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40章 第四十章是不是他就能幡然悔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雾心倒没有介意笛子以前有没有师弟用过, 接过笛子,便深吸口气, 要憋闷的情绪用力吹掉似的,使劲吹了大口——


        

笛子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倒是传出阵类似气囊漏气的声音,非常滑稽。


        

雾心:“?”


        

雾心不明白,问:“为什么不出声,坏了?”


        

师弟看茫然的样子,忽然弯了弯嘴角, 笑了。


        

他:“这个不是用的力气越多,吹出来的声音就越响的。要吹出合适的声音, 必须要掌握合适的方向和力道。这样声音才能清脆悦耳。”


        

他顿了顿, 道:“师姐如果不介意的话……”


        

师弟对雾心伸出手, 示意雾心将笛子还给他。


        

雾心『迷』『惑』地将笛子交还到他手中。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师弟主动给雾心演示,缓缓将笛子递到唇边。


        

师弟吹奏乐器的时候, 给人的感觉和平时不样。


        

雾心不知如形容这种变化。


        

师弟以往给人的印象, 就像个锋芒毕『露』、矜傲清高的富贵人家少爷,可是当他拿起玉笛的时候, 身上的芒刺仿佛都化成柔风, 整个人忽然和煦起来,仿佛进入另外重境界。


        

就像师父练剑时样, 气质自华,成为个真正的仙人。


        

师弟吹的曲子很淡, 很优美, 像阵和缓的流风,慢慢拂过树木草叶间,有不出的从容风雅之感。


        

待师弟吹完, 雾心的情绪好似也平复了分。


        

惊讶地注视师弟,道:“好厉害,你居然能吹得这么轻松。”


        

往常没有吹过,不觉得师弟吹笛子有多么了不起,可今试,雾心方知用乐器也是有技巧的,不能蛮干,登时对师弟肃然起敬。


        

平时雾心指正师弟剑术上的错误时,师弟的反应都很谦逊正常,可不知怎么的,这雾心夸他,师弟的样子反而扭起来,面颊微红,疑似在害羞。


        

“雕虫小技而已。”


        

他将手抵到唇边,轻咳声,闷声道。


        

然后,他瞥了雾心,:“意外的应该是我。”


        

“意外什么?”


        

他浅笑了下,:“原来师姐也有不能下子学的事。”


        

不知道怎么的,师弟这句话的时候,看起来微妙得有点开心。


        

雾心却云里雾里,道:“我不能下子学的事情很多啊,比方师伯教的定剑诀,我第次用就没有成功,师伯很快就解开了;还有当学萝卜雕花,雕了好久,大厨才勉强可以;还有冬瓜雕龙就更难了,我足足看大厨雕了三遍,我才能自己上手……还有,这次小师妹的事。”


        

今天发生的事,雾心的眼神渐渐阴郁起来。


        

了,对师弟:“我到现在,也不知该如安慰师妹……其,我直不太喜欢柒思秋。”


        

这件事情,雾心直在心里,但从未对其他人过。


        

除了师妹之外,雾心对其他人通常都没有太浓烈的感情。既不十分喜欢,也不十分讨厌。


        

可是对柒思秋,雾心对第次见面时,就对他有本能地排斥。


        

柒思秋毕竟是师妹喜欢的人,所以在此之前,雾心从未将自己的情感对其他人过。


        

雾心本以为师弟应该不能理解的情绪,但谁知师弟听完这句话后,却万分自然地道:“我也不喜欢。”


        

“诶?”


        

“……这么惊讶干嘛。”


        

师弟雾心吃惊的目光直直注视,似乎蓦地害羞起来,他试图开脸遮掩。


        

但他又嘀咕道:“不过,我不喜欢他的理由,大概和你不太样。”


        

“你是什么理由?”


