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狼形胎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知命倒在地上, 毫无生息。


        

这还是雾心第一次见他没有和知理一蹦蹦跳跳、一唱一和的样子。


        

知命知理兄妹两人,总是待在一, 几乎会让人忘掉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这一刻,知命倒在地上面『色』惨白的样子,将他个人生命力的流逝呈得无比清晰。


        

他们毕竟不是真正的同心同命,不会因为一个人还活着,另一个人就也不会死。


        

知理跪在兄长身边,眼泪吧咂吧咂地砸落下,哭得喉咙嘶哑。


        

雾心见状一惊, 忙走过去,用手一探知命的脖颈。


        

然后, 她说:“还有一点气息, 得快点找懂医术的修士医治他。其他弟子也是, 他们看状态都不好,要尽快救治。”


        

守山玉这时, 方反应过, 忙说:“我叫人!”


        

守山玉面『色』苍白。


        

先前与魔修相斗、浑身紧绷的时候,他大约无暇分心其他, 所以尚能坚持, 而此时他方从九死一生的关头松懈下,身上便立即出了一身冷汗。


        

守山玉其实伤势也很重, 一边肩膀上全是血,胳膊几乎已经抬不, 先前必定是在死咬牙关坚持。


        

守山玉拿出他的埙, 注入灵力,然后吹了一段简短的旋律。


        

这大抵是清光门的术,这段低沉的调子竟如山谷回音一般, 迅速贯响了整个密林。


        

做完这一切,守山玉才微微放松下。


        

但他没有休息,反而拖着伤躯,去一一检查落败弟子的伤势。


        

雾心见状,也一同帮着救治伤者。


        

在花醉谷的时候,雾心不怎么需要疗伤,其一她不怎么受伤,其小师妹更擅长医术方面的事,大小都由师妹包办了。


        

不过,好在她多少懂一点应急的处理方式。


        

雾心将自己的灵气注入伤者身体之中,封住伤口,保住他们的气息。


        

雾心的灵气与师妹的不同,没有治愈的作用,但即使如此,伤势一旦得控制,伤者的气『色』也当即有所好转。


        

雾心率先救治的,就是知命。


        

其实打从一开始,知理就在拼命将自己的灵气分享给哥哥,只是她自己身上也有伤,又战斗了很久,已筋疲力尽,灵气并不充裕,即便努力了很久,也未能完全止住伤势。


        

雾心一加入,大约是情况有所好转,知命眼皮一颤,吃力地睁开一条线。


        

他一睁眼,入目的就是知理成线掉下的泪珠子,雨水似的落进他眼窝里。


        

知命抬手,去碰妹妹的面颊,轻声道:“别哭了,好吵,你一直喊哥哥,我都睡不着了。”


        

知理一抓住兄长的手,急道:“哥,你在不能睡,千万不要睡啊!你要是敢睡着的话,我就用你的琵琶垫桌子!”


        

知命:“用琵琶垫桌子,垫不平的吧……而且我们的桌子,就挺好的。”


        

知理:“重点就不是平不平的,重点是我要气你!反正你不准睡!你要是睡着,我会咬你,真的咬!”


        

知理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说着说着,泪珠却掉得更厉害。


        

她道:“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躲不开,哥哥只好挡在我前面的话……”


        

“你是用琴的嘛,又弹关键的地方,活动不开正常。才智机敏,我不如你,但幸好还比你皮厚,那一下如果落在你身上,那就完了,但幸好落在我身上,你看我还能剩一口气。”


        

知命轻抚妹妹的面颊,在她耳畔留下血痕。


        

他们是孪生兄妹,别虽不同,相貌却很像,面对面的时候,如同镜子里外。


        

知命由于虚弱,声音很轻,他呢喃似的道:“而且,我总觉得,这一次,我能够做点什么。如果做不的话,又会重蹈覆辙……毕竟,无能为力的感觉……会很差……”


        

知理听得懵了,问:“哥,你说什么重蹈覆辙?”


        

知命举手臂之时,宽大的袖管滑落下,从雾心的视角,正好能看他手腕内侧有一块淡淡的胎记,形状断断续续,隐约像一匹垂尾静立的小狼。


        

以往雾心不会关注这等小细节,今日却多看了一眼。


        

恰在此时,远处传喧闹的人声,似是叫的人过了。


        

雾心此刻已在救助其他弟子,见有援助过,立即去与他们配合。


        

“山玉师兄,你没事吧?”


