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94章 烽火不熄庆功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晨曦初『露』, 天光正好。


        

邺城官署忙碌了好些日子,太慈他们从太行山中带来山贼俘虏没有太多伤亡, 吕布那边和张燕对,却是实实兵戎相向。


        

牺牲士兵不能没有收敛,阵亡士兵没办法一一安葬,验明份之后登记下来,遗着得尽快火化,马要到夏天,不把战场扫来非常容易滋生瘟疫。


        

还有士兵遗物整理、家属抚恤等各活儿,比仗时候加耗费心力。


        

战后善后工作又细又杂,大部分武将都不耐烦干这些事情,让那些子急躁武将干这些原焕也不放心, 事情只能由官署里文官们来干。


        

不是每一个将军都是高顺, 如果吕布、麹义等都像高伏义一样四平八稳,官署里也不至于忙到脚不沾地,奈何那几个家伙对战后之事避之不及, 听到之后跑比兔子都快, 抓苦力都抓不到。


        

这么忙活了大半个月, 才终于有时间开个小小庆功宴。


        

政事厅里早早坐得满满,连郭嘉都没找借口迟到,黑山贼占据太行山好几年, 这场仗从入春一直到现在, 可以说是他们来到冀州之后时间最长一战。


        

张燕伏诛,大战得胜,怎么说都要犒劳将士庆祝一下,武将们了几个月仗,孙伯符和太子义甚至带深入太行山混入贼营, 如今了胜仗,将领们也都回到邺城,正是论功行赏大好光景,错过什么也不能错过这事儿。


        

他和其他一起忙碌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将战后事宜全部安排下去,战后庆功宴说什么都不能少,他虽然没能亲自阵杀敌,但也是军中一员,军中下在仗时禁酒,现在仗完了,庆功宴小醉一场总没什么吧?


        

算是主公,也不能拦着百姓带酒肉给将士们庆功。


        

郭奉孝满脑子都是论功行赏之后和武将们一起小聚一场,他可以不和那些五大三粗家伙坐一块儿,但是美酒不能少了他那一份。


        

邺城文官武将事先得到通知,一大早到政事厅中点卯,三五成群找地方坐下,趁他们家主公还没到,说话趣儿闹不可开交。


        

文臣们还好些,沮授田丰等严肃惯了,即是庆功宴也板着脸不苟言,荀彧温温吞吞微喝茶,端庄从容让不好意思去捣『乱』,郭嘉左看右看也找不到说话,索挪到武将堆里找乐子去了。


        

角落里,小霸王可怜兮兮缩在墙角,喝酒又不敢碰酒樽,他脸伤看去比两天还要骇,淤青连成一片,要不是还能看清五官,怕是猜不到这是颗脑袋。


        

郭嘉抄着走过来,眯眯开始欺负小孩儿,“伯符伤怎么又严重了?找大夫看过了吗?拿『药』了吗?脸伤可不能大意,否则留下疤痕,以后不好说亲。”


        

孙策蔫儿了吧唧看了他一眼,张开嘴说话,扯到嘴角伤处倒吸一口凉气,不用看都知道他现在有多吓,吸吸鼻子不见了。


        

他然知道脸伤不能大意,他家要不是因为他爹俊朗有神,爹娘感情也不至于好到隔几年给他添个弟弟。


        

他娘才貌双全,未嫁时求娶能从家门口排到钱塘江,他爹最开始去求亲也是被拒绝,娘亲那边亲戚嫌他爹轻浮狡诈不像个好,不放心把要模样有模样要才华有才华娘亲嫁到孙家,要不是他娘觉得拒绝提亲可能会被击报复,这门亲事也成不了。


        

娘亲初被迫嫁到孙家,如果老爹长得不好看,肯定没两年办法和老爹分道扬镳了,别看老爹能,论起聪明还得看他娘,还有他们家中另一个男子汉——孙伯符是也。


        

他孙伯符聪明机灵还长俊,谁见了不赞一句好儿郎,偏偏那吕奉先一点面子都不给,揍专朝脸下,这像话吗?


        

他这张脸可是集父母之精华,比天底下绝大多数都要英俊,刚回到邺城那几天,他可以说自己在战场不慎受伤,这是他作战英勇证据,论功行赏时候带伤才倍儿有面子。


        

现在都回来那么多天了,伤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还加重,傻子都能看来有猫腻。


        

旁边,吕布注意到缩在墙角虎崽子,唇角扬很是欠揍,走过来拍拍少年郎肩膀,好像感情很好样子,“伯符也来啦,刚才没注意这边,怎么来了也不去找我们说话,咱们之间客气什么?”


