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宅斗文里当咸鱼(穿书) > 014(我不配,您才配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傅莹珠来到木樨堂时,敏锐地察觉到,木樨堂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今早她刚刚来过,比起来,此时的气氛压抑太多。


        

从她早上请安到现在,也不过半日工夫,早上请安时还是一派祥和的氛围,怎的忽然变成如此模样了?


        

傅莹珠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她到底犯了何错,让老夫人又生她的气来。


        

她甚至细细在脑海中思索起了穿书前原主所做的种种事迹、以及穿书后那些不为她注意的细节,生怕漏过了什么。


        

等来到木樨堂内堂时,丫鬟婆子都不在。就连最为亲近老夫人的柳叶,也站在门口把着门,替傅莹珠掀了帘子看着傅莹珠踏进去,自己却不进来,让屋子里只留傅莹珠和老夫人两人,而柳叶则是在外面守着。


        

老夫人屏退左右,不想让旁人知道这件事,帘子一闭,整间屋中,只剩她们祖孙两人。毕竟威胁教习妈妈,把人逼得做不下去,哭着嚷着说要走,这等行径,实在是过于顽劣了。


        

这名声若是传出去了,日后还有谁敢来教她傅府的女儿?


        

“孙女问祖母好。”傅莹珠福身行礼后,一抬头,瞧见老太太的脸上似有阴云密布。


        

祖母正在生气。


        

傅莹珠心里这样想到,可态度依旧大大方方的,坦然地面对着老夫人的打量。


        

老夫人看了傅莹珠一眼又一样,目光深沉,见她说话轻轻柔柔,身板也正,半点没有心虚的模样,不像是做错了事,不由得皱起眉头。


        

她很难将眼前这个看上去乖巧懂事的孙女和一个会暗地里拿身份压人不学好、行事乖张、目中无人的刁蛮丫头联系起来。


        

只是,乍然间再想起傅莹珠以前种种顽劣不堪,老夫人便又觉得,轻易地妄下妄下决断,实在是为时过早。


        

不为别的,就为傅莹珠以前有过前科,这罪就得问问。


        

“莹儿,祖母问你,你的功课做得如何?”老夫人按捺着性子问。


        

这是老夫人每天都会问起的事情,自打叶妈妈被支到傅莹珠身边,傅莹珠每日请安离开时,老夫人都要拉着她的手话话家常,自然少不了要问答功课的。


        

这十几日过来,傅莹珠对这件事已经习以为常,笑答:“托叶妈妈的福,孙女学得还不错。”


        

学得还不错??还不错,能把叶妈妈逼成那样?!


        

傅莹珠话音刚落,老夫人暴怒的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听上去有些刺耳:“你还想瞒我瞒到什么时候?!说,你是不是暗地里支使叶妈妈,拿身份压人了?!!”


        

此时,看到傅莹珠一张无辜懵懂的脸,老夫人更是气闷,心中已然将她和鸭子死了嘴壳硬划了等号。她的暴怒中,夹杂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焦灼,简直要急死了。


        

老夫人痛心疾首:“莹儿啊莹儿,你当真是糊涂啊!圣人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叶妈妈是算数的一把好手,祖母才派给你的,你怎的稳固不化,不学好?!还威胁叶妈妈呢?!更不该,在祖母这里和在外人那边两副面孔啊!”


        

骗她一个老太太能有什么用,不学好,坏的是她自己的人生。


        

老夫人一时上火,脸色涨红。


        

面对着又是气又是急、情绪激动到老脸涨红的老妇人,傅莹珠一头雾水,怕老夫人气坏身体,又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不怪老夫人情绪如此激动,怪只怪叶妈妈说话不说全,只会哭哭啼啼,任是老夫人再怎么问,叶妈妈也说不出来别的事,只说自己配不上大姑娘,要走,请老夫人另请高明。


        

老夫人一琢磨,叶妈妈跟来她这么多年,怎么着也算半个心腹了,管事管了这么多年,从未出过差错。可这次给傅莹珠教学,嘴巴严实到这种地步,可不就是傅莹珠暗地里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到底有多过分……看看叶妈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知道了!


        

孙女如此顽劣不堪,老夫人当真痛心疾首,气得心口疼。


        

傅莹珠一脸迷茫,想了想,她如此好学乖巧,叶妈妈应当欣喜才是,怎么还说什么威胁呢?


        

她还担心自己不够藏拙,平白无故担上一个才女的名头,日子过得更加拘束,每次上课,都要诚惶诚恐、毕恭毕敬,不敢露出对叶妈妈所教的学问轻看轻视的表情。


        

就这样……难道她还有出错的地方?


