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弟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主好厉害!”


        

“远小小年纪就这么不得了, 将来定能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这普天之下,大概没有人的天赋能比得上少主了吧!”


        

“过几百年, 或许就连上君花千州,都不会是我们远的对手呢!”


        

“远,将来,你注定要继承清光门。愿你能善用天赋,成栋梁之才,光耀祖辈门楣。”


        

“门主,你就放吧!我们远可是天生就有四重修为呢, 若是都做不到,普天之下有谁能做到?”


        

“少主, 您想要的东西, 小的都给您准备好了。小的自作主张, 多筹备了一些,您看满意不?”


        

“这位可是清光门门主的独孙、赫赫有名的清光门少主, 你们等下都给我礼貌些!要是少主大人皱一下眉头, 我断你们的狗腿!”


        

“少主,让我们跟在您身边吧, 能为少主做, 对我们外门弟子来说,是何等的荣幸!”


        

“大胆, 你们怎么敢对少主摆出这样的脸『色』,真是不识好歹!”


        

“其门派那些人算什么, 沽名钓誉而已。少主这样的, 才算是真正的天才!”


        

“少主,您别把那些傻子的话放在上,们只不过是嫉妒您, 才会说风凉话。以您的天赋,会让人眼红是难免的,们甚至不知道您每天都要在藏书阁里泡上整整半个辰,是何等的刻苦努力啊!者,一群穷酸小户出来的玩意,们算什么东西!”


        

“少主,马上就到内门弟子考核了,您能不能帮帮我们……少主这么了不起的人,当然什么都能做到了!对您来说,只不过是一句话的……”


        

“嘘,说话声音轻,别让少主听见。”


        

“那些人真是太傻了,居然和少主对着干。少主可是门主的独孙,将来过个几百上千年,清光门的一切,不都是的。那些家伙把话说出来,得罪少主,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少主现在是小孩,咱们哄哄,说好听的。日后,等少主掌权了,咱们也能鸡犬升天。”


        

*


        

是清光门少主,天生四重修为,乐惊人、只听一遍就能记住谱子,长相像当年被称作第一美男子的祖父。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按照什么标准来排序,都毋庸置疑地属于最高等级。


        

生在这样的高位上,其人服从、追捧,当然是顺理成章的。


        

有着远超过其人的地位,有决定其人命运的权力,不顺着的人都是看不清形势,是不识好歹。


        

依照高低贵贱来说,是“贵”,其人都不过是贱民。


        

于是,在相天远的生活里,逐渐习惯了颐指气使、发号施令。


        

反正其人都比不上。


        

论地位,是清光门的少主,们在之下。


        

论修为,哪怕戴着灵环,都能轻易将任何辈弟子揍得爬不起来。


        

论相貌才能……们是在自取其辱吗?


        

理应受到所有人的追捧,理应得到最好的东西。


        

尽管偶尔也会听到不好听的话,但这都是那些人不识务。


        

尽管偶尔也会被祖母或者父母教训,但撼动不了的地位。


        

尽管内门弟子中,好像有很多人不喜欢,但跟班们说得对,是少主,其人对有距离,是理所当然的。


        

尽管清光门的仙长中,也有一些长辈对颇有微词,但那些长辈只不过是眼昏花、维陈腐,接受不了一代人的能力长江后浪推前浪。


        

尽管回过神来,那些跟班只会在身边附和着是是是,好像没什么像样的朋友,但像这样出『色』的人,其人难以跟上的维也是没有办法的。


        

相天远就这样过着没有威胁的生活。


        

——直到那一日,祖母将守山玉带回了清光门。


        

那个一般年纪的少年满身泥泞,身上是廉价粗糙的麻衣短褐。


        

浑身是伤,神情坚毅木然,蜷缩地跪在门主面前。


        

相天远身着锦衣华氅站在祖母身后,满脸对麻烦习以为常的厌倦,甚至了个哈欠。


        

们两人比起来,一个是天上云月,一个是地下泥石。


        

祖母问守山玉:“山玉,若我收留你在清光门,有了修为之后,你有什么算?”


