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你……”


        

小秋药吃惊极了。


        

小七已后退一步, 他脸上的神情还是很平静。


        

只是在夜色中,秋药再注视他,仿佛是第一次意识到, 原来七的五官气质其实更偏向于华美,带着一点点张扬的侵略性。


        

只是原先他身上病气太重,被虚弱掩盖了真实的气场,再者他平时表现得有点阴沉, 好像是故意在降低存在感一般,这才令人注意不到。


        

这时,小七说:“对不起,是不是吓到你了?”


        

小秋药不自觉地将手捂在刚才被他亲过的位置, 却说不出话。


        

七垂下睫毛, 歉意地道:“对不起,我不太擅长表达感情, 我以前见过一些兄长们的母亲对他们这样做过, 所以……想以此来表达感谢。


        

“我只是想说, 无论我能否留在花醉谷, 无论我将来去往何处, 我都永远不会忘记你。”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原、原来是这样。”


        

小秋药松了口气。


        

尽管她看了很多师姐买来的爱情话本, 但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男孩真正亲吻她。


        

小秋药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


        

说实话,她的确和小七的关系越来越亲近了, 但在之前为止,她都只是单纯地将他当作朋友。


        

刚才那一刻,她简直吓坏了, 整个人都非常紧张。


        

可回过神来, 心上却泛上丝丝涟漪。


        

她想掩饰自己受到的冲击, 可似乎没那么容易。


        

面颊上灼热的温度,不断提醒她、告诉她,她此刻有多么心乱如麻。


        

小秋药说:“你不用那么在意的,任谁看到有人像你那样奄奄一息地躺在河边,肯定都会伸出援手。只不过你凑巧遇到的是我罢了。”


        

“不,只有你能让我产生现在这样的感情。”


        

在月色中,少年的脸色稍稍有些变化。


        

他看上去有点犹豫,但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其实……我还有事情没有告诉过你。先前我不敢说,但现在……我怕日后你自己发现的话,会更不信任我,所以,由我主动都讲给你听吧。”


        

“什么?”


        

师妹疑惑地问。


        

少年说:“其实,理论上来说,我应该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情感了。事实上,我从家里逃出来的那一晚……在一切惨剧发生之前,我就已经偷听到父亲与他下属的谈话。


        

“那一晚,就是父亲打算做决定的时刻了。


        

“所谓的所有竞争规则都是规则,一切早已注定。那天无论我们怎么做,我所有的兄弟里,都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


        

“啊。”


        

不知为何,秋药忽然觉得池边的灯笼光线暗了,七的面容开始晦暗不明,唯有他那一双眼眸黑似深渊。


        

“那一晚,我找到一个禁术,能够让人的‘心’消失,变成没有感情的怪物。”


        

七说。


        

“我实在太害怕了,我想,如果没有心的话,即使我的兄长要杀我,我也不会再感到害怕,可以死得轻松一些。所以,我使用了禁术,变成了无心人。”


        

夜色忽然无比黑沉,秋药仿佛听到自己耳边响起轰鸣。


        

她好像听说过无心人这个词。


        

大概是在师父或者师兄给她讲解心修内容的时候,曾经提到过。


        

不过,因为这一块内容对修炼不是很重要,她之前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直到此刻,因为七说自己是无心人,秋药才突然回想起这个词汇。然后,就像顺藤摸瓜一样,其他的信息也随之被牵引出来。


        

秋药记得,师兄举过例子。


        

在修仙的领域,“心”是指的是一种很抽象的概念,比较像是善恶的区别,亦事关人的选择与情感。


        

绝大多数人天生都有“心”,而且心是一片白纸,最后会生长成什么样,就看这片白纸被涂抹成什么样子。


        

所谓的修心,就是在经历过无数的涂抹之后,再重新将“心”修炼洁净无瑕的纯粹,等达到成仙的范围,即修成“仙心”。


        

不过极少数人,会因为先天或者后天的种种原因,拥有和常人不一样的“心”。


        

比如她自己,就是所谓的天灵心。


        

“无心人”亦是如此,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情况。


        

这种人,没有“心”。


        

既不懂善恶,也不通情感。


        

他们不理解世俗的感情概念,有时候甚至会显得思维异于常人。


        

因为没有“心”这个容器,他们修炼不出修仙人重要的本命心器,比如说剑修的心剑。


        

但同时,他们和常人不同、不会被世俗情绪所扰,所以只要有一点天资,他们的修炼速度就会远远超过同等条件下的其他人。


        

不过,在平时想要判断无心人,是非常困难的。


        

首先,无心人本身非常罕见,很难找到参照。


        

其次,无心人的判断标准非常模糊——


        

难道说,一个人表现得比较冷漠无情,他就是无心人吗?


