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五月中旬的时候, 师伯果然接到仙盟的诏令,要前往北方山脉探消息。


        

临走之前, 他意气风地对花醉谷中的弟子们说:“好了,我先走个把月,等过段时间再回来!到时候,你们有什么要请教我的,还可以再说!”


        

因为师弟与师妹两接连生病,师伯的教学计划并没有如期完成。


        

师弟倒是学得差不多了,向雾心请教请教, 再领悟领悟,应该能搞得八/九不离十。


        

不过小师妹进度还慢, 估计还需要费些功夫。


        

雾心颇有执念地追问:“所以, 师伯, 你说的万化无形后面的部是什么?什么可以学到呢?”


        

“这、这个么……呃,咳咳、咳咳咳咳……”


        

师伯忽然顾左右而言他。


        

“下次再说下次再说, 容我再考虑一段时间。”


        

“?”


        

雾心神情茫然, 但眼底充满了期待。


        

师伯原本似乎还准备对他们说几句煽情,但突然被雾心追问了万化无形的后半部以后, 他忽然像是火烧屁股, 一刻不停地御剑跑了,半句都没有多说, 搞得雾心十『迷』茫。


        

不过,师伯走后, 雾心这里一切如常。


        

她每日练剑、给师父做饭、教导师弟师妹、和小剑吵架, 最近又用萝卜雕了一座云顶天宫、两凤凰、座宝塔和十几朵牡丹花,过平淡正常而且毫无特『色』的修仙生活。


        

小师妹身体恢复健康以后,还是活蹦『乱』跳的。


        

尽管小七走了, 但大概因为对方说了归期,她也没有太担心,反倒兴致勃勃地养鹰来。


        

柒思秋留下的黑鹰飞天,是非常有灵『性』的鸟。


        

这鹰看凶,实际上也非常凶,每日会出去飞两圈放风,很可能还在外面打了架。


        

雾心目睹过嚣张地飞出去,秃了一块以后又嚣张地飞回来,然后十不屑地从鹰嘴里吐出两根不知什么鸟的灰羽『毛』。明明是鸟,的表情却极为羁傲不逊。


        

大概过了半个月,花醉谷的各种鸟类明显增多——


        

们居然开始上供了!


        

这些鸟从四面八方叼来果实和各种昆虫,列队送到黑鹰面前,而黑鹰威风凛凛地站在小师妹的屋顶上挑挑拣拣,十在。


        

后来,还是小师妹担心这么多鸟会打扰到师父清修,主动驱散了们,情况才有所好转。


        

这鹰如此凶悍,在小师妹面前却很温顺。


        

很少反抗小师妹,不知是因为柒思秋对下过命令,还是因为确实对小师妹比较亲近。


        

总之,要小师妹说不行,黑鹰会主动放弃的行为,从屋顶落到窗户边上,抬下巴让师妹抚『摸』。


        

多亏黑鹰对小师妹还有这点服从『性』,小师妹才能几次番把小剑的头从黑鹰嘴下救出来。


        

说到小剑,他可是与黑鹰异常合不来,比当年和雾心还难以磨合。


        

小剑一向嘴上没有把风,他不知道这鹰听得懂言,大概是什么时候说了几句对鹰来说比较难听的,从此被黑鹰记恨上了。


        

这鹰见他一次啄一次,而且专门趁师妹不在的时候,对小剑的头啄,下嘴非常狠。


        

短短半月,小剑的头肉眼可见稀疏了不少。


        

小剑可算是有点怕了,非必要情况不再从雾心和秋『药』两的院落边上走。


        

有一次,雾心还见到他悄悄吐了唾沫,骂骂咧咧道:“什么怪鹰,迟早把给炖了!”