        

赶的年轻弟子们,看这一地人和血的惨状,都紧张不已。有人忙去问守山玉情况。


        

守山玉捂着肩膀,言道:“我没事,快去救师弟师妹。”


        

言罢,他侧过脸,目光冰冷地落在那个被雾心斩落在地的魔修身上。


        

在清光门,守山玉给人的印象,素坚韧温润,是个靠的师兄。此刻,他注视着魔修的眼,却与平常完全不同。


        

他的眼底一片漆黑,是见不底的漩涡,仿佛凝聚着滔恨意。


        

他肃声说:“还有,将这个魔修拖回去,无生死,他身上能查的东西都查出,务必要搞清楚他们突袭清光门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这么多师弟师妹身受重伤、生死不,我们……必须要为他们讨回公道。”


        

守山玉垂落的一侧手臂,手指紧紧攥成拳头。


        

那赶的弟子道:“山玉师兄,你放心,少主那里活捉了几个魔修。今晚我们将这些魔修扣审讯,肯定能问出经过!”


        

“好。”


        

守山玉听是少主那边先活抓了魔修,略显惊讶。


        

不过,他很快颔首,然后道:“今晚,我也去参加审讯。”


        

那弟子一惊:“山玉师兄受了这么重的伤,何必还亲自去?其他人问出以后,肯定会去告诉师兄的。山玉师兄你在还是先好好休养吧。”


        

守山玉摇头,说:“我……想尽快知道。不要担心,我没事。”


        

言罢,他又看雾心。


        

面对雾心,他则郑重其事地行了一礼,说:“今日,多亏雾心师姐及时赶。雾心师姐于我,还有这里一众弟子……已是救命之恩。


        

“日,定当涌泉相报。”


        

帮忙的弟子了之后,雾心虽也为几个人止了血,但毕竟不及他们熟练专业,眼下正有些无事做。听守山玉叫她,她便转过头去。


        

雾心自己倒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的事。


        

她赶以后,只不过是挥了一剑,又止住了几个人的伤罢了。


        

雾心救下知命知理之后,已恢复平静。眼下,她有些记挂在知命手腕上看的那个胎记,便只对守山玉道:“无妨。”


        

雾心淡然的态度,反而让守山玉对她更为敬重。


        

他说:“雾心师姐或许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等而言,却是意义重大。在下必当将今日之事,始终牢记在心。”


        

守山玉顿了顿,又道:“不过,我还要去问询其他弟子以及魔修的情况,就先走了。等有了进展,我会亲自告知雾心师姐。”


        

雾心道:“好。”


        

守山玉又撑着受伤的肩膀,对她俯身行了一礼,这才匆匆离去。


        

另一边,雾心则随一众前医治伤者的弟子回清光门内。


        

知命被送进屋中治疗。


        

知理伤势没那么严重,只是十分需要休息,故而包扎之后,她还能被允许在屋外活动。


        

只是,她担心兄长,执拗地守在屋外不肯离去。


        

小雨不知何时已然停歇,只余些许残『露』不断从屋檐与草叶上滴下。


        

雾心陪着知理,在屋外等。


        

她道:“知理。”


        

“嗯?”


        

知理始终呆呆地盯着紧闭的屋门,但听雾心的声音,她还是应了。


        

她转过头看雾心,只是情怜巴巴的,像落水的小猫。


        

雾心一点自己的左手腕,问:“我刚才看你哥哥手臂的这个位置有个印记,那是生的?”


        

“啊,是的。”


        

在对知命知理说,雾心也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了。


        

知理显然在担心兄长,雾心问她话的时候,她仍旧尽能仔细地答了。


        

知理说:“那个是胎记,我也有。”


        

说着,知理撩袖管。


        

果不其然,在她手腕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胎记,像是立着的小狼,方与知命对称。


        

她说:“其实还挺稀奇的。我和哥哥虽然是孪生双子,但是是龙凤胎,和那种外表完全一致的孪生兄弟或者孪生姐妹相比,我们这样的兄妹通常不会长得那么相像。是我和哥哥,不仅外貌相似,连手腕上的胎记都完全一样。”


        

她仰头看雾心,道:“我们家里的长辈说,我与哥哥之间说不定前世有什么渊源,所以今生才会一同出世、一同长大,从小亲密无间、形影不离。”


        

说这里,知理的泪水几乎又要夺眶而出。


        

她慌张地用袖子去擦眼泪,哽咽道:“所以,若是哥哥出什么事的话,那我……”


        

知理的悲伤,即使是雾心,也能轻易感受。


        

如果是小师妹在这里的话,或许就会知道该说什么话。


        

雾心眼看着知理在她面前呜咽,却想不什么能安慰人的说辞。


        

良久,她抬手,『摸』了『摸』知理的头。


        

“雾心……师姐?”


