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54章 举世皆浊袁术:买买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袁府主宅算不上大, 周围的田庄却是一眼望不到头,府上泥瓦匠陶匠铁匠什么都有, 只要不遇到天灾兵祸,自给自足完问题。


        

有铁匠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比如农具,比如兵器,比如铁锅。


        

食五谷,除了将五谷熬粥熬羹或者做成饼外很有别的花样,菜『色』也以蒸煮煎熬居多,夏日能吃些凉拌菜,到了冬天,除了蒸煮煎熬, 炒菜也很有必要弄出来。


        

这年头粮食稀, 能吃饱已经很不容易,民间百姓很会自己折腾东西吃,能吃食玩出花样的只有不缺粮的贵族, 寻常百姓都是能吃就行, 味道不重要。


        

豆子直接煮熟吃对身体很不友好, 但是比起饿肚子,显然还是吃饱更重要,这里有大豆油, 所有的豆子收上来都是煮熟了吃, 或者用来喂马。


        

寻常百姓家养不起马,自然是存起来粮食。


        

想榨油也不容易,后世用来榨油的都是改良之后的品种,现在的豆子含油量如何谁也不道,很有可能浪费一堆东西也榨不出一滴油。


        

原焕无比庆幸庄子里什么都不缺, 即便炼铁的技术不怎么成熟,铁匠尝试了几次也成功的打出几大小不同的铁锅。


        

泡了一晚上的糯米蒸熟捣成糊糊,黄豆炒熟磨成黄豆粉,再加水红糖熬成稠稠的糖汁。


        

糯米糊糊软软糯糯,揪成小小的糯米团子,在黄豆粉里滚一圈,再淋上红糖汁,放在碟子里趁热端出来,远远就能嗅到诱的甜味。


        

荀彧和郭嘉都不是外,其中还有一是郭奕的亲爹,原焕直接在旁边加了两食案,让两小家伙和他们一起用饭。


        

郭嘉满眼期待的看着以前从来见过的糯米团子,道子过来也目不转睛,荀彧已经习惯了他的不着调,示意侍女将小家伙带到他身边,免得待会混不吝的自己吃不够还来抢小孩子的东西。


        

袁璟小大似的在父亲身边坐好,身上围着吃饭时才会用到的饭兜兜,眨巴着眼睛看着手边裹了黄豆粉淋了糖汁的小团子,满眼都写着好奇。


        

大孩子都要分案而食,原焕不好亲自喂小家伙吃东西,让『奶』娘先夹一点给他尝尝,免得一吃太多噎着。


        

蒸糯米不费事,炒黄豆也容易,除了红糖分量有限,糯米团子可以要多有多。


        

他让厨房送去一些给吕布张辽尝尝鲜,想起来袁术嗜甜,看在大老远送到府上的些甘蔗的面子上,让将制糖的法子以及红糖糍粑的做法写好给戏志才送去。


        

袁术娇生惯养长么大,刚回去的时候或许能听得劝,日子一久故态复萌,戏志才点手段还真制不住他。


        

吃食看上去不起眼,有时候起到的用处非比寻常,袁术爱蜜水能记到史书上,甜食对他来绝对是一大杀器。


        

袁璟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递到嘴边的糯米团,嗷呜一含住,舌尖感受到红糖特有的甜滋味,眼睛一亮喜欢的不行。


        

原焕看他喜欢,让『奶』娘给他喂了几就停下,这东西饭后零嘴吃,不能耽误正餐。


        

管完小的,还得管大的,“奉孝,不能再吃了。”


        

郭嘉一一他面前的一小碟吃完,正想去戳荀彧面前剩下的些,听到声音后看向温温柔柔的漂亮主公,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


        

不吃就不吃,荀文若,你碟子挪走是几意?


        

郭奕咽下中饭菜,看了眼还他成熟的亲爹,肉嘟嘟的小脸很是无奈,阿爹太孩子气,家里能靠得住的只有他了。


        

除去一些小『插』曲,一顿饭吃的很是愉快,两小家伙吃饱后回去休息,等食案撤下去,郭嘉才饶有兴致的问道,“主公,方才糯米团外面裹的是豆粉?”


        

他只听过豆饭豆羹,将豆子弄熟再磨成粉才是头一次见。


        

“黄豆炒熟之后磨成粉,做法很容易。”原焕站起身,走了两步想起来这可能会干出去厨房找东西吃的事情,特意转头叮嘱道,“糯米吃多了容易积食,奉孝体弱,尝尝鲜足够,不可多食。”


        

郭嘉:???


