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在魔宫做塑心的准备, 简直超乎想象的轻松。


        

首先,他们需要一个灵池——


        

那天, 雾心亲自去地牢里审讯。


        

她觉剑拿在手里的位置有不舒服,就剑从左手换到了右手。


        

然后,她和师弟师妹事先准备好的话术没说出,魔修们不知何,就已争先恐后地招了起来——


        

“仙子冷静!我们么都说!”


        

“灵池嘛!有!当然有!魔修也是哪里灵气充足,哪里就更适合修炼的!这里可是魔尊的宫殿,灵池这种东西当然有了!”


        

“我们这里么都有, 仙子完全不用过问我们,随便用就好, 千万不用客气!”


        

“魔宫内共有十七纯净泉眼, 有数个可以引入灵泉的大浴池, 请仙子务必任意挑选!”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雾心没想到这些魔修被她打完定住、又在地牢里关了好几天,居然能此热情好客, 不免感到惊讶。


        

她问:“魔宫灵泉居然这么多……我真的可以随便用吗?”


        

“随便用随便用!仙子说笑了!需要我们帮仙子将泉水烧热吗?仙子喜欢么水温呢?”


        

烧水那当然不必了。


        

雾心塑心需要十余日, 这期间她与师弟都会处在防备很弱的状态,只有师妹一人可以守在外面。


        

雾心可不放心这些修魔之人和小师妹一起在魔宫内活动。


        

于是, 雾心十分感动地拒绝了他们, 然后直接挑了一温泉。


        

她倒也不喜欢泡在冷水里。这温泉灵气充沛、水温宜人,环境开阔, 颇和她心意。


        

*


        

关键的灵泉定下来以后,师弟服下了滋长心力的『药』物。


        

那『药』物看去是会令他有些不舒服, 师弟服『药』后, 就回到屋里休息去了。


        

雾心与师妹一边轮流照顾师弟,一边做塑心期间需要注意的其他准备。


        

人加强了魔宫的禁制,防止在紧要的时期内, 会有其他人闯入。


        

另外,雾心又给关押的所有魔修施了一遍定神诀,免他们趁防备弱的时候跑出来。


        

特别是那个修最高、足有八重修的玄衣魔修,雾心一连给他施了五遍定剑诀,生怕他搞出幺蛾子。


        

玄衣魔修:“……”


        

雾心与师妹非常仔细,反复考虑方方面面,生怕有漏想的地方。


        

雾心能感受到师妹的忐忑与郑重。


        

师妹十分认真地对她说道:“师姐,你放心,你与师兄闭关的时候,我定会守好这里,不会让任何人靠近的!”


        

雾心轻抚她的脑袋。


        

若是以前,雾心多少会有担心。


        

不过,过柒思秋的事后,小师妹确实沉稳多了。


        

而且,人一起加固禁制时,雾心也能觉察到,小师妹激活问天剑后,整个人的气场也强了不少。


        

要与强大的敌人对阵,大约有些难度,情却是可靠的。


        

雾心叮嘱她道:“塑心也不是完全不能打断,若中间真的出了么事,你就过来唤醒我。塑心可以改天再找机会,先保证我们所有人的安全。”


        

“好。”


        

小师妹肃然应下。


        

*


        

等角角落落都检查完毕,确定万无一失,一切都准备就绪,师弟那里『药』力亦充分发挥好作用。


        

塑心之日,终于到来。


        

这日,雾心换一身轻薄的纱衣,与师弟一到达灵泉。


        

雾心率先一步,缓缓步入水池中。


        

因气息交融,需要人尽可能贴近,身衣物自然不能太多。不只是她,师弟亦是此。


        

雾心进入温泉中,就舒服地叹了气。


        

灵泉柔和,水温适宜。


        

不不说,历代魔尊着实会享受。浑身下被充满灵气的水包裹,实在是畅快的事。


        

她不自觉地蜷起脚趾,舒开胸怀,放松身体,将自己的灵气完全释放在泉水的灵蕴中。


        

不过,雾心放松了一会,回过头发现,师弟仍站在泉水边。


        

他居然迟迟未下水,好像也刻意避开了她所在的位置,一直不往她所在的方向看。


        

他只是僵立在岸边,神情闪烁,面的神情有纠结,仿佛下水是么罪大恶极的事一般。


        

雾心不解地唤他:“师弟,你愣着做么?快下来。我们速战速决,不要让小师妹等太久。”


        

“啊、哦。”


        

师弟听到雾心催促,这下了水。


        

只是,当他走到雾心身边时,回避之意愈发厉害,几乎一直扭着脖子,看着远处的风景。


        

雾心看着他被温泉的蒸气一蒸,面颊又从脖子开始迅速冒红,这样扭着头,不解地问:“师弟,你昨晚落枕了?”


