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众人看雾心的眼神充满敬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一矮两个弟子一人一语, 个子的激进些,个子矮的温三分, 但来去,两人都对师弟怀有戒心。


        

守山玉则无奈:“少主并非是什么洪水猛兽,与戒备少主,你们不妨多花些时间修炼上。”


        

着,他暗自握拳,目『色』亦沉了三分。


        

“这世上还有这么多魔修未除,一个魔尊刚刚死去, 魔界就暗『潮』汹涌,不定不久又有魔尊会被推上来。


        

“魔界每次有魔尊更替, 都会有大量魔修涌向人间, 到时候, 又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百姓会落难。


        

“我们的修为多一分,胜算多一筹;我们的能力更强一些, 就能救下更多凡世生灵。”


        

提起魔修, 守山玉整个人的场肃杀不少,上一刻仿佛还春月柔风之中, 下一刻踏入了寒冬腊月的狂风暴雪之中, 眼亦为刺骨寒意所侵。


        

守山玉的视线扫过矮二人,肃:“我身为仙门弟子, 应当以剿灭魔邪、拯救苍生为己任,为此, 自当发愤图强、极力修炼, 哪里有时间浪费这无聊的门弟子勾心斗角上?


        

“好了,既然兴烈师叔没有事情找我,我们立即回去, 做今日修炼的准备吧。”


        

言罢,守山玉抬步。


        

个子后恨铁不钢:“山玉师兄,你对少主未免太过宽容……”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守山玉步调很快。


        

不久,三人就消失路尽。


        

待三人离开,雾心从拐角后出来。


        

她往守山玉人离开的向瞧了一眼,微微偏。


        

守山玉本人虽对师弟没有怨言,但另外两个弟子,之前上未显,可实际上好像并不怎么喜欢师弟。


        

师弟过去的事情,连师弟自己都不太愿意对她提。


        

雾心不太清楚清光门中的恩怨纠葛,但雾心看来,师弟虽不如小师妹那般惹人怜爱,可大部分时候不过是嘴上爱逞强一些、容易生一些,关键时刻还是很可靠的,而且偶尔有些时候,也会有可爱的地,谈不上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他们为何那么讨厌他?


        

过去的师弟,与他现的样子,真有那么大区别吗?以至于十余年过去,清光门中仍有人对他防备至此。


        

雾心想不明白,不再想,径自去拿令牌。


        

*


        

师弟所言不虚,师弟的母亲迎月仙子果然一不二,雾心去取的时候,她的临时令牌已经准备好了。


        

昨日那位帮她整理屋子的女弟子笑盈盈地捧着给她。


        

“这是雾心师姐的内门弟子令。”


        

女弟子。


        

“迎月仙长还让我给雾心师姐拿一份清光门的讲习目录,每月公开讲习的时间、地点、负责讲习的仙长,还有讲习的大致内容,上都有介绍。师姐可以拿着参考。”


        

着,她将讲习目录亦双手呈上。


        

目录是一卷卷好的锦书,封得十分巧妙精致。


        

雾心接过,打开一看。


        

果然,那目录上,各类讲习的信息陈列得清清楚楚。


        

上不仅有女弟子所的时间地点,还标注有限内门弟子听习、限外门弟子听习、公开讲习,后还列了参加讲习推荐带哪些参考书目。


        

雾心只是一看,就被讲习目录的条理『性』规范『性』深深折服了!


        

原来这就是名门大派的作风!


        

清光门不愧是个正规门派,这是对弟子正经的教育式!花醉谷中某位想到什么教什么、隔三差五就自己闭关让弟子自生自灭的师父完全不!


        

忽然间,雾心对师父多了一丝嫌弃。


        

*


        

雾心向女弟子谢过后,拿了目录自己回屋研究。


        

尽管清光门上不少课业都有听习限制,但迎月仙子给雾心发的是相当于内门弟子的令牌,目录上的所有讲习,她都可以随参与。


        

清光门天下闻名的专长是心修,但清光门内的修业,却不仅仅局限于心修上。


        

雾心随意一扫,就看到目录上有乐理、实战、仙魔理论、术法理念。


        

雾心主要是对无心人兴趣,但几乎没有哪场讲习直白地写了会讲无心人,于是雾心考虑之后,大致圈了几场心修相关的修业,打算优先参加。


        

来也巧,今日下午凑巧就有一场雾心意的讲习。


        

事不宜迟,雾心收拾了纸笔,摆出要学习的样子,就前往目录上标注的室。


        

*


        

秋日凉风习习,清光门内外桂香弥散。


        

那室之外,正有两棵金桂树。


        

雾心沿着桂花馨甜的香味,来到室。


        

雾心修仙十余年,还是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地上课,倒有些新鲜。


        

不过,她还未踏入室中,听到里传来话——


        

“山玉师兄,你总算回来了!”