        

“主公,嘉身强力壮,何来体弱?”郭嘉快走两步,试图让他们家主公道他有体弱多病,府上身体虚弱的除了主公只有志才,现在志才已经去了南阳,所以目前只剩下主公自己汤『药』不断。


        

他郭奉孝身轻体健气壮如牛,体弱两字根本和他不沾边。


        

荀彧悠哉悠哉走在后面,毫不留情的拆穿好友的假话,“不昨日险些郭公则推水里的是哪?郭公则痴肥虚胖,能他推开的身体自然强壮不到哪里去,想来不会是奉孝。”


        

“文若!”郭嘉愤愤的睁大眼睛,不道是谁他这温文尔雅的好友给带坏了,怎么一天比一天气。


        

原焕笑『吟』『吟』看着他们俩斗嘴,等郭嘉气哼哼跑去消食,这才摇摇头道,“糯米糍粑可以用来饭后小食,文若也不可多食,奉孝边劳你多看着些,他『性』子实在让放心不下。”


        

“主公放心,厨房酒窖都有盯着,有主公下令,他拿不到酒也吃不到不该吃的东西。”荀彧笑着回道,对府上的下非常有信心。


        

郭嘉不像他,他的家眷住在庄子里,有家仆部曲在,早早就单独分出厨房,主公对他们这些僚属很大方,吃穿用度都不曾了去,基本什么都不缺。


        

但是郭奉孝不同,奕和小公子一起养在主公身边,他自己也住在府里,吃穿什么都有管事打理,府上的几位管事对主公忠心耿耿,他们家主公不开,小子别想胡吃海喝。


        

原焕放心荀彧,但是郭嘉鬼机灵的『性』子,不盯着真的不行。


        

先前戏志才走的时候,疾医隔两天去给他们俩一次脉,按照疾医的反馈,两的身体都虚的厉害,迫切需要戒酒调养。


        

酒水这边有他亲自盯着,每天只给一樽解馋,两初来乍到,即便是郭嘉,一时半会也干不出偷偷找酒喝的事情。


        

田庄就么大,其他家就算有酒也只是自家酿的浊酒,托出去买又容易暴『露』,严防死守才算控制住。


        

但是多久,疾医又来反应情况不对,他是太医出身,最擅长的除了解毒就是调理,开的『药』不会有效果,更不会一有效一无效。


        

仔细一查才道,郭奉孝偷偷他的汤『药』给倒了。


        

就是只顾快活不顾身体的家伙,想让他老实下来,手段不强硬点根本行不通。


        

两念叨的郭嘉一路来到郭图暂住的院子,走到门正想敲门,眼珠子一转又退了回去,他这几天已经将气的不轻,再折腾下去也意,不如换点别的玩法。


        

心里想着,脚下动作也有停。


        

这次找的不是郭图,而是住在郭图隔壁的苏双和张世平。


        

*


        

南阳郡,袁术解散了他的讨孙联盟,放走了差点自己自己气死的马日磾,将手下的幕僚和将领介绍给戏志才,大大方方的给了他一长史的官职,然后就回汝南老家谢罪去了。


        

他再不回去一趟,大哥心里对他肯定更加不满。


        

袁术这般来去匆匆,麾下幕僚本就有点搞不清状况,忽然间又空降过来一长史,还是从来听过名字的长史,一都很不服气。


        

他们跟在主公身边多年才得了官职,这什么来历,凭什么一过来就么大的官?


        

一郡之中,太守之下便是长史,袁术虽然掌握着整豫州外加一南阳郡,但是现在豫州有豫州牧,豫州各郡县的长官虽都是他上表朝廷认命甚至直接派自己手下去做,但是他身上除了爵位和将军封号,只有南阳太守一职是实打实的。


        

他亲信的幕僚武将都在南阳,官职自然也落在南阳郡,戏志才刚一过来就和他们平起平坐,可想而会他们怎么看不惯。


        

戏志才出门之前就道袁术不太靠谱,不然也不会任属下在南阳横征暴敛,他是世家子,高高在上惯了,不懂民间疾苦,身边什么就是什么,但是他身边的僚属要处理内政公务,不可能对农耕税收一无所。


        

身为主公,无灾无难的情况下治下还出现百姓逃难,只有父母官压榨百姓这一种可能。


        

他道袁术不太靠谱,但是想到,这能这么不靠谱,要不是他们家主公派了踏实能干的赵云赵子龙跟在他身边,怕是袁术这边一走,他就要因水土不服病逝在南阳了。


        

