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131章 龙战于野孙策:乖巧.jpg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建安。


        

原焕的动作顿一下, 很快又恢复如常,“既然陛下已经将年号定下, 完年就着手昭示天下吧。”


        

建安,这一时期可以说是汉末最精彩的时期,后世『妇』孺皆知的几场着战役,什么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全都发生在这几十年。


        

他总觉得时还早,没想到知觉竟然到要改元建安的时候。


        

自汉武帝首创年号形成制度,历代的天子帝王遇到天降祥瑞或者内忧外患都要改个年号以示尊敬,打个仗要改年号,打个猎也要改年号,只汉武帝自己就十多个年号, 想凭年号记清现在是哪一年一般人还真记住。


        

原焕抚平衣袖的褶皱, 看着欲言又止的荀彧又是一声叹息,他如今已经身在局中,记住和记住又能什么区别, 左右局势已经变的和史记载的完全同, 就算现在把史放到他面前任他翻阅, 能到的用处也没多大,反倒容易让自己被局限住。


        

算,现在这样就很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走一步算一步,能走到哪儿是哪儿。


        

原老板心态非常好,笑『吟』『吟』看着想说什么又知道该怎么开口的荀彧,大概能猜到这人想说什么。


        

小皇帝如今在邺城,更改年号是小事, 能让荀文若纠结成这样,无外乎怎么待小皇帝这一件事。


        

天子毕竟是天子,严苛他心意去,给朝廷多权利他心还是意去,平日忙来顾得想这,现在要年难得清闲,正好小皇帝又要换年号,后知后觉想来可又开始发愁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理想主义最后折腾的还是自己,知道他们家荀别驾这次能纠结几天。


        

如果在荀彧刚来身边那天遇到这种情况,原焕或许还会跟着担心,现在却是完全没跟着担心的必要,他光担心,甚至还心情在旁边看热闹。


        

小皇帝在洛阳时被人胁迫,在长安时也是身由己,在别的地方吃穿都得到保障,来邺城能重建朝廷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


        

行宫可以住,人安排日常居,人提供朝廷花销,空架子朝廷没实权,但是他们能说原焕他们。


        

如果没邺城让他们落脚,天知道他们现在会沦落到什么境地。


        

他们在长安的时候,只一个关中就治理的『乱』七八糟,现在虽然掌权的是邺城官署,但是至少义大汉十三州大半数都听朝廷的命令。


        

冀州、兖州、豫州原本就已经在原焕的掌控之中,如今再加司隶关中一带,他们直接控制的地方已经占大半个中原。


        

青州、幽州义在别人手中,但是一旦邺城这边动静,以士孙瑞和公孙瓒的本事根本挡住冀州的大军,更用说青州的兵马本就归原焕手下的将领掌控。


        

并州那边袁绍还忙着和匈奴、乌桓抢地盘,中原『乱』,乌桓、匈奴也『乱』,谷一带的乌桓落零零散散,首领难楼号称能指挥九千多个落,辽西乌桓甘示弱,号称能指挥五千多个落,和这相比,辽东、右北平那只能调动几百个落的乌桓首领似乎值一提。


        

乌桓大小落数以万计,大落几百千人,小落只几十个人,匈奴和他们差多,北边胡人聚族而居,落和中原的村子类似,又一样,村寨的族老乡老要听官府的命令,落首领一旦觉得头的大首领靠住,卷铺盖就能带着族人跑远。


        

游牧落本就逐水草而居,像汉地百姓固定住处,草原那么大,只要怕死,想跑到哪儿都没人管。


        

小皇帝在长安时,政令可能传长安,可是现在皇帝诏自邺城往外发,走通路被堵回来的情况大大减少,只要想背造反的声就能再朝廷的政令视若无睹。


        

如此一来,徐州、扬州、荆州也勉勉强强算是能联系。


        

益州算,益州是真的道路通,只要张鲁把路堵死,除非能飞然谁都进去,蜀道之难,难于青天,几百年后尚且道路通,何况几百年前的今天。


        

冀州、兖州、豫州、司隶,再加一个荆州南阳郡,这四州一郡义在朝廷的管辖之下,别的说,至少州郡之内没盗匪作『乱』,也没胆大包天的贪官污吏,宦官和外戚早在前几年已经被收拾干净,就算天灾断,在官府的赈济之下百姓也能安居乐业。


        

这要是放在以前,简直想都敢想。


        