        

雾心好奇地问。


        

师弟定了定神。


        

“我总觉得,个人表现出的气场,让人觉得……不太好。”


        

他思索地。


        

“其我与柒思秋也没有见过次面,可能仅凭面有所偏颇……不过,我与他相处的次,他都给我种不舒服的印象。


        

“他对师妹确很好。可是些事情上的行事作风,却令人不安。


        

“他小的时候,在花醉谷,仅仅是我们粗略地看见眼魔印,就当机立断地逃走,甚至连对师妹都不愿解释半句;


        

“而在长大以后,他与师妹相恋之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也绝不靠近花醉谷。


        

“他的身份神秘,行踪诡异,对其他人戒备强得异乎寻常。明明看修为和言谈,他不像无名之辈,可偏偏在修仙界,找不到这个人的半点踪迹。就连知命和知理都,从未听过有这样的玄衣修仙人。”


        

师弟到这里,稍作歇息,才继续:“考虑到他的身世,有些事情固然可以解释。但小师妹与他如此亲密,知道得仍不知道很多,也觉得这个人神秘,便显得不太正常。


        

“这个人显然思虑极重,隐瞒的事情极多。


        

“总得而言,我个人不太喜欢多疑的人,所以对他提不起太多好感。”


        

雾心以前没这么多,对柒思秋的不喜主要是靠动物般的本能,但听师弟这么,顿时也觉得有道理。


        

道:“这么,这也是。他声不吭地去了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连对小师妹都保密,中间也联系不上。接连数月没消息,可是今,偏偏在小师妹义诊这,他又出现在满天城,还师妹撞见……”


        

雾心原本还未起疑,可是越就越觉得不对头。


        

这未免太巧合了。


        

是真的凑巧而已吗?还是……


        

抿起嘴唇,轻轻咬了下大拇指的指甲。


        

道:“师妹每个月只义诊天,子都是固定的……他是真的只是碰巧出来,与师妹遇上了吗?”


        

“很难判断。”


        

师弟道。


        

雾心同样拿不准。


        

巧合这种事情,是很玄妙的。


        

只要用上“碰巧”字,就什么事情都可以解释,无论发生了什么,仿佛都可以轻易搪塞。


        

雾心并非柒思秋本人,自然无法知道柒思秋今究竟为出现在里。无论有多少法,都只是猜测,无法确认。


        

只是,旦有疑虑从脑海中冒出来,就再难以挥去。


        

雾心烦闷地拧了宁太阳『穴』。


        

师弟注视的神情。


        

忽然,师弟再度开口:“师姐。”


        

“嗯?”


        

雾心抬头看他。


        

“若是个柒思秋真的有问题,你怎么做?”


        

“……”


        

雾心没有立刻答。


        

失神了瞬间。


        

仔细来,花醉谷中的生活直很平静,不只是师妹有遇过风浪,雾心其也没有。


        

的生活直很简单规律。


        

练剑,烧饭,陪小师妹聊天。


        

如此重复。


        

去虽然有出谷缉魔过,但也仅仅是遵照师父的指示,并非自己做的决定。


        

如果柒思秋真的在骗师妹,真的有图谋不轨之处,……如?


        

雾心安静了很长时间。


        

直到师弟等得太久,再度催促地问:“师姐?”


        

雾心过神来。


        

对师弟『露』出个『迷』『惑』的表情,呆呆地:“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我告诉师父,让师父来决断吧。”


        

这应该是个中规中矩的正确答案,任谁都挑不出错来。


        

然而,师弟凝视雾心。


        

他也很长时间没有话,以至于雾心这样与他对视,都有些不安了起来。


        

雾心问:“师弟,你怎么了?”


        

师弟这时才开口:“师姐,你大部分时候法都简单,到什么就什么,是个很少撒谎的人。”


        

雾心:“?”


        

师弟继续道:“所以,你要撒谎的时候,小动作明显。比如现在,你就在『摸』自己的发尾。”


        

雾心呆了下,将手从自己的发尾上拿下来。


        

是长发,平时简单在低处用发带松松垮垮地系下,所以可以捞到身前垂在肩膀处,『摸』起来很方便。


        

师弟是丹凤眼,当他盯人看的时候,意外得让人感到压力。


        

“师姐……”


        

他轻轻叫了声,但这次的声音里,好像带了丝与平不同的味道。


        

雾心看到师弟抬起手。


        

他好像很『摸』的脸。


        

他眼里有复杂的神采。


        

但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做,只:“师姐,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保护你。”


        

就在这时,只听空中传来声鹰的长啸,飞天从空中落了下来,打断两人的相处。


        

雾心还未领师弟话语中丝沉重的深意,看到飞天来了,不免『露』出惊讶之『色』。


        

今天确是飞天去满天城取信之,而且迟迟未归。


        

不过,飞天向是只很嚣张的黑鹰,拳打大雁脚踢鸽子的,自从它寄养到花醉谷后,在附近带甚有威名,这厮隔三差五跑到外面鬼混不谷也是常有的事,并不稀奇。


        

小师妹起初还担心,后来发现没事就不怎么管了。


        

雾心更不管,就随便它。


        

雾心本以为今也是如此,倒没到过了子午,它竟叼信来了。


        

飞天的黑羽『乱』糟糟的,不知是飞行时风吹的,还是谁『摸』过了。


        

它眼神凶悍,桀骜地将信往石桌上丢,就径自飞去找小师妹。


        

师弟的手离信近,便先拿起了信。


        

雾心凑过去看,问:“是谁的消息?小还是你的师弟师妹?”


