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143章 龙战于野吃饱了撑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


        

问:董承他们为什么有精力搞事?


        

答:吃饱撑的。


        

原焕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好好反一下, 觉得他的确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其中最不该的就是让那些逃难到邺城的家伙能吃饱肚子。


        

对人温柔如水, 对敌人铁拳出击,这才是一个好主公应该做的事情,杀人不过头点地,朝廷官员来到邺城时杀的那几位不足以杀鸡儆猴,那就换个法子让他们长记『性』,刀子割不到身上不知道疼那就上刀割,谁能咬牙撑下来他敬那是条好汉。


        

典韦领命下去,留下面面相觑的吕布和曹昂,吕大将军和曹小将军刚才想着要怎么劝他们家主公不要心慈软,完怎么处置董承等人之后不约同打个寒颤, 搓搓胳膊果断闭嘴。


        

他们俩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 知道兵荒马『乱』的情况下百姓过的是什么子,他们家主公治下好,别的地方更难熬, 习武之人身强体壮不怕干活儿, 但是对董承、伏完那等过惯好子的人来说, 忽然间让他们去挖沟修渠干农活,岂是不如死四个字能形容的。


        

主公不愧是主公,温柔的时候是温柔, 把人惹火他是能杀人诛心。


        

好他们没惹事, 万幸万幸。


        

曹小将军后怕的拍拍胸口,往吕大将军身后躲躲,争取让他们家主公只能看到英俊神武的吕温侯,不要在意他这个没开始独当一面的小人物。


        

吕布一巴掌把人拍出来,汇报这半个月在军营里的成果, 然后上前一步问道,“主公,可要出兵拿下徐州?”


        

看那架势,大有这边一点头那边立刻就能点齐兵马直奔徐州去的意。


        

原焕笑着摇摇头,“不至于,现在动为时过早,先看他刘玄德能撑到什么时候。”


        

昨天小皇帝想着让这人遥领个太守以示威慑,如果有命令下来,这家伙大概不会老老实实的担个名头,是直接带兵过去当个实打实的太守。


        

幸好小皇帝指不动他,不然刘皇叔出师未捷身先死反不美。


        

曹昂抱着臂捏捏下巴,不太明白为什么要任刘备蹦跶,“主公,那刘玄德身边没有多少兵马,士孙君荣推举他当徐州牧,中兵到徐州也是个摆设,必让他在那儿碍眼?”


        

“刘玄德在青州名声甚好,士孙君荣敢推举他当州牧,也有他在青州得民心的缘故。”原焕唇角微扬,似乎并没有把青州和徐州当成威胁,“有就是,刘范是汉室宗亲,刘表是汉室宗亲,刘备也是汉室宗亲,你们不觉得三个汉室宗亲凑在一会很有意吗?”


        

曹昂:???


        

吕布:???


        

曹小将军小心翼翼问道,“会吗?”


        

吕大将军茫然挠头,“的?”


        

原老板回过头,眨眨眼睛满脸辜,“不会吗?”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不战屈人之兵方为上策。


        

打仗劳民伤财,不到万不得已他不太想动兵,能把刘备『逼』到荆州或益州和刘表刘范明争暗斗再好不过,实在不行的话,先把人架空控制来,等百姓忘刘备此人是谁之后再解决他们也不迟。


        

曹昂一时半会儿猜不到他们家主公到底在想什么,吕布又向来不喜欢在紧要之事上动脑子,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家主公肯定不会出错,想不明白就不要为难,主公的准没错。


        

典韦很快安排好押送犯人的囚车护卫回来复命,原焕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腕,抬眸看向旁边的曹昂,“你父亲坐镇中身边正缺人……”


        

话没说完,就看到曹小将军脸『色』大变,犹犹豫豫想要拒绝,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原焕:……


        

