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双O互换人生了! > 第64章 【二更】陈词整个人贴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还是想去格陵兰冰雪高原, 对吗?”傅天河试探着问。


        

“嗯。”


        

傅天河本以为这两天陈词再也没提,已经把前往月光的豪言壮语放边了,曾想少年直都牢牢记在中。


        

这么想去的吗……


        

傅天河内复杂, 月光只是个早已倒塌的废弃信标,又处在环境恶劣的区域,无数原初生物包围着, 就算了那里,他又要做什么呢?


        

“我要想想其他办法?造飞行器这事我是弄来。”


        

“没事。”陈词也知道他在难为傅天河,他只是突然想起来问上句,没期望alpha能给他确定的回答。


        

傅天河挠挠头,转移题: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特别累?如果还有力气的, 我待起去购置些食品和武器吧,我怕明早再弄来及。”


        

陈词应了声好, 他站起身, 回去自己房换衣服,和傅天河起前往近的商业街。


        

两买了些便携食品, 带的, 主要去看了合适的武器。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对cpu侧室够熟悉, 找当地的黑市,但就算在黑市, 应该也买枪械。


        

傅天河干脆打算拿上撬棍, 反正他这段时用着蛮顺手的。


        

至于陈词,有傅天河给他做的弹弓,再配上把工兵铲。


        

别小看这小小的工兵铲, 锋利的铲头足以把天灵盖撬开。


        

很快就了晚上八点,陈词和傅天河在外吃过晚饭,回宾馆, 傅天河看了眼智能终端,突然咦了声。


        

地图上的红点相较于中午移了方位。


        

傅天河:“火柴棒好像在营地了。”


        

他再三嘱咐过女孩要『乱』跑,明天中午就她合,为了让她安待在营地,还特地留了所有食物和饮用水。


        

陈词:“应该是另个基地的又过来,把她也带走了。”


        

傅天河也是这样想的,免担忧道:“我要要现在就回去?”


        

陈词摇头:“先好好休息晚吧,你这两天只睡了三个小时,状态够,等明天养足精神也耽搁了太长时。”


        

“他都是拾荒者,就算营地之发生争执,也至于闹出命。”


        

确实。


        

陈词说的道理傅天河都懂,但在明知火柴棒可能陷入危险的情况下,他还是做像九月那么淡定,给出受感『性』影响的、绝对理智的判断。


        

他在走廊上告别,各自回了房。


        

陈词坐床上,点开和陈念的聊天界。


        

【你听说过月光吗?】


        

陈词输入这行字,过了几秒,又把它全部删除。


        

改为发:【今天从遗弃郊区回来了,明天还得再去趟,遇见个拾荒者,要帮帮她的忙】


        

之后他又把消息复制粘贴原模原样的发给了姜岱。


        

这是陈词临行前承诺的,把自己的行踪如实汇报,以免姜岱担。


        

做完这些,陈词才终于躺下,他伸手拖过旁的椅子,从包里拿出耳塞和眼罩,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


        

夜无梦。


        

第二天早,陈词六点钟准时起床,他洗漱完毕,收拾好包裹出门,发现傅天河已经在隔壁房了。


        

陈词用精神力探了下,走旅馆的大厅。


        

傅天河正在门口,俯身鼓捣着什么,身边放着许工具。


        

“傅天河。”陈词喊了他声。


        

alpha回头看来,他握着扳手,脸上还沾着乌黑的机油:“醒了?马上就弄完,你稍微等儿,先吃个早饭。”


        

陈词来他身边,正傅天河修理着的是辆摩托车。


        

“从哪儿弄得?”


        

“附近的修理厂,我答应店主把这玩儿修好,他愿借我用两天。”傅天河继续埋头修理,“用管我,就快好了。”


        

陈词蹲在他旁边看了儿,起身去餐厅吃饭。


        

十五分钟后,陈词吃饱喝足,听摩托车启的轰隆声响。


        

他重新来旅店门口,傅天河已经骑在了摩托车上,条长腿蹬直撑着,粗黑的排气筒正突突地断振。


        

alpha头上戴了橙黄『色』的安全帽,手里还拿着另个。


        

傅天河将安全帽扣在陈词头上:“上来。”


        

陈词稍微调整了下帽檐,系上带子,跨坐摩托车后座。


        

这是他头次坐类似的交通工具,陈词低下头找了番,才确定脚要踩在哪个地方。


        

摩托车后座上没有扶手和其他固定装置,陈词只能将手伸后,抓住那根铁条,尽量保持身体的稳定。


        

“可以扶着我。”傅天河道,“没问题的咱就出发了。”


        

陈词:“好。”


        

他音刚落,摩托车就嗖的声冲了出去。


        

巨大的冲力让陈词整个身体猛烈后仰,差点摔下去。他下识地抓住alpha衣服,紧紧捏着厚实的外套,过了两秒钟,才发觉自己吓出了身冷汗。


        

这是从未有过的新奇感觉。


        

跳加速了极快的程度,在胸腔里剧烈蹦跳着,甚至赛过坐矿车的那次,连耳边都是咚咚声响,在猎猎的风中无比清晰。


        

傅天河大声喊道:“抓紧我!”