        

雾心听得来了兴致,追上去问:“怎么炖?炖多久?要加香料吗?鹰也可以吃的吗?属于哪个菜系?有什么讲究?原来你会做菜啊,第一次知道!有菜谱吗?拿给我看看。”


        

小剑被吓跑了。


        

鹰本来正雄赳赳气昂昂地从远处飞过来要啄小剑,飞到一半正好听到雾心的,结果在当即空中倒旋了一圈,迅速掉头夺命而逃,雾心这辈子还从未见哪鸟能飞得这么快过。


        

鹰听完好像也怕了,从此在小师妹屋里躲了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再瞪雾心。


        

鹰受到惊吓后,雾心良心过意不去,主动去小师妹屋里看。


        

鹰眼神还是凶巴巴的,不过看到雾心进去后,迅速藏到秋『药』身后,『露』半颗鹰头观察外面。


        

秋『药』无奈地撸鹰头。


        

雾心试跟讲道理:“那个,飞天,其实我说那些,没有非要吃你的意思,是好奇而已。毕竟,我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吃鹰嘛。”


        

黑鹰:“……”


        

黑鹰眼神锐利地盯她,但是根本没有出来的意思。


        

雾心继续道:“还有,术业有专攻,算我真的要吃鹰,也不会吃你的呀。你是送信的信鹰,有工作要做的。”


        

黑鹰:“……”


        

黑鹰思考了一下,好像有所动容。


        

雾心又道:“仙可以辟谷,我们平时也以素食为主,肉类也食,但并不会索求无度。师父说过,我等生在世间,本是万物之一环,适度取食,是融于造化之中。你作为一鹰,想来也捕过兔子,吃过小鸟,应该能理解这种一环扣一环的然规律才是。”


        

这是还是有可能要吃的意思了。


        

黑鹰顿时将脑袋缩了回去,不再出来了。


        

小师妹忍不住在旁边咯咯笑,道:“师姐真不会安慰。”


        

雾心无奈,她确实不会,这方面的事情,大概还是让小师妹来做更好些。


        

师妹将手伸到身后,轻轻抚『摸』黑鹰的头,道:“飞天本是思秋教养出来的信鹰,这种鹰据说难得,速度很快,也极为聪明。后来思秋用来在我们两之间传信,本是思秋的鹰,但不知怎么回事,久而久之,却越来越亲我了。”


        

仿佛正应师妹的一般,黑鹰“咻——”地叫了一声,将鹰脑袋歪在师妹的掌心里。


        

雾心道:“这也不奇怪吧?你『性』情温和,又是天灵心,很多生灵天生亲近你。而且上回和别的鸟打架,掉了不少羽『毛』,我还看到你给疗伤了。”


        

“说得也是。”


        

师妹笑笑。


        

但不久,她又显出若有若无的忧虑来,道:“是飞天跟在思秋身边已经很多年了,听说是思秋从雏鸟开始养的……会这样移情,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而且,有时候我会觉得,不仅仅是不喜欢思秋,甚至更像有点怕他……”


        

小师妹忧心忡忡。


        

可是想柒思秋在她面前的样子,她又想不出什么会让黑鹰恐惧的理由。


        

思秋确实不太愿意说,身上也有种令接近的气场,但他对她很好,一直在保护她。


        

除了秋『药』始终不能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接近花醉谷,以及两偶尔会因为观念不同而吵架,思秋没有表现出任何错处。


        

可惜小飞天不会说。


        

小师妹思索半晌,没什么头绪,便也作罢了。


        

时间过得飞快。


        

一转眼到了六月底。


        

已经差不多到了小七说他可能回来的日子,可是师妹那边却杳无音信。


        

师妹确实时不时会送出几封信,飞天也确实将信送走了,可是飞天却一次都没有带回过回信,连信物都不曾有。


        

小师妹嘴上不说,但有时望窗外,却不时会走神,脸上流『露』出担忧的神情来。


        

直到六月廿九这晚。


        

这一天深夜,雾心睡得正香,可到午夜时,她却骤然惊醒。


        

她觉得感到了一丝外的气息,仿佛有……从某处注视花醉谷,而且是注视她与小师妹居住的院落方向。


        

雾心拿蒙尘剑,走到屋外。


        

昏暗的月『色』下,四面无风,草木安寂,并无外在。


        

雾心到处巡视了一圈,没有现异状,她以为多心,正要回去休息,谁料,竟在路上碰到了师父。


        

“师父?”


