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139章 龙战于野徐州牧刘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笮融手上兵马不多, 满打满算只有三千余人,只是因为他表面功夫做得好, 被杀的人不设防,这才让他接连几次杀人劫掠。


        

他杀死陶谦到已经过去一多月,消息再不灵通也都知道徐州了狼子野心恩将仇报之辈,即便没有孙家小霸王兵捉拿,他也逃不扬州地界。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笮融犯了那么多事儿,好运气走到头跑去豫章烧杀抢掠,撞到满脑子都是建功立业的孙伯符跟前,可谓是上天有路他不走, 黄泉无路自来投。


        

“有公瑾, 怎么还让伯符自己写东西?”原焕看着面前那份和其他相比一看就不一样的汇报摇了摇头,要不是虎崽子快要加冠不好再压着他读书习字,他甚至想把人丢去书院和小孩子们一起练字。


        

郭嘉伸了懒腰, 趁这会儿没有外人凑过去瞅了一眼, “那小子估计怕公瑾写的太委婉, 笮融杀了朱晧,豫章太守之位空悬,他除掉笮融, 又担心主公派别人过去当太守, 可不得亲自写信探探主公的口风。”


        

年轻人按捺不住,一点耐心也没有,看来还得再历练历练。


        

郭祭酒捏捏下巴,说完之又问道,“主公再看看, 公瑾肯定不会任伯符胡来,肯定还有另一份奏书。”


        

“的确还有另一份,写得比伯符好多了。”原焕无奈的点了点桌案,抬眸看向郭嘉,“伯符除去笮融乃是大功一件,想要奖赏很正常,只是扬州不安稳,徐州也不安稳,即便给他太守来当,该打的仗也少不了。”


        

“伯符那子主公又不是不知道,跟吕奉一模子里刻来的,只要面子过得去,打多少仗他都乐意。”郭嘉撇撇嘴,不紧不慢的将两份汇报全部看完,然才回去旁边坐下,“死要面子活受罪,这『毛』病还是不要有的好。”


        

“无妨,伯符和公瑾扬州有人看着,公瑾谨慎,不会任他胡来。”原焕笑着回了一句,将书案上的竹简纸张收拾整齐,“时间还早,奉孝随我去一趟承平宫。”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郭嘉抬头看看外面的大太阳,只得舍命陪君子,他们家主公一步去指下人把马车布置好,看那样子比他自己府上都熟练,“主公这会儿去承平宫,是想好让谁担任徐州扬州的州牧了?”


        

“差不多,不过又有点不一样。”原焕么都没有带,他人过去就行,其他准备多了反而碍事,“州牧之职权利太大,前命人担任州牧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情况好转,这位子还是不要轻易许去的好。”


        

郭嘉挑了挑眉,略微一想就知道他们家主公想干么,二话不说开始拍马屁,“主公英,主公睿智……”


        

“快住口吧。”原焕抬手给了他一脑瓜崩,上了马车之才又说道,“隔墙有耳,奉孝哪天因为说错话而遭殃,到时看看谁会去救你。”


        

“嘉只是实话实说,这都能算说错话?”郭嘉夸张的捂着胸口,如果不是马车里空间小容不得他满地打滚,地上已经多了郭三岁。


        

郭祭酒掩面假哭,试图让他们家主公知道他也会伤心,“哭”了一会儿悄悄睁开眼睛,发他们家主公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只好耸耸肩放弃。


        

唉,他可真是不长记,怎么忘了这是心如铁石的冷酷美人,想让这人心软,不如指望天降甘霖地涌金莲。


        

他可真是太惨了。


        

车厢里放着小巧的香炉,烟气袅袅飘窗外,里面坐着的人笑的温柔,“不闹了?”


        

“咳咳、嘉向来稳,主公莫要胡言『乱』语。”郭嘉眼神飘忽,强行替自己找回几分面子,整理好衣服坐正身子,假装被他已经被荀公达附身,然才清清嗓子继续说话,“前选来的几位人选,不知主公定了谁?”


        

“司空赵温赵子柔前往扬州,侍中伏完前往徐州,至于之前选来的董承董将军,再等等,早晚有他要去的地方。”原焕缓缓说着,说完之顿了一下,知觉有种自己是大反派的感觉。


        

把小皇帝身边的人全部弄去只留下他的人,怎么看怎么像图谋不轨。


        

他想把朝廷背捅刀的可能掐死襁褓之中,别人可不知道伏完董承将来能干么事情,犯人尚未犯罪之前就把人解决掉,怎么看他都是理亏的那一方。


        

想必世记载之中,他的名声比曹老板还要坏上千倍百倍,不说史书,只说,估计小皇帝身边那些闲散家的大臣们私底下也是以骂他取乐。


        

还挺有意思。


        

郭嘉看他们家主公莫名发笑,不甚意的问了一句,听完之立刻摆不赞同的架势,“主公最近怎么了?如此妄自菲薄,莫不是被脏东西上身了?”


