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诡异之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秋『药』怔, 甚茫然。


        

起初有霎,她以为对方在开玩笑。


        

但很快, 望着对方居高临下的冰冷眼神,她识到,他认真的。


        

秋『药』愣愣地道:“我秋『药』呀。我们之前关系很好……你不记得我了?”


        

柒秋注视着她的目光,仍旧淡漠无情,比千尺山峰上的冻雪还要寒冷。


        

他说:“我对你完全没有印象。”


        

秋『药』有些着急,试图启发他:“你小的时候,曾落到过花醉谷外, 我们个时候认识的。后来在魔界外域,我和个三重修为的魔修发生冲突, 你及时赶到, 救了我。后来我们就……五个月前你离开的时候, 还将你的黑鹰飞天留给我。你不记得了吗?”


        

五个月前,这个时间非常具体。


        

柒秋的眼底仿若流『露』出丝茫然, 但转瞬即逝。


        

他俯视秋『药』的眼神, 仍旧冷漠异常。


        

他没有过往的记忆,自然没有对她的情谊。此刻, 他的眼神, 不仅没有昔日的半点温情,甚至像在看个碍眼的东西。


        

秋『药』被他这样的视线注视, 不禁后退了步。


        

秋『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柒秋,从未被他这样的眼神看过。


        

无两人年少时还长大以后, 柒秋对秋『药』都特别的, 秋『药』曾到过花醉谷中的仙侍抱怨小七这个人冷情,可,秋在她面前却从未如此。


        

秋『药』其很清楚, 柒秋这个人敏感、多疑、对其他人缺乏信任,这他的历有关,她认为需要很多时间才能改变他这样的『性』格。


        

可,柒秋从来没有将他无情的面摆在她面前过,他在秋『药』身边的时候,总将自己最柔软温暖的分留给她。


        

而现在,在他看她的视线里,第次,有了漠然和戒备。


        

忽然间,秋『药』内心升出种怪异的恐惧来。


        

她好像第次识到,柒秋这个人,其危险而有攻击『性』的。


        

只以往,他在她面前隐藏了这点。


        

她下识地又后退了两步,和柒秋拉开距离。


        

然而柒秋的目光依旧万分冷锐。


        

“我不记得这些事。走开,别挡路。”


        

他说。


        

他看着秋『药』,仿佛在看块拦路的石头。


        

因为两人站在热闹的满天城主干道中间,他们看起来像发生了冲突,已逐渐有好事的人偷偷瞧了过来。


        

秋『药』局促不安。


        

秋『药』虽然能够组织诊这种场合,但总得而言,她偏向内向的『性』格,因为她常年待在花醉谷中,生活非常简单,可以说没什么机会接触外人。


        

她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场合,更不想秋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纠缠不清。


        

因此,尽管她脑海中已在翻江倒海,但秋『药』只愣愣地看着柒秋,甚至在对方让她让开的时候,她茫然地低下头,真的慢慢让开了。


        

柒秋没有再看她,大步离开。


        

秋『药』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


        

柒秋渐行渐远,似乎对她毫不在。


        

但,就在他走出十余步后,柒秋又定住了脚步。


        

他抚了下自己的额头,看上去有点头痛的样子。


        

然后,他侧过头来,遥遥瞥了眼秋『药』所在的方向。


        

只这眼,便让秋『药』心中又萌生些许希望来。


        

然而,他就看了这么眼罢了,很快,他再度转过身去,径自离开。


        

这次,他没有再回头。


        

秋『药』傻傻地站在原地,手里还捏着师姐起买的糖葫芦,可到此刻,她已没了吃的兴致。


        

雾心赶到的时候,便见小师妹呆站在人群中,『潮』水般的人流来来往往,唯有师妹动不动地立在其中,像座雕像。


        

“——出什么事了?”