        

师弟熟练地将信封拆开,看字迹,便道:“知理写的。”


        

雾心起读信。


        

只见信上字迹飞扬,不能不好看,但似乎颇为随意,带分少女的活泼轻快。


        

知理在信中如此写——


        

【天远师兄、雾心师姐敬启】


        

禀告师兄师姐,我与知命已经在爬绝仙塔了!


        

这座塔传中有三千三百三十三层,但我与知命际爬的时候,感觉应该最多只有七百来层。


        

另外,这座塔里好像有古怪的灵气,像是布置有某种阵法的样子。


        

具体情况还不知道,但我们继续查。


        

请师兄等我们的好消息!


        

知命知理


        

另,黑鹰的『毛』『摸』起来好滑!手感真好!


        

知理附在最后的句话,写得愉快飞扬。


        

雾心眨眼,心飞天的羽『毛』,大概确是『摸』『乱』了。


        

不过飞天平时其不太喜欢小师妹以外的人触碰,不喜欢羽『毛』变『乱』,难怪它今天心情不好的样子。


        

雾心胡思『乱』了片刻,接,就将注意力放到信的其他内容上,道:“塔里有阵法?”


        

师弟同样也读完了。


        

“嗯。”


        

他应道:“知命知理纪虽不大,但心很细,在体灵气方面有很强的直觉。尽管他们的阅历不足以让他们判断出太多,但只是判断有没有阵法的话,应该不出错。”


        

,师弟思索片刻。


        

他又言道:“但是,历史这样悠久的塔,有各种阵法保护也不奇怪。”


        

顿了顿,师弟:“光是这些,好像还不足以推断出什么。再等等看吧。”


        

雾心对剑术以外的事都不太关心,听师弟这样,便应了,道:“好。”


        

雾心这夜睡得很晚。


        

这晚,做了个梦。


        

梦里,手里拿蒙尘剑。


        

直盯剑,盯了很久很久。


        

久到连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


        

次,雾心醒来后,又去寻师妹和师弟,三人再度聚在起。


        

师妹昨夜大概睡得很不好,早起来精神恍惚。


        

“师姐。”


        

意识朦胧地。


        

“我昨天晚上,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小师妹拿出封信来。


        

:“我梦到先前个守塔人,跟我了些关于思秋的事,然后在梦中给了我封信。等我醒来时……这封信竟然真的在手中。”


        

师妹将昨天晚上关于守塔人的梦,大致向师兄师姐重复了遍。


        

不过,只重讲了关于柒思秋的事,个人与守塔人的争论,便略过了未提。


        

昨夜身在梦中还不觉得,但今早觉醒来,意识到与守塔人的对话都是在睡觉时发生的,顿时便感到玄妙。


        

更况,守塔人给的信,居然真的出现在了手中。


        

世间,竟还有这种能力?


        

师妹看上去有些动摇。


        

雾心听完师妹的话,亦大吃惊。


        

——能够自由其他人的梦,还能将梦境中的东西真切地带到现中。


        

这样的仙术或者力量,雾心也闻所未闻,倒真有分世外高人的意思了。


        

而且,个守塔人还,柒思秋即将成婚了……


        

雾心顿,担心地看向师妹。


        

能猜到,哪怕师妹外表尽力没有表现出来,此刻必然在心神不宁。


        

雾心问:“你要去信上的地址看看吗?”


