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45章 举世皆浊郭图:比别的比不过,但是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杨彪传完旨意后第二天便启程长安, 孙策高高兴兴庐江接家眷,袁绍没有多留, 他离开邺城已经半月有余,再不去恐会『乱』,而且并州牧的印玺已经拿到,他继续留在冀州没有意义,不如尽早转战并州。


        

贼不走空,胡人劫掠大多集中在秋冬两季,秋高马肥,草原上的牧草收好屯放妥当,大量身强体壮的轻劳力清闲来,正好又中原物产最盛的收获季节, 劫掠次就能抢够他们过冬的物资。


        

马上秋收就要结束, 他现在去并州,赶得及时还能趁机在汉人之中站住脚。


        

袁绍邺城收拢亲信,袁术似笃他去并州有去无, 难得没有出名为送行实为添堵, 倒让他人有点不习惯。


        

戏志才这两天心情颇好, 不光因为他被心中明主重用,还因为即将离开袁府,只要主公不在身边, 他就可以恢复日饮美酒三百樽的快活日子。


        

他和郭奉孝不样, 郭奉孝喝酒误事,他喝酒不误事,只要酒水管够,让他埋在竹简堆里没问题。


        

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快乐最扎心,郭嘉看他笑眯眯收拾行李、笑眯眯交接公务、笑眯眯和友人告别, 恨不得当场抢了他的差事自己去南阳。


        

荀彧淡的看两个人绵里藏针互损,将戏志才和荀攸手里的活接到自己手中,袁绍走,整个冀州得他们来打理,到时候公达坐镇邺城,要忙的事情更多。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马车停在大口,之直被限制活动范围的护卫们跟鹌鹑似的站在马车后面,知道要离开这里后松了口气。


        

袁术坐在车厢里,掀开帘子委屈巴巴的看他哥叮嘱别人,看了会后放帘子坐去,托脸继续唉声叹气。


        

大哥派人跟他南阳,至少没和他断绝关系,只给他找了个打理内政的帮手而已,往好处想,大哥身边的人肯比他手的人好用。


        

后面的马车旁,原焕和戏志才说了好会,看日头已经升起来,不好再耽误时间,这才后退两步唤来赵云,“南阳路远,志才自己过去难免被人轻忽,子龙稳重能干,有他在身旁听候差遣,免得你忙于公务不顾及身体。”


        

戏志才脸上笑容僵,看到那身正气的白袍小将,嘴角微抽。


        

赵云走上来,抱拳朗声道,“主公放心,云护戏先周全。”


        

少饮酒,多运动,尽量不熬夜,身体不适立刻找疾医,遇到有人找他们麻烦,不用留脸面直接打去,如果袁公路解决不了,就快马加鞭送信袁府。


        

他们府上走出去的人,走到哪不能受气。


        

原焕对他非常放心,又笑『吟』『吟』嘱咐了几句,然后让他们上车的上车上马的上马,到南阳后记得派人来报个信,省得他们担心。


        

戏志才:……


        

他该谢谢主公的关心吗?


        

车队即将启程,袁术看他们家大哥真的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只能自己去告别,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大哥没有不和他说话,只冷淡了点而已,不大问题。


        

只要他诚心认错乖乖听话,大哥肯还会拿他当弟弟。


        

袁公路打起精神,仗自己脸长的好不会被打,拉他哥絮絮叨叨让他保重身体,不要担心钱不够花,他们家不缺钱,名贵的『药』材能找到,不要太劳累,养好身体最重要。


        

原焕听了会,看他完全没有停来的意思,感觉再说去太阳就升到头顶了,无奈出声人打断。


        

这小子不缺钱,他更不缺钱,甚至可以说如今的天没有谁比他家底更厚。


        

赵云点了五百兵马护送车队,和他起从常山过来的常山义从们尽在中,白衣白甲白马,若非赵云用枪,群人走在起甚至找不出来哪个才赵子龙。


        

车队缓缓而行,除了庄子才加快速度。


        

郭嘉听到赵云要跟起去的时候就死死忍没有笑出来,等到车队走远,才终于拍大腿大笑出声。


        

他们来府上这些天,对他们家主公身边几个将领的子算了解,吕奉先和张文远粗犷跳脱的急子,赵子龙却和荀公达有拼的认真。


        

主公让他跟去南阳,肯提叮嘱他不让戏志才糟蹋自己的身体,有子龙在旁边看,志才别说尽兴饮酒,只怕日子过的还不如留在府上。


        

让他几天嘚瑟,这可好,乐极悲了吧。


        

原焕笑意盈盈看马车走远,戏志才往日里淡从容,仿佛天塌来不会紧张,难得看到他愣住的模样,倒有趣。


        

戏志才那里有赵云盯,府上这位得他自己盯,实样,谁别笑谁。


        

原焕轻咳两声,将脸上过于明显的笑意收敛起来,转过身疑『惑』的看向郭嘉,似不明白他为笑这开心,“志才远去南阳,奉孝却如此开怀,难道私里有了矛盾?”