        

守山玉坚决异常,咬牙切齿地道:“我愿舍身以斗,护佑百姓,杀尽天下入魔之人。”


        

祖母颔首道:“虽有些戾气,但亦可谓锋芒,芒刺不掩瑜光,是我正道之人。”


        

*


        

最初,相天远没有守山玉这个人放在眼里。


        

清光门是正派名门,每年都有许多受到魔修迫害的小孩因为无处可去,被清光门收留。


        

们大多数人都没有修炼的天赋,长大后也只是在仙城中做做杂活,混口饭吃。


        

守山玉确有几分天资,家人又死得格外惨烈,因此受到祖母照顾,被留在清光门中。


        

但第一次考核,也只不过当了个外门弟子。


        

生来四个灵环的少主,简直天壤之别。


        

相天远照旧任意妄为,其弟子对来说,都跟批量制作的人偶一样,面孔模糊,没有太大区别。


        

可是几个月后,相天远开始频频听到守山玉这个人的名字。


        

“山玉师弟挺有韧『性』的,仙长随口说了一句的埙有两个地吹得不太好,一连在藏书阁内待了五日,连夜将乐理面的书读了两大排,然后又去给那位仙长吹了一遍,问可有长进。”


        

“山玉师弟这个人不错啊,先前我讲习会上有一个内容没怎么听懂,就去问。


        

“今年马上就要内门弟子考核了,我们也算是竞争对手,本以为不会好好告诉我,谁知道非但直接将自己的课记给我看,给我仔细讲解了一番。


        

“说,我们之间虽有竞争关系,但铲除魔修才最要紧,只有仙门弟子整体强劲,在对抗魔修才会有力,若是彼此扯后腿,难免被敌人找到破绽。


        

“是我小人之度君子之腹了,我决定,若是有什么不懂来问我,我也仔细告诉。将来,我们或许能一当上内门弟子。”


        

“我觉山玉师弟这样才对啊,都入仙门了,唯有自己强大,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整日跟在少主身边,会不会太短视了?


        

“少主天赋是很强,但这毕竟是少主的修为,我们可没这等好运。总是跟着少主,是可以衣食无忧,可真正想要在仙界得到尊重的话,是得像山玉师弟那样真正靠自己修炼吧?”


        

“我看最近内外门弟子的氛围都很不错,我们回去试试……”


        

待相天远回过神来,所有人都已聚集在一无所有的守山玉身边。


        

门中宠溺的长辈和仙长、过往奉承的师弟师妹、唯马首是瞻的外门弟子,甚至就连自己的父母和祖母,都对守山玉赞许有加。


        

而环顾自己身旁,竟空无一人。


        

*


        

“其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候,我应该是非常妒忌山玉师弟吧。”


        

屋室之内,师弟关上了门。


        

因为两人要讲些不能让外人知晓的话题,们将窗帘紧闭,屋内十分昏暗。


        

师弟坐在雾对面,神情晦暗不明。


        

师弟解释道:“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山玉师弟样样不如我,所有人对的好,却都高过我。


        

“照夜的,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这些都不是山玉师弟的问题,但我不明白,为什么连一匹马都喜欢山玉师弟而厌恶我。


        

“我那个候的认知,就是只要我态度强硬,发出命令,就会有人来满足我的愿望,让一切都往对我有利的向发展。


        

“我也不知道怎么抒发这股怨气,就认为这都是山玉师弟的错,如果不出现,其人就都会像以前一样,于是将矛头都指向。


        

“万幸,祖母和仙长们头脑都算清楚,父母也没有由着我任『性』妄为。所以我大概给山玉师弟添了很多不快,但最终没有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


        

雾问:“那你后来,怎么会差入魔?”


        

师弟掩下眼神,沉默片刻。


        

说:“尽管被长辈们制止,际行动上没有酿成恶果,但我的负面情绪其一直没有得到纾解,恶意一直在我中堆积,且积累得越来越多。


        

“我厌恶山玉师弟,归根结底,是因为我始终认为,我生来比优越,我拥有的理应比更多,而始终没有去想我自己身上的问题。怨气和妒忌逐渐凝聚,我就逐渐生出了魔。”


        

“魔?”