        

傅莹珠实在是想不通。


        

“祖母,孙女实在不明白祖母的意思……”傅莹珠口头上应着,脑袋同时飞速转动思考对策。


        

只是思考来思考去,傅莹珠未曾发现老夫人有任何生气的征兆。


        

早上还好端端的,下午忽然就发了火,她实在无从对症下药了。


        

见她如此顽固,老夫人气得发抖,冷声道:“好,好哇,既然你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我就要为叶妈妈做一回主了!”


        

说着,扬声让柳叶去请叶妈妈。


        

啊?叶妈妈?难不成是她昨天的作业没完成好,所以叶妈妈找老夫人告状来了?


        

但是她明明按时完成,还额外帮叶妈妈挑了一处错处,告诉她正确的解题方法啊。


        

傅莹珠真是迷糊了。


        

一时间,她不再说话,也不为自己辩解,只是低眉顺眼,以不变应万变。


        

总得先探知好发生了什么,再做对策。


        

约莫过了一炷香后,叶妈妈重新来到了木樨堂的内堂。


        

她刚离开不久,脸上的泪痕刚刚擦干,只是眼睛还是红肿的,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还哭得老惨了。


        

叶妈妈一来,还没弄懂老夫人叫她有何事,便听老夫人便疾言厉色道:“叶妈妈,今天我在这儿给你做主,你说说,莹儿这个不肖子孙,可是不学好,拿身份压你,不想学习了?”


        

叶妈妈:“……”


        

啊?


        

叶妈妈愣,傅莹珠也愣。


        

只有老夫人还在语重心长,郑重其事地对叶妈妈说道:“叶妈妈,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也算半个自家人了,你是个什么人,我心里有数。这些年来,经过你手头的账册不知几何,从来没有错过乱过的。”


        

“莹儿让你来教,我是放心的,只是……只是莹儿你啊,何至于弄到如此地步啊!你若是不想学,大可和祖母说,何必把叶妈妈吓得不轻!”老夫人话锋一转,矛头又转向傅莹珠。


        

今日,她是执意要为叶妈妈做主,要让傅莹珠道歉的了。


        

溺子如杀子,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好好教一教自己这个孙女,好歹要把她的品性教好了,断然容不得她在这胡闹。


        

品性,才是人在这世上的立根之本。学问可以学不好,但品性断然是不能出错的。


        

这老夫人想到哪儿去了!


        

傅莹珠还没作答,倒是叶妈妈又噔噔噔磕起头来,神色中,慌乱带着几分羞愧,羞愧中带着几分懊悔。


        

各种颜色交杂闪过,分外精彩。


        

叶妈妈好不容易舔好的伤疤,再次自个儿掀开来,哭道:“非也非也,老夫人,事情不是这样的。是老奴配不上大姑娘,老奴真的不配啊!”


        

老夫人:“…… ”


        

傅莹珠:“…… ”


        

“老奴活了这么久,从未见过大姑娘如此思维敏捷之人,更兼之过目不忘,看账册,打算盘,都是不在话下的。老奴已经无甚可教,再教下去,真就误人子弟啦!”


        

叶妈妈继续哭:“老奴真的教不了大姑娘,老奴真的担不起,请老夫人另请高明吧。”


        

老夫人:“…… ”原来是她误会了?


        

傅莹珠:“…… ”思维敏捷过目不忘,不至于吧?


        

叶妈妈事情前后都讲清楚明白,让老夫人知道,傅莹珠并非不学好,而是学得太好了。


        

她哪想到,老夫人竟是如此不信任大姑娘的能力,想歪了呢?


        

哦不,她本来也是不信任的。


        

全府上下,乃至整个京城上下,恐怕没有人会觉得,傅家大小姐不仅不蠢不笨,天赋甚至要高于许多人。


        

要知道,长久以来,傅莹珠就是京城里出了名的笨蛋美人。


        

如今叶妈妈已经顾不上自尊不自尊的了,若是再误会下去,她也没好果子吃。一顶诬告主子的帽子扣下来,别说她是侯府的老人,就是她是侯府的先人,只怕日子也不太好过的。


        

死一般的趁机,蔓延了好一会儿。


        

老夫人脸上的表情,已经找不到具体的形容词了,总之,也很好看,很精彩。


        

懊恼有之,震撼有之,愧疚有之,心疼有之……


        

傅莹珠从来没见过,一张脸能同时呈现出这么多的微妙的表情来。


        

片刻后,老夫人落下了几滴泪珠,看到孙女乖巧可人的脸蛋,想着叶妈妈方才哭诉的话,再想想自己对她的责难与发问,无比愧疚,心尖发疼。


        

这多好的孙女啊,如此的惊才绝艳,如此的聪明不俗,偏偏被陈氏如此耽搁了!


