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灵驹照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看!照夜下来了!”


        

“它朝我们的方向来的!今天运气绝了!”


        

“照夜往常都会飞在天, 有人靠近就会跑掉,今日竟愿意下来?”


        

“毕竟照夜不喜欢随便被人『摸』, 只有它认可的人才能『摸』到呀。”


        

“它是不是来见山玉师兄的?”


        

“难不成,它又见到感兴趣的人了?”


        

清光门弟子照夜愿意从空中下来一议论纷纷,语气中皆是惊奇。天马下凡,这似乎并不是司空见惯的。


        

众人交谈之,只见那天马纵风而至,飞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到这个距离, 雾心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马确实是笔直地看着, 也确实是在向飞来。


        

天马落了地。


        

它的四只马蹄轻盈地落在地, 它略显骄傲地仰着头, 身的鬃『毛』像清风梳理过的流云。


        

靠近了看,这匹名为照夜的灵兽气质更为清灵, 举手投足都带着不同寻常的优雅之感。


        

它一步步走向雾心。


        

雾心毫无阻挡地之视, 看它逐渐走近。


        

这马直视雾心。


        

它看的神,谈不友善, 也谈不不友善, 似乎更像是在费解,就像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似的。


        

它走过来, 像是打算仔细端详。


        

就在这个候,守山玉从道室中走了出来。


        

守山玉踏出道室的刹那, 照夜的注意立即就转移到了他身。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在看向守山玉,照夜身的灵气当即和煦起来,就像七月正午灼烈的骄阳, 被细雨温润之后,变得温暖而柔和。


        

白马调转方向,走向守山玉。


        

“照夜!”


        

守山玉看到白马,眉浅笑起来。


        

他快步走向这匹灵驹,抬起手。


        

只见照夜见到守山玉,很是愉悦。


        

它竟主低下自傲的头颅,将额心贴在守山玉的掌心。


        

守山玉搂住白马的脖子,轻易地抚住灵马,熟练地抚『摸』他的鬃『毛』。


        

如玉青年,神圣灵马。


        

秋风金桂之下,这一幕如画卷一般美好。


        

雾心听到道室内有弟子钦佩地道:“然,这么多年过去,照夜最喜欢的仍旧是山玉师兄。这些年来,有许多弟子都得到过照夜的认可,可是能像山玉师兄这样受到照夜青睐的,还没有其他人。”


        

“照夜是有识心能的灵兽,是最适合清光门的瑞兽也不为过。它喜欢心境通透灵『性』之人,山玉师兄平日待人真诚,师弟师妹极为友善,又勤苦认真,照夜会喜欢他,实在正常。”


        

守山玉的注意集中在照夜身。


        

他温柔地抚『摸』照夜许久,凝视照夜的目光如秋日的月『色』般柔和。


        

然后,他拍拍照夜的脖子,示意照夜自还有要做,让它等一等。


        

照夜然很听话,安静地站在原地。


        

然后守山玉走向雾心。


        

他:“雾心师姐,前抱歉了,这位仙长一向严格,不喜欢有人在他的讲习会做听讲习以外的。你是专程从花醉谷过来做客的,并非正经的清光门弟子,我原以为他能网开一面,没想到……”


        

守山玉为难地没有往后下去,但结两人都已经知道了。


        

“没关系,在课其他人聊天,确实是我的问题。”


        

雾心道。


        

想了想,问:“不过,我们前并无多少来往,你为什么会帮我?”


        

雾心到这个问题,守山玉的神认真了三分。


        

他:“雾心师姐是制裁了魔尊的士。魔尊为祸苍生,雾心师姐能将魔尊剿灭,不知拯救了多少人不会被魔邪侵害。雾心师姐能有此举,是英雄亦不为过,比寻常缉魔功德更大。


        

“其实往常,我并不喜欢影响生讲习的人。但雾心师姐为了救人,敢于深入魔『穴』之中,舍身冒险抓捕魔尊,我相信也敬佩雾心师姐的心『性』。我想雾心师姐会在讲习会有这样的举,想必也不是毫无道理的,所以才会出言向仙长求情。”


        

雾心恍然大悟。


        

看着守山玉坚定的神,忽然想起师弟的话。


        

师弟,守山玉这个人死脑筋,一旦认准了什么,就会坚定不移。


        

现在看来,确实有几分这个意思。


        

他因为知道当初擒获了魔尊,便相信是个好人,于是连带着在课闹了问题,也认为是别有原因的。


        

雾心摇头道:“其实,我当只是为了师妹出头罢了,并不清楚他是魔尊。”


        

守山玉认真道:“师姐不必谦虚。光是雾心师姐为了保护师妹,愿意强大的魔修抗,已经足以令人敬佩。无论师姐知不知道方是魔尊,这一点都不会改变。”