        

雾心与花千州迎面碰上,十惊讶。


        

“大晚上的,师父怎么也在这里。”


        

花千州白衣清雅,面『色』微凝,眉头蹙未展。


        

他说:“刚才,我感到一丝魔气。”


        

“魔气?!”


        

雾心觉得刚才似乎有生气息,但并未察觉魔气,师父果然与普通不同,比她要敏感许多。


        

雾心紧张道:“难道是有魔修进到花醉谷中来了?这可不行,师父,我们去把他抓住。”


        

“来不及了。”


        

花千州道。


        

“对方有备而来,而且并未靠得太近,想来是怕被我察觉……应当是个非常谨慎的。现在,他已经离开了。”


        

“这么快?!”


        

雾心微惊。


        

师父颔首:“能靠近结界,而且走得很快,修为不低,恐怕不是寻常魔修。”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但不知对方为何而来,或许还会有后患。这几日我会加强防范,平日大都注意些,进出谷要小心。”


        

雾心忙应道:“是!”


        

远处,柒思秋已经逃离花醉谷数里远。


        

他伫立在山峰最处,遥望花醉谷的方向,久久不愿离去。


        

当年,离开花醉谷后,他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有魔界最安全。


        

魔界固然都是父亲那样的魔头,但同样的,那也是唯一一个魔子与所有点同的地方。


        

那里固然鱼龙混杂,比凡间凶险得多,但至少他不用再担心魔印暴『露』,可以用最直接的手段活下去。


        

——既然世不信你可以是个好,那为何不干脆如他们所愿。


        

——至少从此能够不必躲躲藏藏,再也不用害怕因为是异类而被伤害。


        

——如果不想被杀,那么不如先去杀。


        

事实证明,这个决很适合他。


        

魔界百无禁忌,而他是活到最后的魔子,天赋奇,简直天生是修魔的材料。


        

他灭了心,得到了无心心无旁骛快速修炼的本事,一下子便日进千里、所向披靡。


        

再加上,父亲当年的安排培养出了他在魔界生活的本领,要比在尔虞我诈、水深火热中生活,谁都比不过他。


        

柒思秋不仅活了下来,还活得很好。


        

才不过十年,他成为了魔尊。


        

于是他明白,当年是兄长们错了。


        

他们想要逃出父亲的魔掌,所以认为应该逃离魔界。


        

可事实证明,他们属于魔界,魔界是他们唯一的栖身之所。


        

有问题的并不是魔界,而是他们,因为他们不够强。


        

要够强,他们可以杀掉父亲,早十年前是魔尊了。


        

不过……


        

柒思秋停顿,然后,他从袖中『摸』出一个碧『色』的护身符。


        

如果说,他对凡间还有什么留恋的,可能也唯有当年那唯一的差错、那朵误飘入他生命中的小蒲公英。


        

这是秋『药』当年的东西,本来是误捡到的,已经很旧了,但他留了很多年。


        

天灵心对无心的影响并不是一旦离会消失的。


        

他的情感会变淡,可是记忆不会。


        

一旦记住秋『药』带给他的情感,他再也难以忘记。


        

他会始终记住爱上她那一刻难以形容的温暖和快乐,记住那种渴望与她亲近的期待与悸动。


        

他会记得那一瞬间很好。


        

他会记得她是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天灵心,还因为她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对他伸出援手,是他灰暗生命中最灿烂的暖光。


        

所以哪怕他会重新恢复无情,也仍会对此存在留恋。


        

秋『药』是与他完全不同的。


        

她会救助一个与不干的。


        

她会牺牲的灵力来保住他的『性』命。


        