        

青脸『色』略显苍白,修长的眉微微蹙起,像在忧愁身边两个得力谋士闹矛盾该如何调解。


        

郭嘉的笑声戛然而止,干咳两声假装刚才没有发,“主公多虑了,嘉与志才私交甚笃,方才只为志才得主公重用而笑,现在想想好友远走,恍然才觉有悲意。”


        

说,还装模作样的拉起旁边荀彧的袖子擦擦脸上不存在的眼泪。


        

荀彧笑将自己的袖子拿来,不痕迹往荀攸那里挪两步,不干扰这家伙戏兴大发。


        

或者不只郭奉孝,毕竟看现在这情况,他们家主公的兴致不错。


        

原焕饶有兴趣的吓了郭嘉会,很快让他们各自去休息,府上闹腾了那多天,好不容易清静来,不趁现在好好休息,再过些日子想休息休息不上。


        

“主公放心,冀州之事不算繁杂,我等足以应付。”荀攸沉声道,如今的冀州可以说天最安稳的地方之,境内宵小不敢作『乱』,袁绍往并州,公孙瓒便没了理由继续进犯冀州,不过若真的开战,以他们的兵力不会落了风。


        

原焕笑应了声,荀氏叔侄的本事足以治理天,如今只个冀州,对他们来说自然不在话。


        

不算那些不知道时候降临的天灾,他们这边的形势可谓片大好,得民心者得天,这话虽然不敢尽信,但如果没有民心,那大概要直接和天说拜拜。


        

他对改朝换代的兴致实不算大,从抵达冀州开始,他想做的只恢复天安宁,收拾旧河山,还百姓太平盛世,在那之,他首先要做的将权力攥在自己手上。


        

国家四分五裂,百姓必然无法安居乐业,只有将权力尽数攥在自己手上,才能有办法保证家国太平。


        

——用国者,得百姓之力者富,得百姓之死者强,得百姓之誉者荣。三得者具而天归之,三得者亡而天去之。【1】


        

如今的朝廷只剩空壳,桓灵二帝在位时,大汉已经称得上三得俱亡,若非如此,黄巾军不会在个月内席卷七州二十八郡。


        

改朝换代过于大逆不道,但占据地来保百姓安宁却没有任何问题,不管怎样,在天时地利人和在他这边之,他只个普普通通的州牧。


        

些天府上人多,两个小家伙在房间里闷不好出来玩,眼看天气转凉,不趁秋高气爽出去透透风,再出就要裹成小圆球了。


        

袁绍袁术被安置在外面,进来几次没敢问东问西,他没有瞒者,却没主动说,那兄弟俩现在知不知道府上还有个小家伙尚未可知。


        

以几次那混『乱』的情况来看,大概率不知道的。


        

不知道好,省得让他们再起小心思。


        

*


        

冀州,邺城。


        

此地作为魏郡治所,自韩馥为冀州牧时便冀州的大本营,袁绍从韩馥手里拿冀州,同样以邺城作为自己的大本营。


        

魏郡和兖州相邻,比中山更加接近司隶,西面临接并州壶关,南面黄河,又连续两任冀州牧的驻地,可以说兵家必争之地。


        

毕竟如果稳住冀州以及北方,从邺城发兵南取中原比他地方方便得多,只有得必有失,同样的,如果中原势力要北上,邺城的位置非常危险。


        

不过这些在吕布眼里不事,给敌人十个胆子他们不敢将主意打到有他坐镇的地方。


        

邺城官署,诡异的气氛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袁绍离开邺城时个谋士没有带,从他离开的那天开始,官署就很少有人过来,谋士幕僚们各自在家处理公务,谁不乐意过去看同僚的臭脸。


        

直到吕布带兵来,拿他们家主公的手信将冀州牧的印绶带走,几个留在邺城的谋士才开始心慌。


        

沮授、田丰这样的还好些,他们冀州本地人,要管的事情多,忙起来没工夫胡思『乱』想,郭图等跟袁绍起家的就不样了,他们效忠的袁绍,如今冀州牧的印绶被带走,他们家主公怎办?