        

麹义紧随其后,『露』大白牙,“是是,别客气,待会儿论功行赏,哥哥们肯定把首功让给你。”


        

吕布屈起肘撞了他一下,“什么哥哥们,咱们是他叔。”


        

虎崽子愤怒睁大眼睛,试图用眼神来杀,“你们蛮不讲理!欺太甚!”


        

他初不该和麹文泰一起去找吕奉先,如果时没有去,现在不会满脑袋伤,哪儿有较量了一次第二天还来道理,不能给他几天养养伤吗?


        

也是他大意了,总觉得第二天能赢,现在看来,分明是这家伙故意留下破绽来忽悠他让他。


        

太过分了。


        

吕奉先捏捏拳头,一搭在麹义肩膀挑衅扬起眉『毛』,“欺负你欺负你,你小子什么时候得过我再来讲道理。”


        

太慈:……


        

浓眉大眼一派正气青年将领忍不住捂住脸,扭头假装自己不存在,他是傻了才觉得吕布会和麹义说首功不能随让,这些家伙眼中根本没有功劳,他们在意只是无甚重要辈分。


        

张合稳重坐在他位子,抿了口温水润润喉咙,以过来姿态叹了口气,“麹将军向来不拘小节,吕将军好像比他加不拘小节,他们两个凑在一起,习惯好。”


        

郭嘉抱着臂全程看得津津有味,等孙策气鼓鼓躲到角落里不说话,偷偷顺走他面酒樽溜达到门外,眯起眼睛轻嗅一下,等会儿,怎么没有酒味儿?


        

郭鬼才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将酒樽里『液』一饮而尽,尝里面装是什么后差点把酒樽给扔了。


        

好好庆功宴,酒樽里装水干什么?


        

白高兴一场!


        

原焕掐着点儿来到政事厅,看到门口“面目狰狞”郭祭酒,再看看他拿着酒樽,轻一声温声道,“奉孝知晓我要过来,这是提来迎接?”


        

郭嘉额头青筋直跳,扔了酒樽没好气说道,“主公未卜先知料事如神,不如猜猜嘉是不是来迎接主公。”


        

原焕眉眼弯弯摇摇头,将“装傻充愣”四个字摆在明面,“凡岂能未卜先知,奉孝莫要说,外头风大,快进去吧。”


        

“主公恤下属,嘉感激涕零。”郭鬼才咬牙切齿回了一句,对他们家主公是又爱又恨,话里带刺说了一会儿,这才骂骂咧咧转进去。


        

荀彧正和沮授说话,看他黑着脸回来面意深,不等他们家主公走到主位坐好,随众一起行礼问候。


        

吕布终于放过被他□□得不轻虎崽子,快步走到最方,像模像样躬行礼,等他们家主公喊起之后洋洋得意坐在武将最方。


        

他吕奉先是主公麾下最得力干将,这场合只有他能离主公最近,一来是保护主公,二来是显示他独一无二、额、对面还有个荀文若,算了,二是显示他独二无三地位。


        

如此机智,不愧是他。


        

吕大将军脸容过于灿烂,原焕无声了,大致扫了一圈问道,“怎么不见伯符?”


        

此话一,所有表情都古怪了起来。


        

角落里,一道弱弱声音响起,“主公,我在这儿。”


        

孙策这次深入敌营立了大功,黑山贼贼头子张燕正是死在他其不意反攻之下,诛杀贼首这等功劳,是吕布也抢不得。


        

那么大功劳本不该坐那么远,只是小霸王被揍破了相,这个年纪少年郎最好面子,战场英勇负伤他能骄傲大半年,因为嘴贱被揍还是算了吧。


        

输了已经很丢脸,万一吕奉先不给他面子让主公知道他们俩这次为什么架,他还怎么主公麾下第一?