        

可恨自己竟然不相信她学好,如此动众地发难发难,这叫孙女以后如何做人?心思敏感易碎一点的,指不定都不和自个儿亲了……


        

老夫人越想越严重,心生懊悔,悔极了。


        

“莹儿啊莹儿,是祖母糊涂了。”老夫人心疼无比,恨自己为何如此急性子,让孙女难堪。


        

好在她还有几分理智,知道家丑不能外传,叫丫鬟将闲杂人等都遣退了去,除了傅莹珠、她本人和叶妈妈,也无人知道今日的事。


        

一腔愧疚的老夫人此时恨不得把傅莹珠抱在怀里,心肝宝贝地叫。她一心想要补偿傅莹珠,便急急叫来柳叶:“柳叶,你去把库房里的物件儿点一点,我记得前年有老三从外地寄回来一批玉石雕花盆景,有几盆好看得很,赶紧给大姑娘送过去摆上。一个大家闺秀的院子,死气沉沉的,成什么样子?”


        

傅莹珠:“……”


        

她有些跟不上老夫人的速度,在一旁不知要说什么好。


        

这局势扭转得实在是有些快。


        

顿了顿,老夫人又道:“再把我那套足金打的累丝牡丹花冠拿来,我一个老婆子,要这些花里胡哨的做些什么?”


        

“还有,拿五百两银子来,大姑娘如今要好好学习,用具必定是要添置的。她许久不曾上过学堂,也不知道笔墨纸砚的都备上没有。她院子里的青桃太过粗心大意了,不是个干细致活的,你去把关把关。”


        

老夫人说的,全是都是好物什。


        

虽然年岁久了一些,可如那句老话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侯府的日子是一年不如一年,往前的日子好过,物件也就更奢华,更值钱。


        

老夫人的家底,陈氏和侯爷也不是没有点击过,想要拿来做家用的呢,只是老夫人不松口不给,他们也是没辙。


        

哪想今儿个,一口气给傅莹珠赏了这么多东西。


        

傅莹珠:“…… ”


        

来这儿虽是挨了一顿骂,可于傅莹珠而言,却是不痛不痒的,后来解释清楚变好,更是没想到老夫人如此慷慨,一通地赏下来,把傅莹珠都给砸懵了。


        

傅莹珠感恩于老夫人的慷慨,温温和和又语含感激地说道:“长者赐,不敢辞,孙女谢过祖母。”


        

老夫人点点头,心里这才好受了点,舒坦多了。


        

看着傅莹珠,越看越喜欢。


        

如此乖巧伶俐,可以说得上已经很有进退有度、沉稳大方的大家闺秀模样了。


        

老夫人满意了,又没完全满意。人总是想要更好的,老夫人看了傅莹珠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既然如此,祖母就豁出去这张老脸,请了宫中退休的教习嬷嬷来。”


        

“也只有这种见过世面的老人,才能教得了我的莹儿了。”


        

闻言,叶妈妈一惊。


        

宫中的教习嬷嬷,这可不是谁都能请得动的。


        

这种本事了得的嬷嬷,在宫中,教的是皇子皇女,见的是皇帝皇后。


        

一般人家,要是请到了,那得烧高香的。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陈氏也曾经动过请教习嬷嬷的心思。


        

她想给二姑娘找个好老师,好涨身价,尤其在谈婚事时,能找到更好的夫君。


        

可是陈氏把头都愁秃了,门路也都走尽了,姿态摆得最低,可教习嬷嬷一点余光都不给的,让陈氏好没面子。


        

可叶妈妈知道一些往年间的渊源与故事,陈氏请不来的教习嬷嬷,若是老夫人出山去请,必定是十拿九稳。


        

她只是没想到,老夫人为了傅莹珠,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


        

可见老夫人是铁了心的要补偿这个孙女,是动了真格的。


        

叶妈妈惊讶不已,初时还觉得,老夫人一把年纪还去求人,委实没有必要。可转念一想傅莹珠的本事,叶妈妈又觉得,实在太有必要了!


        

老夫人这才叫做高瞻远瞩,英明神武的决定啊!


        

叶妈妈附和道:“是极是极。”


        

“反正老奴不配。”


        

只想偷懒的傅莹珠:“…… ”


        

祖母,您大可不必如此。


        

到这地步,她除却懵币之外,属实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看着老夫人和叶妈妈在那盛赞她的聪颖,傅莹珠带着微微的尴尬,只想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哪有人会因为自己会解几道小学数学题被夸成天才,就沾沾自喜啊!


