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109章 烽火不熄天子入邺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关中连续几年遭遇旱情, 纵然没有战『乱』,百姓想活下去也不容易, 好在朝廷免了他们一年赋税,不然子过得加艰难。


        

长安城中兵马不多,关中区百姓数量却十分可观,不到彻底活不下去,没有愿意背井离乡,董卓被诛杀之后,被他强行迁到长安洛阳百姓开荒,皇帝当时对百姓很上,宁肯饿着也要赈济百姓,所以愿意留在关中百姓不在少数。


        

子难过难过, 外面什么样谁也没见过,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背井离乡不容易,陛下里惦记着百姓, 总比千里迢迢跑去另一个方好。


        

外面盛传哪儿哪儿多好, 他们没有亲眼看到, 皇帝表现又让他们存侥幸,关中一带沃野千里,加上从洛阳迁来百姓, 口足有几百万。


        

百姓一切根本, 有这几百万口,只要用治理,未必不能重兴汉室,奈何天子手中没有实权,有实权又不擅经营, 关中每况愈下,情形愈发惨淡。


        

天气飞快凉了下来,武将们不觉得冷,每天在军营里来回跑,打着赤膊依旧挥汗如雨,体质稍微弱一些文臣熬不住了,嘴上说着天凉快了舒服,第二天全都老老实实换上保暖厚衣服。


        

郭奉孝畏热,夏天过甚难捱,整天拿着把扇子扇个不停,这会儿也乖乖放下扇子披上外袍,甚至还学他们家主公早早弄了几个兽皮做暖水袋。


        

兽皮软和,比手炉用起来舒服多,也适合他这样顶天立男儿。


        

早上晨雾未散,城门刚刚打开,一队骑兵出现在外面官道上,马上要换班守城士兵打起精神,检查了来信物,立刻将放了进去。


        

清晨街上没有行,一路畅通无阻疾驰到州牧府邸,为首年轻将领潇洒翻身从马上下来,将马鞭扔给身后亲兵,正想过去敲门,想起一路奔波满身尘土,时间那么早他们家主公应该还在休息,迈出去脚又收了回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算了,先去吕奉先那里蹭方洗漱一下吃个早饭,等他吃饱再来见主公。


        

为什么去找吕奉先?


        

当然因为吕奉先宅子离主公府邸近,回他家要多走足足两个胡,他又两三个月没回来,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时候当然要去找吕奉先。


        

以前喊那么多声哥可不白喊,遇到解决不了事情求助哥没『毛』病。


        

张文远歪理一堆,让亲兵们各休息,跑到吕布家门口开始拍门,守门卫兵认出敲门谁,一边打招呼一边派赶紧进去通知他们家将军。


        

吕布昨儿刚和麹义打了一架,难得打得这么酣畅淋漓,打完之后俩喝了场酒,不出意外全都喝高了。


        

麹义前两个月被派去太行山附近巡视,防止方官员苛待那些投降黑山贼,防着方官胆儿不敢管反而被弃恶从善前山贼们拿捏住。


        

山里容易藏,被近百万黑山贼肆虐了那么多天,附近郡县猎户早改了其他营生,山里贼寇横行,有猎物山珍也被山贼先弄走了,他们进山也找不到东西,还有被贼寇抓住风险,不如趁早改行。


        

麹义带出去跑了一个遍儿,私底下还悄悄派去并州察看情况,幽州那边有张辽在,并州许久没有动静传出来,他们家主公不太放,怕袁本初偷偷坏,这才让他悄悄去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


        

他在袁本初手下干过一段时间,对那『性』子还算了解,偷偷『摸』『摸』干坏事儿听上去掉价,但袁本初绝对干得出来这事情。


        

并州离冀州很近,但那走官道,要不惹注意混进去还挺费劲儿,袁本初事儿上靠不住,事儿上还挺细,以前也没见他把进冀州各个关口看那么严实。


        

麹义派腹偷偷潜进并州,张旗鼓在太行山附近巡视,等腹回来说并州和以前一样『乱』得没边儿,这才放回邺城。


        