        

“山玉师兄,这回剿魔顺利吗?”


        

“山玉师兄这回没受伤吧?你上回跟我们一起出去剿魔的时候脚上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一不吭,还狂追了一个魔修三百里地,后来鞋子一脱全是血,吓死我们了。”


        

“山玉师兄,你不的时候,有好些讲习会上的东西我都没听懂,你能不能再给我?”


        

雾心站窗边,往室里看。


        

这是限内门弟子参与的讲习会,室不大,大约只能容二三十人,来的弟子也不太多,约莫十四五六人的样子。


        

只见守山玉被数名弟子包围。


        

午后暖光之下,守山玉对他弟子浅浅而笑,好像很眷恋眼前的时光。


        

将掌事令交还给师弟之后,他大约终于有时间去沐浴更衣了,眼下已然换了身干净衣裳,虽眼底仍有数夜未眠的疲倦之『色』,但比起清晨时,现下已然清爽了许多。


        

雾心看得出内门弟子对他都很友好,还有一些相对年轻的小弟子举着书册问他问题,将他当作兄长一般。


        

守山玉明明自己刚追了魔修回到仙门中,理应十分疲惫,但他对门弟子没有任何不耐,反而将他们举到他前的笔记接过,对上的问题一一解答。


        

雾心室外看了片刻,了进去。


        

满屋子都是内门弟子,只有雾心一人是生孔。觉察到有外人进来,大家自然都看向她。


        

清光门中也并非人人都能认出雾心,一名女弟子见雾心这个生人踏入,误以为她是看错名录的外门弟子,开口阻拦:“不好意思,这位师妹,下一场讲习是限内门弟子听习的,没有通过内门弟子考核之人,即使旁听也听不懂,请……”


        

“!”


        

这时,守山玉样看见了雾心。


        

不女弟子完,他连忙打断对,向门解释:“这位不是误闯的外门弟子,而是花醉谷来的雾心师姐!昨日师父已经为她批了内门弟子令牌,想来师姐也是来听习的。”


        

着,守山玉将手中的课记还到小弟子手上,上前一步,一抱拳,率先向雾心行了一礼:“见过雾心师姐!”


        

听到守山玉报出雾心的名字,室中氛围蓦地一变,众人都惊讶地看向雾心——


        

“这位是花醉谷的……?”


        

“听正是千州上君门下的雾心仙子杀掉了魔尊!”


        

“这么来,她难不就是少主一直……的那个人?”


        

“听师兄师姐,十五年前,她曾经……”


        

得知她就是雾心后,内门弟子们对她的态度,转眼就从疏离转为惊讶,隐约之间,雾心还觉得他们的眼中皆带着几分敬意。


        

自从来到清光门后,雾心觉自己好像总被人用种种目光盯着看,现她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无意再去探究。


        

经过昨日,雾心能猜得到,多半不是因为她制服了魔尊,就是因为知她当年清光门中参加弟子大比的事。


        

这两件事,一件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另一件纯粹是偶然。


        

而且那个魔尊实际上没有他人想象中那么强,很容易就抓出来了,换他人估计也行,实算不了什么。


        

现他们如此尊敬她,倒让雾心有种路上白捡了一只老虎,就被百姓当作打虎英雄的心虚。


        

雾心对周围投来的敬畏视线,受之有愧,但她难以开口解释。


        

她只问:“室中有固定座位吗?还是有空位就可以随坐?”


        

雾心初来乍到,实并没有指定问谁。


        

但守山玉很快反应过来,这个室中并没有他雾心认识的人,唯有他,还算早上有过几句话之缘。


        

守山玉平日里做惯掌事弟子,处理师弟师妹的疑问相当从容不迫,如今对雾心亦是如此。


        

他想了一下,问:“雾心师姐是只想随意旁听,还是尽可能将仙长讲的话都听懂、记下来?”


