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75章 山雨欲来识时务者为俊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乌程侯舒舒服服的过了个年, 舒坦了之后带着一摞食谱到昌邑,先是到官署找满脸写着不开心的曹『操』赔罪, 然后把食谱交给官署的厨子,让厨子按照食谱准备宴席来给留在兖州的兄弟当做补偿。


        

还有那吃了之后浑身热的祛寒娇耳汤,全都安排上。


        

他在兖州兢兢业业干了大半年,屯田事业颇有效,开垦出来的荒地不在少数,再几个月是大丰收,到时候不用再每月从冀州运粮过来。


        

大家伙儿去年都有功,过年的时候多犒劳犒劳自己,犒劳自己之后才有力气继续为兖州的展出力是不是?


        

在一众过年也怎休息的同僚面前,乌程侯的笑显得格外欠收拾, 要不是他这次机灵带了食谱来, 少不得要被小心眼的曹孟德想法子套麻袋揍一顿。


        

孙坚也不想让自己显得那欠揍,但是他忍不住,媳『妇』孩子环绕在侧的日子太妙, 要不是他天到处打仗, 把家眷带在身边太危险, 他也舍不得这聚少离多。


        

好不容易聚了一,大儿子英姿飒爽很有他的风范,小小年纪能立下军功, 底下几个小的还显不出来, 但是有父兄珠玉在前,怎着也不差了。


        

妻贤子孝,人生大幸哈哈哈哈。


        

乌程侯对自家虎崽子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他十七岁清剿水匪,他儿子不到十七岁清剿黄巾贼, 虎父无犬子,他家虎崽子将来不在他之下。


        

难怪他带兵围攻泰山贼的时候现贼首少了个人,在兖州的时候来得及审讯,到中山之后才知道少了的那个竟然异想天开想抓他儿子来威胁他。


        

他孙文台的儿子,能让人随随便便抓住吗?


        

抓谁不好偏偏抓他家虎崽子,这下可好,比他的贼兄弟先一步命丧黄泉,惹了不该惹的人,天王子也救不来。


        

当然,他孙家的小子很优秀,曹家的儿郎也不错,曹昂小郎君小小年纪举止得体,文韬武略都很出『色』,假以时日,也能为孟德兄这样文武双全的当世英才。


        

诶诶诶,孟德兄,你拔刀干什?


        

曹『操』吃了两大碗饺子,又干了满满一碗饺子汤,吃饱喝足之后煞气四溢的看向朝他炫耀儿子的孙文台,眼底的杀气越来越浓烈,终于在他炫耀虎崽子能杀贼立功的时候忍不住了。


        

混蛋!不是欺负他儿子年纪小吗!有本事他的昂儿大!


        

呔!纳命来!


        

曹孟德杀气腾腾的冲上去,孙文台反应迅速,立刻转身往外逃,两个人一前一后跑到院子里,不一儿传来兵刃撞击的声音。


        

房间里,双方的小弟亲信继续推杯交盏,对各自大哥的输赢一点儿也不在乎,甚至都希望孙坚能被揍一顿。


        

不为别的,实在是那家伙刚才太欠揍。


        

只是不管他怎想,乌程侯挨揍的可能『性』都不太大,曹州牧在后方主持内政,孙刺史一直活跃在剿匪讨贼第一线,两个人的分工经能看出谁武力值更高。


        

还有是,个头体格在那儿摆着,想揍到人着实不怎容易。


        

曹仁吃饱之后跑去看热闹,蹲在走廊里太明显,容易让两个人一起来揍他,的位置好,进可攻退可守,实在不行还可以迅速坐去当自己什都干。


        

只要他死不承认,他真的什都干。


        

曹洪吃掉后一个饺子,擦擦嘴站起来,拿起头盔夹在手臂里,走到□□动活动筋骨,一脚把看热闹的曹仁给踹出去,然后一溜烟儿跑影儿了。


        

曹仁:???


        

“曹!子!廉!”


        

很快,打一团的又多了一对。


        

程普黄盖人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看向夏侯兄弟的目光也不对劲了起来,总感觉这俩人待儿也要想曹家兄弟一样令人大吃一惊。


        

夏侯渊:……


        

夏侯惇:……


        

虽然但是,他俩真的和曹子廉曹子孝不一样。


        

疲惫.jpg


        

迟来的宴席在兵戈碰撞的伴奏下步入尾声,孙坚活动开了筋骨,避开曹『操』的进攻跳到院外,朝吃完饭只离开的四个兄弟招招手,扛着大刀飘飘然朝牢房而去。


        

程普、祖茂四人排一排,挨个儿朝曹州牧拱手行礼告退,曹『操』嘴角抽搐看着他走远,吩咐下人把食案收了,看屋里只剩下夏侯渊和夏侯惇脚步一停,“子廉和子孝呢?”