他说什么来着,颜良文丑根本不顶用,俩全都有勇无谋,想凭武力把匈奴打服,他们俩还不够格,这袁绍当年还想把他踹了给他爱将腾位置,也不看看那俩比不比得上他麹文泰。


        

麹义在新主公身边待顺,僚武将也都没什么眼,有什么矛盾打一场能解决,很少背后偷偷『摸』『摸』绊子,主公也不像袁绍那样时常猜忌,一会儿担他造反一会儿担他立,说到底还看他不顺眼。


        

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家主公身边不缺武将,他也没本事造反,每天打打仗巡巡逻,还时不时有奖赏,简直他梦想这武将生活。


        

他们家主公多好一个兄长,袁本初不老老实实当弟弟,也不知道天天都在想什么,老天要给他一个这样兄长,他做梦都能笑醒好吧。


        

麹义越想越觉得袁绍脑子有问题,回到邺城后找他们家主公汇报了此行收获,除了走公账奖赏之外还得了三坛新酿烈酒,刚酿好这么烈,窖藏之后岂不跟喝刀子似?


        

好!这才他们铁骨铮铮男儿汉应该喝酒!


        

麹将军高兴很,走出州牧府立刻拐去隔壁吕奉先府上嘚瑟,正巧吕布刚从军营回来,俩二话不说先打一场,打痛快了才耐下『性』子坐下来拼酒。


        

他要干事情不多,每天去军营溜达几圈,遇到不听话兵油子揍上一顿,他武力值在那儿摆着,算他身边亲兵,在他手下也撑不了十个回合,不用说其他士兵,城外营不用他亲盯着,溜达几圈能让他们熄了思下劲儿训练。


        

在他手里只挨揍,到了战场上不只挨揍,而丧命,现在多吃苦头,将来打仗能活下来,他吕奉先天赋神力尚且不忘每练武,其他没有他天赋还想偷懒,现在偷懒,战场上别军功。


        

军务有专门主簿处理,主簿处理不了送去官署政事厅,吕奉先这个主将再清闲也不会主动埋进竹简堆,现在变成纸堆了也一样,武将只要打仗行,动脑子事情不要找他。


        

三坛酒水对俩来说只『毛』『毛』雨,武将们酒量,再好酒他们也能喝个十坛八坛,只没想到这次酒不光喝着烈,后劲儿还挺,三坛没喝完俩全趴下了。


        

他们俩喝酒之前吩咐了不准打扰,府上下也不敢进去,秋天晚上并不暖和,好在武将们身上火气,趴在食案上睡了一夜也只感觉腰酸背痛,没有受寒着凉。


        

吕布『迷』糊着坐起来,捂着脑袋有头疼,让煮两碗醒酒汤送过来,然后捶捶脑袋不耐烦问道,“不说了只要不主公有事不要来打扰吗?半夜扰清静!”


        

“将军,文远将军来了。”卫兵帮着酒碗食案挪到旁边,道现在已经第二天早上,不半夜,将军你醉『迷』糊了。


        

“张文远回来了?”吕布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抬腿踢踢旁边麹义,甩甩脑袋眯起眼睛,看到外面天『色』亮嘟囔了一句听不懂话,等醒酒汤端过来后一饮而尽,被酸得一张俊脸皱成一团,好在终于清醒了过来。


        

张辽轻车熟路拐到这里,老远闻到有酒味儿,还没进来开始声嚷嚷,“吕奉先,你哪儿弄来好酒?”


        

有酒喝竟然不等他回来一起,对得起他刚回邺城往这儿跑吗?


        

吕布白了他一眼,晃晃手边酒坛子,感觉里面还有一,直接拎起来扔过去,等张辽毫无防备仰着脖子一口闷然后咳了个惊天动,然后嫌弃退远了。


        

这酒量还想讨酒喝,和郭奉孝一起喝果子汁去吧。


        

麹义喝完醒酒汤,瞥了一眼呛得满脸通红说不出话年轻,表情和吕布如出一辙,他们不疼被呛到,只疼那几口被喷出来酒。


        

主公只给了他三坛,下次再想喝估计要等到中秋主公设宴,太浪费了,真太浪费了。


        

等会儿,他记得张文远之前去了幽州,现在这风尘仆仆模样应该刚从幽州回来才对,主公会不会也给他三坛?


