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你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当天傍晚, 师弟的信便送了出去。


        

因为桩事与柒思秋本人息息相关,雾心决定破例使用对方的黑鹰。


        

黑鹰的速度比花醉谷以往的传信方式都要快得多。


        

万一柒思秋如今真的身陷某种危险中, 早一刻得到与他有关的消息,就多一点可能能救他的『性』命。


        

黑鹰段时间吃了花醉谷不少东西,加上上次炖鹰事件之后,它如今对雾心充满了恐惧与心虚交杂的复杂情绪。


        

当雾心将信拿到它面前时,黑鹰眼神凶悍,却在雾心面前缩了一下脑袋。它不敢多哔哔,老老实实地叼了信, 就飞走了。


        

小师妹在黑鹰飞走之前喂了它几口吃的,看着飞天在雾心面前畏畏缩缩的样子, 她不禁无奈而。


        

雾心则对黑鹰的反应感到『迷』『惑』:“它为什么么怕我?”


        

师妹道:“大概是小动物在自然界存活的求生本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小……动物?”


        

雾心迟疑地想起黑鹰昔日凶悍的身姿做派, 以及它飞走时比绝大多数鸟类都要庞大的身影。


        

接着, 她又表示不满道:“那为什么偏偏在我面前有求生本能?”


        

雾心自我评价道:“我是个温柔又善良的女孩子。虽说修了剑,偶尔也欺负师弟, 但放眼整个修仙界来说, 我应该还算是比较柔弱的吧?”


        

小匕首恰巧从两人院落之前经过,听到雾心的话, 手里的两个铁盆咣当一声摔到地上。


        

师妹的表情却跟雾心同样『迷』『惑』不解。


        

“么说也对, 师姐么温柔,它为什么要怕呢?”


        

师妹『迷』茫地想了半晌, 道:“可能是因为飞天它和师姐相处的师姐还不够长吧!等接触一阵子,慢慢地, 它就白师姐是多么友善温和的人了。”


        

雾心感动!


        

果然师妹才是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


        

雾心高兴地一把抱住师妹, 满意地『揉』『揉』她的头。


        

师妹:“?”


        

黑鹰送信效率果然高。


        

才不过三日,送信去清光门的黑鹰居然就已经回来了。


        

不过,它返回后, 并未立即下来送回信,反而在空中久久盘旋,不时发出鸣叫,半天不下来。


        

适时,雾心正在师弟练剑。


        

不为何,每次雾心靠近师弟、试图手把手改善他动作的时候,师弟整个人都分僵硬,从小到大一直样。


        

次,当雾心触碰他的手腕时,师弟甚至一个激灵,颤了一下。


        

雾心不解道:“是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吗?”


        

师弟早已面红耳赤:“不、不是。”


        

“那为什么我每次碰,肌肉都么僵?”


        

雾心不所以。


        

她停顿片刻,看自己的手,怀疑道:“难道是我的题?可是我的手干净啊,我做饭前后都洗手的。”


        

师弟答不上来的样子,只说:“与师姐没有关系,只是我……”


        

师弟的声音越来越低。


        

时,盘旋在空中的黑鹰发出响亮的鸣叫声,拯救了师弟的窘迫。


        

发现飞天回来了,师姐弟二人一同往天上看去。


        

师弟与黑鹰不熟,:“它是什么意思?”


        

雾心想了想,回答:“它样飞,好像是说,它带了人过来,让我们跟它走。”


        

雾心先前经历过一次类似的情形,已经有了经验。


        

不过,上次黑鹰带过来的,是柒思秋。


        

一次,大约不是。


        

雾心想了想,道:“花醉谷面有十重结界,人若没有打过招呼,是进不来的。如果飞天是带了客人过来的话,可能是被困在面了。我们过去看看。”


        

师弟应道:“好。”


        

师姐弟两人跟上黑鹰,往花醉谷走。


        

待走到谷口,果真看到有两个少男少女模样的人影在那里徘徊。


        

那两人皆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都作清光门弟子标志『性』的打扮——


        

青『色』衣衫,碧『色』玉佩。


        

两个人还随身带着乐器——男孩背上背着琵琶,女孩则背着古琴。


        

两个乐器体积都不小,几乎有主人高,因此十分醒目。


        

一双清光门弟子见到师弟从花醉谷中出来,目光皆是一亮,异口同声道:“——天远师兄!”


