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双O互换人生了! > 第 210 章 第 21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八六中文网()


        

订阅全文可解锁更多精彩!他的手掌一直在反复摩擦腰侧,贴身的衣料擦过皮肤,让疼痛彻底盖住被陌生人触碰的感觉。


        

难以想象的庞大精神力凝实地充斥着这一小片空间,压得alha几乎喘不上气来。


        

似乎重力场都被改变,重压之下身强体壮的alha们狼狈地跪在地上,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只能看到身前oa的裤脚。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被死死压制的还有思维,反应变得极度缓慢,精神力实在太过强大,就算它的主人没有其他用意,也仍无孔不入地悄然入侵着。


        

和alha外表同样流里流气的,还有他们脑子里想的东西。


        

陈词是从小就被悉心养在白塔不错,但绝非一张什么都不懂的白纸。


        

陈念的朋友……就是这些人吗?


        

陈词眉头很轻地皱起,在他表情变化的那一刻,几分钟前还出言调戏的alha突然不受控制地抬起手,狠狠扇在了自己脸上。


        

啪!


        

这一耳光打得足够响亮,霎时间一个红红的巴掌印浮现出来,看来他的脸皮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厚。


        

声响如同某种号令,一时间其他alha也纷纷加入,巴掌声此起彼伏。


        

oa少年神情平淡地安静站着,六个混混跪在他面前,神情涣散地狂扇自己耳光——这简直是能惊掉人眼球的景象。


        

只是除了陈词之外,应该不会有别人知晓。


        

再也没看这群街溜子一眼,陈词转身,就要继续踏上回家的路。


        

却突然发现,巷子的另一头正立着道身影,陌生的alha远远围观着,不知道在那里看了多久。


        

陈词脚步一顿,本能将那人划入了同伙的行列当中。


        

“让开。”他声音不大,语调也平静,但亲眼见到那群混混的下场后,没人会不当回事。


        

那人却并未被吓跑,反倒胆大包天地上前两步。


        

“您可能误会了,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alha风度翩翩地伸出手,接下来的话更是出乎陈词意料“还在餐馆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您了,跟上来是想问一句——我能有幸邀请您共进午餐吗?”


        

陈词闻言抬起眸,终于认真地看了他第一眼。


        

很年轻的面孔,也就刚二十出头,模样颇为英俊,起码比那群手脚不干净的混混顺眼多了。


        

更让陈词一下注意到的是alha眼睛,他左眼是很正常的黑眸,右眼却是灿烂的金色。


        

alha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邀请的手停在空中,耐心等待着陈词答复。


        

……共进午餐吗?


        

陈词想到账户里的那011奥吉,以及还要至少三个小时的回家路程,现在已经是午后,早饭不足以支撑到晚上。他很饿。


        

他略一思量,在挨饿和alha之间,选择了免费的饭票。


        

如果对方想借机动什么歪心思,下场就在他身后。


        

陈词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面巾纸作为阻隔,将手轻轻放在了alha掌心。


        

“你的荣幸。”


        

alha笑了,那笑容爽朗,似乎又含着几分得逞之后的不怀好意。


        

在被他握住之前,陈词迅速将手收回,把面巾纸折好重新放回口袋。


        

“我叫傅天河。”alha向他介绍自己,“我看到你进餐馆很快又出来,觉得是不是遇见什么困难了,没好意思立刻问,才稍微跟了一下。”


        

陈词倒没注意之前的餐馆里有这样一号人物,他轻轻应了一声,道“我叫……我叫九月。”


        

九月是他出生的月份,虽然他现在用着陈念的身份,却不想告诉傅天河,突然遇到一个陌生的alha,还是不要暴露那么多信息比较好。


        

这名字一听就是个假名,傅天河倒是不介意陈词的防备,问他“想去吃什么?”


        

“都可以。”


        

“那就跟我来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还不错。”


        

跟随着傅天河,陈词来到了附近一条较为宽敞的街道,在地下城无论什么时候都像身处夜市,有种颇为不同的奇妙感觉。


        

他们走进一家店,挑了一张空桌子坐下。


        

很快店主的妻子过来,用抹布迅速擦过桌子,潮湿的布料擦过,在桌面留下些微油光。


        

看起来不太卫生,也不是很讲究。


        

不过陈词可以接受,他没有洁癖,只是单纯讨厌和人产生身体接触。


        

“看看想吃什么。”傅天河将菜单给他,陈词看过一番,很多都是他没见过的食物。


        

有人请客也不代表陈词就能逮着这位免费饭票使劲薅,他选了一份价格友善的单人餐,抬头的那一刻,正对上傅天河注视他的目光。


        