        

昨天吕奉先喝酒喝太急,现在回想起来感觉这样烈酒应该细细品味,既然这子喝不了,不如把美酒匀给他们,他们能喝。


        

俩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坏思,耐着『性』子等张辽咳嗽完缓口气儿,然后一左一右过去讨酒。


        

张辽警惕看着他们,连忙退后两步跑出去,“我过来想借方洗个澡吃顿饭,连夜赶路累得要,还没来得及去见主公,不打架哈,赶紧赶紧,快准备饭菜,我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别耽误本将军面见主公。”


        

吕布撇撇嘴,“跑还挺快。”


        

嘴上说着,也没忘让给他准备衣物送过去,府上士兵不少,找个和他身材相仿很容易,随便拿件没穿过衣服将一下成,他可懒得让去两条胡之外府邸拿衣服。


        

麹义活动活动筋骨,看了眼天『色』要告辞,他得回家一趟,不留这儿吃早饭了。


        

吕布摆摆手把送到门口,额,房间门口,越好下次什么时候继续喝酒,低头嗅着满身酒臭味,啧了一声也跑去清洗去了。


        

张辽这子晚上不睡觉赶什么路,又没有十万火急军情,耽搁两天能咋?


        

“问题老了,你不知道主公已经准备给我说亲了吗?”张文远臭屁不行,风卷残云将食案上食物扫『荡』一空,擦擦嘴巴可得意了。


        

他出来闯『荡』早,这些年一直忙着建功立业,以前也没关他有没有媳『妇』,整天在军营里待着,也不觉得有问题,以前好像有几个想往他身边塞,不过都被他给回绝了,没有家在,好男儿志在四方,成家那么早干什么。


        

主公安排和找上门来肯定不一样,仔细想想,他现在也可以成家了嚯哈哈哈哈哈哈哈~


        

吕布难以言喻看着浑身上下都写着“得意”『毛』头子,娶个媳『妇』而已,至于嘚瑟成这样吗,跟谁没有似。


        

张辽咧嘴笑得『露』出白牙,“我年轻,我没见识,我开,你打我啊。”


        

吕布虎目一瞪,“瞧你那没出息样儿。”


        

张辽笑嘻嘻跑开,时间差不多了,他要赶紧去打听打听主公给他挑了个什么样媳『妇』,趁着秋冬没有战事,赶紧完婚才好。


        

从今往后,他张文远也媳『妇』孩子热炕头了哈哈哈哈哈。


        

吕布:……


        

这家伙有病吧?


        

吕将军嚼着饼子,任张辽个儿跑远,不紧不慢填饱肚子,再去瞧一眼他那已经能拎得动□□姑娘,准备等张文远说完正事儿之后再去找他们家主公。


        

都说虎父无犬子,他家虎父也有虎女,玲绮丫头打喜欢舞刀弄枪,他这个当爹也不能拦着,丫头怎么了,丫头学了武也能打宵跪求饶。


        

回头问问主公能不能给他家这姑娘找个女先生,他没空教,也没本事教,找个女先生让她认字,将来不说文武双全,至少看公文布告不成问题。


        

孙坚上次过来在他面前炫耀他们孙家上阵父子兵,呵,他吕奉先会认输吗?


        

等他家姑娘再长几岁,非把孙伯符那臭子揍得满找牙,看他孙文台还敢不敢在面前胡说八道。


        

隔壁州牧府邸,主院一早飘出了『药』味儿,只这次生病不原焕,而袁璟这个身体强壮家伙。


        

换季容易生病,原焕知道身体很脆,很注意保暖不吹风,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儿,袁璟公子反而先着凉了。


        

也他这些天太忙,想着家伙在书院不会有事儿,一时疏忽出了意外。


        

家伙从记事起没生过病,每次看到父亲喝『药』都会一脸担学着劝他多多喝『药』,喝『药』才能身体好,一边劝还一边拍着胸口说如果生病他,他肯定不怕喝『药』。


        

