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双O互换人生了! > 第161章 第 16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沙弗莱把自己回复的内容看过一遍,才放下终端。


        

距离陈词询问已经过去了数个小时,当时陈念还没醒,他整个人沉浸在疯狂和痛苦当中,根本顾不得看消息。


        

希望他迟来的回复没耽误陈词那边的事情。


        

陈念的身份肯定瞒不住了,白塔找过来只是时间问题,从一开始他们就推测陈念很可能拥有和陈词相同的天赋,也许白塔会把陈念也带过去进行血液提取。


        

三水出现Ashes泄露,为了避免可能发生的感染,肯定需要更多疫苗。


        

于是沙弗莱又加了一句:“如果情况需要,我就把Ashes告诉陈念吧,也好过他从别人那里得知消息,接受起来会更加困难。”


        

陈词暂时没有回复,现在这个时候三水处于夜间,也许他正在休息。


        

沙弗莱查看终端上的秘密程序,程序是他亲自编写的,和陈词肩膀上植入的芯片关联,能够获取陈词身体的相关数据,确保在对方遭受危险之时能够予以救援。


        

果不其然,沙弗莱看到数据在昨天突然出现了峰值,瞬间超出他此前设定的安全范围,时间点正好是陈念受伤的时刻。


        

双子之间神奇的心电感应让远在三岁的陈词也受到了影响,甚至都因为剧烈的疼痛昏厥过去。


        

对于陈词来说,陈念受伤的位置正是他心脏所在。


        

然而那个时候他正急着抱陈念上岸,根本顾不得关注终端发出的警告。


        

强烈的愧疚再度涌上沙弗莱心头,他不光没能保护好陈念,还害得陈词遭受了苦痛。


        

从那之后的数个小时里,陈词的数据一直都保持在高位,并且有一瞬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各项指标几乎超出了人类身体的极限。


        

好在随后数据逐渐趋于平稳,维持在了正常水平。


        

那一刻陈词遭受了什么?是他杀死唐纳德的时候吗?


        

沙弗莱暂且还不清楚,幸好陈词的情况转危为安,否则他绝对会为自己的失责愧疚一辈子。


        

沙弗莱坐在床边的陪护椅上,紧紧地握着陈念的一只手,事态终于缓缓归于平静,他这时才感觉到难以忽略的疲惫。


        

Alpha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精神和情绪更是消耗巨大。


        

接下来肯定会有各种状况应接不暇地发生,他需要稍微养一养精神,陈念的身份暴露在即,面对白塔,他是少年唯一的支柱。


        

沙弗莱闭上双眼,几乎是在身体放松下来的瞬间,就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陈念是被疼醒了。


        

兴许是止痛针的效果消退得差不多了,胸口的疼痛伴随每一次呼吸,窜入大脑。


        

他呲牙咧嘴地醒来,痛苦扭过头,就看到沙弗莱正趴在床边睡着。


        

Alpha还是坐在那张陪护椅上,两只胳膊放在床边,铂金色的脑袋枕在上面。


        

沙弗莱想握住陈念的手,又怕他会觉得凉,就只捏着露在被子外的一小截指尖,似乎生怕稍一松开,陈念就会消失在身边。


        

沙弗莱个头挺高,他保持着趴伏姿势,光是看着就怪难受的。


        

陈念知道沙弗莱一定熬了很久,没舍得将他叫醒,自己默默地忍受着疼痛, 还好,不是实在忍不了的那种。


        

如今他独自一人,静下心来,终于可以思考更多问题了。


        

游戏内那只小小的异形在他肚皮呈现出蓝眼睛的形状,而在海中,他被鱼群身上的蓝眼睛包围,更是在发动袭击的怪物头上看到相同的标志。


        

然后就是梦中。


        

那怪物和现实中相比起来好像更温和一些,浑身不再生有可怖的金属棱刺,覆盖机械部分,脑袋上的眼睛也是灿金色的。


        

显而易见,那个时候它是在照顾自己和陈词。


        

但最后,如同被侵袭般,染上了晶莹的蓝。


        

陈念总觉得梦中的场景就是他胎儿时期的记忆,否则他怎么会平白无故梦见那样的场景呢?