偷看被当场抓包,alha脸上有一瞬窘迫,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掩饰失态。


        

陈词却不羞赧,反倒盯起了傅天河。


        

那只金色的眼睛着实引人注目,经过这一番观察,陈词确定那是只义眼。


        

义眼做得逼真,但在傅天河眨眼时,仍能看出闭合度不如左边真正的眼睛。


        

傅天河右边的眼球应该因为某种原因被摘除了。


        

也许是受伤,也许是生病。


        

点的餐很快就上来,卖相当然不如他平日里吃的那些,陈词尝了一口,这样的“地摊食品”对他而言是格外新奇的味道。


        

很好吃,甚至要胜过皇家主厨精心烹饪的松露鹅肝。


        

陈词闷头吃饭,他坐在吵闹又不太干净的小餐馆里,对面也不再是所谓的未婚夫,而是一个才认识不过十几分钟的alha。


        

他只知道对方名叫傅天河,有一只义眼,除此之外,别无所知。


        

两人都很安静,也许因为处在吵闹餐馆里,还有许多其他人,倒也不显得尴尬。


        

陈词吃光盘子里的最后一点食物,终于填饱肚子,他放下餐具,用纸巾擦干净每一根手指,对傅天河道“谢谢。”


        

“不客气。”傅天河已经吃过,所以只是一边看陈词吃,一边喝茶。


        

他付了饭钱,问“现在要去做什么?”


        

陈词略一迟疑,回道“我想回家。”


        

“离这边远吗,需不需要我送你?”


        

从这里到陈念的住处步行需要至少三个小时,而陈词身上连坐车的钱都没有。


        

“方便吗?”


        

“当然方便,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傅天河站起身,“走吧。”


        

别管傅天河到底存了怎样的心思,起码行为举止至今还没让陈词觉得冒犯,暂且能划分在好心路人的行列。


        

陈词告诉他住处所在的街区,在傅天河要打车时,把他叫住了“不用,坐电车就好。”


        

地下城打车应该挺贵的。


        

正好附近就是站台,等车的功夫里陈词看着站牌研究,对众人来说那么稀松平常的事情,在他眼中却十足新奇。


        

站牌上文字因电车的临近而变化,傅天河招呼道“车来了。”


        

陈词跟在他身后上了车,这个时间点人不多,有很多空座位。


        

陈词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默默地偏头望向窗外,周围景物正随着电车启动开始移动。


        

或新或旧的金属结构,纵横交织的线路管道,无处不在的灯投射着光亮,形形色色的人们穿着各式服装,行走在人造光和黑暗之中。


        

到处都是吵嚷拥挤的,这是地下城居民习以为常的生活。


        

陈词一转不转地望着窗外,在电车穿过黢黑隧道的那刻,透过窗玻璃上的倒影,注意到旁边的傅天河正在偷偷看他。


        

陈词一愣,alha自以为隐秘的注视中,他仍安静望着窗外,等待电车从隧道驶出,假装什么都没注意到。


        

半个小时后,陈词在离住处最近的站点下了车,他不觉得把详细地址暴露给一个刚认识的alha是个好决定,便道“谢谢送我回来。”


        

傅天河听出了陈词背后的意思,虽然有点遗憾不能把人送到家门口,还是道“没事,那个……方便留一下通讯名录吗?万一下次在遇见什么麻烦,可以随时来找我。”


        

对方眼中的期盼让拒绝话语无从出口,陈词换了另一种更加委婉的说法“如果下次还能遇见,再交换联系方式吧。”


        

“好。”傅天河没再坚持,笑道,“那就等下次再见面了。”


        

陈词点头,他最后看了眼这位在困难时刻主动帮了他的alha,转身朝着住处所在的方向走去。


        

走出去几十米,陈词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大喊。


        

“九月!”


        

陈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假名,回过头就看到alha仍站在原地,朝他大声道“我叫傅天河!”


        

陈词被这扑面而来的傻气惊到了,他明白傅天河大概是想再提醒他一下,别把名字忘记,但这肥皂剧一样夸张的方法让他很不适应。


        

喊声引得不少人朝这看来,在被更多人注意到之前,陈词赶紧点了下头,道“我会记得的。”


        

陈词不知道傅天河能否听到,反正等他再匆忙迈开步子时,alha没再把他叫住。


        

陈念住的这地方在地下城里都应该算贫困区,陈词抬脚小心跨过地上的污水,上方不知从哪儿露的水滴却砸下来,落在肩头,让他只能加快脚步,从这条小道穿过。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 阅读。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大神宴夜鲤的双o互换人生了!最快更新


        

第 210 章 第 210 章免费阅读htts:


        

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86) 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