真轮到他喝『药』了,家伙瞬间变脸,吚吚呜呜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尝了第一口之后活不肯喝第二口,每次都要原焕亲来哄才委委屈屈喝下去。


        

孩子生病都喜欢黏,平时故稳重像个一样袁璟公子也不例外,一会儿看不见爹满眼泪珠想掉金豆子,原焕没有办法,只好在书房支了个桌子让这祖宗看书。


        

袁璟起床吃过饭,苦着脸吃完『药』,直到在书房桌子旁坐下都没有缓过来,他以后再也不说阿爹不乐意喝『药』了,他也不喜欢喝。


        

他只吃了几天难受不行,从他记事到现在,阿爹好像天天都在吃『药』,疾医说他着凉了吃几天『药』能好,阿爹为什么吃了那么久『药』身体也没有好?


        

家伙有气无力翻着书,看了一会儿不想看了,轻手轻脚站起来,趴到旁边书案上看他爹写字。


        

“要不要回去睡一会儿?”原焕抬手『摸』『摸』家伙额头,疾医说再吃两副『药』没事了,怎么看上去比前两天还没精神?


        

“不要。”袁璟公子蔫儿了吧唧摇摇头,抬头瞅了他爹一眼,回到桌子前继续唉声叹气。


        

原焕:???


        

“怎么了这?”


        

家伙老气横秋叹了口气,“阿爹,你什么时候才能不用吃『药』呀?”


        

原焕:……


        

个好问题。


        

老父亲被儿子真情实感询问弄得梗了一下,他也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摆脱汤『药』,可这不他说了算事情,疾医不松口他也没办法呀。


        

父子二相顾无言,不约而又一声叹息。


        

不多时,门外传来通报说张辽回来了,原焕捏捏眉,让家伙去外间玩一会儿,有些事情不适合孩子听。


        

张辽连夜赶路,填饱肚子之后不见疲惫,走路带风依旧精神满满,路过外间时候看到愁眉苦脸袁璟公子有些诧异,不过也没多想,乐呵呵打了声招呼,脚步轻快绕过屏风去见他们家主公。


        

袁璟托着脸看着不识愁滋味年轻,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能那么开,因为没吃『药』吗?


        

张文远不知道他们公子在里嘀咕着什么,进去后先三言两语把幽州情况汇报了,然后两眼放光看着他们家主公,希望他们家主公能看懂他暗示,不要让他厚着脸皮主动去问。


        

他只个没出息没见过世面年轻,多不好意思啊。


        

原焕忍俊不禁看着有些迫不及待张辽,轻笑一声递过去一张单,“这些文若挑出来女子家世,文远看看中意哪个。”


        

结亲不两个事,而两家事,张辽模样好官职也不低,只出身略有些瑕疵,妻子门第太高夫妻可能相处不来,岳家也可能瞧不起他家世,所以最开始挑时候他特意叮嘱了门第不要太高。


        

和张辽相比,高顺和赵云需要注意方少了许多,他前些天给几个没成家武将送信询问否有成亲意向,高伏义和赵子龙都表示随他安排,只有张文远洋洋洒洒写了一堆有没,最后在末尾扭扭捏捏加了一句不要求家世,只要模样好看行。


        

当事都这么说了,挑时候然注意着,只如今男女防虽然不像后世某几个朝代那般严重,寻常也见不着世家女出来抛头『露』面,这个时候轮到社交达出面了。


        

荀文若好友遍天下,家中女眷逢年过节然少不了来往,正适合来参谋几个伙子婚事。


        

张辽嘴上说着不好意思,看单时候却一也不含糊,只纸上只写了家姑娘家世和年纪,其他什么都没有,他看老半天也看不出花儿来,只好把单还回去,一脸老实表示主公做主好。


        

他再怎么没规矩,也知道不可能把家姑娘喊来和他相看,他个儿没脸没皮也算了,家姑娘还要嫁,反正主公挑一定比他挑好,他不个儿『操』这个了。


        

