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132章 龙战于野郭嘉:我郭某人从来不胡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孙家小霸王想的可好了, 北方算得安稳,他们家公来年概率会把精放在关中以及函谷关西边的凉州, 扬州没有心骨才好,没有心骨才会给他们添麻烦。


        

扬州落到别人手上是麻烦,在他们自己人手上可一样,公麾下的军好南下,给他两千兵马当家底,他到扬州招兵买马岂是绝妙。


        

他也是想多要点兵,只是水土服是个问题,北边的士兵来到南方后多适应,真要千里迢迢从冀州到扬州,估计还没开打就已经病倒了一片。


        

江东和中原气候同, 地形也一样, 那边水多,江河湖泊连成片,北边的兵多数都是旱鸭子, 估计长这么都没坐船, 更别说在船上打仗。


        

骑兵去江东派上用场, 步卒水土服需要时间适应,如带上钱粮去那边招兵,就算短时间内招来的兵比身经百战的老兵, 至少他们会水土服生病, 也用另外找人教他们游泳。


        

打江东嘛,怎么能缺了水军呢。


        

公麾下骑兵步卒几十万,就差水军没着落,天底下最厉害的骑兵是并州铁骑和西凉马,最厉害的步卒也在冀州, 他年纪小,这时候想和吕奉先他们比已经来及了,如努成为公麾下最厉害的水军将领。


        

江东据有长江天险,有公在背后撑腰,他也怕那些世家族给他使绊子,徐州陶谦防备兖州还来及,有他爹在兖州虎视眈眈,陶谦那家伙就绝对敢找他麻烦。


        

兵马调动需要时间,那老东西胆敢对他下手,他爹立刻就能兵发徐州来个围徐救扬,再说了,以陶谦手下那些歪瓜裂枣,能能打到扬州来还说准呢。


        

荆州刘表有野心,可惜没有和野心匹配的胆量,荆州那么好的地界儿,北有汉水、沔水,向东顺长江而下就能通到吴郡,向西也能到达巴蜀一带,可以说是可攻退可守,结果可好,那家伙就盯着南阳放。


        

既敢明目张胆朝南阳发兵,还舍得放弃南阳那块肥肉,坐拥可攻可守的荆州却只能当摆设,他看着都觉得可惜。


        

刘表够看,益州刘焉就更用说了,天府国土地肥沃民殷富足,他却只想着让张鲁占据汉中关起门当个土皇帝,听说刘焉这几个月身体好,估『摸』着撑这个冬天,等来年益州易,有个能压得住张鲁的州牧还好,要是州牧压住张鲁,那可就有意思了。


        

孙策在丹阳的时候就眼巴巴看着扬州其他郡县,想要找郭嘉帮忙自然会藏着掖着,手指蘸了茶杯里的水在桌案上画出江东的致形势,顺着长江连荆州江夏一带也一起画了出来,说以情晓以理,誓要让郭奉孝听明白他的计划。


        

就算他自己有点靠住,他们家公瑾年少成,运筹帷幄无所能,有公瑾在家伙儿总能放心吧。


        

郭嘉抱着手臂点点头,这小子的法子虽然直接,也失为一个好办法,稚嫩的少年郎容易让人掉以轻心,只孙伯符和周公瑾两个人带兵到江东比乌程侯亲自江东更能让那些世家族接受。


        

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就算手底下有几千兵马又能干什么?