袁公路的势力的确够大,但是手下大部分都是冲着汝南袁氏而来,真正对他忠心的反而几,他回汝南许多天不回,南阳这边的幕僚属下串好辞,让一消失的有理有据非常容易。


        

更何况他本来就是病秧子,身体虚弱又长途跋涉,病重无『药』可医一命呜呼很正常,连理都不用找了。


        

戏志才心累不已,刚来到南阳些天,他和赵云看着分到的奢华宽敞的大宅子,简直不道什么好。


        

郡县公务繁杂,杨弘等又有意为难,他在这里站稳脚跟着实是废了一番功夫,好在结果不错,不对,应该,好在他们家子龙将军的拳头够硬,上门挑衅的几武将给揍老实了,又发现他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这才渐渐消停下来。


        

这边刚消停下来,边袁术就从汝南回来了,是惦记着怕他在这里压不住场面,敢在汝南多待,祭拜了族之后就很快回来。


        

怎么也是他们家大哥派来帮他打理内政的帮手,不能和对待自己的属下一样随便。


        

戏志才:……


        

他问题都解决了,这再回来有什么用,摆设吗?


        

新上任的南阳郡长史戏先生更加心累,恭恭敬敬将供起来,除了必要的公务,其余不想和这位上官打交道。


        

不是他有什么小心,而是这处理事情的法子太简单,他不民间疾苦,遇到问题只会想然,身边什么就信什么,他甚至怀疑就算身边告诉他外面的老母鸡比黄金贵他都会相信。


        

反正袁家家大业大,世世代代积攒下来的钱财颇为可观,就算他拿到的不是大头,也从来缺过钱,就算老母鸡比黄金还贵他也一样吃得起。


        

办法,只能在回话的时候慎之又慎,生怕自己句话的不对,又让他对民间老百姓多了什么误解。


        

日头便宜,从中山过来的信一路畅通无阻城,有去太守府,而是去了太守府旁边戏志才和赵云暂住的宅子。


        

是的,只是暂住,这宅子比他们家主公在中山住的地方都大,就算袁公路非要给他们,他们也不敢要。


        

信带了好几封信,其中只有一封是给袁术的,按照原焕的法就是礼貌『性』的写几句话问候一下,他只是给远在南阳的幕僚先生写信,顺带着给便宜弟弟送信。


        

戏志才让带信下去休息,拆开布袋拿出里面的绢布,抖开看到上面的字,一目十行看完,挑了挑眉有些无奈。


        

他们家主公真是,他之前只是无意间提到南阳官署的对他这外来者不怎么友好,想到主公这就要给他出气,还有这糯米糍粑,只是一道小食而已,真的能让袁公路喜欢到非要吃到不可?


        

戏志才对他们家主公的法持怀疑态度,袁公路自幼锦衣玉食长大,袁氏家大业大什么都不缺,只看他现在过的日子,就道这是多难伺候的主。


        

他不觉得有什么东西能让位喜欢成样。


        

不过糯米和黄豆都很好找,这糖浆倒是要废些功夫,却也不是弄不出来,既然主公信誓旦旦,他就试试能做出来什么东西。


        

戏志才吩咐府上的下准备原材料,注意到绢布末尾的几句叮嘱,又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确保将内容都记在了脑子里,然后才笑『吟』『吟』叠好收起来。


        

让有余力的百姓多种豆,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劝课农桑本就是大事,秋后正好要决定接下来种什么东西,有空还要去找些经验丰富的老农问问情况。


        

耕种是国之大事,他出身寒门,儒家典籍对他来很难触及,《泛胜之书》这样的农书朝廷会鼓励民间传阅,可以他最开始看到的儒家典籍还有农书多。


        

《泛胜之书》里写过种豆的重要『性』,战国时豆的价格比麦稻等低很多,在五谷之中称为“下物”,只有贫民百姓才会吃,如果不是产量还行,又能用来养地,百姓其实都不太乐意种豆。


        

南阳百姓不,能开垦出来的荒地也不多,回头得找典农官好好聊聊,他虽然出身寒门,但是对种地也不太了解。


        

戏志才自己的信拆完,拿起另外两布袋出门,准备让将信给赵云送去之后再亲自最后一封信给隔壁的袁术。


        

只是他刚走出书房两步,袁术自己就找过来了。


        

袁公路在自己的地盘很是飞扬跋扈,来到戏志才跟前才算收敛几分,毕竟是他哥身边的才,谁的面子不给也得给他哥面子,“戏先生,听中山边送信过来,我大哥可有给我的信?”