原焕摇头笑笑,让这赶紧回府睡一觉,不能仗着年轻不把身体当回事儿,不然身上有了病症,将来有他哭时候。


        

他之前算着这家伙概这几天回来,可没想过他会在早上回来,连夜赶路也不嫌折腾,回去养足精神再过来。


        

张辽喜滋滋应了一声,想着他事儿已经交代完了,留在这儿只会打扰他们家主公处理正事,这才起身告退。


        

原焕无奈看着活力满满年轻走远,将单放回书案下面暗格里,拿出另一张纸写写画画,思索张辽成亲后把派去什么方。


        

公孙瓒成功拿到食盐生意,正吃手短拿手软时候,对冀州态度相当好,他把袁绍送出去那个渤海太守位子拿了回来,渤海靠近青州,那边只有张合和太史慈,得再派个得力干将去镇守渤海,这样一旦青州有变,他们可以立刻从渤海出兵。


        

张辽功劳足够,只『性』子太不稳重,不过再一想想,有张合和太史慈稳重够了,加个敢冲敢闯张文远正好互补。


        

高顺和荀攸在中山,北边布防他不担,倒西边太行山一带不得不防,吕布这撒手没武将要留在身边听候差遣,正好麹义熟悉和胡战,派去常山既可以防止太行山里生变,又能防止胡南下侵略,一举两得。


        

那些通过官署考核士子已经派往各郡,没有意外话,其中历练之后能主管一郡才两只手数不过来。


        

察举没前途,还考试来才快,可惜现在不推广时候,再等等,再等几年不用担才不够用了。


        

冀州、兖州、豫州汉口最多三个州,三个州全部在他掌握之下,只凭口基数他也能挑出多能用之。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从秋天进入冬天,袁术支棱了没几天放弃了勤政爱民,在身边庆幸目光中,再次恢复他纨绔生活。


        

秋天吃柿子,南阳柿子结好,摘下来挑好给哥送去,一车不够再来一车,如果哥府上那个天赋异禀厨子再弄出什么好吃法子,还他一张食谱行。


        

吃完柿子还有梨子,梨子吃完之后淮南柑橘也能吃了,柑橘刚送走,清热润肺柘也能扎成捆运过去,哥去年用这玩意儿弄了不少糖,嘿,一定惦记着他嗜甜,所以才特意捣鼓这东西。


        

去年不知道哥身边那么有本事,今年知道了当然不能错过,他特意在南边买了许多庄子柘,今年肯定想要多少有多少。


        

他给哥送东西只单纯孝敬兄长,才不眼馋哥府上食谱,毕竟他和哥一起长,家里有东西他都有,怎么会眼馋这东西,哥不要误会,当然,如果哥实在想要回礼他也不介意。


        

亲兄弟也要有来有往,礼轻情意重,他不嫌弃食谱不适合当礼物,只要哥送来东西他都喜欢。


        

原焕府上一年四季没有断过时令果蔬,每次听到府上管事来说南阳那边送了东西过来他都很想说,如果袁公路把搜罗东西思用在和袁绍争盘上,他们兄弟俩谁走远还真说不准。


        

如此锲而不舍,谁敢说他没有毅力。


        

也个才。


        

袁璟家伙病好之后很快恢复书院生活,原焕这回不敢再掉以轻,书院不能带『奶』娘侍女,他便给袁璟和郭奕一挑了两个年纪书童,既能和他们一起进学也能顺便照顾他们。


        

张辽亲事也定了下来,伙子高高兴兴把媳『妇』娶回家,第二天被几个好友拉到营里比拼身手,主公只说成亲当天不能闹,没说成亲第二天也不能闹。


        

虽然他们家里媳『妇』孩子都不缺,但张文远这混蛋太嘚瑟,他们实在看不下去,左右成亲之后不需要他用那张脸去讨好岳家,较量起来也不用手下留情。


        

成了亲男不能退缩,身上没儿真功夫怎么好意思回家和媳『妇』温存。


        

于乎,犯了众怒文远将军在家歇了半个月,直到那张俊脸恢复如初才敢去渤海上任。


        