        

有乌程侯在兖州守着,万一两个小的出事儿也来得及救援,如让他们在扬州闯『荡』闯『荡』,指望他们能拿下整个扬州,打下两三个郡也能算功劳。


        

而且,他们也的确需要一支水军。


        

郭祭酒眯了眯眼睛,想着荀彧刚刚去找他们家公,在再去太合适,于是招呼着孙家小霸王到跟前,附到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然后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用担心别的,明天中午去公那儿说一声就行。”


        

孙策眼睛亮晶晶的,跃跃欲试恨得眨眼就能到明天,“多谢奉孝先生。”


        

他说什么来着,遇事决找奉孝先生准没错。


        

小霸王意气风发的离开官署,趁他爹还没家赶紧和家里的弟妹搞好关系,再去拿在丹阳当太守的舅舅当笑料去讨好娘亲,只要家里小小都向着他,把老爹得罪了也没关系。


        

有后台就是能为所欲为。


        

“你们说了什么?”荀彧将目光从蹦跶着走远的小霸王身上收来,难得按捺住好奇心,“伯符年纪小,你注意分寸,别跟着胡闹。”


        

“放心放心,肯会胡闹。”郭嘉打了个哈哈略去,到自己的位子坐好,提笔开始干活,“两天就能知道我们俩说了什么,急急。”


        

他郭奉孝如此稳重,怎么可能和小孩子一起胡闹呢?


        

越说自己会胡闹的人就越会胡闹,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还没什么,从他郭奉孝口中说出来几乎没有可信度,此话一出,整个议政厅一片寂静。


        

好一会儿,家该搬竹简的搬竹简,该拿墨块的拿墨块,一边处理剩下的事情一边小声讨什么时候能让整个冀州都用轻薄的纸来替竹简。


        

在只邺城官署有足够的纸张可以取用,其他郡县有纸也舍得这么用,公说明年尽量让每座县城都有制纸的作坊,到时候情况应该会好些。


        

自从用纸替了竹简,他们再也用腰酸背痛扛东西了,有纸真好啊。


        

郭嘉:……


        

这么给面子的吗?


        

官署里其乐融融,家伙儿心情都错,处理事情的速度也快了少,原本计划三天才能做完的事情只用两天就能收尾。


        

荀彧和沮授商量着将目前在他们家公掌控下的四州一郡的事情处理完,确没有疏忽的地方,这才踏着月『色』离开官署。


        

郭祭酒等了半天也没等来问问题的家伙,看着荀文若和沮公与相携离开,蹲地上团了个雪球来泄愤。


        

他决,从在开始,他要和荀文若绝交一个晚上。


        

谁还没脾气了?


        

第天一早,孙策带着弟弟妹妹们在院子里展示他的十八般武器,直到吴夫人喊他们吃饭才意犹未尽的停手。


        

兵器架上的十八般武器,全部都是木头做的,这些东西平时属于孙权孙翊几个小家伙,他们家哥来立刻易,谁让他们家除了老爹就只有哥一个能玩转所有的武器呢。


        

孙策带着弟弟妹妹们玩的非常开心,公需要静养,他去太早了会打扰公休息,昨天荀先生在午后去,那个时间点去找人应该没问题,吃饭还能再教几个小的点儿东西。


        

教行,指望他们自己,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个人打老虎。


        

他在邺城这些天孙权肯懈怠功课了,然怎么连小妹都打,他那么一个男孩子,打自己的妹妹他好意思吗?


        

孙权垂头丧气跟在旁边,孙翊拉着两个知道危险离他们有多近的弟弟乖乖坐在母亲旁边,只有孙尚香自己开开心心和他们家哥说话。


        

隔壁吕将军经常教他闺女玲绮骑马打架,她和玲绮一起玩的时候也了少,附近能和她一起玩的同龄人多,玲绮是她最好的小伙伴,她们俩已经约好将来一起上阵打仗啦。


        

孙策对妹妹的目标表示支持,虎父无犬子,闺女当然也是虎女,他们家那么多孩子,还真没几个敢上马打仗的。


        

吴夫人轻咳两声,把胡说八道的女儿喊到身边说了几句,一家人这才热热闹闹开始用饭。


        

小霸王笑嘻嘻救妹妹出苦海,有他这个哥在,弟弟妹妹用阿娘『操』心,他一把几个小的教导的乖乖听话,哪个都敢给阿娘添堵。


        

