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双O互换人生了! > 第115章 第115章【系统】:您已被海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词其实不想和这个奥萝拉有过多的交集。


        

大聪明一直都是只很乖的狗, 平时不吵不闹,怎么今天却突表『露』如此强烈的恐惧,还想傅天河拽走?


        

陈词做不到无动衷, 在一个随手救下的陌生人和自己养有些日子的狗之间,他还是更愿意相信后者。


        

更何况他们已经奥萝拉救下来,仁至义尽, 至之后情况如何,看看她自己的造化。


        

见陈词如此冷漠,奥萝拉彻底慌,她紧紧地拽着年裤脚不肯撒手,眼里泛泪光。


        

“求两位恩人再帮帮我吧, 我一个人流落在岛上,还不清楚这里是什么环境, 身上又没有任何工具, 根本做不到好好活下来,我、我家里还有人在信标上等着, 我还想再见到他们!”


        

奥萝拉强忍着哭腔, 她浑身湿透, 又因刚从呛水中醒来失力气,她努力控制着情绪, 但眼泪仍旧一颗颗滚落下来, 简直楚楚可怜,就连一旁的傅天河看着都忍不住心软。


        

“九月。”他轻声道,“要不我们她带到昨天晚上休息的那个山洞里, 暂时安顿下来?”


        

陈词在心里默默叹息,如果只有他自己,绝对会也不回的走, 陈词不想承担任何可能的风险,他已经奥萝拉从海里救下,至之后事态如何发展,都要看她自己的本事。


        

“好吧。”他到底还是松,“你起来,我叫九月,他叫刮皮刀,这是我们两个人养的狗,我们也是不久之前才来到这座岛上的。”


        

“谢谢恩人!”


        

奥萝拉赶忙起身,她抬手胡『乱』擦眼泪,似乎还是很不舒服,皱着眉咳嗽两声,但又不敢磨蹭,亦步亦趋地跟在陈词身边。


        

两人走向傅天河,看到陌生人靠近,大聪明喉咙里发一声绝望的呜咽,紧紧贴着alpha的小腿,竟从狂吠变成不再叫唤。


        

与其说战胜恐惧,更像是吓彻底不敢吱声。


        

奥萝拉看着比格犬也有点害怕,不敢靠近大聪明,她浑身湿透,破烂的衣物不足以遮蔽身体,一阵风吹来,忍不住抱紧双臂瑟缩,想要减热量的流失。


        

一个女生衣衫褴褛地走在他们两个男人身边,也怪不好的,傅天河见状,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奥萝拉:“披着这个吧。”


        

alpha的外套上还沾染着琥珀木香的信息素,好在奥萝拉是个beta,感受不到。


        

陈词带着奥萝拉到他探索到的另一处山洞,他暂时还不想营地暴『露』来,更不想带她到昨晚的小山洞,就算被遗弃,那也是他和傅天河才依偎着休息过的地方。


        

奥萝拉坐在洞『穴』里休息,傅天河拾捡一些木材和树叶,点燃一小丛篝火,让她取暖。


        

“能再多说些吗?你是怎么流落到这里来的?”傅天河轻声问道,和旁人交流的时候,他远比陈词更加温和,也更容易让对方感到信任。


        

目前来看这个姑娘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弱女子,不排除之后翻脸发难的可能,他们最好趁着现在尽可能多套点情报。


        

“我是从蓝矾发,乘船三水旅行的,轮船半路遇见海上风暴,好像还有原初生物袭击,整个从中间断开,我时躲在船舱里,拼命地抱住块儿浮排才没被淹死,有很多人被原初生物吃掉,海水……海水很冷。”


        

奥萝拉光是回想起来就忍不住浑身颤栗,连话都说的颠三倒四,她颤抖着深吸气,努力平复下来:


        

“我、我真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如果不是两位恩人,我肯会被淹死吧。”


        

现在收不到信号,也无法确奥萝拉说的是真是假,他们现在的警惕全都源自比格犬的异常反应。


        

其实对方有问题的可能『性』很小,陈词一直在用精神力试探,奥萝拉毫无反应,身上也没有类似的波动,完全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常人。


        

会不会是大聪明现错误判断?可它之前作实验犬一直都很乖,就连搭乘巨型海龟的期间,也未曾表现如此强烈的恐惧和焦躁。


        

“我们给你拿一些食物和水,你在这里等一下。”


        

奥萝拉怯怯地点点,她的目光在陈词身上停留片刻,最终转向傅天河,瞳眸中满是畏惧和渴盼,似乎已经明白在这两个人之中更应该向谁求助。


        

陈词和傅天河离开,走足够远之后,傅天河小声问道:“有发现什么异常吗?”


