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宅斗文里当咸鱼(穿书) > 012(别玩心机啦,玩不过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被挑中的人惊讶,被挑中的人也惊讶。


        

本已不抱任何希望的四个丫头一听,目中迸发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有的狂喜,有的诧异。


        

她们莫不是听错了?被那几个表现优异的一衬托,她们如此笨拙,大姑娘怎么会选得中她们呢?


        

若是被打发回去,挨牙婆一顿饿,一顿骂,都算是好的了。


        

像她们这种行情不好的丫头,养的时日愈久,牙婆就越是嫌她们晦气,只知道吃,也不想花那几文钱养着。若是迟迟没有人买下她们,那么最终走向的可能就是烟花之地,这一生可就毁了。


        

方才听到另外几人侃侃而谈,她们的心便像是覆了一层腊月寒冬雪,手指冰凉,心里不抱什么希望。


        

哪能想到事情竟还能峰回路转呢……!


        

如今,她们仿佛听见了救苦救难的梵音一般惊喜,四人不约而同跪下磕头,欣喜道:“谢谢大姑娘,谢谢大姑娘。”


        

目中感激涕零,不胜欣喜。


        

虽然嘴拙,但她们也就嘴笨,说话时占不到便宜,但都是些懂得知恩图报的好姑娘。


        

看她们泪涕横流的情形,不似作假,傅莹珠点点头,对她以后的小丫鬟们非常满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而此时,被陶妈妈选中,没有被傅莹珠选中的四个丫头俱是大惊失色,也忙跪下磕头,花容失色。


        

急性子的立马开口哀求道:“大姑娘,求求您收下我们吧。您若是不收下我们,我们只怕……只怕活不下去了!”


        

这话可不是夸大其词,而是真有这样的担忧。


        

她们收了陶妈妈的好处,本来胸有成竹,可哪想到最后事情却没有办成。这后果,她们可不知道能不能承担得起呢。


        

这大姑娘可真够气人的,好好的聪明伶俐的丫头不挑,尽是挑一些憨头憨脑的。


        

眼看四个丫头垂泪哀求的模样,傅莹珠淡笑道:“怎么会呢?你们太看轻自己了。”


        

她们哪有看轻自己?正是因为看得太重了,才会落入如此进退两难的境地啊!


        

几个丫头面面相觑,心中俱感莫名其妙,不知道大姑娘为何要说这样的话,一时间都不敢答,再没之前伶牙俐齿的劲头了。


        

顿了一顿,傅莹珠接着又道:“你们明显各个有备而来,为了这一份差事想必费了不少心思。只是世上不如意十之八九,你们所求的,我此处没有,自然容不下你们。以你们的心思和才能,落在别处更有所作为,跟着我,当真是耽误了。”


        

傅莹珠说得情真意切。


        

这几个丫头各个心思活络,一看就是宅斗的一把好手,留在她这个一心只想吃喝的咸鱼手里,可不就是辱没了么?


        

在侯府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傅莹珠不想浪费无谓的精力去打点这些勾心斗角的人情世故,干脆就一刀斩断,只要心眼实的,不要心思多的,免去了麻烦。


        

哪想傅莹珠一番温柔的话语,落在其他人耳中,可就是另一层意思了。


        

这些话,听着可不像一个主子会对下人说的,何况还满口为她们打算,倘若说不是话里有话,是没人信的,听着倒像威胁和阴阳怪气了。


        

大姑娘她……莫不是旁敲侧击,暗中敲打,放话威胁,敲山震虎?


        

是了,她必定是一早就识破了陶妈妈的诡计,所以方才才故意耍弄她们一番,好让她们欢喜一场空啊!


        

大姑娘她铁定是故意的。


        

此时此刻,开始信心满满的丫头们,肠子都悔青了。


        

早就听陶妈妈吩咐过,大姑娘可不像传言中那么鲁莽单纯,并不是个好相与的,手段厉害得很。


        

偏偏当时的她们被流言蜚语蒙蔽了双眼,都没怎么将陶妈妈的话放在心上,如今狠狠栽了一跟头,才知道大姑娘的可怕之处。


        

可惜,为时晚矣。


        

大姑娘真是太可怕了。


        

一抬头,瞧见傅莹珠莹白如玉的手指托着玉色的茶杯,正低垂着头,慢悠悠地喝着茶,眼睫低垂,瞧不出神色,只见那氤氲着水汽的茶杯,笼着她的脸,影影绰绰的,瞧不清她的表情,更显得她高深莫测,不可估量。


        

四个丫头心中俱是一惊,哭喊也不敢哭喊、叫闹也不敢叫闹,一个个安安静静、老老实实,乖得跟个鹌鹑一样,也再没有人要求傅莹珠把自己留下来。


        

人家已经识破了她们的阴谋诡计,还开口留下来,那不是蠢货憨货吗?她们可不会做出这种自取灭亡的事情,便只能装乖扮巧,好离大姑娘远远的。


        

此刻的大姑娘似乎并不想计较她们收下陶妈妈红包的事,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过后大姑娘怒上心头,罚了她们该怎么办?