        

雾心一愣。


        

其实当也没有觉得柒思秋很强大吗,不过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随意为之。


        

雾心正要解释,但这,照夜忽然慢慢从守山玉身后走过来,绕到雾心身后,低下头,轻轻嗅了嗅雾心。


        

雾心一,回过头去。


        

其实,守山玉话就注意到了,这匹灵马不守山玉玩闹之后,就始终盯着看。


        

它抖了下耳朵,好像希望将雾心打量得更清楚。


        

雾心奇怪地问:“它怎么……”


        

守山玉看着试图靠近雾心的照夜,将照夜的作当作是雾心的亲近之举,笑道:“它应该是喜欢雾心师姐吧。它自感兴趣的人,就会主离得比较近。”


        

守山玉想了想,便理所应当地道:“毕竟雾心师姐是杀掉魔尊之人,心『性』定然正纯粹,怎么会不得照夜的青睐?”


        

着,他又笑道:“照夜离得这么近了,师姐可以试着『摸』『摸』看。它很温顺的。”


        

雾心其实抚『摸』灵兽没有太大兴趣,但守山玉都这么了,便抬起手。


        

照夜然是清光门中很受瞩目的灵兽。


        

在雾心抬起手的瞬间,便能感到周围的人皆屏息凝神,似乎都在期待可以抚『摸』照夜。


        

雾心的手离照夜寸寸接近。


        

但是,就在快要碰到的刹那,照夜缓慢地后退一步,侧开头。


        

它走到守山玉身后,但目光盯着雾心,仍是前那样,没有敌意,可神『色』颇为费解,就像雾心是某种它从未见过的怪异生物。


        

“咦——?”


        

守山玉看到照夜居然避开了雾心,也相当诧异。


        

他轻抚照夜的脖颈,不解道:“怪了,它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表现。”


        

守山玉回头端详照夜的样子,旋即微微一笑,略带调侃地:“照夜你……该不会是雾心师姐害羞了?”


        

“咴咿——”


        

照夜发出一声马叫,好像在表达什么意思,并且烦躁地跺了两下马蹄。


        

它这样的表现,更让守山玉认定它是在不好意思。


        

守山玉笑眸弯弯:“你不用害羞啊,就算你喜欢雾心师姐,也不会有人笑你的。像雾心师姐这样的人,即使是我们……私底下也都十分敬佩。”


        

“咴咿——”


        

照夜愈发烦躁,又叫了一声。


        

平日,正是守山玉照夜最为亲近,且守山玉也是照夜认可的第一人,照夜相处的间最长。


        

听他这么,众人再一看照夜的反应,也深以为然,善意地笑起来。


        

“原来照夜还会害羞,好可爱!”


        

“一定是极为信任雾心师姐,才会如此吧。”


        

“照夜在清光门也有许多年了,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它这么害羞!”


        

雾心望着站在守山玉身后的灵兽。


        

和其他人不同,倒不觉得方喜欢自。


        

比起好感,这匹马倒更像是有所防备。


        

不过,雾心此很无所谓。


        

不知是不是因为经常做菜的缘故,很少有物喜欢。


        

柒思秋养的那只飞天也是,前的这匹白马也是。


        

有灵『性』的生灵,愿意亲近的,就只有小师妹一个而已。


        

没有管照夜的态度,倒去看守山玉。


        

知命知理和小小矮都,如有特别感兴趣的讲习主题,可以去问守山玉。既然守山玉现在正好就在这,那就不必拖到往后了。


        

雾心开口问道:“这位师弟,听你清光门内的讲习会都很熟悉,如有特定感兴趣的内容,可以向你打听应该去听哪些仙长的讲习,你一定会知道,是吗?”


        

“诶?”


        

守山玉听到雾心这样,好像有些错愕。


        

他腼腆地『摸』了下耳后,:“其实也没有……你是听谁的?”


        

雾心指指身后那一群内门弟子。


        

小小矮挠挠头,知命知理吐了吐舌头。


        

守山玉无奈道:“他们的太夸张了……我只不过是平听讲习会比较多罢了。”


        

雾心直接地问:“所以可以问你吗?”


        

“要是雾心师姐有什么想知道的,我能答来,定知无不言。”


        

守山玉。


        

他言辞坦『荡』,立姿如松柏,白马照夜身淡淡的流光散在他身旁,令他仿佛如月中之人。


        

守山玉谦虚地道:“不过,我也未必清楚就是了。”


        

雾心本也只是尝试而已,便问:“我想知道一些关于无心人的情,请问这位师弟,知道有哪些讲习可以去听吗?”


        

“无心人?”