        

“还没有。”陈词摇,他看向比格犬,“不过比起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我更愿意相信大聪明。”


        

对陈词来说,奥萝拉就是他顺手救上来的一个路人罢。


        

还真是难办啊。傅天河抬手抓抓脑袋,私心他也不想突多来一个人,岛上的生活本该是他和九月的二人世界。


        

但要一个孤身流落在海岛上的年轻女孩独自荒野求生,他又实在有点心不忍,奥萝拉总可能突变身超级赛亚人或狂血女战士吧。


        

况且之后要如何离开也是个问题,他和九月可以乘坐海龟,但奥萝拉呢,总不能九月能和原初生物对话的秘密分享给她。


        

思来想还是交给她独自生活的技巧吧,他们两人行离开将消息传达,再叫人过来救她。


        

陈词和傅天河商量好对策,这是目前来看最好的应对方法,岛上没信号,万一现什么意外,他们连消息都传不。


        

陈词收拾来足够一个人用两到三天的物资,一路下来,他们发现岛屿上的物产非常丰饶,奥萝拉还可以采食野果,如果节省一些,这些东西能吃上一个星期。


        

到时候前来营救的队伍应该已经到达。


        

傅天河多有些遗憾,他们本来想在岛屿上多呆几天呢,这下计划也破产,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原生态的小岛,结果待一天不到就要离开,实在是太可惜。


        

陈词释放精神力,就要召唤海龟。


        

他在原地站几分钟,缓慢地皱起眉,就连唇角也紧绷起来。


        

傅天河察觉到他微小的表情变化,问道:“怎么?”


        

陈词:“海龟不见。”


        

傅天河一愣:“啊?它离开吗?”


        

陈词:“我不知道,我没能找到它的踪迹,在离开之前我和它分明达成协议,它会一直在原处等待。”


        

傅天河点:“况且我们还没有他后背上的藤壶全都清理干净,按理说它不应该就这走掉的。”


        

“我扩大范围再探探看吧。”陈词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海龟什么会突离开?一路上它都表现非常友好,还提供不有用的信息,昨天傍晚双方更是达成协议。


        

今早自己搜索洞『穴』的时候,还能感知到海龟就在不远处的海域内。


        

陈词闭上眼,将全部心神都放在精神力上,能量不断向着四周扩散、扩散、再扩散,如无形的『迷』雾迅速在海洋蔓延。


        

只是他再也找不到海龟的庞大身形。


        

陈词不不接受现实——海龟确实离开。


        

“我们暂时没法走。”他睁开双眼,面『色』凝重,“这几天谨慎一些吧,尤其是在面对奥萝拉的时候,千万不要心软。”


        

“好。”傅天河答应下来,如果说他之前还觉这姑娘孤身一人流落荒岛有点可怜,那现在这点同情已经消失无影无踪,他们也被困在岛上,谁又来可怜他们?


        

陈词和傅天河回奥萝拉所在的地方,就看到她双手抱着膝盖,身上披着傅天河的外套,乖乖坐在火堆旁取暖。


        

奥萝拉的发已经干不,银『色』的大波浪卷披在肩和后背,她皮肤黝黑,明明是极具反差的两种颜『色』,却一点也不觉违和,反而衬她五官格外美艳。


        

看到两人回来,奥萝拉精神一振,赶忙欣喜地站起身。


        

陈词收来的袋子递给她:“这是我的衣服,你穿着,还有一些食物,省着点足够吃一周的,工具都是在野外生存必需的,你应该都会使用。”


        

奥萝拉一听陈词这话,意识到不对劲,这分明是想她独自抛下的意思啊!


        

她顾不接过陈词手里物资,慌忙道:“两位恩人是要我自己丢在这里吗?”