        

有可能只不过是性子清冷、少言寡语或者天生迟钝而已。


        

难怪说,一个人很难修炼出心器,他就是无心人吗?


        

其实也不然,有可能只是在心修上不太开窍,所以障碍比较多而已。


        

更何况,修炼心器本来就是比较困难的事,在修仙界,修为高深却成百上千岁仍然练不出心器的前辈也比比皆是。


        

而且,天生的无心人,其实在无心人中非常少。


        

绝大多数无心人,都是后天的。


        

有一些就像小七自己说得这样,因为某种原因,比如想要快速的修炼速度,或者对某种情况极其恐惧,自己使用某种方法,消除了自己的“心”。


        

还有一些,据说有可能是受到了什么冲击或刺激,自己在无知无觉的情况下,自我封锁了心,从此成为无心人。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很可能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前一天还是正常人,后一天就成了无心人,任谁都很难通过一眼两眼就分辨出端倪。


        

据说,通常情况下,只有无心人自己能发现其他无心人。


        

无心人之间会微妙地互相排斥,就像一山不容二虎一样。


        

无心人虽然缺失了情感,但他们并不喜欢和同样缺失情感同类在一起。


        

相反,他们喜欢感情充沛细腻的人,尤其是天灵心。


        

传闻这是因为天灵心的情感会溢出,强大的天灵心能够把自己的情感之力分享给其他人。


        

在天灵心身边,无心人会重新获得感知情绪的能力,尽管肯定比不上拥有正常“心”的能力,但是已经足以让无心人偶尔产生自己依然是正常人的错觉。


        

无心人大多数时候并不会害人,但是如果在人群中,他们依然是异类。


        

因为,迄今为止,从未有过一个无心人,修成过仙心。


        

没有仙心,就算修为再强,也不算成仙。


        

相反,无心人成魔却不受限制。


        

有不少著名的无心人,都是魔界的大魔头,甚至还有过两三个魔尊。


        

一个修为高强却没有善恶观念、没有同理心的人,一旦入魔,极其恐怖。


        

所以,修仙界甚至有不成文的规定——


        

一旦发现无心人有成魔的迹象,无论是谁,就地诛杀!


        

而且,就像对待魔子一样,修仙界也有比较激进的人认为,虽说不能判断对方会不会成魔,但只要发现天赋出众或者修为强大的无心人,无论好坏,都应该提前诛灭,以防万一!


        

无心人绝无可能成仙,却有可能成魔,实在危险。


        

小秋药想到这里,已觉得思绪万千。


        

她感觉时间过了很久,但实际上,她与小七对视,只不过一小会儿功夫。


        

秋药这样的天灵心,自然不会认为无心人应该被不分青红皂白地诛灭。


        

可是,面对小七,她仍是不可置信。


        

秋药道:“但是,这么长时间了,我并没有觉得你像无心人。”


        

小七说:“你是天灵心,而且是心力强大的天灵心。在你身边,谁都不会像无心人。”


        

秋药怔了怔。


        

但过了一会儿,她主动将手覆盖上小七的手背。


        

她说:“我知道了。你不要太担心,这世间既然有让‘心’消失的方法,未必没有重新塑心的方法。以后,我会帮你找找看。”


        

“……我还没有说完。”


        

小七安静地注视着她,像是要看清她脸上每一点细微的神情变化。


        

然后,他说:“我想告诉你的不仅如此。其实我……曾经伤害过人。”


        

小秋药的眸子微微睁大。


        

小七仍然面无表情,他说话的时候如此冷静,倒开始让她感到一丝可怕。


        

小七说:“之前,我告诉过你,我挖好隧道回去的时候,兄长们都已经死了,没有人活下来。但其实……还有一个人活着。”


        

小秋药倒吸一口冷气。


        

小七垂下眼睫,他的睫毛纤长浓密,在眼皮下打上浓浓的阴影。


        

他似乎艰难地回忆起来:“那个人……是我们的长兄。”


        

在小七的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个人的人影。


        

他继续往下说:“……在家中暗无天日的日子里,长兄他曾经……是我们许多人的主心骨。”


        

朦胧的回忆出现在脑海中。


        

漆黑的暗室中,一个身形颀长的青年,拉着年幼的小七躲在角落里。


        

青年悄悄撕下手里的半个馒头,递到他手上。


        