        

守山玉一愣。


        

他问:“雾心师姐也问起这个……花醉谷中,最近正在研究无心人有关的吗?”


        

雾心疑『惑』道:“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几个月前,少主回到清光门的候,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他后来还去找了不少关于无心人的书,好像一直放在屋中,大概看完需要很久。”


        

“师弟他……?”


        

雾心怔神。


        

这么来,师妹当初确实过,房间那些关于无心人的书,都是师弟找来,然后两人分工合作阅读的。


        

以往,雾心没将这放在心。


        

兼之后来柒思秋他是无心人,雾心便自然而然地将小师妹的举,归因到柒思秋身。


        

可是现在,仔细想想,这件却有不少不劲的地方。


        

若是为了柒思秋,师弟他掺和进去做什么?


        

他明明过,他同样柒思秋没有好感。


        

而且,小师妹好像还过,师弟一起钻研心修,是在柒思秋重逢之前……


        

雾心内心冒出某种怪异之感,一个答案仿佛呼之欲出,但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的思绪却有些『乱』……


        

还不等雾心将想法整理清楚,其他弟子则又聊起来。


        

小好像还是第一次听少主也去问过守山玉无心人的,惊讶道:“少主那么多情不做,研究无心人做什么?”


        

守山玉道:“不太清楚,我当只觉得少主是心血来『潮』而已。不过,既然现在雾心师姐也问起了,想必是花醉谷中有什么打算吧。”


        

小一向师弟一举一都充满顾虑,此刻,他轻声自言自语般地揣测嘀咕:“起来,少主直到如今都没有『摸』到过照夜。


        

“他修炼速度一向快得出奇,当年还被魔修掳走过,难不成他无心人有什么牵扯,或者他干脆自就是无心……”


        

“住口!”


        

守山玉一向脾气很不错,但这一次,小话还没有完,守山玉已然他怒目而视,并坚决地制止了他的话语。


        

他吼完,才意识到自这样大声,在人这么多的地方,反而不劲。或许小话本没人听见,他反倒引人注目起来。


        

守山玉遂恢复正常,但余怒未消。


        

他万分严厉地制止小道:“我知道你仍旧不喜欢少主,但无论如何,你也不该将少主和无心人那种肮脏之物联系在一起。这太过了!


        

“更何况,少主绝无可能是无心人。他在花醉谷修炼之后,早已有了心剑,你难道忘了吗?”


        

小没想到他一提无心人,守山玉会这么生气,呆立在原地,反应不过来。


        

他僵硬地转回头,却见小矮同样眉头紧蹙,他摇摇头。


        

小矮拉住小的袖子,示意他靠近自,方才在他耳边低语道:“师兄,你难道不记得了?当年杀害山玉师兄家人全村的那个魔修,看作风,传闻就有可能是无心人。即使未必真是无心人,但山玉师兄魔修有关的情都深恶痛绝,你在他面前拿这方面的情瞎扯,他肯定会不兴的。”


        

小矮小话的声音压得很低,但雾心耳聪目明,仍旧听得很清楚。


        

下意识地朝守山玉看去。


        

只见从小提及魔修起,守山玉身原本轻柔的气场便转了方向,煞气蓦地重了起来。


        

他转过身去抚『摸』照夜的脖子,好像正在安抚自的情绪。


        

雾心不由问他:“无心人,是肮脏之物吗?”


        

好在,守山玉雾心话,仍是温声细语。


        

他歉意地雾心笑了下,解释道:“雾心师姐是剑修,或许心修方面的有所不知。


        

“无心人很特别,他们可以成魔,却无法成仙。且因为无心,他们其他人不会有太强烈的感情,共情能也很差,凡判断只凭自的利益和喜好,十分容易堕入魔道。而且,由于无心人修炼速度比常人更快,一旦入魔,非常危险……”


        

到这,守山玉微微低头,面颊被桂树的阴影掩盖几分。


        

雾心看到,他暗自握紧了拳头。


        

守山玉道:“我等身为仙门弟子,为了守护苍生,自当殚精竭虑。如有不祥异类混入普通人之中,必要竭铲除。即使他们一看起来没有问题……将来,也必定会有危险。”


        

雾心现在其实正怀疑自有没有可能是无心人。


        

听到守山玉这样,下意识地开口,想要解释什么。


        

可是转念,就想起了柒思秋。


        

或许,守山玉的并没有错,也不一定。


        

实话,雾心自也不是很了解无心人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是很肯定自的身份。


        

如无心人不可能成仙的话,那若是这种人修为强大,能够拥有成千万的寿命,那么……在如此悠长的光面前,谁能保证,他们的未来,不会注定是成魔呢?


