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绝大多数术法瞧一遍就能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雾心本在与知命知理说话, 谈守山玉时相安无事,但当知命知理顺提“也许只有少主能赢山玉师兄”时, 小高小矮的脸『色』嫌弃起。


        

此刻们方说话,饶是雾心也能听出两人夹枪带棒,即表面上在说师弟的天赋出众,实际上却带讥诮。


        

不过……


        

绝大多数术法瞧遍能模仿,很难吗?


        

雾心稍稍走神了瞬。


        

她记得在花醉谷学剑术时,师弟并不比她快。


        

不过雾心转念想,许是剑术与清光用的术法不同, 师弟既然在清光出生,想必是清光的术法更合味, 学得才能更快些吧。


        

雾心并未太将两人的话放在心上, 但师弟终究是花醉谷的弟子, 雾心则是花醉谷的大师姐。


        

师弟毕竟是她的师弟,这经不是她第次听到小高和小矮对师弟表『露』出见了, 于情于理, 她都该表『露』些态度。


        

硬要说的话,雾心其实是有偏向师弟的。


        

于是, 雾心道:“两位道友, 师弟虽是清光的少主,但同样也是我在花醉谷的师弟。我听你们所言, 像是对我师弟多有不满。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对在清光的过往不太清楚,不过, 师弟向是个自己有主的人, 我想或许自己有什么安排想法……归根结底,这本也是的个人选择,我想你们或许不应因此置喙于?”


        

听到雾心开了, 知命靠近了些,悄悄对雾心说:“雾心师姐,其实自从我和妹妹拜入清光后,这两位师兄直不太喜欢少主。平时少主但凡做了什么事,们二人总往坏处想,还经常说风凉话。


        

“们好像还很担心少主会刁难山玉师兄……其实少主平日都不太回清光,偶尔回的时候,看与山玉师兄相处得还可以呀,山玉师兄自己都不曾说过什么。”


        

知理也道:“是呀,少主本很少回清光了,许是听了讲习会,得到的知识也很散碎,所以觉得不如自己学吧。再者,少主天资甚是出众,主与迎月仙长们都对少主寄予厚望,少主将还要继承清光……


        

“我听说,少主年纪很小的时候,将许多课业都悟透了,仙长们对少主另有安排,也无可厚非。”


        

说到这里,知理狡黠笑,道:“师兄,你们说话酸溜溜的哦,难不成是嫉妒少主,这才看不惯?”


        

“我们——嫉妒?!”


        

小高的声音骤然拔高,仿佛知理说的话不可理喻。


        

小矮同样副不可思议『色』。


        

小高的声音太大,甚至气盖过了正在讲道的仙长。


        

那仙长须发皆白,俨然是德高望重的仙人,听到后排群人吵吵闹闹,眼神严厉瞪过。


        

小高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吵闹了。


        

但根本咽不下气这气,压低声音继续道:“我不否认少主出生要戴四个灵环,还能过目不忘,是罕见的天赋。再者毕竟是主的亲孙子,迎月师姑又体不好,生下这个孩子是不易,会对少主宠溺些无可厚非。


        

“若单是这些,我们自没有什么话说。什么妒忌,简直无稽谈,真能当清光内弟子的,哪个真的是资质平庸辈?


        

“你看平,在凡间的家乡,可是食邑千户的侯爵后裔;你再看莲碧师妹,误入清光仙城的前日,还是对修仙无所知的小乞儿,天仙都没有修过,却举通过了清光内弟子考试!这不是天才是什么?真要嫉妒,怎么嫉妒得过?


        

“但唯有少主——我等看不惯的,是少主的为人品『性』。”


        

小高随手指的两个弟子,都内弟子衣衫,正在道室内听讲习。


        

若不说,在清光众弟子中,瞧当真平平无奇,都看不出各有千秋。


        

雾心扫了扫道室内的弟子们,又问道:“我师弟的人品怎么了?”


        

这个时候,小高有些冷静了下。


        

冷笑声,道:“当年的事,许多像知命知理这些后入的新弟子没有亲眼见过,不当回事,但我们可是亲历人,绝不会忘。”


        

凝视雾心,说:“雾心师姐,你是擒获魔尊的英雄,我们私下都尊敬你,本不想与师姐有冲突。但是,少主那个人,还请师姐务必小心。


        

“确实天赋惊人,可也因此恃才傲物。才是真的嫉贤妒能,看不惯比出『色』的人。


        

“不知雾心师姐可否听说过,清光中有匹能识人的灵兽,名叫照夜?”


        

雾心颔首,在清光的茶馆里刚听说。


        

小高说:“那匹灵兽,本是主好友赠给清光的礼物。少主见了以后很喜欢,想独占。偏生照夜是能够识人心的灵马,是分得清心『性』好坏的,它根本不搭理少主,反倒当众选了守山玉师兄。


        

“从那以后,少主同疯了般,处处针对山玉师兄!