        

在陈词直接干脆地回答“是”之前,傅天河抢道:


        

“不是,我们算探索一下这座岛屿,你刚刚醒过来身体还不好,跟着我们两个奔波不太合适,就在山洞里休息吧。你放心,我们俩不会丢下你偷偷离开的。”


        

按照傅天河的经验,现在他们应该尽量安抚奥萝拉,让局势平稳,免她起疑,否则万一撕破脸突发难,苦的还是他们。


        

“我没事的!”奥萝拉似乎非常害怕被抛下,“我、我可以跟着两位恩人一起探索。


        

“你很碍事。”陈词懒和她掰扯,浪费时间,他没有傅天河那么好的耐心,“我不想让我们俩亲密相处的时候有你这个外人在场。”


        

奥萝拉一哽,彻底说不话来。


        

就连傅天河都忍不住沉默一瞬——九月,你说话真的好伤人。


        

“那、那好吧。”奥萝拉脸上挤一个柔弱却坚强的微笑,“我在这里等着两位恩人回来。”


        

陈词东西放下就和傅天河离开,他们没让大聪明跟着过来,最终在距离洞有几百米的地方找到比格犬。


        

大聪明尾巴夹在后腿之间,还在轻微发抖,见两人回来,立刻扑到身边,咬住裤脚拉扯着他们快点离开。


        

“你在怕什么呢?”傅天河拍拍它脑袋,大聪明抱进怀里安抚,“要是我能听懂你的话就好。”


        

陈词不不承认,傅天河比他温柔多,这的耐心和柔情他一辈子都学不来。


        

“接下来要怎么办?”傅天河接着问陈词。


        

陈词:“尽可能整个岛屿探上一遍吧,如果实在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起码我们事做好规划。”


        

傅天河点:“嗯,如果不行的话就坐皮筏艇走吧,划船我有的是力气。”


        

带奥萝拉来到山洞的过程中,两人差不多岛屿的外围全都走个遍,如今就朝中部的山峰攀登。


        

大概三四百米的高度,不知要爬上多久。


        

.


        

陈念登录游戏,按照习惯,第一时间查看好友列表。


        

不意外又在其中看到【奥萝拉】这个相熟的名字,显示在线的白『色』。


        

和奥萝拉认识也有一个星期,陈念无什么时候上线,对方总是也在,搞陈念都怀疑她是不是直接住在游戏里,这每天的上线时间有十一二个小时吧,神经适配器从来不摘的吗?


        

难道奥萝拉现实中不用学习工作?或者说……她是电幻神国的内部人员?


        

虽有意和对方保持距离,但陈念每次上线,奥萝拉都会主动过来找他,似乎已经认这位带她玩游戏的大哥,无陈念如何冷落,她都锲而不舍。


        

陈念观察一阵,除却奥萝拉一直试图进入他们公会在新版本的临时基地之外,暂时就没什么可疑的点。


        

久而久之,陈念也放松警惕。


        

反只要他死不松,奥萝拉就不会被带进公会里,别管她是想要窃取机密也好,做其他事情也罢,都不可能有机会的。


        

只是这次,陈念上线之后做一个多小时的任务,都没见往常会立刻现的奥萝拉来到他身边。


        

他甚至都有点不太习惯。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她在的时候各种嫌弃,不在的时候又会觉奇怪。


        

陈念看眼好友列表,确奥萝拉在线,二话不说,直接传送到她附近的地点。


        

电幻神国的好友系统里有亲密度这种设,好友之间的亲密度到达一等级后,可以不经同意直接传输至对方身边的一范围内。


        

陈念刚一落地,就看到黑皮银发的娇俏身影跟在一个陌生的高大男人身边。


        

那个男人的外形和装扮都极具『色』,充斥着非洲大陆的古朴和狂野,陈念一眼就认他是弃神者的成员。


        

弃神者是和阿法纳西并列的超强公会,常年位居排行榜的第一第二,只是两大公会一个立足在非洲高原,一个在亚欧大陆,势力范围暂时还没有太大冲突。


        

不过新版本的东欧区域,可是两边都想吞下的一块肥肉。


        

之前陈念就怀疑奥萝拉是弃神者派来的间谍,没想到今天竟被他抓个着!