        

师弟对二人颔首。


        

说来神奇,两个年轻弟子,虽然『性』别不同,但相貌足有七八分像。


        

而且两人都在发侧编了一条小辫子,男孩用蓝发带,编在左边;女孩用红发带,编在右边。


        

两人同时朝雾心和师弟的方望过来,简直像是镜子的里。


        

而且,他们望着师弟的眼神,仿佛充满了崇拜与敬慕。


        

两人齐齐上前一步,看上去想要与师弟打招呼。


        

就在时,雾心从师弟身后走了出来。


        

今日雾心落在师弟后面几步,师弟成年以后个子比她高许多,她大概不是显眼。


        

不过,当她从师弟身后走出来后,那两个清光门弟子的眼神“唰”地一下,立即如炬地落在她身上。


        

雾心:“?”


        

时,师弟好像意识到什么,忽然定住脚步。


        

他低头对雾心道:“师姐,那两个是我在清光门中的师弟师妹,我有点事想先交他们一下,能先在里等待片刻吗?”


        

雾心是不介意,便点了头。


        

她还特意体贴地后退了两步,好让师弟说话时自在些。


        

师弟走过去,单独与那两人对话。


        

说来奇怪,是师弟在与他们对话,可那两个孩子的目光却不断有意无意地瞟到雾心身上,好像对她好奇似的。


        

特别是,他们好像一直在看她腰间那块师弟十年前送给她的玉佩。


        

雾心疑『惑』。


        

她不自觉地『摸』了『摸』玉佩。


        

当年师弟将玉送给她以后,便没有要回去。


        

师弟说有保护作用,希望她佩戴,雾心便一直戴着。


        

因为雾心对玉的认是暂时帮师弟保管,所以平时也太在意,只是注意不要弄丢就好了。


        

雾心与三人离得远,听不清他们在聊什么。


        

不过,说着说着,那两个小弟子戏谑地窃起来,师弟作为年长的那一个,居然反而脸红了。


        

他对又对两个小弟子说了什么,似是在训他们。


        

不久,师弟走了回来。


        

他道:“我要与他们交的事说好了,师姐,我们一起过去吧。”


        

雾心点了点头。


        

然后,她有些奇怪地:“对了,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吗?”


        

“……师姐为什么么?”


        

雾心道:“那两个师弟师妹,刚才一直盯着我看,还偷,感觉怪怪的……我身上,是有什么好的地方吗?”


        

师弟脸上的红晕才刚被微风吹散了几分,雾心么一提,他耳尖又烫了起来。


        

“师姐好,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刚才他们之所以,的不是,而是我。”


        

师弟闷声道。


        

雾心愈发不解:“他们为什么要?”


        

“……是他们太闲了。”


        

师弟不愿意多说。


        

他回避着雾心的视线,可侧过头时,面侧的绯『色』反而更为显。


        

师弟不满地说:“不用在意他们,两个小孩子而已。”


        

“噢。”


        

雾心不懂,但并不深究。


        

她走过去,与两个清光门弟子见面。


        

师弟为他们互相介绍。


        

雾心快了解到,是一对孪生兄妹。


        

哥哥叫命,妹妹叫理。


        

兄妹俩只有十六岁,都是清光门的嫡系弟子。


        

大约是被师弟敲打过了,两个孩子看起来乖了多,也始展现出天真无邪的一面来——


        

命手舞足蹈地稀奇道:“天远师兄!花醉谷好大!好漂亮!结界好厉害!”


        

理也兴奋地道:“天远师兄!的鹰好帅!第一剑仙的地界果然不同凡响!还有,鹰能给我『摸』一『摸』吗?!”


        

“那不是我的鹰,只是借来用的。”


        

师弟回答。


        

介绍过雾心给两人认识后,他始一本正经地聊起正事:“们两个,看到信以后,为何不是回信,而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地直接跑过来?”


        

理轻快地道:“因为信里写的事好像有意思呀!那个绝仙塔守塔人什么的,听起来就有趣!说,总闷在师门里修炼有什么好玩的,难得有有趣的传说,我们一定要亲自过来实地调查一下!”


        

命附和:“就是!种传说异闻之类的事,我们最爱收集了!难以想象还有我们没听说过的传说!师兄放心,那什么绝仙塔和黑衣神秘散修,用不了一个月,我和妹妹一定给调查得清清楚楚!”


        

说着,他用力拍拍胸脯,一副包在他身上的样子。


        

师弟心情略有几分复杂:“们两个……”


        

理见师弟看起来有些不高兴,急忙又说:“师兄别生气啊,放心,我们出来之前,都跟山玉师兄打过招呼,山玉师兄不仅同意了,为了以防万一,还给了我和命缉魔令呢!”