        

“山玉师兄勤奋刻苦,很得清光中仇悟仙长的看中,少主强硬央求迎月师姑,非要仇悟仙长专教导人,既不准再将绝学教给其内弟子,也不许再开讲习课。


        

“山玉师兄当年特别擅长术法修业,连夺了两年第,受到主夸赞。少主突然盯上了术法修业,竟也听课了不说,还勒令出题的仙长将那年的考题出得特别难,里头还有不少偏知识的题目,山玉师兄未必见过,但少主从小可以读清光中的藏书,却绝对是见过的,硬要将山玉师兄挤下去。幸亏山玉师兄平时甚为努力,最后勉强得了同分。


        

“还有,当年小武师弟还是外弟子时,曾经受过山玉师兄的照顾,拜入内后,自然也亲山玉师兄。看不过少主的行径,为山玉师兄说了句话,少主勃然大怒,说小武师弟不敬少主,要将赶出清光!幸亏主明辨是非,及时赶,教训了少主,还将少主罚了禁闭,小武才得以留到今日。”


        

小高中的小武,正是旁边的小矮。


        

小矮话比较少些,但小高说的时候,有些胆怯了头,算是肯定了小高的说法。


        

如此说,师弟当年,确实招人讨厌。


        

但知理却不太信,她说:“少主不是这样的人!当年我与哥哥刚刚拜入清光中,人生不熟,心修的课业也听不懂,只好晚上在小庭院那里练习。


        

“是少主正好经过,不仅好心指了我们心修上的缺漏处,还教了我们些学习音律的技巧。


        

“我与兄长那时还不知道是少主,又十分争强好胜,见样样都懂,提出与比试。


        

“谁知少主以敌二,竟还轻易赢了我们兄妹!那时,我与哥哥兄妹联手,还从未在同辈中碰到过敌手,连山玉师兄也只能将我们兄妹二人拆开以后,再击破,少主竟能轻易胜过我们!


        

“赢了后,不仅没有取笑我与哥哥不自量力,反『摸』了我们两人的头,夸我们有才华,又劝我们不要因为天赋出众骄傲自满,日后还是要潜心修行。


        

“这样的少主,怎么可能是你们中那个人?”


        

小高噎。


        

说:“少主这些年,行事作风上,确实有变化。但谁知是怎么想的?说不定是看过去的招数太直白了没有用,换了种方式笼络人心。”


        

回头看小矮:“师弟,你还记不记得,少主当年曾被魔修掳走过?”


        

小矮头:“是少主被主关禁闭后不久,那年弟子大会刚结束的时候。有天晚上,迎月仙长忽然亮了清光中所有灯火,说有魔修打晕了看守少主的守卫,将少主掳到后山林子里去了,少主生死不明!那次,连游历到清光的千州上君和雾心师姐都惊动了。说也巧,最后还是雾心师姐将少主找回的。”


        

“我?”


        

雾心没想到自己这个时候被名,呆了下。


        

忽然,她觉得脑海中刺痛了瞬,闪现出模糊的画面,可仍然记不清楚。


        

她扶了下额头。


        

小矮惊讶道:“雾心师姐不会不记得了吧?说起,是从那以后,少主的『性』格有变化了。不久以后,少主离开清光,拜师去了花醉谷。所以,还有不少人说,少主离开,是为了报雾心师姐的救命恩。”


        

雾心满脸写不记得了。


        

小高冷哼声,说:“记得不记得无所谓。这些年有不少人认为少主『性』格有变化,是悔改了,但我可不信。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少主当年的行径,会招魔修也不奇怪。更何况,当年雾心师姐虽带回了少主,可那个魔修却半踪迹都无。”


        

扫了小矮眼,道:“我与师弟私下讨过,说不定那个魔修与少主其实有什么关联。少主这些年的言行所以会判若两人,是那个魔修暗中指的!们指不定是在预谋什么大——”


        

啪!


        

这时,道室的仙长将桌上的竹简拿起,狠狠砸在上!


        

“最后排那个!”


        

仙长忍无可忍,对坐在最后的雾心、知命知理和小高小矮等人怒目视。


        

“全都给我滚出去!”


        

雾心懵了瞬,有小会儿没有反应过,仙长是在对们人说话。


        

仙长如此恼怒开了腔,道室中的其内外弟子,纷纷回过头,看坐在最后的人都是谁。


        

守山玉原本在奋笔疾书,听到仙长生气,才后知后觉抬起头。


        

看到被仙长教训的人里也有雾心,不知发生了什么,微微愕然。


        

这时,小高回过神,连忙起,抱拳道歉道:“对不起仙长,我们先前讨事情太激动了,实在不该在课上分心。我们知错了,后定专心听讲,请您原谅!”


        

知命知理也连忙乖乖低头,兄妹两个起摆出副委屈可怜的样子。


        

可惜知命知理这招平常有用,先生今日是真动了怒。


        

“你们不用说了,滚出去!我看你们讨得起劲,根本没法安静,都给我冷风吹够了再回!”


        

小高小矮见状,也没什么可说的,只好乖乖往外走。


        

知命知理对雾心偷偷吐了下舌头。


        

“仙长!”