        

如果是真的,就意味着怪物的立场其实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照顾他,改为想方设法地杀死他。


        

至于其中原因,很可能和变色的眼睛有关,而军方已经成功将怪物抓捕,说不定他们能够从中得到更多线索。


        

陈念深吸了口气,再长长地呼出来,整个过程被他控制在相当慢的速度中,因为一旦快了,他的伤口就会更加疼痛。


        

陈念从小到大很少生病,姜叔虽然身体不好,但把他照顾得格外仔细,顶多是在姜叔看不到的地方,陈念会因为调皮有一些不严重的磕磕碰碰。


        

所以这样的伤痛对陈念来说还是头一次。


        

呼叫铃就在手边,只要按一下就会有医护过来,帮助他缓解情况,但势必会吵醒正在酣睡的沙弗莱。


        

陈念不知道Alpha睡了有多久,但应该很久没好好休息了,陈念心疼沙弗莱,想让他再多睡一会儿。


        

不能动弹,就这样干巴巴地躺着,实在无聊。


        

陈念甚至在阵阵疼痛中又一次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陈念已经饿得不行了。


        

胸痛倒是消退了不少,看来已经有人过来给他打过止痛针。


        

陈念看向一旁,原本趴在他手边睡着的沙弗莱正站在窗边,压低声音,和谁打着通讯。


        

陈念没有出声打扰,他安静地听了一会儿,认出应该通讯那头的人应该是皇帝,他们在说什么“封锁、处理”的事情。


        

是处理他遭受袭击的海域,还是其他地方?


        

沙弗莱的话音听起来格外严肃,应该是件挺麻烦的事儿吧,好像还提到了陈词?


        

沙弗莱最后嗯了几声,挂断电话,他转过身,发现陈念醒了,还有点惊讶。


        

Alpha赶忙快步来到床边,俯下身低声问道:“想喝水吗?会不会有点饿?”


        

陈念点头,老实道:“饿了。”


        

沙弗莱立刻从一旁的保温柜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食物,由御厨烹饪的肉粥最适合陈念目前的状况,营养丰富又易于消化。


        

沙弗莱拿起勺子,坐在床边,在陈念胸口处铺了张帕子,防止弄脏病号服。


        

一瞬间陈念只觉自己回到了小时候,还要带着口水巾被喂饭。


        

沙弗莱舀了一勺新鲜的肉粥,凑到自己唇边轻轻碰了下,确定温度正好,才送到陈念嘴边。


        

陈念张嘴含住,肉粥碰到唇齿的一瞬间,香味蔓延开来,最原始的大米和肉的滋味,又带着淡淡的酢浆草和肉桂味道,却不腻人,滑嫩地流过舌面。


        

饥饿之中就算普通食物都是绝世美味,更别说这是御厨精心烹饪的营养餐。


        

陈念含泪将粥咽了下去,连话也顾不得问,迫不及待地再次张开嘴。


        

一直被喂了十几勺,温热的粥下肚,让胃里的饥饿感有所缓解,陈念这才心满意足地问:“刚刚你在和陛下打电话吗?”


        

“对。”沙弗莱把勺子送到他唇边,“张嘴。”


        

陈念:“我听到你们说起陈词还有封锁,哥哥那边出事儿了?”


        

沙弗莱:“他杀了唐纳德,我们要帮他封锁现场,毕竟唐纳德也是辰砂这里有名的人,如果消息走漏,会有点麻烦。”


        

陈念噢了一声,他又喝了口粥,问:“真的只是这样吗?”


        

沙弗莱沉默了,就这一瞬的犹豫,让陈念确定,果然他有事瞒着自己。


        

他定定地盯着沙弗莱,琥珀色的眸中映出Alpha眉宇间的郁结。


        

“陈念。”过了许久,沙弗莱终于轻声道,“如果有一件事需要你做出一些牺牲,但由此能够拯救数以千万的生命,你愿意去做吗?”


        

陈念并未直接回答:“是什么样的牺牲?”


        

沙弗莱:“每个月定期遭受一些痛苦,被保护在最安全的地方,但会失去自由。”


        

陈念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你是在说我哥吗?不,你在问我,就表明着其实我和我哥是相同的?”


        

“所以说他每个月的身体检查并不只是简单的检查而已,对不对?那天他回来别墅之后,脸色很不好,他究竟是去做了什么?”


        

“我们需要陈词的血。”沙弗莱深吸口气,在这一刻终于下定决心,对陈念坦白,纵然他还没有收到陈词的回复。


        

但沙弗莱觉得情况已经到了需要大家共同面对的地步了,如今陈念刚从险境中脱离,他有权知晓全部的真相。


        

沙弗莱:“你知道Ashes吗?”