外面天寒冻,窗外雪花簌簌,从开始下雪,原焕再离不开炉子,不得已非要出门时候必定裹得里三层外三层,也他长好看,又个高挑身材,这么个裹法看上去也不显臃肿,不然入眼可能变成家伙们那样,一旦滑倒能变成到处『乱』滚圆球。


        

雪连下了好几天,道路不好清理,书院和官署都放了假,袁璟最近开始练字,家伙志气不,刚开始握笔以他爹做榜样,立志要把字写和他爹一样好看。


        

原焕谦虚表示他这几年疏于练习疲懒很多,不敢带坏孩子,练字个苦功夫,他回头问钟繇讨几副字帖来给家伙参考,要学学家,钟元常字比他好看多了。


        

袁璟公子不理会他爹劝告,在他里父亲最厉害,干什么去找别要字帖,不要。


        

家伙拒绝干脆,听老父亲直感叹,然后他以教家中辈习字为由找钟繇要了字帖欣赏。


        

计划通。


        

他们忙活了一整年才争取来冬天安逸度机会,只安逸子没过几天,麻烦来了。


        

或者说,不麻烦,而天上掉下来馅饼。


        

天间雪花纷飞,街上不见影,荀彧急匆匆通知其他几到他们家主公府上议事,冒着风雪匆忙前来,甚至连一贯温和淡然都维持不住。


        

关中百姓饥,朝廷无粮赈济,司徒王允派兵强抢富户激起民愤,皇帝一气之下只带了几个亲信跑出皇宫,只给杨彪留了封信不知所踪。


        

对王允来说不知所踪,对荀彧来说,他得赶紧通知他们家主公,然后派去城外接,再不去接应,当今天子要冻在邺城外面了。


        

原焕眉头紧蹙看着原焕递过来帛书,『揉』『揉』额头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京城会『乱』,所以特意提前做了准备,原以为情况不会坏到史书上那步,没想到即便提前有准备,长安『乱』象也依旧触目惊。


        

纵然李傕、郭汜等在董卓伏诛时候和他们老领导共赴黄泉,倒霉皇帝也还没能摆脱如履薄冰子。


        

史上王允没能安抚好董卓余部,导致他们叛逆上来反客为主,杀入关中屠戮长安百姓攻剽城邑,后来内斗互相攻讦,又把长安周边方祸害干干净净。


        

短短两三年时间,整个关中由几万万锐减到几十万,要知道司马氏一统三国时候,整个蜀汉口都不到一百万,李傕等两三年时间祸害没了好几个蜀汉,可见离谱到什么步。


        

关中朝廷掌控最后一块方,要连关中都没有,汉连存实亡都算不上,这能直接宣告灭亡程度。


        

没了郭汜、李傕,王司徒离谱和那俩不相上下,关中被嚯嚯没了,汉室复兴可以说再没有半希望,要没要兵没兵要钱没钱要什么没什么,即便皇帝皇位正言顺又能怎么样呢,他除了皇帝号什么都没有了。


        

原焕低声叹了口气,如今这局面对他们来说最好,也他们暗中推动才形成,天子主动来投,他们甚至不会背上胁迫天子罪。


        

只他以为皇帝会在熬不住天灾时候才会离开长安,没想到天灾还没开始发威,王司徒这个祸先把关中搅和得鸡犬不宁。


        

关中区民生凋敝,朝廷如果有经营,只要皇甫嵩能挡住西凉兵马,没有郭汜、李傕等『乱』,皇帝身安全没有威胁,再有冀州送去救命粮,想继续苟着不成问题。


        

天灾难躲,祸难防,王允曾经个好官,可惜活太久了。


        

皇帝来到邺城,他们便不能再对关中不管不问,如此也好,至少不用再防着王司徒偷偷『摸』『摸』背后捅刀,“文若,传信给卫伯觎,让他盯紧西凉兵马动静。”


        

关中『乱』,天子失踪,皇甫嵩只有三万兵马,如果马腾、韩遂铁了想打,那三万兵马绝对挡不住西凉军铁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