        

师妹拿信,看上去踌躇不决。


        

并不是不去,而是不敢去。


        

害怕守塔人的是真的。


        

但最终,师妹下定决心道:“我还是去看看吧。”


        

微微凝神,:“个守塔人的未必是真的,但万是真的,且对我来还有挽余地的话,我不去,肯定后悔。况……”


        

到最后点,师妹脸上『露』出比之前更浓郁的忧虑之『色』。


        

“况,还……思秋之所以去寻忘忧泉,是因为他已经有了生出心魔的征兆。”


        

“万忘忧泉对他效果不好,他真的在成魔边缘的话,问题很大……无论是于公于私,我都必须去看看。”


        

雾心明白师妹的意思。


        

考虑下,:“我陪你去吧。”


        

尽管守塔人至今为止确展示了些能力,但是雾心对仍不是十分信任,并不能肯定对方定可信,让小师妹单独去,雾心并不放心。


        

往常雾心与师妹能起行动,都是起行动的。


        

但这次,师妹却只是对温柔笑:“师姐,谢谢你。”


        

大事当前,师妹的笑容中似有分愁绪。


        

然后,道:“不过,这次,我可能只能个人过去了。”


        

,师妹拆开信,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给雾心看。


        

里面除了地址之外,还有块通行令。


        

修仙人的居所,很多都是隐匿的,唯有持有通行令才能出入。


        

像是花醉谷,外人也寻不进里面,必须要谷中的弟子或者仙侍带入才能进来。


        

如果通行证只有块的话,确只有个人能够进去。


        

难怪守塔人在梦中,师妹必须独自人前往。


        

既然柒思秋失忆,其他人过去也没用,去与他见面的,就只能是小师妹。


        

雾心略有顾虑:“若这是陷阱怎么办?”


        

“师姐担心。”


        

师妹。


        

“我之所以去试试,是见思秋。到时候,我带飞天过去。飞天是思秋的信鹰,与他结过契,即使思秋失忆了,飞天应该也能自由进入他的宅邸。


        

“届时,我先放出飞天。


        

“如果飞天在里面见到了思秋,就明地址是真的,我再用通行证入内。


        

“如果飞天在里面发现异样,我就不进去了。


        

“至于其他情况……思秋毕竟失忆了,我进去找他,是以陌生人的身份,遇到些问题,也是难免的。”


        

师妹的计划很详细,决心也已经坚定,显然是仔细考虑过的,并不是随便而已。


        

到可以用飞天试探,雾心也安心了分。


        

道:“我陪你走到这个地址附近吧。”


        

柒思秋三后就成婚,他们时间有限,小师妹更是等得煎熬。


        

因此,他们当天就决定过去。


        

守塔人给的地址就在满天城中,御剑用不了多久。


        

等抵达信中的地址后,师弟主动问师妹:“你看见宅邸了吗?”


        

由于是需要通行证才能出入的地方,理论上来,除了师妹之外,其他人应该都看不见这里有住处。


        

师妹手握通行证,点点头道:“看见了。”


        

停顿了下,又轻轻补充:“真的张灯结彩……像有人要成婚样。”


        

师弟皱起眉头,但没有什么,只是拍了拍师妹的肩膀。


        

而这时,雾心没有话。


        

望眼前的景象。


        

理论上来,仙宅能隐匿得有多深,与主人本人的修为有关。


        

像是花醉谷,由于是第剑仙花千州的住处,他们生活在谷中,从未遇见有外人闯入过。


        

不过,如果有其他人的修为越过仙宅的主人很多,么哪怕是隐藏起来的仙宅,也是有可能这些强大的外人看见的。


        

这个时候,雾心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小师妹所的仙宅。


        

在眼前,有座宅邸览无余。


        

无论是贴“囍”字的门扉,还是挂大红灯笼的雕花屋檐,都与小师妹之前从守塔人里听来的描述致。


        

雾心偏了偏头。


        

觉得这不应该啊。


        

要看到其他人的仙宅,修为必须高出对方很多才行。


        

雾心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是个修炼十余的小弟子,在修仙界修炼这么,算不上什么。


        

修为本身也不高,照理来,不应该看得见才对。


        

难道是看错了?


