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宅斗文里当咸鱼(穿书) > 059(坐吃山不空,赌了才会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以为, 谢琅然和傅莹珠这两人的会面,只是简单相看罢了,至多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 就能有个定数。哪想,两人打开了话匣子之后,收不住, 一场会面用了两个时辰,两人滔滔不绝, 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隔着一道浅薄的纱质屏风, 人影绰绰,他们也不计较,仿佛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般, 兴致丝毫不减。


        

一场会面罢场, 已经是从日照当空, 聊到了午后。


        

时日不早,若是再留人,可就不对了。


        

哪怕这事儿真成了, 榜下捉婿成为美谈,上门第一天就留宿过夜, 传出去,不好听。


        

听两人都说累了,周光柔立即见缝插针,道:“诶呀, 看看这时候都不早了。怪我们周家招待不周,竟然忘了给谢公子准备菜肴。现在是否要先去用过午饭?”


        

此时再用午饭, 已经不是饭点了。


        

聪慧如谢琅然如何听不出来周光柔话中的暗示,便道:“是小生唐突了, 聊得投机忘了时候。时间不早,也该告辞了。”


        

他说得干脆,其他人也不挽留,随他告辞,离府而去。


        

周家人是想促成这桩姻缘,却也不会叫自家姑娘掉了身份。


        

作为长子的周秋平领着谢琅然离开,而傅莹珠也离开了会客厅。


        

眼见相看的两人都各自散去,沈朝青问周光柔这事儿能不能成,周光柔也不说,只蹬他一眼,说他是个憨憨。


        

无法,沈朝青只得更加务实一点,直接去问傅莹珠。


        

待来到傅莹珠的院子里,看见她正在煮水烹茶,一股淡淡的茶香萦绕着,沈朝青便不客气坐下,讨了一杯茶喝下之后,对傅莹珠说道:“表妹呀表妹,表哥我可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来说项的,若是有什么说的不对的,还请你多担待一些。”


        

傅莹珠笑了笑,“你尽管说,我早就习惯了。”


        

她笑得善解人意,沈朝青却是噎了一下,随后才道:“我与这谢琅然有些渊源,你又是我的妹妹,我自然是希望你好的,就是不知道这婚事,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这儿又没有外人,尽管说来听听。”


        

“……”傅莹珠沉默。


        

别人家都是女性长辈操心的事情,沈朝青倒好,自个儿就上了。


        

他就不想想,他一个大男人,合适做她的闺中密友吗?


        

见她不说话,沈朝青眨眨眼睛,想了片刻后,说道:“我知道了,你是女儿家,不好意思说,那你别说,只管听,我来说——你是不是,对谢琅然也挺满意的?”


        

“谢琅然平素眼中无人,不是说他高傲,只是一心向学,心无杂事,我此前还以为他不近女色,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哪想今日他却打开了话匣子,同你有说不完的话。依我看,他是对妹妹极为满意的了。妹妹你对他——”


        

沈朝青揶揄道:“妹妹,你对他如此热络上心,都忘了一旁还有我和大表哥在,你约莫也是极为满意的吧?”


        

傅莹珠:“……”


        

“我没什么想法。”傅莹珠眨了眨眼睛,诚实以告。


        

嫁了人的日子,很难有她此刻吃喝赏乐都随心所欲来得更痛快。


        

虽说她对谢琅然确实有几分欣赏在,觉得与他多点交集亦可,但这几分欣赏,还不至于让她跳进新的束缚里去啊。


        

不过,她也知道,古代女子嫁人,大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这会儿也到了要嫁人的年纪,早晚会被催促。


        

只是能拖一时是一时,今朝只喝今朝酒,不与人语明日愁。


        

若是要回答她表哥这个问题,傅莹珠本性疏懒,即使瞧着眼前有颗好果子,也不想去摘,对谢琅然,确实没有太大的想法。


        

“暂且没什么想法。”傅莹珠给自己留了一点余地。


        

“怎么还把表哥当外人了呢?你肯定有,你平时可没同我说几句话。”


        

傅莹珠:“……”


        

这就是男人可怕且贫瘠的脑回路吗?因为多搭理了两句,就觉得女孩子要以身相许了?