        

蔫儿了吧唧虎崽子不抬头,可是他们家主公已经开口询问,他不抬头也不合适,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


        

原焕看到伤势加严重虎崽子眉头微蹙,瞪了一眼挠头讪吕奉先,然后略有些担心说道,“两日已经好了不少,怎么今儿看起来严重了,伯符待会儿随我回府,让疾医再给你开些『药』,内服外用一起来,也能好快些。”


        

孙策下意识回给他们家主公一个脸,刚咧了一点又疼赶紧收回去,“多谢主公关心。”


        

原焕无奈叹了一声,让他别跑那么远,在吕布后面空位处坐下是,好好一个大功臣,躲角落里算怎么回事。


        

奉先也真是,知道是自己还下那么重,以多俊俏一张脸,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儿了。


        

吕布瞥了一眼灰溜溜走过来虎崽子,他们家主公看过来时候低眉敛目怎么看怎么老实,他们家主公目光一移开,立刻甩甩须须支棱起来,看戏看开心得很。


        

他下有分寸,虎崽子脸伤只是看去吓,其实一点事儿都没有,为了让这臭小子长长记,知道战场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他不介意继续给他单独训练。


        

乌程侯知道他苦心肯定对他千恩万谢,除了孩子他爹,谁能这么煞费苦心教训儿子,他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叔父能做到这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小霸王凶神恶煞盯着在眼晃悠须须,琢磨着什么时候把这家伙紫金冠抢到自己头。


        

原焕无视了两个之间波涛汹涌,又和其他简单客套几句,然后不再耽误时间,直接进入正题,“此番剿灭黑山贼,诸位功不可没,理应庆贺一番,不过只有酒肉尚且不够,将士们征战在外,还得论功行赏才是。”


        

说完,看到武将们全都两眼亮晶晶看过来,这才着示意荀彧拿他们提商议好功劳单子。


        

吕布官职已经升无可升,冀州武将中他地位最高,再升官只能找天子下令,连着其他将领们功劳一起都先攒着,等年节时再向朝廷请功。


        

今儿重点不是吕布麹义,而是孙策、张合和太慈。


        

小霸王回江东老家可以尽兴折腾,有他在背后撑腰,算捅破天都没事,不过像那样迅速壮大队伍,成功可能不太大。


        

孙策能那么快聚起兵马,要感谢不光有周瑜,还有横征暴敛『逼』得淮南一带民不聊生袁术袁公路,如果不是蠢弟弟太不会做,也不会有那么多赴后继转投孙策。


        

论功行赏不是闹着玩儿,虎崽子这次功劳足以让他独一面,年轻需要好好培养,没有丧父磨难也得有别磨刀石,不然只怕再过十年也成长不起来。


        

江东那边对现在孙伯符来说是个挑战,那些老牌族没那么容易服软,且江东和中原情况又不一样,中原家大族偏向于在朝中造势,再怎么只遮天头也还有个皇帝,江东天高皇帝远,家大族盘根错节,那是地土皇帝,连官府都奈何不得他们。


        

虎崽子回到江东之后什么事情都只能靠他自己,汝南袁氏名头不好用,孙家在那些家眼里是泥腿子,栽跟头是正常,如果搞了什么名堂才是意外之喜。


        

孙策没到自己能个骑都尉,这官儿在他眼里已经是光宗耀祖大官,吕奉先年也是骑都尉起家,主公让他骑都尉去江东招兵买马,他重要肯定只比吕布低了那么一点点。


        

等过两年他办成几件大事儿,吕布也年老衰不动仗了,到时候他是新天下第一哈哈哈哈哈哈~


        

虎崽子兴奋不已,顾不得脸伤痛,干脆利落跪下领命,“策定不负主公厚望。”


        

太慈和张合跟着站来,声音洪亮领命应下,等任命书各自到,很快回去交头接耳互相传看。


        

孙伯符去江东,张儁乂和太子义带兵往青州,不过孙策可以在庆功宴后立刻启程,他们两个还得再等等,朝廷认命青州牧没有启程之,他们不能越俎代庖先过去。


        

原焕下武将『插』青州事宜,只他任命书还不够,要等到朝廷诏书送过来才行,不然他们在别有用心之口中可能不是官府兵,而是侵扰郡县贼。


        

名声问题不能疏忽,细节不能留下把柄。


        

等荀彧中那一摞儿纸全都发下去,庆功宴气氛彻底热闹了起来,原焕举起酒樽微微一,“别话不多说,今日宴席乃为庆功,诸位满饮此杯。”


        

“敬主公。”


        

文臣武将们一同举起酒樽,将樽中美酒一饮而尽,感觉到他们家主公不像平日里那样疏离,渐渐开始放松下来。


        