        

雾心:“后者。”


        

“那雾心师姐坐这里吧。”


        

着,守山玉匆忙地将他旁边的位置收拾了出来。


        

室中列的是一排排的长桌,一条桌子足以坐两到三个人。


        

守山玉坐的是最靠前且正中间的位置。


        

此之前,没有人与他坐,他将自己的东西放了满桌。如今雾心想找个可以好好听习的位置,他将自己旁边的位置收拾了出来。


        

雾心见状,并未推辞,就到守山玉身旁落座。


        

坐下后,因为室内人并不多,且都是内门弟子,守山玉又将里的人都为她介绍了一下。


        

雾心对他人不甚意,名字脸都左耳进右耳出,回过根本对不上。


        

不过,她倒是注意到早晨那一一矮两个弟子也室中。


        

他们早上谈到师弟的言语并不客,但似乎这种态度并未牵连到雾心。得知雾心的名字后,他们的眼也立即变得相当尊敬,甚至比之旁人,敬意更多三分。


        

雾心自然也没记住他们的名字,不过幸好这两个人特征明显,她心里给他们起了代称,分别叫小小矮。


        

介绍过一圈后,守山玉待她仍十分敬重客,:“师姐初来清光门,若是对讲习会有什么不熟悉,或者座位需要调整的地,可以再我。”


        

雾心应:“好。”


        

*


        

起初,雾心对守山玉人并不熟悉。


        

不过半个多月后,因为两人时常讲习会上碰到,对打招呼多了以后,倒也有了点之交。


        

守山玉是个对自我要求相当的人。


        

他平常与内外门弟子话都相当温,雾心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评价他令人“如沐春风”。


        

但一旦讲习开始,守山玉就会立即像变了个人。


        

他场凝重,眉紧锁,只有扣紧『毛』笔的右手挥墨如雨。


        

从到尾,他不会一句话,不会笑,甚至不会有片刻的分。


        

他就像一只盯紧猎物的老虎,处精力最为集中、蓄势待发的状态之下,身上的凶煞之令人不敢打扰。


        

这二十天来,雾心逐渐熟悉了清光门讲习会的流程,也渐渐生出兴趣来。


        

除了她必定会听的心修讲习,偶尔有兴趣的术法或者技巧类讲习,她也会去听一下。


        

不过,雾心很快发现,无论她什么时间、听什么讲习,几乎都会碰到守山玉。


        

只要是能学到东西的地,他都会出现那里。


        

有一回,雾心讲习会上遇到了知命知理。


        

这对龙凤兄妹见到她相当兴,热情地邀请她一起去后排边听讲习边打瞌睡。


        

听到雾心的经历后,知理当即笑:“这是一定的啊!”


        

她:“山玉师兄几乎所有讲习都会去听的。听他师兄师姐,山玉师兄从小就这般,是所有人中最刻苦的。如果你落了什么课,去问他,一定能借到笔记。


        

“另外,山玉师兄但凡师父考校,也必定能夺得筹。


        

“文修武试他都很强,他弟子比试从来没有输过。清光门中,可能只有少主可以赢山玉师兄吧。”


        

着,知理压低身体,又轻快地指了指坐最前守山玉的后背。


        

“师姐应该也发现了吧?山玉师兄每次都会坐第一排正中间。”


        

“时间长了,大家都主动将那个位置留给他,算是山玉师兄的专有座了。”


        

“反正我们大多数人也不想坐得那么靠前,那个位子还仙长眼皮底下,万一被哪个仙长点到名字问问题答不上来可就丢大脸了。有山玉师兄那里顶着正好。”


        

知命知理到这里,相视地嘻嘻一笑,显然兄妹所见略。


        

雾心了然。


        

不过听知命知理这样,她又有些好奇:“师弟他不来听讲习会吗?”


        

雾心原本只是随口一问,知命知理还没回答,旁边倒是有人“嗤”了一。


        

小小矮也是内门弟子,今日恰巧坐知命知理旁边,似乎听他们三人聊天已经有一会儿了。


        

知命知理夸赞守山玉的时候,二人也是一副佩服的样子,但一听到雾心问到师弟,小矮一脸别扭,小则是嘲讽。


        

“少主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我们凡夫俗子一样来听讲习会?”


        

小阴阳怪地。


        

“少主大好的天资,八岁看完了上千本修经典籍,讲习会对他来太过简单,实没什么学。像他那般的天,自是要门主与仙长们亲自家里教导,不会耽搁千年难遇的好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