        

夏侯惇指指走廊尽头的侧,声音中满是无奈,“吃饱喝足,出去打架去了。”


        

曹『操』笑骂了一声,把刀还给夏侯渊然后问道,“程仲德是不是快来了?”


        

程昱程仲德,一个自从来到他身边提出过要休息的猛人,年前东郡家也有空手而归,而是带着督促百姓开荒耕种的政令而。


        

兖州能为他所用之人不多,在他手下用心干活的人更是稀少,用心干活还有才能之人,两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对程昱这样能干又愿意干的人,他恨不得把人捧在手上供起来。


        

中原世族大多集中在豫州,兖州有像汝南袁氏那样的世代簪缨的大家族,在郡县中有名望的小世家却不在少数,曹『操』和孙坚的出身都算不上好,算两个人上面有个汝南袁氏,兖州境内也还是有许多人不服管教。


        

曹『操』自己处理一郡的事务经是手忙脚『乱』,现在整个兖州的事情都得他处理,更是忙的脚不沾地,他身边有夏侯惇、夏侯渊、曹洪、曹仁自家兄弟,看着人是不少,能帮着打理内政的一个都有。


        

一个!都!有!


        

他每次看到曹仁那小子嘻嘻哈哈往军营跑想揍人,其他人年岁大了,『逼』着他读书也读不出子丑寅卯,那小子年纪轻轻多读两本书能怎着,天天看见书跑,连三岁小孩儿都不如。


        

自家兄弟靠不住,乌程侯显然也是个只喜欢打仗的,如果有别人帮忙,他自己还能处理点儿政事,奈何现在兖州有人处理内政,他可不放开了剿匪讨贼为州郡的安定卖力干活了吗。


        

党锢之祸刚解除几年,世家对朝廷都不怎友好,他即便愿意出仕为官,也多是投奔同样世家子出身的上官,其他人想要征召他做事,好话说一箩筐也得不到应。


        

曹『操』经被兖州的世家搞的脾气,征召的帖子一份又一份送出去,应的却寥寥无几,他自己的出身压不住那些世家子,乌程侯的出身也不够,他的确能强行让人出仕,可是一旦动用武力,事情变味儿了。


        

不动用武力的话还有一个法子,让远在冀州的袁家兄出面来征召世家子为官,可是袁家兄是冀州牧,他才是正儿八经的兖州牧,身为州牧却连征召官员都要别人帮忙,这让他的脸面往哪儿放?


        

曹『操』屡次征召世家子为官都有应,还被那些大儒名士明里暗里挤兑,脾气上来也和他杠上了。


        

不来不来,真当兖州缺了世家的帮助治理不了了吗?


        

大大小小的世家掌握了绝大分现有的良田,想要屯田搞建设只能从头开始,兖州前些年战『乱』频,福祸相依,百姓流亡在外,各郡县荒芜的土地大大增多,正好能用来屯田。


        

有百姓,他接纳流民,有良田,他开垦荒地,反正他背后有袁家兄做后盾,还有乌程侯的兵马保驾护航,他接下兖州牧的任命时袁家兄说过,两年内不管生什都不让他饿着,粮草兵力都有保障,他还有什不能做的?


        

青州徐州那多流民涌入兖州,从中挑选能用之才慢慢培养,兖州不是世家一手遮天,世家和世家之间也有矛盾,有不愿意听他差遣的人,自然有愿意听他差遣的人。


        

他只诚心对待那些愿意听他差遣的士子好,至于其他,他闲的事儿干了才天天打听别人是怎骂自己的。


        

曹孟德脾气上来十头牛都拉不住,宁可累死也绝对不求人,难得有程昱这样慧眼识珠的大才愿意为他所用,身边得了什好的都惦记着给人家送一份。


        

夏侯兄弟听到程昱的名字相顾无言,兄弟二人非常笃定眼前这位现在想的绝对不是公务,而是程昱来给他送饺子吃,别问他为什知道,毕竟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生了。


        

曹『操』刚和孙坚较量了一番,这儿精神正好,让他把曹洪曹仁两个喊到议政厅商量接下来要干的事情。


        

泰山贼经平定,兖州境内有大波的贼寇,有乌程侯在,境内贼寇和四周州郡的山贼流匪都不用担心,兖州要的是恢复农耕。


        

开垦荒地的同时要挖沟引渠,原有沟渠不够用,且大分都在世家封地的范围里,不到万不得,他不好和世家正对面刚上。


        