端着时候还好,一放松下来,厅中瞬间闹腾宛如集市。


        

下下连轴转忙活了大半个月,难得有放松下来机会,连荀彧也没忍住多喝了两杯。


        

孙策脸有伤,碰到酒蜇得慌,他也不敢多喝,敬酒之后换成甜滋滋果浆一回小孩子,反正在场他年纪最小,喝什么都可以。


        

虎崽子记吃不记,有了差事之后美天,没坐一会儿又开始贱,扯扯头吕大将军须须,凑过去神秘兮兮问道,“我听说奉先将军年还做过主簿,主簿是什么官儿奉先将军能说说吗,我年纪小见识少,刚立了功主公让我去江东招兵买马,还真不知道主簿是干什么。”


        

吕布抢回自己须须,转过头咧了咧嘴煞气四溢,“主簿啊,你真知道?”


        

虎崽子不怕死点点头,“知道知道,将军说说呗。”


        

吕大将军下下量着气死不偿命臭小子,琢磨着这回揍哪儿能让他长记。


        

麹义唯恐天下不『乱』看热闹,太慈拉着张合去一边儿,避开可能要现血腥场面,正好他们俩过些日子要一起去青州,儁乂将军是冀州,不知道青州情况,他是土生土长青州,可以提给儁乂将军说说青州局势。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大好日子见血不吉利。


        

另一边,郭嘉不着痕迹挪到荀彧跟,试图将自己面果浆换成美酒,他闻味儿能闻来这不是外头随随能买酒水,主公好不容易舍得拿这么多亲自酿美酒来为他们庆功,大家都能喝,为什么他不能喝?


        

“奉孝,偷偷『摸』『摸』不是君子所为。”荀彧面染了些红晕,意盈盈拿开酒壶,不让郭嘉行这偷梁换柱之事。


        

郭奉孝破罐子破摔要去抢,“文若谦谦君子以理服,嘉非君子,而是土匪,硬抢也得。”


        

只是硬抢需要实力,郭鬼才他没有。


        

原焕拿着酒樽慢慢抿着,欣赏够了郭祭酒和荀别驾斗智斗勇,然后才让仆从给无酒可喝郭祭酒送去一壶酒,只此一壶,多了没有。


        

郭嘉眼睛一亮,立刻抛弃荀彧回到自己位子,开酒壶嗅到醇香酒味儿,激动和刚得了差事虎崽子有一拼,“主公待嘉情深义重,嘉不胜感激,以后主公但凡有事吩咐,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是拼了这条命,也会为主公下……”


        

“你快闭嘴吧。”沮授听他越说越离谱,连忙把自己食案酒壶分给他。


        

荀文若在旁边坐着,这家伙要是真说“下一片江山”这浑话,今儿也别叫庆功宴了,叫荀彧郭嘉绝交宴才对。


        

郭嘉看到面又多了壶酒,眼中光芒加明亮,“公与待嘉情深义重,嘉不胜感激,以后公与但凡有事吩咐,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是拼了这条命,也会……”


        

沮授:……


        

沮治中默默将他酒壶拿回来。


        

他刚才大概是傻了,怎么会觉得这家伙说话不过脑子,如果郭奉孝真随随言不逊,以他和荀文若相识年数,要断绝关系早断绝了,怎么会等到现在。


        

郭嘉得有一年没见过成壶酒,别说一下子有两壶,看到沮授要把已经属于他酒拿走立刻动把酒扣下,沮治中说话算话,哪儿能给了还要回去,这传去岂不是让嗤,不行不行不行,为了沮治中名声,这酒还是留下好。


        

沮授皮肉不看着直接把酒壶塞怀里郭嘉,扯扯嘴角吐几个字,“郭祭酒,忌酒。”


        

“不忌酒不忌酒,嘉其实中意沮治中治中之职,如果沮治中愿意,以后你来祭酒,我来做治中,如何?”郭嘉犯起混来比三岁小孩儿还不如,别看庆功宴那么多,沮授要真敢硬抢,他敢场满地滚儿。


        

反正他丢起脸,不知道沮治中乐不乐意让看话。


        

原焕『吟』『吟』看着他们拌嘴,所谓越不要脸活越开心,郭奉孝非常符合这情况,在无关紧要小事,这小子往往能凭借他超乎常放『荡』不羁来让对方退让。


        

毕竟天底下比他还放得开并不多,他同僚又都是爱面子正经,这时候不认输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