        

“嗯。”


        

师弟双手交握置于身前,道:“有一件,只有我和山玉师弟两个人知道。山玉师弟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我很激。”


        

雾好奇地问:“什么?”


        

师弟说:“直到如今,清光门中的弟子大多认为,山玉师弟虽然在内门弟子中位列第一,但应该从来不过我。但际上,在十五年前,我们是比试过一次的。那个候,赢的……是山玉师弟。”


        

“……?”


        

师弟闭上眼,慢慢回忆起来——


        

*


        

照夜之后,对守山玉分外不满,开始处处找麻烦。


        

这么显眼的找茬,起先能压得住,后来却引起了公愤,终于被捅到了身为门主的祖母那里。


        

在此之前,相天远身为少主,一直是辈弟子中的掌弟子,握有一定的额外权力。


        

“相天远!”


        

那一天,祖母急匆匆地从中途闭关中出来,第一次在面前震怒到直呼的全名。


        

“我们的先祖创立清光门,吾等世世代代守卫这一天地、庇护仙民,不是这样让你耀武扬威、作威作福的!


        

“你要是没有引领其余弟子之,也没有这样的能力,今后这个掌弟子,就不要当了!”


        

祖母不由分说,收回了原本给的掌令牌,反而交给守山玉。


        

守山玉本来没有那么高的期望,更知道掌令牌对少主来说意义比寻常弟子更大,不由诚惶诚恐,不敢收下。


        

门主却道:“你先拿着,一辈弟子中,不能没有掌弟子以身作则。相天远行为做派太过失格,不该继续当掌弟子,在正式择选的掌弟子之前,你先代之。”


        

言罢,门主冷声道:“远行不正,罚关禁闭一年,抄门规一千遍!来人,将少主关起来!”


        

*


        

“那个候,我很不满意,大为愤怒,认为祖母不偏向我,反倒偏袒外人,也愈发厌恶山玉师弟。”


        

“偏生山玉师弟那个候刚刚接手掌弟子一职,以前没有做过类似的,根本一头雾水,只能过来请教我。”


        

“我看到就生气。”


        

“于是,我就故意激,让和我赌。我比试一场,若是我赢了,就要将掌令给我;若是我输了,我就教如何当掌弟子。”


        

“山玉师弟没有办法,只得我比试。”


        

“我本以为凭我的天资,赢根本是铁板钉钉的,毫无悬念。从此以后,也好教知道,在这个清光门,谁可以惹,谁不好惹。让认清自己的身份。”


        

“我从十岁那年赢了弟子大比后,就觉得普天之下除我之外,尽是凡人,根本无人有资格我相较。以前,我根本不屑于山玉师弟比试。”


        

“更何况,那年的弟子大比,人人都说山玉师弟一定会夺魁,可最后只拿了第二名。第一反倒被一个清光门外的弟子拿了,我更觉得名不副。”


        

说到这里,雾发现师弟看向自己,眼底多了两分戏谑之意。


        

师弟问:“师姐猜猜,那年击败山玉师弟的外门弟子,是何人?”


        

雾不解:“是谁?”


        

师弟微笑道:“那年,正好是上等剑仙花千州带着两千年来唯一破例收的小弟子,到清光门来游历的年份。


        

“传闻中,那位女弟子年芳十四,千州上君一般清冷脱俗,不太说话,也不太笑,却以一己之力战胜了十二名清光门弟子,其中也包括山玉师弟。


        

“所以,那,赢了山玉师弟的,正是师姐你。”


        

师弟顿了顿,又道:“不过,那个候,我正在关禁闭,没有见到师姐的英姿。当然,就算听说了这个消息,我也只觉得我也能一口气战胜十二个,甚至二十个都行,反正没把师姐你放在眼里就是了。


        

“所以,我根本没想到,那场由我自己提出的比试,我竟会输给山玉师弟。”


        

*


        

“少主,得罪了。”


        

守山玉明明是赢了,反而更为慌『乱』,着急地想要去扶少主。


        

尝试想要解释一下:“只是寻常比试,不会留下记录,少主想必是对我轻敌了,不是真的输给我。”


        

谁知,少主瞪圆了眼睛,一把挥开了的手——


        

“滚开!”