        

说着,孪生妹妹从袖中『摸』出一块缉魔令,高高兴兴地在师弟面前晃晃。


        

然后她想了想,怕师弟不道情况,又多解释了一句,说:“师兄现在长期不在清光门,门中最受门主和长老们器重的便是山玉师兄了。门主如今还给了山玉师兄相当于首席弟子的大权,让他管着我们呢。”


        

雾心不太离花醉谷,不道师弟原本的清光门中的事。


        

但她觉察到,当理提到“山玉师兄”个人的时候,师弟似乎微妙地停顿了一瞬。


        

但之后,师弟的反应十分平常,只说:“哦,我道了。”


        

“总之,师兄放心!信里说的绝仙塔的事,还有那个叫作柒思秋的散修的事,我们都去查的。师兄等我们的好消息便是!”


        

理信誓旦旦地打了包票。


        

她道:“我和哥哥阵子都住在满天城,样传消息快,师兄若是着急的话,也可以来找我们进展。”


        

师弟颔首应下。


        

时,天上的黑鹰长啸一声,似是飞得烦了,在催促他们快点回谷。


        

雾心心中了然,道:“飞天一去么多天,回来还来不及歇歇脚,它大约是想师妹了。”


        

师弟一顿,看命理,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与师姐该回去了。命理,们若么想玩的话,便去吧。


        

“飞天每隔三日去一趟满天城,们若是查到了什么,就把信交给它。”


        

“好!”


        

理得到允许,欢呼了一声。


        

飞天长叫一声,听上去更不耐烦了。


        

听到飞天催促的叫声,命理仰天望去。


        

理不由艳羡地道:“信鹰真漂亮啊!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用鹰传信的,还是羽『毛』如此光亮的黑鹰。”


        

命也道:“真好,要是我也能有一只就好了。”


        

两人说完,便与师弟道别。


        

命虽是哥哥,但感觉比妹妹呆一点。


        

道别的时候,他脱口而出道:“那我们先走了,天远师兄!没事还是要多回清光门看看啊,门主他们可是整日都念叨着,希望能早日回——唔!”


        

他话还未说完,已经被妹妹用手肘重重地捅了肚子。


        

“师兄不用太在意,师兄喜欢留在哪里就留在哪里,不必有压力。”


        

妹妹面不改『色』,心地对雾心与师弟两人挥手:“那么,改天见了,天远师兄!雾心师姐!”


        

说着,她拉上了命。


        

兄妹两人步调一致,轻快地离。


        

雾心望着两人的背影,从他们的语气中,似乎觉察一丝异样。


        

待送走两人,雾心便与师弟一同返回花醉谷。


        

师弟送走命理两兄妹后,就少说话。


        

在路上,雾心忽然道:“师弟,以前在清光门中,难道地位不一般吗?”


        

师弟步调一顿。


        

他反:“师姐何出此言?”


        

“因为他们看的眼神,好像和对一般弟子不一样。还有,对的语气好像也特别尊敬。”


        

尽管并不十分显,但雾心还是能注意到,那两个清光门弟子望着师弟的神情,和小师妹平时望着她的神情像,都是敬仰之中,带着一丝憧憬。


        

不过,小师妹为什么喜欢她,雾心心里白。


        

她当初亲自将小师妹种出来,还亲自把师妹带大,师妹喜欢黏着她,是非常合理的。


        

不过,师弟那边就不同了。


        

雾心不太清楚清光门中什么情况,但她道师弟自从拜师花醉谷后,一年顶多才回去一两次。


        

在回清光门频率么低的状况下,他的师弟师妹必然与他不常见面,但那两人竟然还能对他有种程度的尊重,倒不太一般。


        

雾心望着师弟的眼神,多了几分好奇的探究。


        

师弟:“……”


        

他被雾心看得不大自在,说:“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我的母亲与祖母在清光门中都有高的地位,我自幼在清光门中长大,生来又有不少修为,所以从小便被长辈们寄予厚望,容易被旁人高看一眼罢了。命与理年纪小,容易被表面上的浮华所吸引。”


        

“原来是样。”


        

雾心点点头。


        

师弟垂下眼睫,低语道:“嗯。脚踏实地,不能好高骛远、自视甚高……些,都是师姐我的。”


        

回到花醉谷后,无是店小二还是师弟过去的同门那边,都不那么快来消息。


        

雾心照旧修炼,耐心等待着进展。


        

倒是师父,有一天见天气好,突然来了兴致。


        

他嘱咐仙侍们在樱花树下摆上水果点心,说要给三个弟子讲道。


        

师父平时懒又话少,讲道十年难得一回,得师父今天居然良心发现要给他们讲课,弟子三人都大为震撼,赶忙都赶了过来,在师父面前正襟危坐,一个缺席迟到都没有。


        

千州上君坐在树下,眉目清冷,白衣胜雪,气质正如落花,孤傲雅致。


        

他:“心儿,认为仙与魔的区别是什么?”