        

大概是因为雾心很少与其他人有非常亲密的动作,即使是知命知理这样自熟的活泼孩子,也会感雾心给人带的若有若无的疏离。


        

此刻,雾心动手『摸』了知理的头,反而令她错愕。


        

知理先是失,然后鼻头一酸。


        

她一抱住雾心的腰,不顾得体与否,埋雾心胸口,嚎啕大哭。


        

*


        

雾心陪着知理守半夜。


        

午夜刚过,屋内的大夫才走出,告诉知理,她兄长已经命无忧。


        

知理哭了一晚,一双眼睛都肿成核桃,一听医者的话,她忙闯进屋中。


        

知命正好清醒,还有意识。


        

他看妹妹进去,伸手『摸』妹妹的头。


        

知命知理毕竟是孪生兄妹,平时没有年龄差距,兄妹感不强,更像是两个差不多大的小孩子。


        

眼下,知命的动作,也像是在安慰妹妹。


        

雾心没有打扰他们人,抱剑站在外室等候。


        

内室里,兄妹两人的对话传——


        

妹妹说:“哥哥,你没事,太好了!”


        

哥哥道:“唔,你压我伤了,好疼。”


        

“啊,对不。”


        

里面响知理慌忙调整姿势的声音。


        

她说:“哥哥,你别担心,师兄他已经传信去仙城中了,日爹娘肯定会看我们的。他们说不定会带吃的,时候琴和琵琶也都能修好了。”


        

哥哥道:“这么一说,我想吃桂花酥了,希望他们能带点甜的。”


        

“我也是!还有红豆糕……”


        

兄妹两个聊了一会儿吃的。


        

进入修仙界以后,雾心见的一辈子不吃东西的人太多,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聊食聊得这么劲,不由多听了几耳朵。


        

他们兄妹人都受了伤,一见面居然就没了悲伤的情绪。


        

他们说的都是很琐碎的闲事。


        

但光凭这只言片语,雾心也能听得出,他们两个今生的父母一定相当宠爱两人,似是相当和睦的一家人。


        

过了一会儿,屋中的知理问道:“对了,哥哥,你之前说‘如果做不的话,又会重蹈覆辙’,是什么意思呀?什么重蹈覆辙?”


        

知命“呜”了一声,有些难受的样子。


        

他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我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如果我没有能力保护你的话,会发生很糟糕的事。”


        

妹妹问:“什么糟糕的事?”


        

哥哥说:“不清楚。不过,想得久了,会觉得身体很冷,就不能再往后想了。”


        

妹妹不所以。


        

这时,她抓紧兄长的手,道:“哥,幸好你没事。刚才我在外面的时候,一直在想,万一你出事的话,我将要用同生锁的阵……生,我还想和哥哥一直在一。


        

“不过,下一世,我们当一对猫兄妹吧,这样就不用考虑很多烦心的事了,以自由自在地去玩耍。”


        

但知命却反对了。


        

他说:“当动没那么好,如果没有修成精怪的话,很多事情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生,我们还是继续当人吧。


        

“我还是当哥哥,这样,就以和你一长大,一直陪在你身边……”


        

*


        

雾心在外面听了会儿他们兄妹谈话。


        

见兄妹两个都没什么事,知理与哥哥聊聊了一会儿,也破涕为笑了,雾心便静悄悄地离开屋子,没有打扰他们人。


        

夜『色』已深。


        

一轮白月高高挂在际,衬得暗夜愈发清寒。


        

今晚的清光门,夤夜将至,仍隐隐听得窸窣的人声,好像人人都在忙碌。


        

那群魔修得突然,以说毫无预兆,将所有人都打得措手不及,只能在一头雾水的情况下勉强应对。


        

魔修……究竟有什么目的?


        

雾心听说抓的活口已在审讯中,或许再过两日就能有结果。她并不是很着急,只打算好好等消息。


        

不知不觉,她已回院中。


        

雾心习以为常地推开门——


        

谁知,下一刻,她猛然一惊,瞬间后退五步以外,蒙尘剑顷刻出鞘!


        

紧随着她的动作,一个黑衣男子缓缓走出阴影。


        

雾心怎么也没想,她的房间里,居然进了一个陌生男人!


        

这个男子生着清瘦的下颔,瓜子脸,桃花眸,居然还有一两分好看。


        

但怪异的是,这个人,身上半点气息都无,先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连雾心都没有觉察他的存在。


        

他嘴角含着三分笑,手指浅浅在唇前一竖,说:“先别攻击,也别动静太大,你不要紧张,听我说完。对你说,我不是敌人。”


        

言罢,他稍作停顿。


        

然后,男子说道:“雾心仙子,我等特地从魔界而,是真诚地想邀请你,前往魔界,去当魔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