        

陈念赶忙侧身一闪,躲在集装箱后面,亲眼看到男人的手放在奥萝拉屁股上,她完全不在意般继续和他调笑,行举止格外亲密,一同走进弃神者的分部。


        

——好,现在他不用再纠结,可以收拾收拾准备删好友。


        

陈念叹气,瞬间感觉自己这一周的纠结都喂狗。


        

现在他更想知道那天将奥萝拉介绍给他的菜格欧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他记错吗?


        

在沙弗莱说菜格欧并未上线之后,陈念立刻查看时的数据,只可惜他游戏的保存设置一直是默认项,一丁点相关记录都没有留下。


        

陈念离开,与其时间浪费在一个间谍身上,还不如赶紧多做几个任务,谁知道主线到底要怎么触发啊!


        

陈念到新开辟来的区域探索,他本以支线a完成之后主线很快就会被触发,结果直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坛上的大家也从一开始焦躁变成隐约的绝望,如果再没进展,这次新版本真的就要失败,预告片里明明展示那么多内容,难道说他们连看到的机会都没有吗?


        

陈念不肯放弃,这可是他接触电幻神国之后迎来的第一个大版本呢,他不想留有遗憾。


        

轰——!


        

就这闷探索半个多小时,陈念突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远方传来。


        

他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之间巨大的蘑菇云直冲天际,灰尘在轰隆隆的闷响中向着四周扩散,几乎要遮蔽天日,阳光一下子就暗淡许多。


        

很快双脚也感受到大地的震颤,震动沿地壳传播,甚至都在海边引发小型的海啸。


        

“怎么?”


        

“什么东西爆吗?”


        

“不知道啊,走,过看看。”


        

身边的玩家纷纷发疑问,陈念第一时间开公会的面板,消息栏里已经快爆炸。


        

樱月翼[lv.200]:怎么回事啊!


        

果茶睡不醒[lv.200]:吓老子一跳。


        

爱乐aria[lv.200]:擦,老娘好不容易钓上来的鱼王啊就这么跑!


        

一大片抱怨之中,陈念敏锐看到那条与众不同的消息。


        

此处省略脏话[lv.200]:弃神者的分部炸。


        

来根华子[lv.200]:真的假的?!


        

彳亍[lv.200]:啊???


        

有事烧纸[lv.200]:不会吧!他们安保是吃干饭的吗?


        

此处省略脏话[lv.200]:真的!时我就在旁边,妈的,直接给我炸死。


        

弃神者的公会基地炸?


        

陈念立刻想到不久之前奥萝拉还和弃神者的一位成员走进分部之中。


        

他立刻传送到最近的地点,身形刚一现,就被灼热的高温烤汗『毛』都要发焦,整个人眼前一昏。


        

陈念赶忙套上防护服,温度被隔绝,他尽可能地朝爆炸的中心靠近,一路上看到无数碎石断壁,还有众多没消失的焦黑尸体。


        

冲天火光和厚重烟尘中,原本颇具雏形的公会大楼,已成一片废墟。


        

究竟是怎强力的□□,才能大楼弄成这啊!他们都不做安检的吗?


        

陈念瞥眼好友列表,奥萝拉的名字竟还亮着。


        

她是被炸死复活,还是事发之前就已经离开,没有遇难?


        

陈念不知道,也暂时也没有心思想这些,只是他迫切想知道弃神者爆炸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奥萝拉那么迫切想要进入阿法纳西的公会大楼,会不会也与此有关?


        

不断有幸存者逃离爆炸现场,只有陈念一个人逆流而上,烟尘阻挡着视线,公会聊天中不断有人询问情况如何,他想着要不干脆开个直播算,好也让大家看看。


        

就在这时,陈念突看见一道曼妙身影从熊熊火光中走。


        

黢黑皮肤被映上火焰的暖『色』,银白长发似乎真的如同银质,被锻造地更加发亮,明明是从爆炸的中心而来,身上却不曾沾染丝毫烟尘。


        

近二百斤的大汉被她单手拖着,如牲般和地面摩擦,大汉似乎已经昏过,无法做任何形式的抵抗。


        

奥萝拉在陈念面前十几米处站。


        