“若是不愿过去,那就派别人押送囚犯。”认非常善解人意的原老板体贴的收回没有说完的话,被儿子嫌弃的是曹『操』又不是他,这小子能去的地方不少,离中可以去别的地方发光发热。


        

曹昂扭扭捏捏的看看他们家主公,等典韦退出去才小声说道,“主公能不能不要告诉我父亲,我不去中是想去更要紧的地方为主公分忧,绝对不是不想去他身边。”


        

他年轻,不想和他爹一样天天忙到脚不沾地,不对,他可以忙到脚不沾地,但是不可以一天到晚都出不书房。


        

中需要干的活儿太多,他只是个没有经验的小人物,让他和孙伯符一样回老家招兵买马多好,陈留老家不行的话,他也可以转道去扬州。


        

孙策因为笮融作『乱』去徐州广陵,那家伙没比他大几岁,出去一圈就当太守,他不嫌弃扬州是个烂摊子,只要回头也给他个太守的位子就好。


        

他的不羡慕孙家大哥!


        

的!


        

不羡慕!


        

曹昂左脸写着“羡慕”右脸写着“眼馋”,偏偏少年郎脸皮薄不肯承认,话里话外都透着想离开家长干大事儿的意不肯说出来。


        

原焕笑『吟』『吟』拍拍他的肩膀,看着个头快要赶上的少年郎忽然想些事情,“我没记错的话,昂儿是不是快要加冠?你父亲给你取字吗?”


        

曹昂咧咧嘴,“取倒是取,就是没说出来。”


        

他爹也是个不靠谱的,过年的时候就琢磨着给他取字,琢磨好些天后玩儿什么不到加冠礼就不说的小把戏,白白让他高兴那么多天。


        

吕布不着痕迹的白一眼,要他说取字这种事情直接交给主公不就行,弄得神神秘秘的净让人不高兴,看来曹孟德是不够忙。


        

原焕料到可能会这样,倒也没有太吃惊,看时间差不多便招呼俩人一去官署,先把徐州各郡的太守人选定下来,然后再看看怎么让士孙瑞主动退步抽身。


        

州牧这种一就和割据一方挂钩的官职不适合如今的天下,刘焉当初为远离争端当个土皇帝才忽悠着灵帝立州牧,如今刘焉已死,州牧一职也可以和他一下去和灵帝作伴。


        

所以说,是等刘备带着他的结兄弟跑去荆州再下令改制是现在就下令改制,是个令人烦恼的问题。


        

马车缓缓走出大门,曹昂赶紧凑到吕布跟前,“奉先将军,你能不能猜到主公接下来想干什么?我怎么觉得心里『毛』『毛』的?”


        

吕布翻身上马,握着缰绳若有所,“的确有点心里发『毛』,啧,怪怪的?”


        

两个人策马跟在马车后面,讨论一路也没商量出来子丑寅卯,最后吕大将军不耐烦,抬给旁边的曹昂一个脑瓜崩,“要不是带你去军营,老子也不至于一问三不知。”


        

曹昂捂着脑袋落后一步,鼓着脸很不服气,“怎么就怪到我身上,分明是将军你故意折腾人。”


        

要不是他文能提笔武能扛刀,在军营里被士兵打趴下多丢人,他们老曹家的男儿铁骨铮铮绝不认输,只要不是吕奉先亲上场,谁都没法让他服软。


        

他是即将有正经差事的人,能在军营打服多少士兵和他接下来能带多少兵挂钩,孙家大哥第一次去扬州带两千多人,虽然那些兵是从乌程侯里忽悠过去的,但是事先也经过他们家主公的准许。


        

他爹里的兵没有乌程侯多,不过扬州籍的也有三四千,但凡能忽悠、咳咳、他是说、但凡能拿到一半,以后出门也能挺腰杆嚣张一把。


        

如果惇叔渊叔洪叔再给他添点,呜呼,美上天。


        

为他的兵他也不能认输,不就是被吕大将军拎出来加训嘛,小意,别人想训没机会呢。


        