旁人只觉得天子在身边,遇到各种事情都要去小皇帝面前走一圈,“之则权轻,违之则拒命”,怎么看怎么方便,如把烫手山芋扔给别人。


        

真正把小皇帝接到身边才能发现根本没什么方便,在年幼的天子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的情况下,迎奉天子百利而无一害。


        

管是史还是现在,他都得说一句天下诸侯最该的就是觉得天子是个麻烦。


        

迎奉天子之人未必忠心于汉室,但是论迹论心,在天下人眼,谁接天子到身边谁就是忠勇的榜样,和这既忠且勇一颗红心向大汉的贤臣相比,其他只知道争抢地盘,天子的安危无动于衷的各路诸侯可就都是面目可憎的小人。


        

——昔晋文公纳周襄王,而诸侯景,汉高祖为义帝缟素,而天下归心。【1】


        

如今天子蒙尘,尊奉天子乃是顺天应人的绝妙计策,他们想着盯紧点小皇帝就要被别人抢走,结果却是一群人迫及待想看着他们接收无处可去的小皇帝。


        

事到如今,他们家荀别驾可能看清形势,与其担心他会会开始琢磨如何匡扶汉室,如看他怎么纠结。


        

看聪明人犯傻,别一番趣味。


        

孙策托着脸等着这两位说完,等一会儿发现没人声,看看眉眼含笑的主公,再看看垂眸敛目的荀先生,捏捏下巴知道还要要等。


        

荀彧想又想,最终还是决定等他们家主公养好身体再说这,可是抬头那双含着笑意的眸子,又觉得没提那事情的必要。


        

比让他们家主公看笑话,他更乐意看他们家主公的笑话,“主公坐多久?身体可还撑得住?”


        

“无妨,躺久来坐坐也错。”原焕忍俊禁,敢再随意调侃,既然人闲着容易胡思『乱』想,如忙来,“正好伯符刚刚回来,带回来少南边的消息,扬州的情况复杂,文若觉得谁可以担任扬州刺史之职?”


        

“扬州刺史?”荀彧正想开口说什么,注意到他们家主公又开始咳嗽,眉头微蹙轻声道,“此事急,等主公养好身体再商议也迟,我们便打扰主公休息。”


        

孙策连忙跟着点头,跟着荀彧一告辞,直到走房才松口气。


        

袁璟小公子听到动静立刻跑来,朝一点儿也贴心的孙家大哥挥挥手,手舞足蹈比划着他明天去孙府找孙翊玩儿,也管孙策没看懂,比划完之后立刻缩回房盯着他爹休息。


        

今天『操』心的事情已经超标,明天后天大后天,哪天都能再听那烦心的事情。


        

孙策摇头转身伸个懒腰,然后眼睛亮晶晶的看向荀彧,“荀先生,您是回官署还是去哪儿?”


        

“去官署吧。”荀彧微微一笑,这天只顾得忙手下几个州的事情,扬州徐州都没怎么关注,看他们家主公的意思,明年或许要扬州下手。


        

小霸王等的就是这句话,门口的下人手中接油纸伞殷勤的走在前面,一看就知道事相求。


        

袁璟趴在窗子看着他们离开,直到连背影也看着才跑回,“阿爹阿爹,荀先生他们已经离开,阿爹现在要睡觉吗?”


        

原焕摇头笑笑,“还早,睡。”


        

白天睡多晚容易睡着,白天的『药』也没安眠的成分,刚刚午睡醒来才没多久,这时候想睡也睡着。


        

小家伙握握拳头,挺胸膛自告奋勇,“我来给阿爹念解闷。”


        

阿爹能随意走动,看的话眼睛会累,什么都干又无聊,如他来给阿爹念,遇到认识的字还能直接问,读百遍其义自见,万一读多自己就明白呢。


        

这边袁璟小公子兴冲冲的显摆自己又认多少字,那边孙策小霸王也在显摆自己和小伙伴在扬州干多少大事,其实光扬州,在陈温陈刺史去世之前,他们在徐州才是真正的大展身手。


        

今年各地天灾轮番降临,又小皇帝来到邺城,邺城官署能正言顺的问其他州郡的事情,几乎人人都忙的脚沾地,往年刚到腊月就该准备年休沐的事情,今年直到腊月快要完还没能清闲下来。


        

这也就意味着官署依旧是满员状态,毕竟年能在官署,所人都想着赶紧把手头的活儿干完回家,只要他们好好干活躲懒,最多三天,这堆满屋子的公文就能全处理完。


        