“mono大哥。”她仍是笑意盈盈的模,“你什么会在这里?”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陈念试图查看奥萝拉的角『色』面板,却发现无如何都没办法开,如同面前的女人已经不受游戏管控。


        

“这位大哥邀请我过来看看的。”奥萝拉抬起手,将昏『迷』的男人整个拎起,她纤弱的手臂伸直,竟是将他举双脚离地。


        

她盯着男人面容,唇角带着笑意,眼中却一片冰冷:“我很感谢他,终让我看到数一数二的大公会是什么子。”


        

奥萝拉张开嘴。


        

陈念亲眼看着她下颚部位的脸皮整个掀起,『露』下方金属质地的拼接零件,机械重新组装,让她的嘴部关节如同蛇类一般能够自由活动,生生张开到一百八十度的可怖程度——


        

奥萝拉将男人的塞进自己嘴里。


        

陈念:!!!


        

之前他的手在奥罗拉屁股上,现在他的脑袋在奥罗拉嘴里,更进一步。


        

陈念下意识想要躲避接下来的血腥画面,他迅速将脸扭过,就听到噗呲一声闷响。


        

后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火舌撩着轻薄的防护服,明明隔绝着外界的温度,陈念却浑身发热,他的掌心现在还在不停的向外冒汗。


        

陈念睁开眼,再向前看,奥萝拉咀嚼着,就连颅骨都被巨大的咬合力碾碎,半边脸上都是淋漓血迹,在她脚边,是男人无的尸体。


        

虽知道一切很快就会消失,陈念仍忍不住想要作呕。


        

奥萝拉紧紧盯着陈念,将嘴里的“食物”吞咽下,一些红红白白的东西从唇边流淌。


        

她似乎并不满足,那双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凶狠的渴望。


        

奥萝拉最想吃掉的,是他。


        

跑,快点跑!


        

陈念脑子里就只剩下唯一的想法。


        

他转看,却发现火焰已经在悄无声息中包裹四周,将他团团围在中间。


        

陈念试图直接登游戏,而无他如何尝试,都无法像往常那调ui界面,别说登陆,眼前的一切直接因此成近乎真实的画面!


        

完。


        

陈念不知道什么会现这种状况,他只知道奥萝拉现在朝他一步步走来,他能够清楚看到对方钢铁唇齿间流下的脑浆。


        

陈念下意识后退一步,随后他忍住。


        

不要怕,虽现不明bug,但他很确自己是在游戏里,就算死掉,也会复活,如果数据现重大问题,神经适配器会第一时间他强行弹的。


        

况且他现在有沙弗莱做靠山,如果真是现什么生命危险,也会有人帮他要赔偿的,到时候赔的钱全都给姜叔,能让他下半辈子好好生活。


        

陈念下心神,手中现武器。


        

奥萝拉已经完全不见美女的子,她下半张脸整个呈机械化,密密麻麻的零件狰狞至极,一直延伸进衣领,而那双棕『色』的瞳孔迅速扩大,直至占据整个眼眶。


        

银『色』的鳞片逐渐现在她的四肢上,事实证明那银『色』的长发根本就不是发丝!它们也全都是近乎细细钢丝的金属!


        

越来越多的鳞片覆盖在奥萝拉的双腿,几个呼吸间,她就已经到达陈念面前。


        

【系统】:您已被海皇希拉锁。


        

一行猩红『色』的大字在陈念眼前浮现,是的,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萌新玩家,她,或者说它,就是东欧海域的两大海皇之一!


        

奥萝拉,不,希拉的银发迅速生长,短短数秒便织成银网,让陈念成中心的猎物,


        

海皇是怎么能爬到陆地上来的?陈念现在顾不思考这个问题。


        

陈念开两枪,子弹在希拉身上,砰的一声脆响就被弹开,她的皮肤已经完全机械化。


        

银发缠上陈念脚踝,让他想到神话中的美女蛇。


        

银亮迅速充斥整片视野。


        

【公会】:mono[lv.114]已被海皇希拉处决。


        

【系统】:前区域公会建设摧毁数量≥5,支线β已完成。


        

【系统】:主线9式开启,请全服玩家尽快击杀海皇【希拉】,未能击杀和超时均视任务失败,“重返东欧”版本将就此关闭。


        

【系统】:倒计时72: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