        

守山玉也没有话,只心不在焉道:“……总之,师姐无心人方面的修业有兴趣的话,我回去以后在目录给师姐圈一下,然后将目录送去给师姐。”


        

雾心:“好。”


        

正当两人之间安静得有些诡异,忽然,离开道室正四处走的弟子们竟也忽然沉寂了几分,某个方向,内外门弟子们自散开,开道般让出一条路来。


        

雾心望过去,只见师弟正朝所在的方向走来。


        

师弟面容凝肃,脸没有一丝笑。


        

他生就一张清俊的相貌,又有少主的矜贵,当他这样一言不发地走过来,气场比平更不好接近,附近的小弟子居然有些怕他。


        

这半个多月来,据雾心所知,师弟并不太离开清光门内门范围,会到道室这一带来,实属稀奇。


        

离他近的人群一片寂静,可在离得远的地方,又有些异样的嘈杂。


        

前因为照夜跑到了这来,这附近人群越聚越多,没有情的内外门弟子似乎都跑到这来了,大约是来沾沾“祥瑞”。


        

这,雾心听到道室中有人小声地道:“少主怎么到这来了?”


        

“会不会也是因为照夜?”


        

“听,少主从小到大一次都没有『摸』到过照夜。”


        

“可是,之前几次少主回清光门的候,也没见他照夜特别在意。”


        

“今日雾心师姐也在,许是因为雾心师姐今日被仙长骂了,他过来看看吧。”


        

其实大多数人,师弟出现在这的疑虑更多一些。


        

但正如小所的,其实有不少弟子师弟有成见,只是在他面前隐而不罢了。


        

这一刻,雾心就听到某个方向有些不明身份的人暗地不快地道——


        

“哼,装腔作势。”


        

“还有人以为他真的早已悔悟,若真的悔悟,怎么会一直『摸』不到照夜?”


        

“他不会是还未照夜死心吧?”


        

雾心看向师弟。


        

不太清楚师弟听不听得清楚这些自以为已经声音很轻的话,毕竟据所知,师弟的修为应该比在场的同辈弟子都要强。


        

但师弟面没有丝毫变化,这样的情况早已习以为常。


        

他就像所有杂声充耳未闻,他看到了照夜,但也只是看了一,便走到雾心面前。


        

反倒是照夜,俨然是认得师弟的。


        

它凝视着师弟,马尾轻轻地摇摆了一下,好像若有所思。


        

师弟唤道:“师姐。”


        

雾心困『惑』地看着他,问:“你过来做什么?”


        

“过来接师姐回去。”


        

他没有解释为何平没什么,唯独今日过来接,只是见雾心没什么,便松了口气,转身要领回去。


        

但雾心想了想,却拦住了他:“你等一下。”


        

“什么?”


        

雾心心想,的情反正没有那么快有头绪,下,倒是师弟的情,或许可以解决一下。


        

雾心直截了当地问:“师弟,我偶然听,你从小『摸』不了这匹叫照夜的灵马?”


        

“——!”


        

师弟一滞。


        

他其实知道,师姐一旦到了清光门,迟早会听一些关于他过去的,可是这一刻,听雾心骤然提起,他竟仍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视线闪烁了一下,道:“是。师姐,我以前没有你过,我过去,确实有不少做的不的……”


        

师弟话还未完,雾心已然茫然地:“可是这匹马,看起来并不讨厌你啊。”


        

雾心并不善于洞察人心,可是有观察的能。


        

觉得,这匹马待师弟,虽没有守山玉那种多年好友的亲厚,可神中也没有厌恶或者敌意,至少比要来得友善多了。


        

雾心不喜欢长篇大论地讨论,喜欢直接尝试。


        

为了论证自的想法,雾心一把抓住师弟的手。


        

雾心作很快,师弟来不及反应,但当两人手的肌肤触碰的刹那,他意识到雾心握住了他的手,却惊慌起来,倏地红了脸,急道:“师姐你怎么——”


        

雾心拉着师弟的手,举到照夜额前。


        

两人手掌交叠,师弟的掌心在前,雾心的手掌托在后。


        

的手比师弟的小,倒像一朵小花使劲顶着大片的叶子。


        

师弟明白过来,意识到雾心想做什么,愕然道:“师姐,你不必试了,我小候就试过,照夜它并不喜欢我。”


        

雾心:“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结未必一样吧。”


        

师弟道:“以前我是很想『摸』,不过现在……照夜既然不喜欢,也不用强求吧。反正我现在……”


        

师弟话还未完。


        

照夜在两人交谈的候,宝石般的黑眸始终端详着师弟。


        

它看他好像比看其他人都多了更多的间。


        

但是,正当师弟不想徒增羞辱,将手收回的候,照夜闭睛,低下了头。


        

然后,它慢慢将额头,贴在了师弟雾心交叠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