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宅斗文里当咸鱼(穿书) > 001(虱子多了不怕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降大雪,鹅毛轻铺。


        

走过了年关的天本已日渐转暖,可前些时日一场连绵不绝的大雪,仿佛又叫人回到了寒冬。


        

傅府嫡出的小姐,被关了半个月禁闭,在祠堂里抄经念佛,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罚,人本就消瘦大半,如今这天冷一阵暖一阵,一场倒春寒,更是雪上加霜,让她往床上一躺,便一病不起了。


        

昨日,傅府请了郎中来给傅莹珠看病。


        

郎中说,傅莹珠可能是熬不过这一场雪了。


        

被打发来伺候的丫鬟婆子们都觉得傅莹珠见不到今年春天的太阳,伺候得也就愈发不尽心尽力,随意应付差事,表面功夫都不愿做了。


        

主子还没咽气,她们就赶着在外间支了个矮桌,围着一顶炭火烧旺的炉子,边暖着手,边开始闲谈。


        

有位年岁高的老妈妈,慢慢悠悠地说道:“要我说,这人还得立得住,否则命再好,也是无用。就说我们大姑娘吧,生得一等人家,可惜是个末等的脾性,人立不住,头脑不清,净是算计,否则也不至于把自己折腾得……如此下场,诶!”


        

老妈妈一副悲天悯人的口吻,仿佛这世间所有的善恶是非,都在她几句话间被点了个透彻,“也是,大姑娘的母亲去得早,小小年纪没有了教养,这才做出那种在人家的宴会上与外男牵扯不清的龌龊事情,还让人瞧见了。”


        

“幸好是我们夫人果决,一回家就迅速请了家法,又关了一顿禁闭,不然啊,二姑娘的名声也要被连累了。”


        

“大姑娘被关了禁闭,本以为能修身养性,敛敛飞扬跋扈的性子。哪想不知悔改不说,还把自个儿气病了。我们夫人是个心肠好的,虽是续弦,可平时里也没少惯着宠着大姑娘,放在手心里千娇万宠的,大姑娘怎么能因为这种事情和夫人起了龃龉,还害了自己?”


        

“人啊,就是得心肠好、心宽些,不能太不懂事,不然看看大姑娘,这都叫什么事。”


        

老妈妈一顿指点,喋喋不休,又喝了一口小酒,心中暗暗想着,这开年就有白事,府中怕是要不吉利。


        

她倒不是怜悯傅莹珠,不吉利是次要的,那是主子们的事情,与他们毫无干系。最紧要的是,要真的一开年就有白事,那他们这些伺候人的,可就有得忙活了,哪里有现在的清闲?


        

一思及此处,老妈妈心中更是怨念且不忿,要趁此机会,多骂傅莹珠几声,免得将来傅莹珠死了,她累死累活为她后事奔忙的时候再骂,没人听着,“要我说,做人不念好,老天爷也看不过——”


        

后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哗啦一声,围着矮桌坐下的几个丫鬟和老妈妈,就被人泼了一身冷冰冰的凉水。


        

正是天寒地冻的雪夜,凉水刚落下没多少时候,就在身上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冰冷的水,顺着温热的肌肤滑下,冰凉的触感尤其明显。身子稍微一动,冰冷刺骨。


        

这一冷,让几个听故事的小丫鬟们都惊醒了,寒毛竖立,一个个冻得大叫起来。


        

“啊——”


        

“干什么?谁干的好事?”


        

“是谁?!是——”


        

“是你爹我。”只听哐当一声,一个穿着绿色袄裙的素面小丫鬟,冷着脸把水桶砸在地上,显然,刚刚一顿冷水泼下是她的杰作。


        

绿色袄裙的小丫鬟目光似刀割,像要杀人,“只要我家姑娘还会喘气,就还是你们的主子。当着我青桃的面编排我家姑娘,就是和我青桃过不去。你们一天天嚼舌根,把我姑娘的福气都嚼没了,我保管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青桃凶神恶煞的样儿,可不比街上那些逞凶斗狠的地痞无赖温柔上多少。


        

这些丫鬟婆子们净是些欺软怕硬的性子,谁不知道青桃是大姑娘从街上捡回来的乞儿,力大无穷没有教养,且是个谁都敢打的疯子、遭了傅莹珠苛待还因那点救命之恩就对傅莹珠死心塌地的傻子!


        

没人愿意与一个又疯又看不清局势的人较劲。


        

几人当下互相使了眼色,各个垂着脑袋,夹着尾巴,忙做鸟兽散。


        

仗着在嫡出姑娘底下做丫鬟的那点威风,不把人放在眼里,如今傅莹珠快撒手人寰了,看她以后如何在府中立足,说不定是被逐出府,没个落脚处呢。


        

且等着!