        

师弟:“……”


        

师弟又起了退缩之意,他倒退一步道:“师姐,我是回去取个布条蒙一下眼睛吧。”


        

雾心一扯住他。


        

“……?么要蒙眼睛?”


        

雾心在水中看着他。


        

“你今天有奇怪,害怕了吗?可你之前不是好好的?”


        

“不是。”


        

相天远不知所措。


        

他顿了顿,道:“我没有害怕,只是……”


        

只是他以前没有和其他人一沐浴的验,本以人都是穿着衣服入水,应该总体而言气氛十分纯净,他没想到,水会是这样一种东西。


        

他难以跟雾心解释他所看到的场景。


        

氤氲朦胧的雾气中,师姐乌发墨,衬肌肤雪白。


        

她身覆轻纱,衣裳被水浸透,贴在身,勾勒出女子窈窕的身段。


        

她本就琉璃珠子般通透,此刻一双清澈的眸子,隔着朦朦水雾直白地望他,真梦里人一般。


        

相天远先前光顾着做气息交融时的心理建设,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之后要做的动作,未料到这桩事情,从一开始就会不大对头。


        

他十分难以直视雾心。


        

雾心奇怪地看着师弟。


        

过了半晌,她听到师弟梗着脖子,略显心虚地问:“师姐难道不会觉……有害羞吗?”


        

雾心偏了偏头,不太明白。


        

她问:“么要害羞?”


        

“因……”


        

师弟的声音略显生涩。


        

他说:“因我是男子,而师姐……是女孩子。”


        

雾心眨了眨眼睛,仍是坦坦『荡』『荡』,道:“不就是男人和女人外表长有差别而已吗,怎么了,问题很大吗?”


        

“……”


        

师弟哑然无声,好似不知该怎么说。


        

雾心原本并不觉有么,内心毫无波动,觉只不过是水而已,往常淋了雨效果也是一样的,而这里比淋雨舒服。


        

不过,师弟这么一提,她倒是起了些认真打量他的心思来。


        

雾心大方地下扫了扫师弟的身体。


        

师弟站在她面前,宽肩直腰,挺拔竹。


        

因衣衫淡薄,他的身体被水一透,往日雾心看不的肌肉纹理,此刻也能隐隐约约地看出轮廓。


        

师弟毕竟是练剑的。


        

他平日里看着清瘦,实际该结实的地方都积累在暗处,他的肩膀、腰腹的肌肉线条都相当精巧漂亮,堪称艺术。


        

雾心像平时指导他练剑时那样,伸手抚他的腰线,道:“你最近练剑用力的位置应该都对了,所以这个地方比以前……”


        

雾心知道师弟好像一向不太适应有人碰他的身体,往日她指的时候,也是她一碰师弟,师弟就浑身僵住。


        

她没想到,这一次师弟的反应竟然比往常要大。


        

她刚刚一触,师弟就一下子扣住她的手腕,制止她后面的动作!


        

师弟万分警惕。


        

他心情复杂地道:“师姐要看的话,看看也可以。现在……『摸』就不要『摸』了。”


        

雾心莫名其妙:“么不可以『摸』?”


        

她本以以师弟的格,对自己不想解释的事情,有可能会顾左右而言他,这一回,师弟出乎意料的严肃。


        

他道:“师姐可能是觉无所谓的,可是对我来说,我是男人,师姐是女人,是我一直心怀爱慕的女子。师姐在我眼中,是很不一样的。目前这种情况本来就已很……”


        

师弟的视线飘了一下,有难以形容。


        

然而雾心的目光仍是清澈,只给了他一个疑『惑』的表情。


        

师弟:“……”


        

师弟感到一阵泄气。


        

他觉向无心人解释这个太难了。


        

师姐因情感淡薄的关系,本来就理解不了情爱,平时也鲜少对异有特别的兴趣,实在很难向她说明白么是异间的吸引力和界限,有他此刻的感受。


        

最后,师弟只斩钉截铁地道:“反正不能『摸』就是了!”