        

她表哥在外头不会这样看别人家的姑娘吧?她以后在外面的时候要装不认识他了。


        

她好无奈地抿了抿唇,不再纠结此事,而是想起另外一件事:“对了,表哥,你稍等一下,我有样东西要交托与你,替我交给谢琅然。”


        

“你瞧你瞧,这就开始锦书托于我,鸿雁替传情了!”沈朝青激动。


        

傅莹珠自动屏蔽了他那贱兮兮的话,自古磨墨,写下了一张菜谱的做法:烤土豆。


        

这是方才在会客厅里答应谢琅然的事情,傅莹珠既然答应了,便要做到。正巧沈朝青在此处,也就顺手给办了,免得日后还要再跑一趟,省了不少功夫。


        

待拿到傅莹珠的信件后,沈朝青便喜滋滋出门去,暗想着若是他脚程快,动作麻利些,今儿还能逮着谢谢琅然,私底下也问上一问。


        

-


        

话分两头,谢琅然谢绝了周秋平客套挽留的话,又推辞了一番客套功夫,花了不少时间,才走出周府的大门。


        

他本想回到自己下榻的旅店,结果还没走出周府门前的弄堂,就被眼前横着的一辆马车拦住了去路。


        

傅堂容在此已经等候多时了,见谢琅然此时姗姗来迟,心中虽然不满,但面上却立即堆起笑容来相对:“诶呀,这不巧了?这不就是当今的解元公,谢公子么?幸会幸会,久仰大名。”


        

傅堂容自个儿没功名在身,便想着要多结交讨好一些年轻有为的举人试子,认识的人多了,以后方便说话办事。


        

这点人情世故,傅堂容自然是懂得的。


        

在其他人眼巴巴等着揭榜时,傅堂容也在等,只不过他没能等到谢琅然,因为谢琅然居然婉拒了其他人的邀请,去了一个籍籍无名的周家!


        

周家……正是傅堂容上个姻亲的周家。


        

心思一动,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傅堂容便等在周家门口,就为了截胡,把谢琅然带走。


        

如今左等右等,终于把人给等来了。


        

就是不知道这周家什么算盘,居然把人霸住不放,简直不要脸至极。他以为,解元公是单独属于他一家的么?


        

谢琅然:“……”


        

这套搭讪的说辞,未免也太老套,而且也太刻意了些。


        

因不知对方来路和来意,谢琅然不动声色,淡定作揖行礼,问道:“敢问阁下是?”


        

“在下傅堂容。”


        

傅堂容,谢琅然知道。


        

在乡间时,听过娘亲讲过庄头的事,也听过侯爷的事。


        

傅……大姑娘是侯府的嫡女,但在侯府却不受重视,备受继母搓磨虐待,严霜风刀的日子,也不知道她过了多久。


        

再想到前段时间,轰动一时的下毒杀人案,所害者正是傅大姑娘的嫡母,谢琅然如何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世上好人不多,坏人不少,偏偏这为数不多的坏人,都让她遇见了。


        

如今她能好端端立在周家,和他见面,是她自个儿的本事。如此聪慧有手段的女子,确实世间罕见。


        

谢琅然当即冷下脸来,作揖行礼完之后,便道:“告辞。”


        

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的。


        

傅堂容的笑容僵在脸上,感觉仿佛被人扇了一巴掌一样难受。


        

他叫住想走的谢琅然,高声道:“那后生,且站住!”


        

“周家是什么门第?你能答应他们的邀约,为何不能答应我的邀约?难不成,是我堂堂一个侯爷,攀不上你的门楣?还是沾不上你的光?”语气愠怒,已经有了质问的意思。


        

“在下一无身家,二无门第。只不过,中了一个区区解元,碰巧能光耀一下门楣,告慰一下祖宗罢了。侯爷所言,自是不敢当的。是小生沾不上侯爷的光,侯爷是何等人物,哪还轮得到小生来沾光?”谢琅然一回头便笑了,口中说的也尽是好话,偏偏能把傅堂容气死,感觉谢琅然在讽刺自己,说他没有功名在身,说他不能撑起门楣!