        

-


        

把院子里不三不四混日子的魑魅魍魉赶出去后,青桃才愤愤甩上院门,把那些丫鬟婆子远远隔绝在外。


        

这些人,平日素来对姑娘白眼相加,一个两个都是墙头草,靠的全都是继室陈氏的墙!现在她们来这里打发时间,也不过是应付上头给的差事,活是一点不干的,净添乱。


        

青桃不敢把大姑娘交给她们照顾,可留着她们,反倒是碍眼碍事。


        

她也不怕老妈妈去告状,左右夫人绵里藏针、针对姑娘,不是一天两天,虱子多了不怕咬。夫人若是问她的罪,她就和姑娘一块去了干净,免得留在这府中,不见天日地熬,熬也熬不出个尽头。


        

烧了一壶热水来,青桃端进起居室的里间。


        

掀起床帘,便能看到一张镂雕缠枝花纹的拔步床。


        

床上,躺着一个双目紧闭的美人,正是傅府的大姑娘,傅莹珠。


        

接连卧榻多日,傅莹珠的脸颊迅速凹陷下去,唇色苍白,一张莹白的脸上不见血色。


        

可纵然气色不好,也难掩天姿国色,一张不算丰盈的脸上,秀丽的五官灿然夺目。


        

平日里显得艳丽的脸,病久了,减了几分艳色,多了几分羸弱病美人的脆弱感,显得更可人疼了。


        

她家姑娘长得这样好,这样明艳张扬的美人,硬生生让陈氏折腾成这样,形销骨立!


        

青桃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珠来。


        

见傅莹珠失去色泽的青丝铺枕了大半枕头,额角贴着几缕细碎的头发,有些许濡湿的冷汗,青桃忙用帕子沾水去擦。


        

“姑娘,您得快点好起来。二姑娘和夫人巴不得您死呢,您死了,她们落得个清净,好处全是她们的。”


        

“她们的心好黑,恨不得红旗招展昭告天下了,还要做出一副善心的模样来恶心人。”


        

“哪怕天底下的人都说姑娘坏话,可只有婢子知道,姑娘心地是好的。若不是姑娘救我,我这条命早就交代了。这一次,姑娘分明是无心之失,却让陈氏闹大了,白白污了名声。那陈氏拿着鸡毛当令箭,当真罚起姑娘来,真是瞎了她的眼了!”


        

“有时候婢子真怀疑,姑娘病倒不是被冻的,是被气的、被恶心的。”


        

陈氏是傅莹珠的继母,面慈、心却狠,平日里喜欢装笑面佛,可暗地里做的事,全是阎王索命的勾当。


        

越说到后边,青桃越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咬上陈氏几口,好为姑娘出出气。


        

她这一条命,是姑娘给的,姑娘如今病倒成这样凄惨的模样,就是死,她也要给姑娘挣出几口气来。


        

可青桃平日里只管出力,不管出主意,到了这种要动脑子的时候,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反倒想得她自己头疼无比,脑袋像是大成了两个,愣是一点办法都想不出。


        

看着床上气若游丝的病人,想起郎中说过的傅莹珠药石无罔、神仙难救的话,青桃最终忍不住,趴在床榻边嘤嘤哭泣起来。


        

实在是毫无办法了,她只能跪在地上,祈求满天神佛。


        

神也好,佛也好,不管是哪尊神,哪座佛,但凡能保她姑娘安然无恙,她往后余生就给祂供奉香火,日日不绝。


        

就这样在心里絮絮念了不知多少遍,夜色越来越深,青桃身体紧紧挨着拔步床,困意渐浓,可她并不敢睡。


        

她彻夜守着傅莹珠,唯恐夜半悄无声息,一眼没看住,人就没了。


        

夜色浓稠,安静得只能听见大雪簌簌落下的声音。


        

天光破晓时,或许是青桃的祈祷真起了效果。


        

躺在床上,进气多、出气少的傅莹珠,在逐渐亮起来的青灰色的天色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仿佛身陷一场冗长的梦境,傅莹珠疲惫地睁开眼睛,身体里的感觉除了头昏目眩,不剩什么了。


        

她一睁眼,这世上多了一抹穿进书里的游魂。


        

乍然初醒的傅莹珠没太有时间去整理现在的情况。因为她遇上了更为棘手的问题,她得先把这一具艰难喘息的身体安置好了再说。


        

酸软无力的身体、干燥哑火般的嗓子,让她一点动静也弄不出来。


        

傅莹珠浑身汗津津的,身上穿着贴身丝质的睡衣紧贴皮肤,黏腻不说,还冷,偏偏身体一股子热气泄不出来。


        

一冷一热交替,让人无端难受。


        

比起自己现在是穿成了一本书中的角色这个事实,傅莹珠更快意识到的,就是眼下自己这具身体不对劲。


        

傅莹珠按照她掌握的常识来判断,猜想这具身体八成是正在发高烧。


        

好在问题不大,除了感冒发烧,再没别的要命的毛病了。


        

穿进这本书之前,傅莹珠身体也不好,常年与药罐为伍,久病成医,通几分药理,应付这点小感冒,还是绰绰有余的。


        

傅莹珠顺着这具身体的本能,用尽最后的理智与力气,朝床榻外的方向,虚弱地喊道:“青桃……”


        

本来挨着拔步床守夜的青桃立即像猫似的竖起耳朵,顿时清醒过来。


        

她在黑暗中摸过去,紧紧握住了傅莹珠的手,哽咽道:“姑娘醒了,姑娘醒了……多谢佛祖,多谢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