        

雾心便颔首道:“噢。”


        

这时,师弟又莫名生出一丝不安来,他道:“不止是我,其他人也不行!师姐,你平时不会看到有其他男弟子的身材看去适合练剑,也去『摸』一『摸』吧?”


        

“当然不会。”


        

雾心茫然。


        

她说:“这我是知道的,不熟的人果去『摸』的话,会被对方打吧?”


        

她想了想,又问:“而且,既然是不熟的人,我么会看到他们的身体?”


        

师弟:“……”


        

这个话题好像越说越怪了。


        

这时,雾心看向师弟的脸,有几分担心地问:“对了,之前你吃完『药』以后,一直不舒服的样子,现在好些了吗?”


        

师弟一愣,回过神来。


        

他说:“好了。”


        

他服下的『药』物会快速滋长他的心力,他自己的心难以承受多余的心力,自然会不舒服。就像只能装一斤水的袋子,硬是装下了斤水一样。


        

不过,现在他已适应了。


        

不是完全恢复正常,只是习惯了那种感觉。


        

而雾心则顿了顿,又问:“你给我塑心,你自己会难受吗?”


        

师弟想了一下,说:“有可能,也不一定。塑心这种事,以前谁也没有尝试过,真正塑心的时候会发生么事,谁也不知道。”


        

师弟说很真诚。


        

不过,即使是雾心不十分精通心修,大致也清楚。


        

心力这种东西正常来说是不分享的,要强行增强一倍,再将心力分隔出来给别人,要做塑心这样复杂的事,肯定不会多么舒服。


        

无论是师弟是师妹,她完成这些,都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雾心想了想,说:“谢谢。”


        

“……”


        

师弟好像没料到雾心这会突然向他道谢。


        

他下意识地想掩饰自己的慌张,又问:“师姐怎么突然说这个?”


        

雾心顿了顿,道:“我虽然不懂情爱,也大概能明白,你与师妹愿意我做这些,定然是对我有很深的感情。


        

“有以前在清光门的时候,你那样坚定地保护我,应该是很帅的。果是正常的女孩子,应该会很容易对你动心。”


        

“……”


        

相天远有些吃惊于师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莫名地,他也有一丝伤感。


        

师姐说正常女孩应该会容易对他心动的言外之意,就是她现在,对他没有那种超越师姐弟的男女之情。


        

好在,相天远早就知道她无心,本来也没有抱有期待,所以也没有太失落。


        

他只说:“我是自己想做,所以会这样做的,师姐不用道谢。”


        

他停顿片刻,道:“不过,我能不能也问师姐一个问题?”


        

“么?”


        

“在我和师妹之间,师姐么会选择我?”


        

师弟话语里些微不安。


        

他说:“当真是因师姐之前已亲过我?那个吻只不过一瞬而已,而且比起我,师姐对师妹应该更信任。”


        

雾心回答:“确实有别的考量。师妹刚激活问天剑不久,我也有担心她反复付出心力,身体会受不了。”


        

“原来此。”


        

师弟尘埃落定。


        

这个理,让他觉踏实许多。


        

然而,雾心没有说完——


        

“不过,因已亲过你的这个理也是真的。”


        

她真诚地道。


        

“之前亲你的时候,虽然很短暂,我似乎不讨厌那种感觉,觉再来一次也挺好的……怎么了,这个理不行吗?”


        

“!”


        

忽然之间,师弟满面赤红!


        

雾心不解:“你又怎么了?”


        

师弟:“可恶……师姐你……”


        

雾心:“?”


        

只听师弟他闷闷地道:“师姐每次都在我打算冷静下来、告诉自己师姐不太明白、要有耐心时候,又突然说出会让我特别高兴的话来。”


        

师弟的表情仿佛是在抱怨,可不知怎么的,雾心又从他话中听出些许强烈的喜悦之情。


        

“?”


        

雾心颇『迷』茫。


        

她抬起胳膊,将手搭到师弟肩膀,道:“不要耽搁太久了,你没别的问题的话,我们开始塑心吧。


        

“你再头低一,嘴唇不要闭太紧,不然我要够你太累。”


        

雾心知道师弟有别扭,打算自己去亲他。


        

不过,这一回,师弟灼灼盯她,眼神却与平常有所不。


        

“……不用了,师姐放松就好。”


        

他说。


        

“这一次,我来。”


        

说完,他拥住雾心的腰,然后,率先一步低下头,俯身含住雾心的唇瓣。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