌程侯可在?”钟繇感动的不行,被拽到会客室后终于又有了说话的机会,于是赶紧说道,“兖州牧刘岱战死,但兖州不可没有州牧,孟德和乌程侯击败黑山贼,保兖州百姓太平,当今冀州牧上表朝廷二位请功,在下正是了宣旨而来。”


        

“冀州牧?袁本初?”曹『操』有些惊讶,袁绍竟然会眼睁睁着拿到冀州,没有从中使绊子,而是上表给请功,怎觉得那不现实呢?


        

曹『操』一边让人去军营找孙坚回来,一边小声嘀咕,不是不相信,实在是这不像是认识的袁绍袁本初。


        

觉得袁绍知道得到兖州后至少能砸十个书案,劈十个灯架,如赶到饭点,食案上的饭菜一个不剩全都得被掀到地上,这才符合袁本初的『性』子。


        

毕竟在那好友眼中,别人都是的附庸,没道理和平起平坐,知道们两个都是州牧不气死就不错了,还上表主动请朝廷升做州牧,做梦呢?


        

钟繇隐约听到“袁本初”几个字,笑着解释道,“孟德有所不知,如今的冀州牧已经不是袁本初,而是那位中山太守原焕原安亭。”


        

“什?”曹『操』大吃一惊,只是忙了点,没怎关注外面的事,怎冀州牧就换人做了?


        

袁本初没了冀州牧,手里的兵还是的兵,兄长身边只有吕布那些兵马,哪儿打得过袁本初的二十万大军,冀州现在还好吗?


        

钟繇真的不知道,于是将冀州那边的消息说给听。


        

原焕原安亭,这个名字,结合这个人出现的时机,但凡对朝廷及天下族有些了解,都不会猜不出这人是谁。


        

王司徒当初给中山太守一职,大概就是想着袁绍当时是渤海太守,兄弟两个在冀州,袁氏灭门又和袁绍袁术兄弟二人脱不了干系,想着们兄弟二人能互相钳制。


        

王司徒现在越来越专权的行来,当初十有八九就是这打算的,估计也是没想到韩馥会直截了当的让出冀州,而现在,袁绍又没有任何反抗的对长兄服软。


        

也是,那人没有赶尽杀绝,还表并州牧,服软才是正常,否则惹火了那位死里逃生的袁氏族长,到时直接将逐出家门,没了汝南袁氏给做后盾,冀州照样得丢。


        

袁氏兄弟俩一人一个州牧,不高兴的只剩下一个王司徒,的计策失算面上无光,里怕是已经将袁氏恨上了。


        

曹『操』听说完才松了口气,兄长没事就好,来袁本初还不算太不脸,早知道那家伙会去中山,就快马加鞭过去给兄长当护卫去了。


        

反正现在兄长对态度良好,对袁本初袁公路就不一定好了,有兄长在,袁绍想干什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们俩小时候一起玩,谁还不了解谁?


        

兄长那里没事就放了。


        

既然钟元常是来给们加官进爵的,应该就不会说其,的粮食算是保住了。


        

曹『操』松了口气,等孙坚急忙忙从军营里回来,二人一升了官,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到钟繇又拿出一份卷轴。


        

钟繇叹了口气,腰杆也不像刚才那直了,“孟德,朝廷正值危难之际,天子年幼,皇纲失统,关中百姓大饥,朝廷已许久不出粮饷……”


        

曹『操』:!!!


        

曹洪!!!


        

你个乌鸦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