        

“什么?”


        

“你可能更熟悉它的另一个名字,尘病。”


        

陈念短暂地愣了下,这个他倒是知道。


        

尘病是在大约十五六年前突然出现的流行病,感染者会被紫色晶体寄生,它们最先进入体内,附着着内脏慢慢生长,然后从内而外地突破人体,直到寄主的身体被整个吸空。


        

尘病肆虐了将近三年,带走了数百万计的生命。


        

好在后来疫苗被成功研制,所有人类都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接种,疫情被有效地控制住,随着时间流逝,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疫苗研究出来的时候,陈念年纪还小,可能才六七岁,他们这一代人,基本上对疫情都没多少印象。


        

疫苗,每个月都要,陈词的血。


        

陈念猛然瞪大眼睛,如果不是受了伤,他绝对会整个人窜起来:“你们用我哥的血做了疫苗!”


        

沙弗莱点头:“是的,陈词在这十二年来拯救了上千万人类,他是全人类的英雄。”


        

陈念震惊得无以复加,纵然他早有猜测,白塔一直将陈词禁足是想拿他做生化实验之类的,但当真相如此赤.裸地摆在面前,还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怪不得陈词从小就一直生活在白塔内,怪不得他要和沙弗莱建立婚约,怪不得他每个月都需要去做身体检查,怪不得他如此向往自由。


        

兄弟两人相认之后,他们的每次互换必定会留出一周的时间,恢复原本的身份,是因为陈词需要去定期抽血,制作疫苗。


        

而至始至终,陈词都没有给他提到过一句,纵然自己几次三番地主动问起,哥哥也总是以最淡定、最平常的态度告诉他,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


        

原来他一直都被所有人保护在最安全的地方。


        

陈念张了张嘴,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本以为大家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战友,需要分享所有信息,却一直都被蒙在鼓里,他应该感到生气愤怒才是。


        

但陈念能想到沙弗莱和陈词选择隐瞒的原因,出于对他的保护,也是出于某种愧疚。


        

他们因自己从小生活在地下城,在那样混乱不堪的环境里长大而心存愧意,便想要将他更好地保护起来,不去面对太多残忍。


        

陈念根本做不到去生陈词的气,特别是想到一直以来承担着如此艰巨责任的,都是他被关在白塔里,以自由为代价的哥哥,更是忍不住鼻子发酸。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我根本没有你们想的那么脆弱。”


        

“这是陈词的主意。”沙弗莱轻声道,“还记得你在元帅故居的桌子底下看到的紫色发光物吗?其实化验结果早就出来了,那是Ashes的代谢产物,只有感染过它的人才能够看到。”


        

陈念瞬间倒抽一口凉气,胸口连带着疼痛,他却顾不上:“那你用手碰过它!岂不是——”


        

沙弗莱摇头:“没关系,我打过疫苗,疫苗的屏障效果非常好。”


        

“所以说,正是因为我和陈词具有同样的天赋,所以才能够看到那个紫色。”


        

陈念心中百感交集:“父亲肯定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用Ashes当做标记,以此希望日后有一天,我们两兄弟能够发现他隐藏的东西。”


        

沙弗莱嗯了一声:“应该是这样。”


        

陈念用了几分钟消化,其实他早有预料,面对真相也不是不能接受,就是……沉重得有点超出他预料。


        

用自己的牺牲,换取更多人的生命。


        

非常典型的电车难题,绝大多数人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那一个人吧,毕竟一人与数千万人相比,就算功绩再如何卓越,也是无法和更多生命相比的。


        

只是当要被牺牲的人变成他的亲人,甚至说他自己时,陈念就没办法再用绝对的理智思考。


        

还好、还好他们需要做出的牺牲,只是定期提供的一些血液,和自由。


        

陈念深吸口气,对沙弗莱道:“再给我详细说一下Ashes吧,我知道的太少,之前也没有特地了解过。”


        

沙弗莱省略了所有废话,直接从最重要的内容简要说起:


        

“它是一种类寄生物的矿石晶体,没人知道Ashes究竟来源于何处,它出现在月光坍塌后的第三年,经过溯源,我们发现Ashes从月光附近的海域首次出现,随着洋流被带去了最近的三水,然后迅速传播开来。”


        

“感染Ashes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Ashes在初期会附着在内脏上,吸取人体的营养,从内部开始生长,直到刺破身体,寻求更大范围的蔓延。”


        

“我和陈词是月光坍塌后不久出生的,而Ashes在我们出生的三年后蔓延,我和陈词的血又能够充当疫苗。”


        

陈念顿了顿,其实只要把时间梳理一下,情况就非常明晰了:“疫苗的存在应该晚于疫病才对,这就意味着Ashes其实早就存在,只不过它一直被封锁在月光内部……你说月光坍塌有没有可能和它有关?”