        

雾心见师妹状态不对,连忙问道。


        

秋『药』刚才让雾心在原地等,但师妹有关的事情,雾心哪里能等得久?她可能才在里站了不到口水的功夫,就飞奔过来了。


        

谁知,师妹已不对劲。


        

到雾心的音,师妹才后知后觉地恢复了神智。


        

“师姐。”


        

她转向雾心,音带着虚弱的朦胧。


        

“我刚才见到秋了,但……”


        

雾心追问:“但什么?”


        

“但……他好像不记得我了。”


        

“什么?!”


        

雾心带着秋『药』返回了花醉谷。


        

师妹最近几个月状态本来就不太好,历了整天劳累的诊之后,谁都没想到晚上居然还会出这样的变故。


        

师妹然受到巨大的冲击,路上,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师弟今日在谷口等她们。


        

他大概觉得她们今天回去得比平常晚,有点担心了,所以才过来的。


        

师弟看到小师妹魂不守舍的样子,吃了惊。


        

师弟大步走过来,帮雾心扶住小师妹,蹙眉问:“发生什么事了?”


        

“言难尽。”


        

雾心百味交杂地道。


        

她边师弟起陪小师妹回庄,边跟师弟将今天天的起因过。


        

雾心其没有亲眼所见,但她路上已小师妹复述过,能说得八/九不离十。


        

街头重逢,目光冰冷,疑似失忆……


        

等三人回到庄子中,雾心正好把事情讲完。


        

小师妹身上已没什么力气,两人便将她扶到中庭坐下,让小师妹休息会儿。


        

师妹显然路显然有些混『乱』,她『迷』茫道:“好奇怪……他为什么会不记得我了?”


        

雾心看得出来,小师妹极力忍耐着,她不想让她和师弟担心,不想表现得很消极,可际上,任谁都能瞧出师妹六神无主。


        

雾心『摸』了『摸』她的头。


        

师弟从完事情的过后就没怎么说话,这时,他考虑了会儿,道:“你确定个人,定柒秋吗?”


        

小师妹看向他,点了点头。


        

“相貌、音、走路的姿态,还有『摸』额头时的小习惯都样。”


        

师妹的睫『毛』微垂,在眼底下小片阴影,她的音却很沮丧。


        

“就算长相相似的人,不可能像到这个程度。我不至会认错。”


        

师弟又问:“他光不记得你,还以前所有事情都不记得了?”


        

师妹摇头:“不太清楚。他不愿和我多说话,我还来不及想到这些。”


        

师弟沉『吟』片刻。


        

然后,他说:“先往好的方面想,至少我们现在知道,柒秋并没有生命危险,不用再担心他的安危。而且,他好几个月都没有联系你的原因,我们算知晓了。”


        

师弟这几句话说得很乐观,而且切中小师妹的心事。


        

不其然,师妹完后,脸上的神情稍微轻松了些。


        

雾心见状喜,没想到师弟这么会安慰人,不由在内心使劲夸赞师弟。


        

雾心想要安慰师妹的。


        

奈何她在这时,忽然觉察到自己嘴笨。而且她不喜欢柒秋,在知道他今日样对待过师妹以后,雾心对这个人的排斥和偏见迅速上升,在不知道该对师妹说些什么,才能让她感到慰藉。


        

这时,师弟又开口了:“不过,他失忆的事,确有古怪之处。”


        

师弟的指节轻递下巴,看上去似在索。


        

然后,师弟看向小师妹,问:“你知道他这几个月,到底去干什么了吗?”


        

小师妹茫然地摇了摇头。


        

柒秋离开的时候,小师妹正在病中,本来识就比较模糊,而且她没有亲眼见到柒秋,没有办法追着他问这些。


        

师妹黯然道:“他之前……什么都没对我说。不仅没有告诉师姐,在给我的信中,没有提及任何细节。”


        

总的来说,柒秋的离开,对师妹来讲,其有些突然的。


        

但柒秋本人的表现却并非如此,更像筹谋已久。


        

师弟皱起眉头。


        

三人从十几年前就知道,小七这个人素来谨慎,轻易不愿透『露』他本身有关的事情的。


        

不过,又有什么事,需要他连秋『药』都严防死守地瞒着?