        

自从师父当带游历之后,师父已经十多没有带拜访过其他仙人住所了,雾心也不太分得清楚。


        

顿了顿,为了避免将的法宣之于口可能有尴尬,雾心决定还是先不要看到的东西随便,再观察下其他人的反应。


        

而这时,小师妹已经放飞天进去了。


        

这里大概真的属于柒思秋,因为飞天也能看到宅邸。


        

它飞进去之后,没多久,又飞了出来,落到小师妹肩上,对“咻——”地叫了声。


        

小师妹明白了,道:“飞天,思秋现在就在里面。”


        

定了定神。


        

然后,师妹过头,对雾心和师弟道:“师姐,师兄,我进去看看。”


        

“好。”


        

师弟对点了点头。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方,没有再退缩的道理。


        

雾心看到小师妹深呼吸口,然后推开看见的扇门,走进了宅邸。


        

小师妹持有通行证,看起来很轻松。


        

快进门的时候,还过头,对雾心和师弟两人笑了下,大约是让他们安心。


        

然后,师妹才真正跨了进去,没有再头。


        

待师妹离开后,雾心心底空落落的。


        

与师弟站在门外,百无聊赖地干等。


        

这时,雾心问道:“师弟,在你看来,师妹刚才是怎么进入仙宅的?”


        

师弟:“?”


        

师弟看上去有些疑『惑』雾心为什么问这个问题,道:“拿通行证,走到前面就消失了……怎么了?”


        

“没事。”


        

雾心挠了挠头,更不通了。


        

难道,小七其很弱吗?


        

可是师弟又看不到。


        

还是……


        

雾心道:“师弟,其我好像看得见这个宅邸。它是不是正好和我的灵气波长对得上,所以隐匿之术坏掉了?”


        

师弟:“……”


        

师弟愣。


        

在某瞬间,师弟脸上好像闪过了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


        

良久,他道:“师姐真厉害。”


        

雾心:“?”


        

师弟蹙眉道:“等去以后,我更加努力修炼的。”


        

师妹进入宅邸后,时间变得很慢。


        

雾心很担心,只是私自进入人的住处毕竟不礼貌,所以才没有进去打扰。


        

而且师弟以前过,清光门的护符彼此之间都有感应,这是为了万有人遇到的意外情况时,周围的同门弟子能尽快赶去相助。


        

他们三人身上都有清光门的护符或者玉佩,雾心身上的玉佩直没有动静,这让勉强能够保持忍耐。


        

个时辰过去了,师妹没有出来。


        

两个时辰过去了,师妹还是没有出来。


        

三个时辰过去了……


        

他们来的时候,太阳还是午后正好。可是现在,影渐渐西斜,小鸟开始归巢,远处行人聚集的地方,灯笼开始陆续亮起来。


        

正当雾心快要等不下去的时候,雾心眼前的扇大红门开,小师妹从里面走出来了。


        

完好无损,只是走路有些摇摇晃晃的。


        

雾心连忙跑过去,问:“师妹,里面情况还好吗?你们了什么?”


        

“我……”


        

师妹看上去心不在焉,反应很迟钝。


        

呆滞了半晌,才看向雾心,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师姐?”


        

雾心握住师妹的手,看的脸。


        

这儿离得近了,才突然发现,师妹眼眶微红,脸上好像有泪痕。


        

雾心心头揪。


        

这时,师妹开了口。


        

“师姐。”


        

道。


        

“思秋他,真的成魔了。”


        

此言出,无论是雾心还是师弟,俱是惊。


        

哪怕雾心不喜欢柒思秋,也知道他与师妹之间的感情深厚。


        

若是柒思秋成魔,与师妹今后就是正邪之隔,是势不两立的。


        

柒思秋这个人修为好像还不错,若是成魔,大约很麻烦。


        

事情来得突然,雾心的脑子时也有些混『乱』。


        

来不及多考虑,当机立断道:“师妹,走,我们去再。”


        

师妹点了点头。


        

只是,的眼神黯淡,看上去显然没什么精神,也不知道现在能话听进去多少。


        

雾心看得担忧,姑且先小师妹拉到剑上,带花醉谷。


        

只是,在返的路上,雾心注意到,师妹的眼神,始终注视遥远的绝仙塔。


        

纵使知命和知天,这座塔际没有三千多层,也不妨碍它高耸入云,是座宏伟的建筑。


        

突然,师妹开口道:“师姐,守塔人对我,绝仙塔是与众不同的,它有不同寻常的神力,能够让人幡然悔悟、浪子头。”


        

雾心愣。


        

还不等雾心过神来,师妹果然出了下句话——


        

“是不是只要我也从塔上跳下去,等我死了以后,他就恢复记忆、幡然悔悟,就像书里样火葬场,然后起自己过去的样子,不再成魔?”


        

“是不是只要我也从塔上跳下去,等我死了以后,他就恢复记忆、幡然悔悟,就像书里样火葬场,然后起自己过去的样子,不再成魔?”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