吴夫人对这个儿子向来没办法,几个小的也越来越调皮,好在他们爹马上就来,省得她天天『操』心完这个再『操』心那个。


        

雪后初晴,今天是个难得的好晴天。


        

雪下了好几天,地上积了厚厚一层雪,天气放晴后非没有暖和,反而比前几天下雪的时候更冷了,袁璟裹成球看着外面的雪,从早上就在纠结要要去孙家找小伙伴玩,一直纠结到在也没能迈开脚。


        

太冷了,实在是太冷了。


        

小家伙穿戴整齐,就是迈开第一步,趴在窗子处纠结了好半天,最后还是一脸后怕的到里间找他爹,“阿爹无聊了吗?我来帮阿爹念书吧!”


        

看书看多了眼睛疼,听书才好。


        

原焕无奈的看着想出去玩又怕冷的小家伙,拍拍身旁的位置让他爬上来,“你若是怕冷就人去问问,看其他几位小郎君可可以来咱们府上。”


        

“没有怕冷,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点冷算什么,好男儿惧酷暑也怕严寒。”袁璟连忙反驳,他本来怕冷来着,只是今天冷的有点分,他还没有准备好,才是怕冷,“再一会儿,再一会儿就出去,我和奕哥约好去孙府玩,吴夫人会做好多好吃的小点心,和家里的一样好吃,可惜阿爹能吃。”


        

原焕:……


        

算了,还是别说了。


        

老父亲开心的给了儿子一个脑瓜崩,说话就说话,没事儿说什么点心,能能长点心,知道爹能吃还说,是是故意想让阿爹出丑?


        

袁璟小公子捂着脑袋,朝亲爱的父亲『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抿嘴什么也说了。


        

小家伙在家里磨蹭到午后,直到看着他爹把『药』喝完,这才依依舍的准备出去玩,再出去天都要黑了,他可想当失信于人的坏孩子。


        

一会儿,孙策带着孙翊来求见,看到袁璟小公子的瞬间立刻把旁边的弟弟推出去当掩护,小公子乐意公见属下没关系,只要他看见就好了。


        

孙翊来前被他们家哥千叮咛万嘱咐,小小少年郎关键时刻非常靠得住,报点心报的非常熟练,成功把袁璟小公子的注意从“孙家哥又听话来打扰阿爹休息”转移到“吴夫人会的点心好多”上。


        

小霸王笑的『露』出小虎牙,看着两个小家伙带着仆从出门找其他小伙伴汇合,这才整整衣衫去见他们家公。


        

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关乎他能能安生年,重要着呢。


        

少年郎步屋,看到他们家公披着斗篷坐在外间略有些心虚,在心里骂了自己好一会儿,打意这是最后一次来打扰,然后才把他琢磨了一晚上的说辞说出来。


        

奉孝先生昨天告诉他想要兵必拘泥于他爹手下的那些兵,别人手下的也能惦记。


        

关东联盟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曹孟德曹校尉和他爹是打仗最猛的两个,曹校尉有本事,可惜关东联盟里拖后腿的太多,打仗败多胜少憋屈的行。


        

他爹当时虽然日子好,好歹还算得去,曹校尉更惨,总是打败仗说,还没个肯帮他兜底的哥,由此可见,袁绍袁术这兄弟俩哪个都靠住,还是他们家公最好。


        

曹校尉手底下的兵越来越少,他们要打董卓,手底下怎么能没有兵,世上哪儿有常胜将军,吃了败仗没什么,重整旗鼓继续打就是了。


        

曹校尉要重招兵,曹洪曹将军肩负重任前往扬州,他和已经世的扬州刺史陈温有些交情,陈刺史看在以往的情面上允许他在庐江和丹阳两郡招兵,只那一次就招了四千多人。


        

四千多士兵,都是扬州人士,还经历讨伐董卓、抵御黑山贼等各种战意,个个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多适合来帮他打扬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