        

而且,时秋『药』还在生病。难道他连多等等,等秋『药』痊愈的功夫都没有吗?


        

大家有眼睛都看得见,柒秋对其他人疏远,但唯独对秋『药』这个恋人,以往相得好,几乎有求必应,什么事都愿为她做。


        

可这回……


        

现在想来,他撇下时病弱的秋『药』,却不吭地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连数月杳无音讯,本身就不特别正常的事。


        

不过看到师妹的神情,师弟定了下,没有明言。


        

“如能知道他失忆的原因的话,或许能有恢复的可能。”


        

师弟改口道。


        

他虑片刻,放下抵着下巴的手,又说:“往好的方面想,他时可能真的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必须到危险的地方去。


        

“说不定,他就在个什么危险的地方,出了问题,导致失去记忆。


        

“修仙界奇事万千,确偶尔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世上既然有让人失去的方法,就定会有让他想起来的方法,只我们不知道罢了。”


        

说完,他见师妹十分疲倦的模样,又将音放轻了几分,说:“这种事时半会儿很难解决,不妨养精蓄锐,等好好休息过来,再来商议。师妹,你今日累了,不如先去睡觉吧。等明日醒来以后,我们再好好商量。”


        

秋『药』能够感觉到,师兄和师姐都非常关心她,都希望她的情绪能好起来。


        

师兄直在尽力帮她分析,确令她有了不少安全感。


        

师姐虽然没怎么说话,但秋『药』明白,师姐向在安慰人这方面向笨拙,她只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怕『乱』说会弄巧拙,这才没有开口,并不不想帮她。而且,师姐担忧的目光,始终凝视着她。


        

秋『药』能感觉到,她被爱着的。


        

既然如此,她觉得自己,要尽可能不让师兄师姐『操』心。


        

她极力振作起来,挤出个浅笑来,说:“好。”


        

她乖乖地笑道:“谢谢师姐师兄晚上都在为我费心……我先去休息了。”


        

“嗯。”


        

雾心见小师妹的情况看上去好多了,微微松了口气,这时才开口。


        

但她仍旧担忧道:“师妹,你不要太担心,无什么情况,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帮你的。”


        

“嗯!”


        

秋『药』笑着应道。


        

从小到大,师姐都她的主心骨,只要有师姐在身边,她就会觉得很踏。


        

师姐和师兄道了晚安后,秋『药』独自回到房中。


        

在师姐面前,她尚且能强颜欢笑,可旦静下来,她整个人便被惊人的空寂包围,不安到不知所措的地步。


        

她强迫自己躺到床上,闭上眼睛,试图睡觉。


        

然而,柒秋今日在街道上注视她的冰冷目光,却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不知在床上躺了多久,秋『药』才感到模糊的睡,慢慢睡着了。


        

然后,她做了个梦。


        

在梦中,个红衣红伞的绝世美人,窈窕地走到她面前。


        

师妹吃了惊。


        

这个清醒梦。


        

此刻,她很清楚自己正在做梦,而且她明明身在梦中,识却比醒着的时候更为清晰。


        

她认出了这个女人,日在绝仙塔下,她师姐碰见的,就眼前的红衣女子。


        

可,秋『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今晚的梦中见到这个只有面之缘的守塔人。


        

师妹愣了愣,道:“你……”


        

女子以极为优美的姿态撑着伞,莲步如踏波而行,缓然靠近。


        

等走到秋『药』面前,看到秋『药』惊讶的神情,她神秘地展颜笑。


        

这女子容颜魅『惑』妖冶,可谓绝『色』。她笑起来的时候,美眸会微微眯起,朱红『色』的嘴唇以巧妙的弧度扬起,妩媚之中带着三分诡秘,笑容『迷』人至极。


        

“我说过,我会直在你需要的地方。”


        

女子悠然地道。


        

她用种料之内的语气说着话,目光则直直『逼』向秋『药』。


        

“——而现在……你需要我。”


        

“——而现在……你需要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