        

还是低调一下,免得傅莹珠拿她们做筏子,开刀问罪。


        

至于陶妈妈许诺的好处,她们是再不敢受用了的。


        

俗话说得好,有命拿钱,还得有命花钱啊!


        

这侯府一个平平无奇不受宠的姑娘都如此厉害,心机如此深沉,可见,即使这侯府在外人眼里已经破落了,可水依旧深得很,她们还是不要掺和了。


        

此时,管事妈妈也赔着笑脸,被傅莹珠前后的手段吓到,心中断断没有再轻看的心思,而是诚惶诚恐道:“那……大姑娘可是定下这些人了?若定下了,老奴便回去给老夫人复命了。”


        

“定下了。”傅莹珠说得异常肯定。


        

从管事妈妈进院子,到离开,不过两炷香的时间,院子里就多了四个干活扫洒的丫头。


        

四个丫头规规矩矩站在傅莹珠跟前,虽不够伶牙俐齿,却都是懂礼数的。


        

按规矩,刚入府的丫鬟,需要主子给取个名字。此后,就一直用这个名字了。


        

为了方便,傅莹珠按着青桃的格式,分别给四个丫鬟取名为:红果、绿柳、蓝莓、紫葡萄。


        

“好了,你们既然进了我的院子就是我的人,希望你们好好做事,不要忘本。”


        

随意交代几句,傅莹珠没多说什么,让青桃领着她们去各自的居所,熟悉府内的事宜,然后自个儿就开始研究吃什么菜去了。


        

作为大丫鬟的青桃很兴奋。


        

之前她只是空有个大丫鬟之名,并无大丫鬟之实。以前的姑娘不信任她,自个儿手中也没什么实权,许多丫鬟妈妈都不把她的话听见耳朵里。


        

后来,丫鬟婆子都被陈氏打发走了,只剩下两个干粗活的人,青桃也就和个光杆司令差不多,没处使唤。


        

如今多了四个人,青桃感觉大姑娘这儿如虎添翼,而她青桃也有了大鹏展翅的决心。


        

“你们都来说说,各自擅长什么?”青桃颇有大丫鬟的架势,站在几个小丫头面前,挨个问道。


        

红果:“婢子的父亲是个花匠,少时和他学过一些手艺,懂得打理花花草草。”


        

很好,姑娘的院子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过,差不多快荒了,哪儿比得上陈氏和二姑娘那儿花团锦簇,争相斗艳的?


        

待红果说完,青桃心中便有了主意,说道:“你负责把姑娘院子里的这些花花草草,该修的修、该剪的剪,细心些。待春暖花开,姑娘看到这些花花草草,心情也会好的。”


        

院子也多些生气。


        

红果应声而去。


        

接着便是绿柳。


        

“婢子是农家女,在家时,常常帮父母干活,饲养家禽、种田种菜,都是一把好手。”


        

许是方才要被挑选的压力过后,紧张的情绪消散许多,不管是红果还是绿柳,此刻都要比方才镇定许多。


        

说话也是有条不紊的。


        

听到绿柳说的话,青桃松了一口气。


        

傅莹珠院子里的这些鸡鸭,在青桃付出巨大努力下,还算井然有序。可青桃毕竟不是专业养猪养鸡的,空有一身力气,没有技巧,时日一久,也难免手忙脚乱的。


        

如今这四人中,正好有个会养家禽的,可不就是瞌睡来了就送来枕头么?