        

沙弗莱点了下头:“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此外在坍塌之后,月光其实也一直保持着和外界信标的联络,它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在九年之前。”


        

陈念:“具体内容呢?”


        

沙弗莱:“那些是绝密文件,我估计只有信标本身才知道。”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月光。


        

“所以说,如果我们想要知晓更多,就只能亲自到那里一趟了,看来哥哥刚开始的目标就是最正确的。”


        

陈念叹了口气:“可惜我现在受伤了,要不然我们可以立刻出发,正好还能在三水和哥哥会合,一起到那里去。”


        

“好好养伤,不要想那么多,把身体养好最重要。”


        

沙弗莱安抚道:“这段时间我们可以先处理其它事情,我父亲说那个怪物已经被转移至深牢关押了,有关它的研究和调查会立刻展开,我最好也过去一趟,看看情况。”


        

“那你快去吧。”陈念催促道,“看看能不能尽量多获得一点线索。”


        

沙弗莱:“我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陈念:“多叫点人守着就好,总不可能大家所有人都被渗透了,想要我的命吧?”


        

陈念的劝说之下,沙弗莱还是决定去一趟,他动作快一点,应该不会耽误太长时间。


        

沙弗莱叫了一只二十多人的皇室护卫队守在病房内外,就连窗户都严丝合缝地锁死,保证一只蚊子都不可能进来。


        

同时又将病房的智控系统和自己的终端相连,保证随时都能够看到陈念的情况。


        

确认无误后,沙弗莱俯身在陈念额头处落下一吻,才快步离开。


        

怪物被关押在深牢,深牢坐落在顶层的仿真土层中,由军部和研究所联合管理,用于完成一些需要特殊审批的秘密研究。


        

沙弗莱赶到时,荷枪实弹的军人和研究员们在走廊上等候,见大皇子前来,对他恭敬敬礼。


        

“情况怎么样?”沙弗莱从军官手中接过防弹衣,穿在身上,又拿过一把冲.锋.枪,将自己武装起来。


        

“已经注入了强效镇静剂,不再那么剧烈挣扎了,但还有一定的危险性。”


        

为首研究员道:“殿下,您一定要现在去看吗?我们才刚将其捕获,目前还不是进行观察的最好时机。”


        

“我想了解一下大概情况,毕竟它袭击了我的皇子妃。”沙弗莱淡淡道,“只是简单的看上一眼,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吧。”


        

研究员点头,同意了:“好,殿下请跟我来。”


        

沙弗莱跟在研究员身后,又带了一队训练有素的军人。


        

他们穿过数道厚重的大门,经过全身消毒和检测,终于到达了怪物的关押之处。


        

只是一看,沙弗莱就确定这间牢房是此前早就特地准备好的。


        

牢房中央挖出5x5规格的方形水池,特殊材料制作的透明防护罩形成坚实的牢笼。


        

那怪物正面朝下,半死不活地飘在水面上,强效镇静剂让它陷入昏迷之中。


        

这是沙弗莱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见到这只出现在姜岱描述中的怪物,陈念遇袭之时,他其实没能看得太清。


        

它的身体呈现出灰黑色,如同被蛋白质烧焦后的余烬覆盖,整体却又比较光滑,后背两侧覆盖有少量鳞片,肩膀处骨骼的形状也和人体不同。


        

两只脑袋并非发源于同一起点,而是并排分布在左右两侧肩膀上,它的双臂更像是腕足,因缺少骨头而弯曲着,长有密密麻麻的金属尖刺,而腰部以下因为没入水中,暂时无法被准确观察。


        

怪物面朝下飘着,从沙弗莱的角度无法看清它脑袋上的蓝眼睛。


        

和愤怒一同升起的,还有某种难以言说的恐惧,这是人类对未知生物的本能反应,沙弗莱握紧手中的枪,谨慎地对待可能发生的所有情况。


        

一墙之隔的监测室内,正有许多研究员通过仪表关注着怪物的动向。


        

他们给怪物注射的镇静剂足够迷倒一头蓝鲸,但以防万一,还是小心点为妙。


        

沙弗莱上前两步,想要去看它脑袋上是否还留有蓝眼睛。


        

如果陈念昏迷时梦见的场景就是他真实的记忆,眼睛的颜色可能另有玄机。


        

沙弗莱逐渐靠近了透明的防护层。


        

就在他停住脚步,想要仔细去看的那一瞬,原本无声无息趴在水中的怪物,猛然抬起头,朝着沙弗莱直扑而来!