        

说着,着急地从地上捡起了被击落的天水笛。


        

这是清光门代代相传的神器之一,由的母亲迎月仙子亲手交到手上。


        

从小对其人乖张不耐,却十分宝贝这把笛子。


        

少主护住笛子,没有守山玉交谈,逃也似的奔回屋中,没有出来。


        

*


        

“我恃才傲物,平常最自傲的唯有两件,一是我生来是清光门少主,其二便是我生来就有四重修为,从小到大都戴着灵环。”


        

“可这两件,都在山玉师弟身上折戬沉沙。”


        

“掌弟子令牌被祖母交给山玉师弟后,我仍看不起山玉师弟的依仗,就是认为我的修为必然在之上,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输过。”


        

“山玉师弟的天赋明明不如我,我怎么可能败给?”


        

讲到这里,师弟叹了口气。


        

说:“际上,现在回忆起来,我当平虽然也在修炼,但自认为遇不到对手,也就随意为之。比起山玉师弟的废寝忘食,差距确是很大的,会被山玉师弟追上,也不奇怪。


        

“但当的我,却难以接受。


        

“我只认为山玉师弟是处处我作对,我过往的全部认知都被颠覆,常识破碎殆尽。


        

“当天晚上,我的所有恶意和负面情绪就集中爆发,一口气生出了魔。”


        

雾始终在听师弟讲,听到这里,终于恍然大悟。


        

她说:“魔过于强大,所以你才到了入魔的边缘?”


        

师弟了头。


        

说:“即使我讨厌山玉师弟,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入魔。我当想的是,我身为清光门少主,怎么可能入魔。


        

“如果我入魔被人发现,我自己、我父母有祖母,乃至整个清光门的名声,全都完了。而我自己,势必会被斩杀,或许会万劫不复。我绝对不能让人察觉。


        

“所以,我立即从背后晕了守卫的弟子,逃到了后山中。”


        

顿了顿,道:“我不知道其人什么情况,但对我来说,入魔是非常痛苦的。


        

“我可以清晰地看到我的魔生出具体的形态,逐渐吞噬我原本的意识,让我原本的恶意不断膨胀。我像是被囚.禁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身上的灵气被不断腐蚀,恐怖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那种黑暗很恐怖,没有寒意,却刺骨冰冷。如果之对抗,就会被咬得更加厉害,觉愈发痛苦,唯有去接纳恶意本身,才能得到缓解。


        

“那个候,我甚至真的产生了念头,想要去杀掉山玉师弟。


        

“万幸,我毕竟是清光门之人,知道一些缓解魔的法,只是我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用上。


        

“所以,我找了个山洞躲起来,自己独自一人对抗魔,算消除自己身上的魔气。


        

“就是在这个候……我遇见了师姐。”


        

雾愣了愣。


        

她想起来,师弟从小怕黑,不喜欢独自待在黑的地。


        

如今想来,或许就是那个候留下的后遗症。


        

雾问:“所以,我当斩掉的,是你的魔?”


        

师弟摇了摇头。


        

“魔自中而生,寻常的剑,是斩不掉的。师姐当只是斩掉了我身上的魔气,让我稍微舒服了一些。不过……真正让我的魔消失的,确是师姐。”


        

“嗯?”


        

雾歪了歪头,满脸茫然。


        

师弟浅笑,对雾的反应有些无奈,但不意外。


        

说:“师姐肯定已忘掉了。师姐之前连帮我斩去魔气的瞬间都不记得,怎么会记得那么平常的小。”


        

雾问:“什么?”


        

师弟道:“酒酿桂花糯米圆子。”


        

“什么——?”