        

青桃本来不太理解傅莹珠为什么要挑四个最不出挑的,如今却庆幸起来,幸好姑娘选了她们。


        

要口齿伶俐的有什么用?活干不好还是白搭,和她争来斗去,说不定她一个老人,还说不过新来的。


        

哪像此刻,各人有各人的长处,又都是些踏实肯干的,动作麻利也不多问,别提有多让人舒心了。


        

把照顾家禽的活交给绿柳,青桃又问剩下的两人。


        

前面两个丫鬟都有各自的长处,青桃已是惊喜万分,也就不再贪心期待剩下的两个丫鬟也能像她们那样身有长处,那也太为难她们了。


        

余下的蓝莓会些厨艺,青桃就把小厨房的活计派发给她,这样以后就能帮姑娘忙活灶台上的事情了。


        

至于紫葡萄,是最为沉默冷静的那个,她说不上来,只说会照顾人。


        

青桃见她嘴巴严实,不是个会嚼舌根的,就让她跟着她一起,随身伺候傅莹珠。


        

不过,大丫鬟只能有她青桃一个,紫葡萄只不过是个把门的罢了,哼。


        

这样安排下去,青桃禀告了傅莹珠一声,便去忙活自己的事。


        

而等到新来的小丫鬟们把活做完,她也能瞧一瞧,大姑娘挑的这些人到底有几分真本事了。


        

就这样,傅莹珠本来已经停滞不曾运行的小院落,重新焕发出生机来。


        

几人各司其职,忙忙碌碌,不过短短两天时间,就让傅莹珠的院落大变了模样。


        

养鸡的草坪上,让红果用竹篾编了篱笆,上头挂着一些装饰用的藤,美观又实用。


        

院落里的枯树枯草枯花,救不活的,都被红果给拔了,种上新的。救得活的,就慢慢养着,等来年春秋,想必就要抽新芽了。


        

绿柳给鸡搭了棚子,放上一些石灰,铺了一些稻穗杆,第二天,就收了不少鸡蛋,硬是给傅莹珠多争了几口吃的来。


        

蓝莓的厨艺比想象中更好得多。


        

有了蓝莓后,傅莹珠只需要口述一下自己想吃哪些菜肴,蓝莓就能给她弄出七八分模样的菜来。


        

虽不至于十全十美,但总是要给人时间来历练和成长的,傅莹珠觉得,假以时日,蓝莓定然能成为一个满足她胃口的厨娘。


        

紫葡萄就跟着青桃伺候,看上去并不出众,但傅莹珠对她极为满意。


        

一个任劳任怨、只管干活,嘴碎都懒得的员工,没有哪个老板不喜欢的。


        

又过了几日,老夫人遛弯到傅莹珠这院子里时,看到这焕然一新的改变,也是忍不住惊奇。


        

老夫人已是听过了管事妈妈的复命,知道傅莹珠选人办事都做好了,此番过来看到傅莹珠选得人各有各的长处,心中更是对她愈加赞赏几分,也踏实了。


        

看来她这个孙女,是真的开窍、懂是非知世故了。


        

有些时候,烂泥是扶不上墙的,不管外人怎么努力搀扶一把,自个儿不立起来,也是毫无用处。


        

如今的傅莹珠让老夫人觉得,是时候了。


        

本来这个让她失望透顶的孙女,如今倒是重新让她有了希望。


        

老夫人来傅莹珠院子看了一眼,并没有惊动傅莹珠,回去好生思考了一番,才让人把傅莹珠找来,郑重其事地对傅莹珠说道:“莹儿,在别人家,女儿家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跟着母亲开始学当家管事了,可你如今连账册都没看过,以后嫁了夫婿,当不了家,该闹笑话了。”


        

“从明日起,你早上过来请安后,跟着祖母在这儿学习学习,我让管事妈妈先教你如何看账册。”


        

一般只有被当成主母培养,受重视的女子,才会早早的跟着长辈学习治家管事,如何担当起一个大门宗妇的责任。


        

放在以往,这种事情是没傅莹珠什么份儿的。


        

没人搭理她,也没人教她规矩。


        

人情世故这些,可不是天生就能会的,再聪明的小孩也需引导,没人教,就更不懂了。


        

傅莹珠穿过来后,对成为一个贤内助也没什么兴趣,所以也就从不主动去提。


        

可哪想,老夫人自个儿提了。


        

这是有意要栽培她呢。


        

傅莹珠心头忽的沉甸甸的。


        

思虑片刻,傅莹珠点点头,答应下来:“好的祖母。”


        

想她以后去别庄,少不了自己约束下人、管理家室,要是连个账册都看不懂,那可不行。


        

索性是个有用的技能,那便学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咸鱼瘫久了她也想找点事做,正巧愁没什么事能解闷。


        

就当是陪老夫人聊聊天说说话,增进一下感情,顺手而为地学一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