        

陈词迟疑了下,果断松开另只抓着车后座的手,紧紧揪住了傅天河的外套。


        

摩托车迅速冲出狭窄的小巷,个利落的转弯,轮胎近乎漂移般在地上摩擦,驶进主干道。


        

这辆傅天河修理过的老旧摩托车甚至比私家车还快,可谓风驰电掣,转眼便在行的纷纷侧目中离开了辰砂主体。


        

视野骤然开阔,远方是郊区和海洋,阴云遮蔽着天穹,空气的湿度很大,似乎就要下雨了。


        

风呼啸着涌入领口,迅速带走身上的热度,就算陈词刻竖起衣领,也还是有点点冷。


        

他尽可能贴近傅天河的后背,让alpha挡住更的风。


        

摩托车的发机轰鸣,每次加速都让身体后仰,陈词只能更加用力地攥紧傅天河外套。


        

陈词开始思考,如果这玩儿突然解体,他要怎么做才能安然活下来?


        

他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达了遗弃郊区的站牌处。


        

对路边五厘米高的石阶,傅天河没有停下。


        

陈词甚至都来及让他慢点稳些,车轮就径直冲上了马路牙子。


        

摩托车整个飞了起来,在空中越过道帅气的弧线,然后稳稳落地,继续向着前方疾驰。


        

颠簸如此剧烈,陈词为了摔下去,只能奋力向前,整个贴在傅天河后背上,双臂紧紧揽住他的腰。


        

胸腔的震如实传来,让声音有些闷,陈词听傅天河的笑声,爽朗的,又有点小得的。


        

虚拟屏再傅天河侧旁自展开,红点显示着火柴棒如今的位置,蓝『色』圆圈代表着他。


        

傅天河直奔火柴棒所在的方位,几乎把油门拧了底,他在废弃的街道穿行,轮胎压过,崩飞细小的石块,噼里啪啦。


        

“芜湖!”


        

陈词听见傅天河兴奋的喊声,自由自在,迅速风带远方。


        

他突然放松了下来。


        

陈词再紧绷身体,警惕随时可能来的危险,而是切去享受这段奇妙的旅程。


        

滴雨落下,砸在他『裸』『露』在外的手背上,微凉。


        

“下雨了诶,希望今天能速战速决。”傅天河大声问他,“你冷吗?”


        

“。”陈词回答。


        

隔着层安全帽,他把额头抵在傅天河的背上,帽檐挡住落下的雨水,而alpha的体温似乎也能够温暖着他。


        

摩托车路向着西边行驶,遗弃郊区是战争的遗留地,有许弹坑和断墙阻隔在路,随着逐渐深入,傅天河也减慢了速度。


        

他终在距离红点两千米处停下。


        

直接骑着车冲进营地里和直接送头没有任区别,傅天河将车停在倒塌建筑中,陈词从后座上下来,屁股都有点颠麻了。


        

他默作声地背过手,偷偷『揉』了『揉』。


        

傅天河摘下安全帽,甩了甩头发。


        

他掀开摩托车的座位,从下方的空里拿出单筒望远镜,趴在窗口眺望远方。


        

隐约可见两千米开外的营地,火柴棒确实掠走了。


        

还知道火柴棒口中的这个莫姆营地是什么情况,原本陈词打算今天中午和火柴棒汇合,再听她详细讲述两个营地之的恩怨,现在没了情报来源,手之前好先自行调查番。


        

“我去看看情况。”傅天河道,“你先在这里休息下。”


        

陈词:“用。”


        

傅天河:“想跟我起去吗?”


        

陈词:“你也用去。”


        

傅天河正纳闷,就看陈词找了个角落靠墙坐下,闭上双眼。


        

这是在干什么?


        

傅天河明白,他看了儿,见陈词,就先耐着『性』子,在少年的身边坐下。


        

精神力迅速朝着营地的方向探去。


        

在1600米处,陈词发现了第个。


        

那是个中年男『性』拾荒者,肩上背着麻袋,显然刚从外回来。


        

精神力很快深入营地,勾勒出大致的轮廓。


        

“共五十四个。”陈词突然道。


        

“什么?”


        

“属于莫姆营地的大部分成员应该都去拾荒了,只留下小部分看管营地,其中四十个关着,唔,火柴棒也在里。”


        

“这十三个驻守者里有四个女,七个孩子,剩下的两个男中有个在好的房里休息,是营地的营长。”


        

陈词说完,睁开了双眼。


        

“我可以先沿着东北方向潜行进去,通过窗子翻进房,劫持营长,这样能把损失降低。”


        

傅天河:“啊?啊。”


        

他愣了半天,道:“你是怎么……”


        

陈词:“我有精神力。”


        

少年的回答让数日以来萦绕在傅天河头的疑『惑』烟消云散。


        

精神力,原来如此。


        

怪得九月能在第时发现攻击的火柴棒,怪得他能『摸』着黑准确击中乌贼的眼睛,怪得他能知晓机械核的存在,并准确挑出脏。


        

傅天河当然知晓顶级的alpha和omega拥有精神力,他点都外九月也是其中之。


        

少年和他此前见过的所有omega都样,他冷静而机敏,有着极其坚韧的『性』格,那只有夜晚睡着后才散发出的淡淡信息素香味,更是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只是傅天河无法控制住中愈演愈烈的难受。


        

越是了解,他就越识自己差的究竟有远。


        

傅天河沉默地抬起手,触上那颗金『色』的义眼。


        

如果……如果没有那场外,他是是也能拥有精神力,而非像现在这样,只能等着九月探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