        

雾心见师父直接看自己,懵了一瞬。


        

不过她想,自己是大师姐,师父要提就先抓她也正常。


        

雾心考虑了一下,回答:“是善和恶?”


        

师父面无表情,淡道:“或许是,但种说太笼统。觉得,善和恶,又有什么区别?”


        

雾心被住了。


        

师父又看师弟。


        

师弟同样坐得正,他定了定神,答道:“我认为,善与恶的区别,在于行事作风的做派。仙者行事正,魔者行事邪;魔者做事利己,而仙者行事利人。”


        

“可以。”


        

师父颔首,轻描淡写地夸奖了一下师弟。


        

但接下来,他又说:“虽然稍微具体了一些,但尚不及本质。认为,所谓的行事作风,又是哪方面的行事作风?”


        

“……”


        

师弟噎住,试着说:“方方面面?”


        

师父摇摇头,显然是不认同。


        

师父微微低头,乌黑的长发被清风吹拂,仙容似融于风中。


        

然后,他给了一个自己的答案,道:“我认为,仙魔真正的对立之处,在于贪欲的界限。”


        

“贪欲?”


        

雾心愣了愣,倒没想过方面。


        

不过,她快恍然大悟,并始举一反三:“所以想当神仙就不该有欲望对不对?所以修仙者平时才都辟谷不吃饭,不『乱』搞男女关系,也不怎么玩乐每天修炼!”


        

师父:“……”


        

雾心语速快,师弟还没什么反应,但小师妹忽然有点慌『乱』,她大概是认为自己平时经常在玩,忽然愧疚起来。


        

但快,师父又摇了摇头。


        

“不。”


        

师父说。


        

“个世界上,拥有欲望是正常的。成仙亦是欲望,求生亦是欲望,守卫苍生亦是欲望……若是身在世间,却半分欲望都没有,那活着与没有活着,又有什么区别?”


        

雾心愣道:“那师父是什么意思?”


        

“欲望本身没有错,只是造化自然的一部分,让人产生区别的,是对待欲望的态度。”


        

他说。


        

“单纯的欲望,本身并没有题——想吃点好吃的东西,想穿精致的衣裳,想拥有漂亮的宝剑,想生活在安的环境中,正常来说并不影响别人,又有什么不可以?


        

“纵使是有些野心的欲望——想要登峰造极,想要富可敌,想要位列仙班——或许听起来有些大,但也激励人的上进心,只是有庞大的野心,也不至于有什么坏处。


        

“甚至是一些颇有阴暗面的欲望——不希望对方过得比我好,嫉妒他人,幸灾乐祸,如果只是在心中想想,压抑了情绪而没有付诸行动,也不能说是恶人。


        

“我认为,真正决定善恶的,是欲望的界限——是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私欲,最终能够做到什么地步。”


        

雾心乖巧地坐在师父对面,眨巴着眼,认真听着,虽并未十分听懂。


        

只听师父缓缓说道:“恶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伤害任何人,他们不因为别人的痛苦而退却,甚至用别人的痛苦来取乐;


        

“而善人,并不是清心寡欲,而是道有所为有所不为,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善人理解别人的痛苦,考虑别人的感受,如果一件事他们想要,但是伤害他人,他们就不去做;即使非做不可,也考虑如何降低对他人的影响。甚至,他们在他人面对困难时,主动保护他人不受伤害——如果有人天生能部做到些,甚至还能更强,种罕见的天生善意,在修仙界,就被称为天灵心。”


        

时,师父往小师妹的方看了一眼。


        

师妹被点到名,呆了呆,不自觉地捂上自己的心脏位置,好像有所感悟。


        

另一边,雾心好像也顿悟了,她举一反三道:“原来如此!所以就是为什么师父虽然又懒又不爱出门还不喜欢说话,但是欠了别人的人情还是尽力去还,因为怕别人难受,对不对?”


        

师父:“……”


        

师父眼神一动,道:“……个例子我不喜欢,但不算大错。”


        

说着,他看雾心,轻轻『摸』『摸』她的头。


        

师父意味深长地道:“我们之所以要修心,要去体悟他人的感受,就是为了在自己的欲望中,找到善恶之间的界限。


        

“如果难以理解他人,只从自己的想出发,只顾自己,或许不不觉间,就走上邪道。


        

“一旦做出真正的错事,就也没有办回头了。


        

“心儿,能白我说的话吗?”