青年比其他人都要年长,有着偏深的皮肤和矫健的身体,五官坚毅刚正。


        

因为魔宫中魔子的数量经常变动,还有很多魔子刚到参加竞争的年龄就会死,根本来不及编入其中,所以魔子的排序很不稳定,经常变动。


        

他们的名字主要是为了方便父亲称呼,所以每年都会更换一次。


        

小七就记得,他以前还被叫过小八、小六、阿九等等。


        

只不过,后来比他小的都死了,比他大的还剩二十六个,所以他才变成了小七。


        

可是这个青年,他的称呼,从来没有变过。


        

他的序列是“一”,所有人都叫他“哥哥”,或者“大哥”。


        

他将自己的食物掰给他,低语道:【小八,你吃吧,不要出声。】


        

青年熟练地隐匿在最适合掩藏的地方,同时端详着外面的情况。


        

他神情凝重地说:【阿五也疯了……现在不能出去。】


        

小七当时的名字还是小八。


        

他好久没有吃到过食物了,狼吞虎咽地吃完手里的馒头,连喉口噎得痛也没有停。


        

一边吃,他一边望着兄长的侧影。


        

小七猛地闭上眼,将自己从久远的回忆中抽离出来。


        

他继续对秋药说:“——大哥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天赋很高,人也很聪明。他没有办法完全反抗父亲,但不认命。实际上,他一直在暗中尽自己最大的可能,一边想方设法活下来,一边保护我们这些年幼的弟弟。”


        

小七脑海中的记忆开始变化。


        

【阿九,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里,变强比什么都重要。只有强大才能活下去,强大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其他人,以及对抗强大的敌人。只要变得足够强,一切都会有机会,哪怕对手是……父亲。】


        

兄长一边对他说,一边挽起袖子,露出右臂后端的魔印,那是一只扭曲的黑色蝴蝶。


        

他轻而易举地耍弄着手里的长.枪,他惯用长的武器。


        

枪.杆在他手中飞速地转动,力道极大,简直可以掀起风旋,灵气也随之爆发。


        

【我在父亲面前,会尽量收敛力量。】


        

【要强大没有错,但我还不足以对抗父亲,在此之前,尽可能不要激怒他,也不要让他判断出谁最有实力。】


        

【只要所有人都装作天赋差不多又都各有潜力的样子,他就会难分伯仲,在让我们死掉之前会有顾虑。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会害怕失掉最好的容器。只要拖延得时间越长……我们就有可能保护更多的人。】


        

他舞完一遍,将长.枪立在地上,看向小七,说:【阿九,你的天资很不错,说不定是兄弟之中最好的,而且,你长了一张父亲很喜欢的脸。所以即使你在我们中属于年纪小的,父亲也一直偷偷保护你,好继续观察你、不让你轻易死掉。不过他肯定还没有最后下决心。】


        

【不要完全藏起天赋,让他认为你是可以随时死掉的弃子,但有时也要适当收敛一些,让他认为你的身体还是有缺点。】


        

小七成为无心人后,想起这些本来已经不会有感觉。


        

但是今日,可能是因为他离秋药太近,忽然觉得难受起来——


        

“——多年来,我一直是因为依靠着兄长才能活到今日。”


        

“可是,当我挖好隧道,回去找人的那一天,兄长他……也疯了。”


        

那是他离开魔宫时最后的记忆。


        

因为时间还很近,记忆太过清晰,光是想起这些,小七就感到剧烈的头痛——


        

尸海中,二十五个兄长的尸体横在那里,大大小小,残缺不全。


        

长兄呆呆地跪着。


        

当他转过头看他的时候,七觉得哥哥的眼神异常空洞,什么都无所谓一般。


        

“——他忽然对着我,狂笑起来。”


        

【小七,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吗?】


        

他说。


        

“他说:‘小七,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吗?’”


        

“‘太好了,只要杀了你,我就是父亲最强大的孩子了。’”


        

“‘我之前之所以对你们百般忍让,是因为我实力还不够强大,必须要博取你们的信任,才能伺机行动。你们毫无准备时,我才更容易动手。必要的时候,利用你们,我才能安全地从险境中脱离。’”


        

说着,七闭上了眼,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我开始往外奔跑。”


        

“哥哥原本的武器已经断了,所以他就地捡了一把匕首,冲过来追我。”


        

“我往我挖的暗道里逃,哥哥穷追不舍。”


        

“终于,跑到暗道外的时候,兄长追上了我,我不得不与他发生冲突。”


        

“在争执的时候,我与他开始争夺匕首,等回过神来,匕首已经没入他的身体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