        

她只能想,是之前的她表现太过顽劣,以至于习惯了过去不学无术的她的诸位都对此刻的她赞不绝口了。


        

毕竟,学霸努力学习那叫常理之中,学渣努力学习,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这就叫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老夫人和叶妈妈才这么激动。


        

这么一想,傅莹珠终于不再觉得此刻的场景诡异和无厘头了。


        

-


        

侯府的男主人不在,可侯府却要开始操办盛事了。


        

这盛事,正是请教习嬷嬷一事。


        

老夫人一向说得出,也做得到,过了两日之后,果真带了礼物出门去,去拜访一位姓周的老嬷嬷。


        

寒暄过后,老夫人向这位老嬷嬷表明来意,说想请她去傅府当一阵子的教习嬷嬷。


        

周嬷嬷听了,慢悠悠喝了一口茶,说道:“老夫人,您府上的姑娘我见过,上次周府老夫人的生日宴上,老奴远远瞧见过一眼,模样是生得不错,只是气性大,只怕未必乐意让我这个老婆子来教啊。”


        

从始至终,周嬷嬷的眼神一直淡若古井,语气间兴趣缺缺,“她的母亲陈氏,是个有名的贤妇,想必就用不着我了。”


        

她说傅二姑娘气性大,还是客气,难听点,这叫心性高傲,周嬷嬷最是看不上。


        

这等心性,若是命足够足够好,兴许能博一条青云路出来。可若是命不好,那是高不成低不就了。


        

可这世上,命好的人,能有几何呢?


        

陈氏动过请教习嬷嬷的心思,之前也求到周嬷嬷身上来了。周嬷嬷当时不点头答应,如今自然也不会轻易答应下来,只能找了话来回绝,免得显得她前后不一,砸了自己的招牌。


        

老夫人听了,却从周嬷嬷的话中,听出了周转的可能,沉稳平静地笑着说道:“老姐姐,你想到哪儿去了?若是那个年纪小一点的孙女,我知你不愿,怎会腆着老脸,再来请你,给你添麻烦呢?我这一次,是要为我们的大姑娘请人。”


        

“大姑娘?”周嬷嬷吃了一惊,平静的脸上,终于多了份诧异的表情。


        

傅府的大姑娘,周嬷嬷也并未没有耳闻。


        

这不,前不久,还扯出与外男拉扯的丑事来,后来,人是销声匿迹了,可是却成为了京中贵女圈的笑柄。


        

如此顽劣不堪,名声不雅的孙女,真的还有管教的必要么?


        

这条路,怕是难如登天啊。


        

周嬷嬷一时之间,心头闪过许多思绪。


        

提起傅莹珠,老夫人倒是露出了十分慈爱的表情,仍是含笑说道:“老姐姐,我豁下脸来求你,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我家莹儿,最是乖巧聪明,你瞧见了,一定非常喜欢。”


        

周嬷嬷:“…… ”


        

周嬷嬷觉得老夫人疯了。


        

她以前不是最重名声的么?怎么忽然对一个名声尽毁的不肖子孙,如此看重了?


        

只是这件事也容不得周嬷嬷拒绝,毕竟她少时欠了老夫人一个人情没还,人家好不容上门来求一趟,她刚拒绝了一次,断然再不能拒绝两次的,免得伤了面子和感情。


        

周嬷嬷勉强道:“那我试试吧。”


        

脸上已是没了笑容,心中也拔凉拔凉的。


        

她果然还是没躲过去。


        

虽然躲开了一个二姑娘,可谁料又来一位大姑娘?


        

命啊命。


        

可能这就是命中注定,只怕这一次,她的招牌,果真要被傅府的姑娘砸了个稀巴烂了。


        

-


        

老夫人为大姑娘请来周嬷嬷的事情,很快传得阖府上下皆知。


        

为了给周嬷嬷足够的颜面和尊重,老夫人还特意吩咐厨房,让厨房大肆操办,好好招待招待周嬷嬷,给人家体面。


        

陶妈妈是管厨房的,眼看这些人进进出出,把侯府的吃用都快用完了,心中几乎又快要滴血:用得越多,她能贪得余地就越少了!


        

更严重的是,周嬷嬷居然要来傅府教导傅莹珠了,这可是一件极为严重的大事件!


        

陶妈妈永远忘不掉,陈氏去求了周嬷嬷碰壁回来后,一连发了好几天脾气的模样。也断然不会忘记,周嬷嬷在京城的名气多大。


        

多少名门闺秀都排着队的要请她做老师,怎的这块大饼好死不死落在傅莹珠头上来呢?


        

要让陈氏知道,非得气死不可。


        

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个事态,已经不是陶妈妈可以阻止的,想做点什么从中作梗,也是有心无力。


        

周嬷嬷这种人物,已经是陶妈妈见了面,也与她说不上话的人物了。


        

再加上,上次为了填补亏空,荷包缩水了一半。后来为了往傅莹珠院子里塞人,陶妈妈剩下的那一半荷包,又缩小了一半。


        

如今,她荷包已是不丰厚了,哪怕想从那些小丫鬟身上入手,去打点打点周嬷嬷的身边人,也没钱打点了。


        

无奈之下,陶妈妈只好又给陈氏写信,央求她快点回来。


        

江南有什么好玩儿的?这府里都快翻天了,这场面啊,她实在是控制不了了。夫人再不回来,怕是傅莹珠就要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