即便他的兵力足够和世族曲相抗。有足够的理也不能真的上,世家的曲是私兵不假,但是也是大汉的百姓,官兵和百姓互相征伐,说出去也不怕闹笑话。


        

再说了,他的名声不能坏,真要让关系破裂到明面上,以那些世家的嘴皮子,天知道把他埋汰什模样。


        

爱咋咋,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曹『操』之前想在各郡置典农校尉来掌管屯田地区的内政和税收,只是苦于有足够的人手,程昱在他手下这几个月非常靠得住,有程昱打头,他自己亲自管几个,再从郡县内挑出几个能用之人,这事儿能推行下去了。


        

人才的朋友也是人才,程仲德脾气不怎好,但也不是一个朋友都有,有他在中间牵线,郡县之间的空缺又能填补不少。


        

郡内经有郡守,典农校尉的职权按照太守来,不管府城和世家占有的那些土地,只管新开出来的屯田区。


        

他现在惹不起世家,将来各州郡屯田连一片,把那些地方变一座座孤城,看他还服不服软。


        

硬刀子不敢动,他还不能软刀子杀人?


        

他不敢光明正大的张贴告示说他广招贤才不问出身,悄悄用人总问题,再怎说他也是兖州牧,堂堂牧守要是连任命手下官职都要瞻前顾后,他也别当官了,直接拍拍屁股家种田去吧。


        

曹『操』很快陷入忙碌,孙坚那边也是斗志昂扬,泰山贼的贼首被关了这些天,是时候给他个了断了。


        

人品过得去的想办法留下,反复无常的送去给昌豨作伴,如果都不愿意留下,他其实也那缺人。


        

孙坚离开之前特意叮嘱过不要用刑,只要那些人关起来行,牢房还算干净,和正常的牢房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泰山贼的贼首要是泰山郡本地的豪强,要是本领高强本吸纳过去的勇武之辈,当山贼的时候来去如风嚣张惯了,再好的牢房也还是牢房,住惯了山寨的贼头子一个受得了关押的日子。


        

要杀要剐给个准话,一直关着他算什意思?


        

他有被捆绑,手脚自,但是外面看守的士兵非常多,手脚自有半点用处,折腾了几天现完全有逃出去的机也消停了下来。


        

有人愿意养着别人,让他看看孙坚和曹『操』到底想干什。


        

臧霸和孙观人对官府的感官不太好,但也不是非要和官府为敌,如果真的一心做贼,他也不帮陶谦镇压黄巾军,只是后来实在和陶谦合不来,这才到泰山郡继续做山贼。


        

乌程侯兵马比他多,名声他也听到过,栽在那人手上他服气,可是这抓了他把他放在一边不管不问实在让人『摸』不着脑袋,再这关下去,人非被关疯了不可。


        

孙坚过来的时候,臧霸经烦躁的想打架,眯着眼睛看着走过来的人,不约而同全站了起来,“乌程侯攻破泰山郡,我自愧不如,只是现在不杀不放是什意思?”


        

“臧霸将军称雄泰山,某神往久,特来讨教。”孙坚扬起下巴,嘴上说着讨教,面上却是十足十的挑衅,隔着牢房看向里面的人,甚至还有些搞笑。


        

臧霸嘴角抽搐看过去,抱着手臂有动弹。


        

废话,他倒是想动弹,牢加了至少十层锁,也得出得去才行啊。


        

乌程侯称将军,对他这些弟兄应该是有招揽之意,他在泰山经营多年,曹『操』、孙坚来兖州后的所作所为也都看在眼里。


        

泰山诸县百姓日子过的算不上好,他身为泰山人士,当了山贼和官府站到了对立面,但是看着官府把郡县治理的一塌糊涂,心里其实也很不是滋味。


        

山贼以劫掠为生,泰山太穷,他连抢都得抢,早晚也要出问题。


        

有他这些山贼在,别的地方不敢轻易进犯泰山,自前些年泰山郡太守张举和中山张纯、乌桓丘力居一起叛『乱』,泰山郡一直处于有太守的状态,州郡政务皆郡丞处置,去年郡丞诸葛玄病逝,郡县内的情况更是一团糟。


        

他来去不到朝廷派人填补空缺,从徐州来后甚至想着自领太守一职,结果还来得及动手,孙坚打过来了。


        

孙坚饶有兴致的看着臧霸的反应,让人将牢的锁打开,也不怕他背后偷袭,一边走一边说道,“拿上你的兵器,让大家伙儿看看泰山臧宣高究竟有多大本事。”


        

大大牢里,其他人想跟着一起出去,被臧霸一个眼神止住脚步,面面相觑猜测道,“头儿这是怂了?”


        

孙观一巴掌砸过去,表情严肃掷地有声,“瞎说什,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