        

“师姐救了我之后,将我送回清光门。我父母和祖母都以为师姐是将我从魔修手中救下来的,对师姐恩戴德,礼遇有加。所以挽留师姐和师父,多在清光门中住了好几日。”


        

雾本来只是随便听听,可是听到师弟说出的关键词后,忽然间,她脑内居然真的灵光一闪,浮现出断断续续的朦胧画面来。


        

尽管不算很清晰,可确有了一印象——


        

*


        

那年,她把那个洞『穴』里找到的少年送回仙门之后,少年的家人果真对她万分激,简直是当作贵客来看待。


        

雾却觉得只是举手之劳,这样的礼遇,倒有些受不起,所以频频躲在师父那里。


        

那个少年也不知道先前是犯了什么错,说是一直待在屋里不出来,在仙门中也没什么朋友。


        

自己好像也很暴躁,即使偶尔有人要去看,也都被赶走了。


        

师父看过情况后,说那个少年身体不好,需要休养,让她做吃的,送去给少年尝尝。


        

雾一向听师父的话,也就随便做了一,送去给少年。


        

两人坐在桂花树下,少年不愿意见其人,却愿意她说几句,只是看到雾端过来的食物却一脸嫌弃。


        

“你没辟谷吗?为什么要吃东西。”


        

雾随口道:“因为我喜欢吃啊。你不吃吗?不吃就算了,我可以吃两碗。”


        

“哼。”


        

少年拿起了勺。


        

但一看碗里,又不高兴道:“为什么是桂花丸子?”


        

雾坦然地说:“当然是因为我自己想吃了,做的人是我,你又没得选。”


        

少年:“……”


        

偷瞥了雾一眼,问:“你喜欢吃这个?”


        

雾想了一下,说:“我也不是很喜欢丸子,但我喜欢桂花。刚才仙长说我可以用厨房,我看到这里这么多桂花树,觉做酒酿桂花糯米丸子正好。”


        

少年愈发不解:“桂花有什么好喜欢的?到处都是,花形小,香味又土气,也不是什么罕见的植物,没什么意。”


        

雾摇了摇头。


        

“以前我在凡间的候,一直在酒楼里当学徒。那个候,大厨对我说过——”


        

雾慢慢地重复说。


        

“桂花可以做桂花糖、桂花酥、桂花藕、桂花糕,可以酿酒,可以泡茶,可以入『药』。


        

“它外貌朴无华,却有诸多妙用,能给予路人芳香。桂花如此,不是为了炫耀自己,也非为了争名夺利,而皆是为旁人。


        

“做人识人都该如此,不能只看外表如何光鲜华美,而要看质到底有几斤几两、其为人是否能够真待人。”


        

这,雾微笑了一下,道:“桂花确不算什么名贵珍稀的植物,但是很谦虚用啊。”


        

“——!”


        

少年一顿,没有说话了。


        

舀起一勺丸子,沉默地吃了一口。


        

雾问:“好吃吗?”


        

少年红了耳尖,道:“……不告诉你。”


        

“噢。”


        

雾眨眼。


        

她说:“那就算了,我只是随便问问。”


        

少年:“……”


        

两个人沉默地吃光丸子。


        

雾拿起碗,算带回厨房去。


        

她走在桂花树下,石砖地铺满金『色』的碎花,芬芳萦绕四周。


        

她不知走了多远,忽然听到身后的少年又叫住她:“喂!”


        

少年问:“你那个候斩灭的黑雾,是我灵气的一部分。我的天赋很罕见,那可不是轻易就能消灭的东西,可是你看起来挺轻松的……先前在弟子大比上赢了守师弟的人,应该也是你吧?你看起来只比我大一,你是怎么这么强的?”


        

“什么?”


        

雾偏了偏头。


        

那一瞬间,在相天远眼中,光仿佛长久地凝滞下来。


        

朴素靛『色』长裙的少女,捧着碗,回过头。


        

桂花从她头上飘落而下,秋风拂过她发间的浅『色』发带。


        

在金桂甜柔的香味中,少女的神情『迷』茫,仿佛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


        

少女道:“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强呀。我拜入仙门才只有四年,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弟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