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没什么技术含量,很简单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雾心听师伯这般完, 倒确实安心几分。


        

不过,她转, 又起很可怕的念头,问:“那如果,那魔尊丧心病狂,决定去抓灵心的修士,然后强行夺取灵心的心力,再启动问剑呢?”


        

师伯闻言惊。


        

但旋即,他又否定道:“应该不可能。”


        

“为什?”


        

师伯道:“因为启动问剑, 灵心的心力,必须是主动献出。问剑能够判断出主动献祭还是被动填入, 如果魔尊去抓灵心的修士, 那定是强行灌注灵心的心力, 问剑有定判断能力,是不会认的。


        

“就算这魔尊再聪明, 他总不至有这等本事, 能让灵心修士主动献祭心力给他吧?”


        

雾心如此听,便释然些许。


        

确实, 至少雾心想不到有什方法, 能让灵心修士主动献祭心力。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过,考虑到秋『药』就是现成的灵心, 雾心还是有点担心。


        

她转师妹,叮嘱:“『药』, 你这段时间心些, 先不出谷。义诊或者学医之类的事,我可以陪你去。总之,你暂时不人。万那魔尊真的不信邪跑出来抓灵心, 可就糟糕。”


        

“好。”


        

师妹见雾心得郑重,便乖乖点头。


        

但她有点担心地:“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师姐?如果防范魔尊的话,也不知道得这样防范到几时,师姐平时也有许多事情忙吧?”


        

“我不碍事。”


        

雾心毫不犹豫地。


        

“你虽然医术好,但打斗能力不强,如果你有危险的话,我会优先保护你。”


        

师妹“啊”声。


        

她平日都在钻研医术,会学剑半都只是因为喜欢雾心、想和雾心待在起,所以并不算很上心。平时倒也没什,可这时,她却忽然有些内疚起来,道:“若是我修为再高些就好。”


        

师伯听,也笑。


        

他『摸』『摸』秋『药』的脑袋,:“丫头,喜欢医术是好事,不过剑术也不坏呀。你看平时好好练剑的话,只修为高,什都不用怕。”


        

师妹懵懂地点点头。


        

只是谈起魔尊,师伯的表情始终有点介怀。


        

师伯叹气道:“只不过……这魔尊如此年轻,修炼速度又如此之快,现在看来还有头脑,连问剑都能叫他轻易拿到。只怕不早日除去,必会有后患……


        

“偏偏他行事谨慎,行踪诡异,还常年不在魔宫中,仙盟到现在也很难掌握他的确切的行迹。


        

“也不知日后,究竟是哪位神通能将他降服……或许,最后还是只能靠师弟。”


        

师伯与弟子们聊通与魔尊有关的事,待没什可的,他便挥挥手,示意家各自散去。


        

师弟自行闷在屋中看书,雾心最近总是难见到他的人影,也不知师弟在做什。


        

师妹照旧在院中摆弄草『药』、照料花醉谷的花草,黑鹰在她头顶的树枝上守着。


        

雾心在去厨间研究菜式和去中庭练剑之间犹豫下,想想师妹最近处境可能比往日危险,还是决定去练剑。


        

雾心来到梨树下,梨花飘散如雪。


        

因为师妹每日都会在花醉谷中跳舞,凭借着她的灵气,花醉谷中的花草树木,无论对不对季节,都会保持在最美的状态。


        

纵然已到盛夏,梨花依旧盛开。


        

雾心在落花下祭出蒙尘剑。


        

蒙尘剑皎洁无暇、意气风发,它在雾心手中,宛如道犀然灵光,锋锐敏捷,利落干脆。


        

雾心先练段师父的剑招。


        

师父的剑招少有名字,但都简洁干净,没有任何花胡哨的累赘动,只讲究最极致的实用。这种剑招如果用得好,不必纠缠,几招就能分出胜负。


        

雾心身如游龙,凌厉地挽剑花、游走、飞身、出剑!


        

动气呵成,宛如踏风纵云,任谁都会折服这素剑的美感。


        

然后,雾心将剑尖贴地面扫,将无数落花花瓣掀起!


        

她闭上眼。


        

雾心突然加快动!


        

她对剑招如此娴熟,不用视觉也可以轻易使出。


        

她只凭声音,便将自己的剑意掀起的飞花击落!


        

时间,只见靛『色』裙摆飞扬,白剑清光闪烁,雾心轻易地游走旋风飞花之间,待过神来,碎花散落地,竟无半片花叶能近她半寸!


        

雾心睁开眼,看看自己的成果。


        

不能与师父对招的时候,她基本上就这样,凭借着飞花,自己拆自己的招练。


        

到现在,雾心已经熟练得不能再熟练,甚至都不觉得稀奇。


        

正因如此,她虽然觉察到旁边有别人的气息,却没有意识到对方看着她舞完这整套动的时候,『露』出无比惊诧的眼神!


        

这时,只听——


        

啪!啪!啪!