        

郭图急的整个人不好了,早知如此,他们就该和主公同往中山,好过留在邺城惶然不知所措。


        

那吕布手里拿的的确他们家主公的手信,但谁知道主公不被『逼』无奈不得已而为之,中山的那位主公的长兄,他想让主公做,他们家主公连拒绝的机会没有。


        

早就说不能那过去,按他的意思,就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解决掉,反正冀州他们的地盘,那位既然没有大肆宣扬他的身份,他们就只当不知道。


        

中山紧邻幽州,他们和公孙瓒的关系不好,到时候伪装成公孙瓒的兵马偷袭官署,不小心误杀了新上任的中山太守就,天底现在到处在打仗,每天死的人不计数,没有人在乎个乡野出身的人死活。


        

中山已经两三没有长官,太守的位置继续空没,等他们彻底掌控冀州再派人上任就,如此神不知鬼不觉,主公的困境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奈何他人在主公面进献谗言,让主公不听他的谋划,最终只带了几个亲信就去中山,现在可好,不光人没有来,连州牧的印绶被拿走了,主公出事,他们这些谋士哪里能落得好场?


        

郭图对那些只会出馊主意的同僚恨的牙痒痒,事已至此,他不能无动于衷,主公看样子不来了,他得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那位直住在中山,想来以后不会搬到邺城,他些天结识了中山甄家的人,或许能利用甄家来给自己谋个出路。


        

天越来越『乱』,『乱』世中的商贾要销声匿迹,要聚敛钱财富可敌国,世家大族虽然有自己的产业,但大多以仕途为主,很少有劲经营商贾之道的,不说别的,单纯就掉面子。


        

士农工商,士为首,商为末,能在朝堂上立足的很少会缺钱花,他们自己不经营产业,有的人冲上去给他们送钱,想要以钱财来博个好程。


        

中山甄氏时代经商,粮食、马匹、盐铁等各种产业有涉及,可以说冀州最有钱的家族,如今的甄家家主纪不大,正谋求程的时候,不久之就找路找到他这里,想要通过他来投靠主公,以甄氏全族的财力来供应主公养兵。


        

甄氏在冀州官场上说不上话,但冀州的粮食大分通过甄家的路来买卖,除了粮食,武器在他们的经营范围内。


        

甄家财力雄厚,但冀州世家不少,仅凭财力远远不够,所以直想要进入仕途,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讨董联盟解散后,袁绍开始越过韩馥染指冀州事务,尽管当时冀州牧韩馥,但甄家的家主更认可袁绍身上那四世三公的活招牌,所以直等找机会投靠袁绍。


        

盐铁不好动,但不完全动不了,朝廷式微自顾不暇,私盐以及私铸武器的事情已经摆到了明面上,以甄家的财力,供养冀州的军队不在话。


        

袁本初没有太大的势力,甄家提供钱财粮草武器对他来说可谓雪中送炭,只要他们给的多,不信袁本初看不上他们。


        

郭图不洁身自好的人,有人主动来送钱他当然笑纳,结果还没等到他给袁绍引荐甄氏,袁绍就跑去了中山。


        

看甄家的意思,不谁掌控冀州就向谁示好,不然韩馥为冀州牧的时候他们不会不干,现在来投诚,看重他们家主公的身份。


        

如果这样的话,直接带他们去中山投诚反而更容易。


        

家财万贯并不时候有用,如果没有足够的庇护,不知道时候就在『乱』世中被抢干净了,作为他们家主公最亲近的谋士之,郭图深知自己的优劣势在哪。


        

论智谋内政,他比不过沮授沮公与,论沉稳持重,他比不过田丰田元皓,论心机深沉,他比不过许攸许子远,论忠贞专,他比不过审配审正南。


        

虽然他样样不拔尖,但他贴心啊。


        

主公要他就立刻找,冀州不稳,他立刻找了个甄氏来给钱给粮给兵器,等主公在冀州站稳脚跟,他不就主公身边的第大功臣了吗?


        

现在情况有变,主公可能要换人,但没关系,不管袁绍还袁基,他之的打算可以继续去。


        

郭图想的好,但没等他走出家,就被杀气腾腾的吕布吕大将军找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