        

说老实话,雾心不理解。


        

但她还是道:“我不白,但我努力去做的,师父。”


        

花千州眉眼冷清,但他仍是颔首,似乎只要雾心承诺到个地步,他就已经满意了。


        

他抚着雾心的头,道:“那就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


        

炎夏早已熬过,秋风也逐渐带上冬意,雾心他们却还是始终没有小七的消息。


        

日,小师妹又要出去义诊。


        

雾心照例御剑陪她一起去满天城。


        

因为担心魔尊对天灵心修士不利,她们段日子干什么都尽量在一起。


        

只是,在路上,小师妹显心神不宁。


        

大约还是因为小七的事,师妹最近始终愁眉莫展,已数日未展颜,身上的蒲公英也胡『乱』长出来不少。


        

雾心忧虑地瞥她,:“师妹,果真撑得住吗?”


        

小师妹之前在发呆,听到雾心的声音,才抬头对她一,只是容未免有些勉强。


        

她说:“师姐,我还好。”


        

雾心道:“要是累的话,可以不去义诊的。我看好些日子没睡好了。”


        

师妹沉默片刻,却又摇了摇头。


        

她说:“不行。满天城中有许多付不起正常诊金的穷苦人家的病人,就指着一日来见我。还有,世上有许多普通大夫难以医治的病人,必须要靠我的灵气才能有所好转……我不能因为我自己的情绪题,破坏事先做出的约定。每月义诊一次而已,我可以完成的。”


        

见小师妹坚持,雾心便也不说什么。


        

等到满天城后,师妹在她惯常的位置,支了个小摊子。


        

师妹的医术在一带有好的名声,光是她天生能用灵气医治疾病的能力,就是凡间少见的。


        

因此在师妹每月出诊一日,早有不少人守在附近等候,见师妹到了,就呼啦一下围上来,排成长长的队伍。


        

大约是出于对仙人的敬畏,所有人都特别礼貌守序,常见的『插』队吵架都没有出现,气氛一片祥和。


        

师妹一个个看诊,有耐心。因为人数众多,直到傍晚时分,病人才终于看完了。


        

雾心一直在旁边等她,等师妹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她才上前扶住她的背,轻声:“还好吗?”


        

师妹点点头,舒了口气道:“嗯!我没事,我不是身体不好,只是心情有点烦躁……幸好病人都治疗好了。”


        

雾心环顾四周,见街道上还热闹,:“要不要我们一起走走?就当散心。”


        

师妹一想,觉得回花醉谷等消息反而更心神不宁,者……她也想亲自去茶馆有没有柒思秋的消息,便点了头。


        

师姐妹二人并肩走在街上。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满天城没有宵禁,到了晚上,百姓结束了一天的活计,都到街上来走动,反而愈发热闹。


        

小摊贩们精神地吆喝叫卖,一派繁华景象。


        

雾心与小师妹两人买了糖葫芦,一人一串,拿在手上,边走边聊天。


        

约莫是样打发时间有利于驱散烦恼,小师妹脸上也渐渐有了意。


        

在川流不息的人海中,小师妹微微着,迎着灯火转过头,想与雾心说话:“师姐,我……”


        

但是,她句话还未说完。


        

忽然,师妹的脸『色』微微变了,她望着人群的某个方,先是错愕,旋即『露』出又惊又喜的神情来。


        

她松扯着雾心袖子的手,改口道:“师姐,在里等我一下,我看到思秋了!”


        

说着,她来不及等雾心反应,便着急往人群中冲去!


        

有一个身着玄衣的男子背影,在人群中若隐若现。


        

两人相恋一年有余,秋『药』对柒思秋的动作姿态已经十分熟悉,哪怕只看后背,也绝不认错,只不过她没想到在里猝不及防偶然遇见对方,不免诧异。


        

她忍不住想,原来他没事,可为什么不提前联系她呢?


        

他怎么就在么近的地方?


        

他是来找她的吗?


        

不过无如何,数月来的担忧,总算在此刻落地。


        

小师妹欣喜地冲到那男子身后,撞了一下他的背,然后:“思秋!回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呀?”


        

那男子转过身来。


        

银冠乌发,修眉凤目,一双漆黑的眸子,俊美孤傲的相貌。


        

不是柒思秋,又是何人?


        

然而,当他低下头,看着秋『药』时,那眼神却十分陌生冰冷。


        

小师妹一愣。


        

在她的印象中,即使是柒思秋还是小七、他对她尚未放下戒备的时候,他也从未用样的眼神看过她。


        

还未等秋『药』回过神来,那男子定定地看了她一儿。


        

然后,他疏离地:“是谁?”


        

还未等秋『药』回过神来,那男子定定地看了她一儿。


        

然后,他疏离地:“是谁?”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