        

三下鼓掌声。


        

中年男子都灌木后面走出来。


        

是师伯。


        

雾心舞剑时就察觉到对方已经在,只是她练得投入,所以没有停下来。


        

此刻,她正身而立,对对方行礼,道:“师伯。”


        

此刻,霍无踪望着雾心的眼神,可谓惊异。


        

他给雾心鼓掌的手甚至还未放下,因为内心太过震惊,他甚至连鼓掌都鼓得心不在焉。


        

先前雾心只凭看看就学会万化无形,已经震撼到他,但也正因如此,他之后都在教二弟子与三弟子,没有仔细教过雾心。


        

这还是第次,他见到雾心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尽情地绽放自己的实力。


        

霍无踪当然知道,能让自己那冷情又不爱动弹的师弟破例收下的弟子,必然有不同凡响之处,但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雾心年纪轻轻,竟能将花千州剑招的精髓,掌握到这程度!


        

心中之震动,千言万语难以形容。


        

霍无踪张张嘴,半晌才道:“你不必对我如此恭敬。”


        

他又问:“最近几年,在花醉谷以外,有人见过你使剑吗?”


        

雾心想想,然后答:“应该没有吧。除我刚拜入师门时,师父曾带我出去游历之外,我就没怎再离开花醉谷。去年去远方缉魔过,但也没有和其他仙门的弟子合,只有师妹在起……没什机会与其他人切磋。”


        

这,概已经有十余年,她没有与花醉谷以外的仙门弟子过招过,自然也没有人见识过她的修为。


        

严格来,去年去缉魔的时候,倒是遇到七。


        

不过,遇到七以后,唯还算有点本事的魔头被七收拾掉,雾心也没什机会发挥。


        

雾心顿顿,又道:“不过这样也好,我平时与师父对招,总是输得很惨。若是随意出谷,不定会丢人现眼,还是少外出得好。”


        

师伯的神□□言又止,变得有些古怪。


        

他喃喃道:“师弟这人,怎事……”


        

然后,他又看雾心,:“你刚才以落花舞剑的招式,真是走得漂亮。像你这般干脆利落,还能将花瓣击得片不落,世间……都没几人可以做到。”


        

“师父就可以轻易做到。”


        

雾心不以为然,十分自然地道。


        

她以为师伯只是单纯在鼓励她、给她信心,笑笑,:“师伯你得太夸张,只是常规练习而已,没什技术含量,很简单的。放心,就算你不夸我,我心态也很好,会直刻苦修炼的。”


        

师伯:“……”


        

这时,雾心又问:“对,师伯你刚才为什直在旁边等,你找我有事吗?”


        

因为雾心先前的几句话,师伯的表情仍有点呆呆愣愣的。


        

还在,他还记得在晚辈面前保持长辈的尊严,听到雾心问他话,又后知后觉地过神来。


        

师伯定定神。


        

“咳,是这样的。”


        

他将拳头抵到唇边,轻咳声,本正经。


        

“心啊,你之前不是总追着问我,万化无形的后半难的内容是什吗?”


        

雾心喜:“师伯你准备教我?”


        

“咳咳咳那倒不是。”


        

师伯心虚地往上瞥,躲开雾心的直视。


        

他故高深地道:“你还年轻,完整的万化无形对你来太困难,我想来想去不能打击你的信心,还是不教你这招,将来再。”


        

雾心略显失望:“噢。”


        

“不过——”


        

但这时,师伯将胸挺,又正气凛然地道:“虽然不能教你完整的万化无形,但不得不,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我看你骨骼清奇,确实有点分!而且我们相处这长时间,我吃你不少东西,就人感情来,我其实是特别喜欢你的!所以,我打算破例,额外教你另外招!”


        

师伯怕雾心不信,特别强调道:“这招也很强的!在此之前,我没有教过任何人,本来打算当压箱底的宝贝……不是看你能轻易学会万化无形的前半部分,我可不会轻易传授给你!”


        

雾心来些兴致,好奇地问:“什?”


        

师伯拿出世外高人的派头,故神秘。


        

师伯拿起腰间的酒葫芦,喝口,然后用袖子擦擦嘴。


        

他咧嘴笑,这才唤出心剑。


        

“——看好,这招,叫‘定剑诀’!”


        

着,他潇洒地挥袖,心剑飞起,消失在空中。


        

下刻!


        

只见师伯抬手指空中的飞鸟!


        

雾心只觉得道浩然剑意直『逼』云霄,接着,不知道是怎搞的,空中的飞鸟居然全都定住!


        

鸟们原本在飞,被定住,当然飞不成,纷纷像石头样直直地落下来。


        

师伯连忙又施展招式,他像打太极般,运袖解开剑招,然后手托,飞鸟又重被送上青。


        

鸟们显然不知道发生什事,『乱』糟糟地在空中飞两圈,又往远方飞走。


        

师伯将手收,心剑又飞快地到他手中。


        

他对雾心得意笑:“怎样,被震慑吧!”