        

这时,倒是坐在第排的守山玉开腔了。


        

担心看了雾心眼,然后回过头,先对仙长行了礼,然后恭谦对对方说了些什么。


        

仙长对守山玉的态度温和许多,倒耐心听说完了。


        

不过,显然连守山玉也未能说动。


        

仙长硬气道:“我可不管她是哪里的弟子!不要说是花千州的弟子,算是花千州本人今天在我这里吵,我也照样将赶出去!你们以为当年花千州在清光修炼的时候,我没有教训过吗!


        

“别看花千州如今是第剑仙了,当年竟胆敢在我讲道的时候睡觉!我当场把赶到去罚站了!”


        

“……”


        

话至此,守山玉自然清楚不可能再说动仙长,只得担忧看了眼雾心,重新坐下。


        

倒是雾心略感错愕。


        

即是雾心也猜得到,刚才守山玉想必是想办法为她在仙长面前说话了。


        

不过为什么?两人好像也不是很熟。


        

雾心想想去没有头绪,只当对方应该是顾虑她是清光的客人,将她赶出道室不礼貌吧。


        

这样想,雾心也随小高小矮和知命知理起收拾桌上的东西,打算离开了。


        

其实虽然被赶出了道室,雾心内心也没多大遗憾。


        

她是本是为了研究无心人才听讲习的,但这场讲习会听听去,也没听到与无心人相关联的东西。别的东西雾心不感兴趣,算坐在里面,也只是浪费时间。


        

被赶出道室后,知命知理小高小矮和雾心站成排。


        

被仙长赶出,并不是们可以自己走掉的思,否则的话,也算不上惩罚。


        

五人同吹了片刻冷风。


        

小高这个时候,气焰矮了三分。


        

先行对雾心道歉道:“对不起了,雾心师姐,我们对少主有见吵闹,反害你起出罚站。”


        

知命知理也同样道:“对不起,雾心师姐,我们不该抓你聊天的。”


        

雾心摇摇头,并不介。


        

她道:“我也聊了不少。更何况,我清光,是有些事情想了解,但刚才听了会儿,这位仙长讲的道,并不是我感兴趣的内容。”


        

知理惊讶:“原师姐听讲习会,是因为有目的的?那你应该先去问问山玉师兄的,山玉师兄平日里刻苦,对哪位仙长擅长什么方面都很清楚,有时还会提前预习功课。你若是去问,肯定知道。”


        

小高在这个方面倒是与知理想法相同,说:“山玉师兄与各个仙长关系都很好,且仙长们怜世悲惨,有时会提前将讲习内容告诉。雾心师姐去问山玉师兄,定比自己瞎找要快,会事半功倍。”


        

但话说到此处,小高还是拧眉,道:“但少主的事情上,我还是我保持我原的态度。其实不只是我与小武师弟,当年的事情许多人眼睁睁看,却碍于少主的份,敢怒不敢言。


        

“其实你若真去问,但凡在清光十五年以上的弟子,人人都知道少主当年是什么『性』格,大家面上不说,不代表真的没有想法,大多数仙长也是知情的。如今山玉师兄不计较,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雾心若有所思。


        

但她还没有理出什么头绪,却听道室中发出惊呼的喧哗声。


        

仙长才刚教训了们这个在讲习会上公然聊天的人,原本道室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可眼下,里头竟忽然发出这么大的声响!


        

雾心惊,下识回头,却见讲习会中没有个人的注力在仙长上,反倒全都仰头遥望窗外。


        

雾心也顺往窗外看去。


        

接,只见远天上,有匹白驹踏风。


        

那实在是难得见的灵物。


        

它通体灵白,马鬃如雪波随风流淌,长尾优雅如光丝,当它四角踏过云上时,周光耀融入浅浅曦光中,粼粼流转。


        

“照夜!”


        

“是照夜!”


        

雾心听到道室中传许多人小声的议。


        

“照夜今日竟到这里玩了,明日必有吉兆啊!”


        

“照夜喜静,平时十天半个月都不会人多的方,今日怎么了?”


        

“笨,这么多年过去,照夜还是最喜欢山玉师兄了。它想必是专程见山玉师兄的!”


        

仙长今天这讲习是彻底行不下去了,将手上的书卷甩,恼道:“算了算了,你们散了吧,我改天换个日子再讲,或者有人感兴趣自己问。”


        

弟子们纷纷起向仙长散课道别,但却没有人离开道室,反都涌到窗边,去看天空中那匹与白云嬉戏的白马。


        

这马确实美丽,它不出现,所有人都为倾倒。


        

唯有雾心没有多大感觉。


        

在她看,这匹马漂亮是漂亮,但没有蒲公英可爱。小师妹当年从她窗台上长出的样子,那才叫令人见倾心,当场让雾心想要养她。


        

当雾心随众人遥望灵驹的时候,那灵驹马头转,竟也望向雾心的方向。


        

其实离得这么远,谁也看不出照夜究竟在看谁,但有刹那,雾心却觉得自己与这灵驹对上了视线。


        

接,照夜竟真掉头转,踩风朝雾心所在的方向跑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