她即使知道了他是无心,也会愿意信他。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可能愿意告诉她,他是魔子。


        

如果世界上有他们两个的,他或许会有勇气留在凡间,或许会愿意尝试当一个普通,或许不会觉得这么不安全。


        

可惜,凡事没有如果。


        

不过,这不妨碍她始终在他心底占据一角,占据那一处光明的所在。


        

所以,与她意外重逢时,他简直难以形容的内心激动。


        

——那时,他刚刚当上魔尊,正在亲清理魔界曾经与他为敌的对手。


        

他尽可能不想暴『露』的身份,所以决伪装成修仙者。


        

反正是去杀魔修,杀掉一两个仙门弟子取他们身上的缉魔令,再凭缉魔令假装成一同缉魔的散修,简直不要太容易。


        

再之后,他杀魔修的时候,无论被多少看到都不会显得身份可疑。


        

至于死掉的仙门弟子,在仙魔争斗的『乱』世,有会死再正常不过,随便栽赃给其他魔修行,反正没有会仔细查证,也不可能查证清楚。


        

不过,魔修中,其实也有一些他的。


        

那个重修为的魔修,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伙,练了这么多年也有重修为,以往主动投靠魔宫都会被取笑嫌弃。


        

不过他那时刚刚当上魔尊,地位不稳,确实需要手。


        

那魔修身上的吐火凶兽,是他在派对方出来之前,亲交给他的。


        

不过,他那时,没想到,凶兽会被对方用在秋『药』身上。


        

他甚至没想到能够再见她。


        

过往的记忆倾泻而来,因为靠近天灵心,失去已久的情感也重新涌入胸腔。


        

看到凶兽扑向秋『药』,他当时怒不可遏,毫不犹豫地杀掉了那个重修为的魔修,又杀掉了凶兽。


        

他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


        

他不再是那个虚弱无力、苟且偷生的小七。


        

他有了一个大名,叫作柒思秋。


        

他很强,在世上嫌少有能够反抗他,即使是在最为穷凶恶极的魔界,他也是唯一的君主。


        

这些年来,世上已经没有几个比他强了。


        

要他想,没有任何一个魔修可以伤她。


        

本来,他是希望一直维持这样,这般保护她一生一世的。


        

可是……


        

柒思秋抬手。


        

在他的另一手上,出现了一把金光耀目的长剑,那强大的力量气息足以让胆颤。


        

神器“问天剑”,已在他手中。


        

这是传说中足以与心剑匹敌,甚至比心剑更强的神器。


        

然而,在神器剑柄的中心,却是空空的,似乎缺了一块。


        

柒思秋凝视神器。


        

他很强,但他还不是最强的。


        

他没有心剑,有八重将近封顶修为。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八重修为的倒也无妨,可是世上,还有花千州。


        

要是再有来杀他怎么办?


        

要是正道联合怎么办?


        

要是花千州也决要进魔界杀他怎么办?


        

要是魔界有达到了八重修为甚至九重修为怎么办?


        

他能杀掉上一个魔尊,那么也会有可能有会为了成为魔尊,再来杀他。


        

花千州当年进入魔界杀掉他的父亲,那日后,未必没有可能进入魔界来杀他。


        

无数思路在他头脑中撕扯。


        

他现在必须要做一个艰难的抉择,所以哪怕他畏惧花千州,他仍然在今日第一次在成为魔修后靠近了花醉谷。


        

在离花醉谷近一点的地方,也能感受到天灵心的作用。


        

他需要做一个真正的决,他想要知道真实的内心。


        

现在……思路渐渐清晰来。


        

他不能死,也不想死。


        

他要活下去。


        

在这个世道,有最强的,才能活下去。


        

宁可我负天下,不可天下负我!


        

慢慢地,他收了那枚小小的护身符,将神器握在手上,黑袍扬,长融夜。


        

他转身离去,没有再望花醉谷。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