        

雾心确实是第次见到这种剑术,虽然过程简单,但效果却不般。雾心果然感到非常惊艳,忙点点头。


        

师伯觉得自己终扳城,挽为师伯的尊严,不免愈发得意,又问:“怎样,这你想不到是怎做的吧?”


        

雾心这确实没有看出是怎做的,茫然地摇摇头。


        

师伯志得意满。


        

“我想也是。师弟他崇尚返璞归真,不太喜欢用术法,你们这方面概学得不多。”


        

他对雾心招招手,道:“过来,我教你,看你这花多久能学会。”


        

雾心乖乖凑过去。


        

师伯循循教导道:“这招看上去偏术法,可实际上最关键的部分是剑意。只有非常强的剑意,才能将对方威慑住,达到无法动弹的效果。术法只不过是表象和辅助而已。你听好,技巧是这样的……”


        

雾心与师伯两颗头凑在起,师伯将两指竖,嘀嘀咕咕地指点通。


        

刻钟后。


        

师伯问:“好,关键都告诉你。虽然时半会是很难领会到这种高等剑术的真意的,不过实践才能出真知,你先试试吧。”


        

雾心在心中演练下,觉得应该掌握半。


        

然后她看空,却发现这会没有飞鸟。


        

雾心问:“师伯,往哪试?”


        

师伯不以为意道:“没有东西试吗?那你往我身上试试好。”


        

雾心愣,踌躇道:“这不太好吧。”


        

师伯:“放心放心,你多年纪,我多年纪?别刚学会走路就以为自己能跑,你定不住我的……就算定住,我也能解开。你试吧。”


        

师伯得如此笃定,雾心就放心。


        

想想也是,她学剑才只有十几年而已,如何能胜得在修仙界都有盛名的师伯?


        

师伯虽打不过师父,但也是上等剑仙,想必即使被她这种年轻弟子试招,也绝对不会有事的。再,她平时也经常与师父对剑,既然征得长辈的同意,就不算是冒犯。


        

是雾心拿起剑道:“那师伯,我尝试!”


        

雾心按照师伯所的方法,将剑祭出,仙剑先是消失,然后她挥袖往师伯方指——


        

……


        

眨眼的功夫之后,师伯突然动不动。


        

雾心在旁边站着,等师伯自行恢复。


        

……


        

刻钟后。


        

师伯还是动不动。


        

雾心开始有些慌张。


        

她问:“师伯,你没事吧?”


        

这时,师伯的脖子微微转,头动点点,但身体没动。


        

他的嘴巴张开,板着脸肃道:“……我没事。”


        

雾心莫名不安:“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


        

“那你为什不动?”


        

“我只是忽然觉得这姿势蛮舒服的。”


        

“可是……师伯,你刚才好久都没话。”


        

“……我刚才是入定。我们强的剑仙就是这样,随时都能入定。这跟你没关系,你那点招数,我下子就解开,甚至没有感觉。”


        

雾心肃然起敬。


        

“原来如此,师伯好厉害,不愧是上等剑仙。”


        

她副受教的样子。


        

然后,她想想,又问师伯道:“对,师伯,你刚才只教我怎定,还没有教我怎解开。你能不能再给我演示下?我想今学完整。”


        

师伯眼神飘忽,顾左右而言他:“呃……我今有点累,演示不,下次再教,下次再教。”


        

雾心注视着身体僵硬的师伯。


        

实话,在她看来,师伯好像还是被定着。


        

不过,她毕竟才疏学浅,有可能是判断失误,师伯自己都他现在很好,可能是她想多。


        

保险起见,雾心又问次:“师伯,你确定你没事吗?”


        

师伯严肃道:“当然没事,我可是你师伯,我能有什事?”


        

“噢。”


        

雾心看看师伯,又看看『色』。


        

师伯看上去是半入定的样子,今约不能再教她,雾心光在这呆站着也有点无聊。


        

她问道:“师伯,其实是这样的,时辰已经有点晚,我差不多该去给师父准备晚饭。您若是想继续在这入定的话,我可以先走吗?”


        

师伯潇洒地甩着头:“你走吧你走吧,我再定会。”


        

雾心是放心下来。


        

她对师伯恭敬地行礼,转身打算去厨间。


        

这时,师伯好像想起什,慌张地在她身后喊道:“等等,我还没来得及教你如何解开定剑诀,你先不『乱』使用啊!我是不紧的,但你万定住无辜的师弟师妹或者花草就不好,而且这是上等剑术,很危险的,你千万不『乱』用啊!”


        

这点事,雾心当然知道。


        

是她过头对师伯点点头,应道:“好。”


        

雾心走后,师伯还僵硬地站在梨树下。


        

梨花花瓣纷纷落下,落在他头上、肩上、鞋上。


        

师伯站得笔直,动不动。


        

太阳开始逐渐西偏去,阳光减弱,逐渐变成夕阳,又缓缓沉入山下。


        

『色』渐渐暗。


        

直到夜幕完全降临,黑半,师伯才终等到出来遛弯的花千州。


        

他见到花千州,喜极而涕,这才喊道:“师弟!救我!”


        

花千州:“……”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