        

人人都知道傅堂容是个草包,傅堂容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做官当差没本事,还坐吃山空,当侯爷当得把侯府弄成了空壳子,自作主张娶的续弦又是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做事看人都被人嘲笑,这谢琅然虽说满面谦和文雅,实际也是个牙尖嘴利的主儿!


        

可傅堂容实在眼馋他这炙手可热的身份,请得谢琅然回去,他在他那些朋友里面也风光,正想再说几句,从周府中追出来的沈朝青便跑出来了。


        

他正巧听了谢琅然的话,不知道这两人之前有什么交锋,但他知道,周府和傅堂容已经算水火不容,见到傅堂容,自然是要数落两句的,说他落井下石也好,说他雪上加霜也罢,总之他与这个害死了他姨母的男人势不两立。


        

沈朝青当下便道:“谢兄哪里的话?什么叫区区一个解元?多少试子呕心沥血,刻苦耐劳都求不来的功名,偏偏你得了,就是你自个儿的本事,何须自谦呢?”


        

“长鸣兄言重了。”


        

沈朝青:“我还客气了呢,毕竟我也是举人了,某些人可考不上。”


        

说完,得意洋洋地看了傅堂容一眼,简直把“老子牛叉”写在了脸上。


        

傅堂容:“……”沈朝青居然中举了?这还有天理么?!


        

看看他这幅小人得志的样子,有点后辈的模样吗?


        

傅堂容气得整个人哆嗦起来,只是在沈朝青面前,终究不是很有底气。虽然沈朝青不是他小舅子,只是个后辈而已,但出了陈氏的事情,面对周家人,他终究有愧于心,不敢呛气,便只能灰溜溜走了。


        

人气走了,沈朝青心里便舒坦了,再一看身旁的谢琅然,他倒是神色淡定极了,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没什么太大表情的样子,正抬眼看向他:“长鸣兄可是还有要事?”


        

“哦,当然有了。”沈朝青将傅莹珠交给他的信纸拿出来,递给他,“这是我表妹让我交给你的。也不知是写了什么,她可是宝贝得很呢。”


        

沈朝青的语气有些促狭。


        

谢琅然指尖一动,连忙接过来。


        

展开一看,发现上头写的,正是他之前随口一提起来的……烤土豆配方。


        

谢琅然:“……”


        

“……傅姑娘有心了。”谢琅然目光扫过上面俊秀的小字,忽有些愣神,呢喃道:“这字……”


        

这字,和他的字十分相似,已经有七八成像了,不过比他的要秀气些,手腕运笔也生疏一些,不如他苍劲有力。


        

可以看得出来,练的时间算不得久。


        

仔细算来,他在街上卖画,直到今日,不过只是几个月的功夫罢了。


        

可看这字形,这是他的字呀。


        

他低了低头,脸上甚至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好了,只低声道:“我会好生收起来的。”


        

见谢琅然看得如此之久,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意思,沈朝青不由得得意起来,他才不管傅莹珠写了什么呢,一心只想着要炫耀自家表妹的字。


        

“怎么样?我表妹的字好看吧?她这个字,不知道怎么练的,竟然比我这个举人写得还好。”


        

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而谢琅然低着脑袋,眼睛缓缓眨动了两下,倒是笑了起来,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肯定道:“啊好字!”


        

他笑了起来,眉眼间灿若晨星,一副儒雅谦和模样:“傅姑娘真是真人不露相,我也是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字啊!真的十分漂亮。”


        

他乐意附和,沈朝青也高兴极了,心里也对谢琅然更加佩服。这人不愧是当今解元,胸怀宽广、身负大才却不自傲,果然如书上写得那样,清风朗月,有君子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