看在他这些天被揍的不轻的份儿上,温侯愿意分出几百个精锐骑兵给他他也不介意,反正主公说让他担任别部司马,官儿虽然不大,但是有一点他非常满意,就是统帅的士兵数量全看个人事。


        

这儿凑几百那儿凑几百,再从亲爹里薅几百,轻轻松松就比孙家大哥当初带走的兵多,以后弟弟们出门拼大哥再也不愁拼不过,他可是个好哥哥。


        

吕布难以言喻的看着挨打笑的开心的皮实小子,摇摇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难懂,憨兮兮的实在让人不放心。


        

天光正好,官署里一片忙碌,沮授面前的书案上放一堆青州那边连夜送来的竹简,翻几卷后索『性』全搬到荀彧那儿,“文若,这是满伯宁和陈长文的奏书,徐州那边陈珪陈登父子俩似乎不乐意接纳刘备。”


        

士孙瑞推举刘备为徐州牧可以说打他们一个措不及,即便刘备当徐州牧对他们言构不成什么威胁,陈群等人也要担一个失察的责任。


        

要不是事情的发在他们跟前,他们也不敢相信士孙瑞竟然能在陈群太史慈等人的眼皮子底下突然发难,老臣不愧是老臣,能在朝中官居高位的都不是简单人,以前倒是他们小瞧士孙君荣。


        

士孙瑞之子士孙萌身在邺城,他那个当父亲的敢在青州『乱』来,莫不是笃定他们家主公不会牵连辜?


        

荀彧接过那一摞竹简,摊开后大致扫几眼,轻笑一声回道,“徐州也曾是膏腴之地,陈登陈元龙少有扶世济民之志,陶恭祖在任时便不断上书引水修渠恢复产,只是陶谦不甚重视,刘玄德中兵镇不住徐州的大小氏族,陈氏父子另谋出路尚在意料之中。”


        

旁边,郭嘉隐约到陈群的名字,赶紧打精神凑过来,“陈长文怎么?终于有人受不他那古板『性』子准备搞事吗?”


        

荀彧抬眸看他一眼,将人推回去眼不见心不烦,然后继续和沮授商量,“陶恭祖武将出身,对农事不甚在意,难得陈元龙有心致力于农事,如今陈氏父子主动示好,典农校尉正好有着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农事得当地人来『操』心,徐州没有权倾朝野的大家族,在郡县中能说得上话的小家族不在少数,陈珪陈登父子二人身份正适合用来恢复农耕。


        

沮授翻出下面的信封,“这是糜子仲和鲁子敬送来的书信,今晨刚刚送来,虽未开封,不过大致也能猜到里面写什么。”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入神,一丝注意力都不曾分给旁人,郭祭酒撇撇嘴,哼唧两声翻看桌上的竹简纸张。


        

想他郭奉孝少时和荀家文若相识,虽说晚陈长文一点点时间,可怎么说也是年少时的交情,都说年轻时的感情能维持一辈子,现在可好,哪儿维持一辈子,陈长文和他荀文若一年到头见不几面都能让他荀文若不做人,他上辈子造什么孽,怎么就认识这么个朋友?


        

志才呜呜呜~你怎么不回来呜呜呜呜~


        

郭嘉像模像样的抹着不存在的眼泪,怎么看怎么像饱受欺压的小可怜,原焕从外面进来,抬示意大家不用多礼,转眼看到的就是他们家郭祭酒眉头紧蹙,好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可怜模样。


        

曹昂向来不敢掺和这种要命的事,加快脚步跟上他们家主公,昂首挺胸站在后面当透明人,吕布切一声找好位置坐下,已经懒得看那家伙作妖。


        

荀彧将他挑出来的重要文书送上去,对上他们家主公略带疑『惑』的眼神,垂眸小声解释,“今天有长文的信。”


        

原焕恍然大悟。


        

明白,老对头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