小霸王的到来让整个官署的气氛都活跃来,忙活那么久,听听南边的形势权当解闷儿。


        

左右官署没外人,孙策也没藏着掖着,扬州各郡的守郡丞是谁推去的是秘密,想知道的话稍一打听就能打听来,需要遮遮掩掩。


        

扬州现在没刺史,郡县各自为政,他舅舅吴景目前担任丹阳守,防着陶谦把手伸到该伸的地方,荆州和徐州离得远,刘表和陶谦这两个老东西早联手给他们使绊子的意思,就算主公现在没空拿下扬州,也能让那俩老东西在扬州嚣张。


        

郭嘉笑眯眯看着气势磅礴的孙家小霸王,“万一主公真的没空管扬州,你待如何?”


        

孙策眨眨眼,笑嘻嘻在郭嘉旁边坐下,“还要看奉孝先生愿愿意帮忙。”


        

小霸王这辈子最得意的除长得好就是会说,长得好归功于爹娘,能说会道归功于他自己,他打小就能和城的士大儒交朋友,现在长大,交朋友的本事更胜一筹,只看现在就知道,只要他愿意,整个官署都是他的好朋友。


        

他的朋友是他的朋友,别人的朋友和他打照面也成他的朋友,没『毛』病。


        

郭嘉挑挑眉,知道这小子想干什么,“想让我去主公那边说情?这可行,其他事情还好,这等事关大局的事情可好说。”


        

“奉孝先生放心,和主公没关系,绝会累着主公。”小霸王眉眼弯弯笑得开心,轻轻松松把郭鬼才席位拉来,朝旁边几人打招呼立刻神神秘秘把人拽进旁边屋嘀咕个停。


        

沮授啧一声,转头看向荀彧,“文若可知晓这小子想干什么?”


        

荀彧无奈摇头,“少年人没个定『性』,除他自己,别人怎么能猜着他在想什么?”


        

“话说乌程侯是是快回来?”田丰拿着笔杆,难得跟着打趣儿,“虎父无犬子,孙小将军莫是想自己打扬州?”


        

荀彧若所思的点点头,“倒也是可以。”


        

田丰:???


        

可别,他只是开个玩笑!


        

隔壁屋,小霸王正亲亲热热的和郭鬼才分享他的天才计划,官署的人都正经,以他在邺城这几年的经验,公瑾在的时候找奉孝先生最为妥当。


        

别人会觉得他年纪小只会胡闹,奉孝先生会,就算觉得他是在胡闹也会和他一胡闹。


        

他就喜欢这种朋友。


        

就是说,主公没空管扬州那点破事儿,他们又能眼睁睁看着扬州落到别人手,正好他和公瑾闲着也是闲着,邺城这边需要他们两个发光发热,扬州需要啊。


        

丹阳郡在他舅舅手,招兵买马需要避开,然容易被舅舅告黑状,但是其他地方用,只要粮草充足,轻轻松松就能招好多兵。


        

南方山贼多,他在冀州没用武之地,扬州正适合他发挥,黑山贼泰山贼打服都能为官府所用,那小股山贼更用说,一次打改就再来一次,他孙伯符最怕的就是打架,面是勇冠三军的吕布吕温侯他都敢往冲,那基本没打仗的山贼水匪根本够看。


        

他他自个儿信心,再小伙伴周公瑾一就更信心,主公可以继续忙着北边的事情,把扬州交给他们俩就好,等什么时候主公腾手来,他们俩必定能交给主公一个完完整整的扬州。


        

十一个郡国,一个都会少,没准儿还能多几个,他感觉荆州江夏那片儿也错,反正长江通去那边,万一打着打着就打去呢。


        

郭嘉拍拍自信满满的少年将军,心道这小子还真敢想,“所以呢,需要我做什么?”


        

小霸王表情一僵,退到门口左右看看,确定门口没人,这才关进门回来小声说道,“那什么,万事开头难,征兵需要粮草,刚开始的时候只新兵也行,需要奉孝先生帮个小小的忙。”


        

吕奉先的兵他敢抢,他爹的兵还是可以惦记惦记的,兖州如今兵多粮足,分他两千应该成问题。


        

他也是什么胆大包天要造反的人,老爹身边四员虎将能坑来一个就成,左右都是一家人,老爹的兵就是他的兵,只要能赶在老爹提刀手刃儿子之前跑掉,其他就都是事儿。


        

具体怎么坑……这是还没想来嘛。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