        

说着,竟然还想看他是不是发烧。


        

“一时心有感,那么紧张做么?”原焕哭笑不得的躲过袭来的手,让郭嘉老老实实坐好,不然就回去干活,他一人去承平宫也行。


        

郭嘉托着脸若有思,好一会儿才又开口,“我以为最这么想的会是文若,万没想到竟然是主公自己。”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如今天下正『乱』,天子不管朝政,朝廷就没有存的必要,用他们自己人填补空缺不是不行,但是他们家主公显然不是这意思。


        

许是前些年朝中太『乱』,宦官、外戚接连作『乱』,到处都是『乱』七八糟,如今正是主公建立新制度的最好时机。


        

开弓没有回头箭,主公千万别这时候优柔寡断,他们可没有来一次的机会。


        

“随口说几句而已,大可以不用想那么多。”原焕没忍住白了他一眼,同时也有点担心荀彧的情况,“既然提到文若,待会儿回来之你去官署转转……”


        

“我不!”郭奉孝拒绝的干脆,躲到车厢角落里作一副惊恐的表情,“今日休沐,文若公与他们愿意去官署干活是他们的事,主公不能强『逼』其他人也像他们那样勤于政事。”


        

勤政爱民的有主公自己已经足够,他今儿趁着休沐去主公府上本是想问问要不要一起去书院看看,家里孩子上学走了不着家,还得他这当爹的亲自去找,结果话还没说口就被拽去书房,去承平宫也就算了,他就算过去也是陪衬,但是官署不行,只要敌人没有兵临城下,天塌下来也别想让他休沐的日子去官署干活。


        

不去!不行!不妥!不可以!


        

原焕:……


        

不去就不去,反应那么大干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强抢民男。


        

承平宫离原府有一段距离,马车走的缓慢,车厢里的人便有更多说话的时间,郭嘉看他们家主公开始喝茶品茗不搭理他,『摸』『摸』鼻子坐回去,“文若知道轻,主公与其担心他多想,不如担心陛下和杨太尉。”


        

他们那位小陛下是聪人,杨太尉导陛下用心,诸子百家皆有涉猎,陛下年岁越来越大,难保不会想掌权,还有主公自己,忙成这样还有心思胡思『乱』想,该担心的真的不是他自己吗?


        

郭祭酒幽幽叹了口气,趁还有一会儿才能到行宫,拉着他们家主公说不停。


        

上到天子下到黎民,没有么是一成不变的,如果没有主公派兵前去关中,邺城的这些朝廷官员能活下来一半都是他们运气好。


        

朝廷能治理好天下的话,黄巾之『乱』不会发生,天下不会大『乱』,关中更不会『乱』到百姓反叛攻入长安,邺城的那些人但凡有一能撑住场面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境地。


        

呵,他郭奉孝尚且过不上闲散家还吃好喝好玩好的日子,那些人若是私底下骂他们家主公,有一算一都能揪来拖去砍了。


        

行事论迹不论心,不管主公心里想的是么,只要他们治下的百姓能吃上饭,他们就有资格朝廷面前挺胸抬头。


        

邺城的事情他们家主公说了算,小皇帝虽然聪慧,但是毕竟没亲自处理过政务,杨彪的再好也只是纸上谈兵,这时候收回权利亲自执政无异于自寻死路,就算主公自己不意,只要小皇帝敢表一点意思,冀州那几十万大军就能立刻造反。


        

不是他危言耸听,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原焕捧着水杯听郭嘉苦口婆心的劝,回想自己刚才说了么,怎么把人吓成这样,他刚才也没说么啊。


        

还有就是,小皇帝每天看书习字乖巧的很,哪儿看来他想收权执政了?


        

直到马车停承平宫前,原老板依旧没有想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好郭嘉终于停下了叭叭,俩人马车上下去,让人去里面通报一声然去。


        

刘协邺城住的舒心,少年人的头比刚来的时候了许多,脸上多了些肉,么时候见到原焕都笑呵呵的开心的不行。


        

他是皇子,是皇帝,但是登基到他这天子都是摆设,之前当吃不好穿不暖还受气的摆设,哪哪儿都好的很。


        

袁卿家和王允不一样,王允老儿掌权之就不怎么他面前装和善,袁卿家仙人之姿,温和风雅只看着就舒心,更何况他行宫不受限制,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看书的时候没有人打扰,想去玩也有人陪着,如此还有么不满足?


        

小皇帝日子过的开心,郭嘉好些天没见过天子,看到真人哽了一下,终于白他们家主公刚才为么欲言又止。


        

这小皇帝看上去那么软乎,该不会把他们家主公当亲爹了吧?


        

郭祭酒狐疑的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原焕隔些日子就会来行宫看看,倒不是对小皇帝不放心,他身边的小孩子不少,袁璟郭奕都很懂事,但是小皇帝的乖巧和那几孩子不一样,如果不是身份那儿挡着,他甚至想将人带回去交给荀彧来带,很多东西杨彪能,荀彧也能,而且的更好。


        

刘协听到下人来报的时候就来门口等着,见到原焕眼睛一亮,将人带到书房边走边说最近看了么书。


        

原焕也不着急,耐心的听他说完,又给他推荐了几本新书,然才将徐州扬州的情况说给他听。


        

作『乱』的不是他手下的人,说给小皇帝听完全没压。


        

扬州刺史和徐州刺史的任命很快到位,但是旨意还没有离开邺城,徐州那边就多了徐州牧。


        

青州士孙瑞上书朝廷,表平原相刘备刘玄德为徐州牧。


        

原焕:……


        

原来刘皇叔这儿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