        

显然这是它积蓄了全部力量的凶狠一击,防护罩在剧烈的撞击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因能源过载变为半透明的深色,只支撑了短短三秒钟,竟哗啦一声尽数破碎!


        

“殿下!”


        

惊慌喊声中,沙弗莱后退一步,同时端起手中的冲锋枪,早已有所准备的精神力骤然凝聚——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慢了,泛着寒光的金属利刺,头颅上莹蓝色的竖直眼睛,脖颈上裂开的嘴和贪婪探出的数条舌头,全都清晰映在紫罗兰色的眸中。


        

抬枪,射击。


        

砰——!


        

怪物的行动轨迹竟是在顷刻间被Alpha计算出来,第一颗子弹正中它头颅的中央。


        

那只蓝眼睛,其实并非生物会有的器官,而是由纹路构成的图案,某种液体正流淌在线条之中,带着晶莹细碎的光点,使其呈现出蓝色。


        

在沙弗莱之后,数不清的子弹倾泻在怪物身上,它的冲势几乎瞬间就被阻挡,蓝血疯狂地飙溅而出,怪物头胸处被打得稀巴烂,惨叫着倒在地上,痛苦翻滚着。


        

蓝血迅速扩散成一大滩,足足过了有一分多钟,怪物的嚎叫声越来越小,最终无力地面朝下趴倒在地,不动了。


        

有人端着枪,试图上前查看情况,沙弗莱立刻抬起手,让他不要靠近。


        

虽然处在不同地点,但眼前正在发生的事,实在太熟悉了。


        

就在他抬手的这一瞬间,怪物的后背骤然开裂,一只黄鳝般长条形的蓝色生物从它的脊骨中窜出,直冲沙弗莱门面而来!


        

“保护殿下!”


        

早有准备的沙弗莱猛地后退一步,就在神经紧绷的众人即将还击之际,椭圆形的罩子从天而降,瞬间将扑在半空中的异形扣在了地上!


        

而反应最快的军人已经完成了射击,原本瞄准着异形的子弹“啪”的一声打在罩子上,被直接弹到一边,连一道细细的裂隙都没有出现。


        

这是——?!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呆了,从他们浑身紧绷又满面震惊的反应中,能够看出此前没有任何人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无论是从怪物背部里钻出的异形,还是突然在关键时刻将其捕获的收容舱。


        

全都是计划之外的变故。


        

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短短十几秒内,作为直面一切的人,沙弗莱紧紧盯着收容舱内不断蹦跳着挣扎,想要脱困的异形。


        

如黄鳝般的细长身体整个呈现蓝色,从怪物尸体的背后钻出,目标明确,直冲他面门而来。


        

沙弗莱知道,如果不过他们没能成功阻挡,这玩意儿会通过嘴部,进入到他的身体当中。


        

那是陈念数日前在阿法纳西的基地里遭受的意外。


        

游戏再一次映射到了现实之中,但却并非如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出现在陈词身边,而是落到了他的头上。


        

如果陈念没有在游戏里接触那个胎儿,遭受异形袭击,那么现在的情况会是如何?他在毫无防备之中,也许会被怪物钻入口中。


        

有一件事可以肯定,现实中的异形可不会像在游戏内那样,只是单纯地安静待在人物腹中,往肚皮上画图。


        

沙弗莱深吸口气,身旁的研究员这才反应过来,浑身颤抖着慌忙询问:“殿、殿下!您怎么样?!”


        

“我没事。”


        

沙弗莱抬头,这间特制牢房高高的顶部,显然隐藏着不少机关。


        

他将手中的冲.锋.枪交给军人,从口袋里掏出湿纸巾,擦去手指上火药残存的痕迹。


        

沙弗莱知道,此时此刻,正有无数双眼睛注视着这座深牢中发生的一切。


        

那些闪烁着红色光芒,正在运行中的摄像头,就是辰砂无处不在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