        

起这袁术就委屈,他才是大哥的亲弟弟,之前的事情他已经认识到错误,也吃了教训,大哥就算再气,写信的时候也不能他落下啊。


        

想他袁公路,堂堂袁氏嫡子,大哥的亲弟弟,怎么也是大哥在世上最亲近的,结果隔壁两隔三差五都有信送来,就他有。


        

大哥就算偏心,也不能偏心成这样啊。


        

分明以前他才是偏的,现在他巴巴的给大哥送好东西,大哥不念他的好,好歹给他写封信让他道大哥在边过的不错。


        

哪里像现在,想道大哥过的好不好还得从别中道,他这弟弟的实在是太失败了。


        

袁术特意派盯着城门,一旦有冀州来的信立刻汇报,来来回回问了么多次,大哥再不给他回信,他就自己跑中山去见大哥。


        

左右南阳有要紧事情,刘表怂货道袁氏家主还在立刻撤兵缩回他一亩三分地去了,兖州的曹『操』和孙坚也空找他的麻烦,扬州的陈温向来不掺和中原的争斗,朝廷自顾不暇更不敢对他有意见。


        

大哥给他派来的这位先生看上去病病歪歪仿佛风一吹就能刮倒,想到本事还不小,杨弘他们在他面前叽叽咕咕打小报告,可见这手段非凡,不然他手底下些早就自己动手收拾了,哪还会来他面前抱怨。


        

些家伙在他面前向来装的一片祥和,别看他平时不怎么管事,这些属下一的小心他猜的可准了,其实和后宅『妇』争宠无甚区别,他别的见过,后宅隐私和世家大族里的明争暗斗可太清楚不过了。


        

想瞒过他,他们还差点火候。


        

他不管是不管,如果真的火烧到他身上,他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会,拉出去砍了这种事情,只要长嘴就能做。


        

这位戏先生本事大,南阳在他手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反正他回来这些天,出门的时候很遇见百姓背着他嘀嘀咕咕他坏话。


        

他留在南阳也什么事,不如去中山陪大哥一起过苦日子。


        

安国地方连大宅子都有,出门就是农田,想到县城都要一两时辰,府城就更远了,大哥就算要养病,也不能选么苦的地方养病啊。


        

既然大哥现在是冀州牧,不好离开冀州,他就去找大哥,反正南阳有他他都一样。


        

戏志才不道眼前这又有了什么想法,看他来这么快就道他一直盯着这里,正好省得他再跑一趟,规规矩矩行了礼然后信递过去。


        

袁术只是惯例来问问,想到真的有他的信,拿到布袋的时候整都愣了,恍恍惚惚站了好一会,连忙打开看他哥给他写了什么。


        

么长时间过去,大哥终于想起来他还有弟弟了吗?


        

戏志才看他手都在颤抖,嘴角微抽低头不语,想着待会再处理其他事情,看今天这情况,不让他这上官激动完,他是工夫再处理公务了。


        

袁术的布袋里只有薄薄一张绢布,上面的字也不多,三两行很快就能看完,但是在袁公路眼中,这就是他们家大哥心里还有他的象征。


        

经过他的不懈努力,他哥终于放下芥蒂承认他还有弟弟了。


        

袁本初家伙心里只想着打地盘,并州『乱』的一团糟,他去肯定工夫给大哥写信,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他给大哥写信大哥也不会派兵帮他,家伙小心眼的很,有回报的事情肯定不会做。


        

他倒是想写信和大哥打好关系,也得有时间才行,不追杀已经不错了。


        

大哥心里果然只有他这一弟弟。


        

袁术喜滋滋的信收好,大手一挥吩咐道,“赶紧让多买些柘,买了之后部送去安国袁府。”


        

大哥觉得这玩意味道不错,身为贴心好弟弟,房子不好推了重建,绝对不能在吃的上面委屈了大哥。


        

不就是路途远了点吗?买!


        

南边种柘的地方不多,就先买地再种,今年先从别的地方买好送去安国,等到明年他们自己种出来,到时候想要多有多。


        

戏志才听到他一串又一串的吩咐,嘴角抽搐不道第多次无话可。


        

他们家主公只提了一句,甚至连制糖的方子都在他手里,这怎么就到了买地的地步了?


        

世家子的作风都是这样吗?


        

果然,还是他见识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